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豪娶億萬小甜妻
豪娶億萬小甜妻

豪娶億萬小甜妻00

標籤: 書音 燕辭
大佬破產後,她竟然要包場慶祝,還要帶走他! …… 酒店裡,書音踮腳,紅唇貼在他的耳側,「燕辭,聽說你要下……啦!」 「既然這樣,那你先把合同簽了!包月還是包年?」 第二天,她一臉懵的扯住破碎的長裙,想起昨夜挨過的「毒打」,作為金主爸爸,不敢流下委屈的淚
後來,他住進了她的家裡...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3章 包年用戶


  棠溪踹了齊真楨一腳,「你跟着搗什麼亂!」

  齊真楨委屈的小聲嘟囔:「憑什麼音姐可以我不行,就因為我沒胸嗎?人家可以去隆的嘛!」

  書音爬上樓梯,扶着話筒道,「我出一千萬,誰再出個價試試!」

  她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種「誰要是跟我搶燕辭,我就弄死誰」的氣息。

  齊真楨一聽這話,立馬就慫了,哪裡還敢加價啊,幾乎是以百米賽跑的速度,躲回了棠溪身後。

  書音見沒人敢再出價,臉上終於揚起了孩子式的微笑,她居高臨下地看着燕辭,「喂……」

  沒等她繼續嘚瑟,後者就直接抱住了她的腿彎,將她扛在了肩上。她正要反抗,對方一巴掌落在她的屁.股上,「老實點!」

  棠溪終於從這一巴掌里,感受到了大佬噴薄而出的怒意,她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在這個時候上前攔着他。她往旁邊退了退,自覺的給二人讓出了一條道來。

  ……

  書音像一隻泄了氣的河豚,直到被他扔在了套房的沙發上,才總算回過神來。

  她縮到沙發角落裡,一臉哀怨的瞪着燕辭,「媽媽說長大了就沒人打我屁.股了!燕辭你不是人!」

  燕辭看着這張臉,一下就沒了脾氣,他扯了領帶,「要不讓你打回去?」

  「真的嗎?」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裏充滿了希冀,「那你轉過去。」

  燕辭沒理他,轉身想去給她倒水,這才剛拿起水杯,一個小小的巴掌就拍到了他的屁.股上。

  燕辭渾身一僵,像被人按了暫停鍵。

  書音摸了兩把,覺得這手感實在是太好了,她踮起腳尖,紅唇貼在他耳側,「燕辭,你屁.股好翹啊!」

  燕辭冷靜下來,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那滿意嗎?」

  「翹屁嫩男?」書音忽然羞紅了臉,點點頭道,「嗯……挺好的。」

  「既然這樣,那先把合同簽了?」

  書音是醉了,不過還沒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只是大腦比平時遲鈍了大概一光年的距離,她摸摸頭問,「什麼合同?」

  「不是要包我嗎?包月還是包年?」燕辭拉着她在沙發上坐下,拿出紙筆開始起草協議。

  書音總覺得這情況有點不對勁,但大腦就是反應不過來,她想,包月好像太短了,都不夠她發揮。好不容易等到死對頭破產,肯定要狠狠地蹂躪一番才能解氣。

  所以她認認真真地豎起一根手指,「一年!最少一年!」

  燕辭把筆遞給她,用手機把她簽字的畫面記錄下來,又問她,「是不是喝酒了?」

  書音下意識搖頭:「沒喝,清醒着呢!」

  「銀行卡密碼還記得嗎?」他又問。

  喝醉的書音可乖了,一股腦報出六位數,「322627。」

