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屍人飯店
屍人飯店

屍人飯店阿熊

標籤: 丁鈺 尕娃 懸疑驚悚
由於貪財,我到一家月薪5萬的飯店工作,白天休息,夜裡12點到凌晨2點之間工作,去的第1天,廚師就告訴我,我只能再活7天……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為了幸福


奇了怪了,不就是找個人嗎?為什麼這老頭不自己進去?就算是在門口喊一聲,讓店裡人幫幫忙不就行了。

「找誰?你親戚?」我問他。

「這你別管,反正他姓馬,在這家飯店裡當廚子,你見到他之後對他說一句話。」老叫花子臉上的表情突然凝固起來,一臉嚴肅地盯着我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晴天下大雨,瞎眼的老張要嫁人了。」

我盯着這老頭看了很久,越發覺得他很奇怪,從來不好好說話,老是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而且他讓我帶話,這一點也很不正常,如果他跟姓馬的認識,直接自己進去找啊。如果是仇人,不管他說的什麼話,在不了解其中緣由的情況下,就這麼幫他大喊話,也不太好。

這麼一想,這事我有點打退堂鼓了。

「小尕娃,不過有一點我得提醒你,這個姓馬的生性頑劣,脾氣惡劣,心狠手辣,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你去找他的時候,千萬要小心保重,還有……」

「打住!」說實話我慫了,連忙擺手,「這事你找別人吧,我不幹了。」

「你怎麼說話不算數啊,我又沒讓你幹壞事,只是幫我找個人,你這娃娃怎麼出爾反爾?」

任憑老叫花子怎麼埋怨我,我也堅決不答應,連忙擺手離開了。

這事我想了,老叫花子大概率和姓馬的有仇,他說的天要下雨之類的,很有可能就是在放狠話。這個姓馬的這麼危險,我去不去找死嗎,說不定要挨刀子。

之後我給丁鈺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應聘失敗了,又順便提了一下老叫花子的事。沒想到丁鈺還挺感興趣,約我吃飯,說要聽我好好聊聊。

下午的時候,丁鈺從學校出來,我倆找了個砂鍋店。

在上砂鍋之前,丁鈺非要纏着我問今天的情況,我又給她說了一遍,她聽完若有所思。

「古陽,我覺得你把這事想複雜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意思是有些事擋不住,一定會發生,而晴天下雨,瞎眼的老張嫁人,說的是姓張的女孩出嫁。連起來,這句話是說張姑娘一定要出嫁的意思。」

丁鈺分析得頭頭是道,我細想一遍,她貌似說的有道理。可還是有些地方不對勁,老頭為什麼不自己說?首先我敢肯定他倆關係不好,不然老叫花子喊一聲,姓馬的就會出去見他,也不至於要找人帶話。

「他找誰都行,也不是非要找我,反正這事過去了,我還得重新找工作。」我嘆口氣,心心念念的月薪5萬,就這麼沒了,心裏很不好受。

「可惜啊,一個月5萬,要是一年下來,就算沒有獎金,這都能掙50萬,這是多好的機會啊。」丁鈺看着比我還覺得可惜,她撇着嘴說道,「我還想的咱們一年存40萬,兩三年就可以買房了。」

「等會兒!你說咱們?」我突然心跳得厲害,「你怎麼這麼說啊?」

「討厭!咱們認識這麼久了,別人都認為咱們那啥了,你還跟個榆木腦袋似的,蠢豬!」丁鈺嬌嗔一聲,一雙媚眼盯得我渾身發酥。

奇怪,怎麼大學這四年我都沒覺得丁鈺這麼嫵媚,一直以來她在我心裏就和小妹妹似的。可今天的丁鈺,竟有一絲小女人的味道,看得我臉直發燙。

「啥呀?什麼那啥呀?」我咽了咽口水,感覺自己渾身發熱。

「你可真笨,那啥就是……就是咱們在一起了。」丁鈺也一臉嬌羞,可愛的臉蛋白裡透紅。

這一刻,我心都要化了,雖然我表面上故作鎮定,實際上心裏已經開始吶喊了。

「爸!媽!我給你們找兒媳婦了!」

正胡亂想着,丁鈺抓住我的手,放在她唇邊吻了一口。

「古陽,咱們再去試一下吧,為了咱們的幸福好嗎?」丁鈺一邊說,一邊親吻着我的手背。

她的嘴唇溫熱柔軟,在我手上一下又一下親着,看得我頭腦發脹,渾身燥熱起來。

「成!為了幸福!」我腦袋一熱,答應了。

在這個男多女少的時代里,找對象是多艱難的任務,我祖上六代雖然都窮,可都找到了老婆,我也不能給我們老古家丟人,為了丁鈺,賺錢買房!

重新回到百味齋門口,已經是要是19點之後了,百味齋門上掛着一塊牌子:夜間開張,活人免進。

老叫花子還躺在店門口,身上蓋着幾張舊報紙,身子底下墊着拆開的紙箱子,看着有點可憐。

來的時候我特意買了幾個熱包子和一瓶營養快線,要想辦成事,不能空手來。

「老人家,睡了嗎?」我蹲下來小聲喊他。

「怎麼?回心轉意了?」老頭睜開眼瞪我,嘴裏哼了一聲,「來晚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這道理你不懂?」

「我懂,我不是說這個,我是來給你送吃的。」我把包子和飲料放到他身旁,說道,「大白天看你一個人在這裡,於心不忍,所以忙完了過來給你送點吃的。」

老頭愣了愣,「蹭」一下坐起來,看了眼包子,又看了看我。

「真的?」他似乎有點不信。

「騙你幹什麼,其實一看到您,我就想哭。」我這人天生淚腺發達,說哭就能哭,這對我來說不是難事。我擠了兩滴淚出來,抹抹眼淚,又吸吸鼻子。

「哭什麼?」他一臉迷茫。

「您長得特別像我二舅,在我小時候,就屬我二舅最疼我了,比我父母都疼我,每次來看我都給我偷偷塞錢,給我買零食吃。」說著說著我就哭出了聲,「可惜老天爺有眼無珠,讓我二舅英年早逝,最疼我的人就這麼走了,所以一看到您,我就想起我二舅了……」

我哭得越大聲,這老頭的表情越冷漠,我最後發不出聲音來了,心裏發虛。

他也不說話,抓起包子就往嘴裏塞,一口氣的功夫,四個大包子全下了肚。

「小尕娃,用不着跟我說假話,你能回來我也挺開心。」老頭打了個嗝,我急忙把飲料給他打開,他喝了兩口後繼續說道,「去買點東西過來。」

「差不多得了,都吃這麼多了,做人可不能太貪心啊!」我也沒多少錢了,身上就兩百多塊,還是丁鈺給我救急用的。

「別猴急,讓你買點紙和筆,筆要雞毛筆,紙要黃表紙,今天晚上我就能讓他們留下你。」老頭嘿嘿一笑。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能回檔不死:我始終堅信要對新人作者抱有最大的寬容,因為他們可能剛剛從讀者進化為作者。但這不是他寫書寫的爛,還能有這個評分的理由。為什麼有的作者第一本書就斬獲無數,我覺得還是有待商榷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書籍供應商:三段棄。沒有好好寫的誠意。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萬象之主:最近新書中寫的比較有特色。開頭有點無限流的影子,之後就沒了。7777777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