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銘記
武銘記

武銘記子之樂

標籤: 丫丫 奇幻玄幻 林望
希元大陸,天賦異稟的少年林望,因體內凝聚不出靈力,被誤診為傳說中的絕靈體
機緣巧合下走上了體、魂同修之路
在這個以靈氣為主導的世界,別人戰鬥時靈器、武技聲勢浩大,眼花繚亂,宛若是在炫技
林望則是提着鐵拳欺身而上,與人近身肉搏,一拳不行,就補上一記靈魂攻擊,再不行就祭出大殺招……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6章


第二天,天還未亮,林望就已經偷偷來到了私塾,卻發現文老的房門緊閉,門上多了一把冰冷鐵鎖。

林望注視着這把鐵鎖,難過、遺憾、委屈以及迷茫等情緒充斥在他的心間。

文老已悄然離去,林望連一個送行的機會都沒有。

……

「老人家,您家水缸已經裝滿清水了。」

「小夥子,謝謝你。」老人家一邊道謝,一邊將一枚銅錢塞到林望的手心。

「謝謝您才對,謝謝!」林望向著和藹的老人家道謝拜別。

「大嬸,你家的衣服都洗好了,我幫您晾在竹竿上。」

「嗨,小夥子真勤快,謝謝啦。」

又是一枚銅錢到手。

雖然文老的離去使林望的情緒比較低落,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林望依舊繼續着他那艱苦而又充實的短工之路。

......

太陽已經要落山,艷麗晚霞將天邊雲彩渲染的金黃金黃,煞是好看。

回到茅屋的林望,將手裡的青菜和一小袋大米放下,隨後將今天所結餘的三枚銅錢存進罈子里。

這已經是文老離開的第六天了,按照以往,今天林望依舊會在文老的那間小房間閑談,他喝着茶,而文老喝着苦麥酒……

「也不知道文老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躺在床上的林望閉着雙眼,內心依舊在期待着文老早日歸來。

窗外,月牙當空,數不清的繁星點綴在漆黑的夜空,此時已經是深夜。

但躺在木床上林望卻輾轉反側,久不能寐,林望再一次失眠了,正當他想拿出藍色玉佩,促使自己快速入眠的之際。

一聲微弱的獸吼隨着微風傳到了他的耳邊。

「嗯?」林望放棄掏玉佩的動作,他側耳凝神地細細聽着。

聽了一會兒,林望內心確認自己並沒有聽錯,是野獸的吼叫聲,從山頂方向傳來的。

「要去看看嗎?」雖然聽不出是什麼野獸的聲音,但是林望知道這種叫聲與受傷野獸的叫聲有些相似。

內心糾結、掙扎了一番之後,最終林望還是下了床,穿好了衣服。

「反正也睡不着,我就遠遠地看上一眼就回來。」

月光下,一道身影悄悄地走出了茅屋,沿着崎嶇的小徑向著山頂的方向快步走了過去。

隨着林望離茅屋的距離漸漸拉大,耳邊時不時傳來的吼叫聲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應該就是那邊了。」離聲源傳來的地方已經不遠了。

林望貓着身子,如同小猴一般快速爬上了一棵大樹,才剛穩定身形,下方突然一陣巨大的震動,差點讓樹上的林望摔了下來。

林望雙手趕緊抓住旁邊的樹榦,待穩定其身形後,林望順着震動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

「天啦,這是什麼東西。」林望心裏一聲驚呼。

只見前方不遠處,一頭有近兩米高似虎又似熊的巨獸正對着前方不斷咆哮着,兩跟長且鋒利的深白獠牙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滲人。仔細看去,那高大而又雄壯的身軀上有着幾個洞,鮮血正從這些洞孔不斷地往下流,顯而易見,這頭巨獸已然受了傷。

順着巨獸咆哮的方向看去,林望眼瞳緊縮,巨獸前方的一棵樹上有一道身影。

由於是深夜,且距離也較遠,那道身影的面孔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他能確信,那是一個人,一個右手持着銀白色長槍的人,那人的胸前在不斷地起伏着。

「難道是這個人在與這頭巨獸在爭鬥?」

「吼……」巨獸的吼叫再次響起,它接下來的行動也印證了林望心中的猜測。

只見這頭巨獸低着頭顱,有力的四肢快速飛奔起來,朝着那人站着的大樹狠狠地撞了過去。

見那巨獸向自己這邊衝撞而來,那持槍的人影絲毫沒有慌亂,他雙腿在樹榦上一蹬,整個人向前一個翻越,在即將落地之際,右手的長槍狠狠地朝着巨獸的背後捅了進去。

巨獸一個吃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轉過身來,猩紅的雙目死死盯着眼前這個矮小又難纏的身影。

確實相比巨獸那巨大的身形,那持槍的人確實顯得很渺小。

突然那巨獸的身形直立了起來,它舉起右前肢,向著眼前的人影橫掃過去,帶起一陣巨大的風浪。

面對巨獸的橫掃,人影不閃不避,抬起右手長槍,就那樣格擋住了巨獸那勢大力沉的右前肢。

接着,人影順勢抖動長槍,長槍上的力量竟然將巨獸的身軀逼退了幾步。

人影抓住巨獸被逼退還未站穩的身軀,迅速欺身而上,手中的長槍不斷鞭打在巨獸的身上。

「吼……」巨獸大吼一聲,又是一記橫掃逼開了人影。

同時它左前肢緊握成拳,拳頭之上還閃爍着金黃色的光芒,這光芒不斷地壯大起來,最後竟然構成了一頭威風凜凜的猛虎虛影,那虛影渾身金黃,咆哮一聲並朝着人影猛地撲了過去。

人影將銀白色的長槍橫握胸前,深藍色的光澤瞬間遍布長槍,對着撲嘯而來的猛虎虛影就那麼直直地刺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巨大的能量波動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地面的落葉四處紛飛,周邊樹木的枝條被吹的颯颯作響。

即使已經捂住了雙耳,林望依舊感受到了陣陣耳鳴。

待能量消散後,只見場內那巨獸的左前肢無力地下垂着,拳頭一片血肉模糊;而那少年也被逼退了好幾步,藉著月光隱約能看到他的嘴角溢出了些許鮮血。

場面並沒僵直多久,泛着深藍色光芒的長槍與渾身散發金黃色光芒的巨獸再次激烈地纏鬥在一起,能量的碰撞不斷肆虐着周邊的樹木與地上落葉。

看着眼前的超出自己想像範圍的激斗,林望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了出來,他既緊張又無比的興奮。

打出生以來,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激烈,如此恐怖的戰鬥,他發誓哪怕鎮上那些酒樓中最好的說書人都描繪不出這場激烈的戰鬥。

雖然他不懂那些帶着顏色的光芒是怎麼回事,但是他能感受到那些光芒的恐怖。

他雙拳緊握,雙眼死死地盯着前方,他已經被眼前的戰鬥深深地吸引住了。

隨着人影與巨獸再次分開後,雙方都已經滿是傷痕。

持槍的男子嘴邊,手臂等處都在不斷地流血,他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腹部也一條長長的傷口裸露在空氣中。

而巨獸看起來更為慘烈,整個身軀都在流血,它那兩跟長且鋒利的獠牙均已斷裂,胸前出現了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孔,但是這洞孔並沒有血跡流出,在其邊緣竟然隱約可以看到些許泛着白光的冰渣。

「吼,吼,吼。」巨獸發狂般吼叫着,吼聲中帶着一絲決然。

它緊緊地盯着那人影,隨即,只見它猛然張開血盆巨口,一枚乳白色的圓珠飛了出來,散發出迷人的白色光芒,圓珠快速地旋轉,白色的光芒也越來越盛。

持槍男子看着那旋轉地圓珠,神色變得極為凝重。

只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一口鮮血噴在了長槍上,同時,深藍色的光芒也不斷地匯聚在長槍之上,隱隱還能聽到一聲不知道名的鳴叫聲,周圍的氣溫也開始迅速變得寒冷起來。

「咯咯咯咯……」樹上的林望已經被凍得牙齒直打顫,他不明白現在明明八月天,怎麼可能會這麼寒冷,他雙手緊緊地抱住自己的身子,整個蜷縮在樹叉之上。

而那顆圓珠好似速度已經旋轉到了極限,如同流星一般,一眨眼就出現在了那人影的前方。

而此刻,那人影的長槍上光芒大盛,在這黑暗的夜空中顯得極為絢麗,人影大喝一聲,一條數米長的深藍色蛟龍虛影出現在長槍的槍尖,蛟龍一出現並咆哮着朝着那顆「流星」狠狠地撞了過去。

「嘭……」那一瞬間好似陷入了一片死靜,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席捲而至,周邊的樹木有的被連根拔起,有的直接斷裂倒下。

林望所在的大樹也轟然倒下,所幸倒下之時被其他的樹木給支撐住了,林望憑着靈活的身姿,相安無事地跳到了地面。

待能量平息後,這裡已經寂靜無聲,只剩下漫天飛舞的樹葉以及橫七豎八倒下的樹木。

林望朝着剛剛的戰場方位望了過去,他的嘴巴張的老大,眼神中透出深深的驚恐神色。

只見之前的巨獸不見了蹤影,只有一座巨大的冰雕立在那裡,隨着一陣風吹過,那座冰雕內部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響,一條條裂縫浮現在冰雕之上,很快,冰雕如同一面破碎的鏡子,化成一小塊一小塊地散落在地面,最終消散在微風中。

旁邊不遠處的地面上躺着一個人影,一動不動,那桿銀白色的長槍就斜插在那人影的身旁。

林望腳步緩慢,神情戒備地向人影那邊靠了過去。

此時,林望才看清了人影的面容,這人看起來也就十八歲左右的樣子,原本束起來的長髮早已散亂開來,好似用刀雕刻出來的稜角分明的臉上有不少血漬,一雙緊閉的丹鳳眼,搭配上他那高高的鼻樑,非常立體,十分英俊,只是那薄薄的嘴唇給他整個臉憑添了一種冷酷之感。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校草制霸錄:本書實則名為《慫逼矯情記》,作者的文筆在這本書里簡直就敗筆,硬生生把一本書從矯情升華到了噁心。如果有書友能容忍文風矯情主角慫逼,那還是可以一看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克蘇魯遊戲:沒有作死的克蘇魯是沒有靈魂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老公死了我登基:作者一直在糾結究竟是寫宮斗還是寫爭霸。顯然她更擅長宮斗而不是爭霸。家長里短什麼的看起來比較有趣,但一旦寫到政治鬥爭就露怯了。而且女主角和什麼小豹子之類的互動讓我這個直男看得有點毛骨悚然……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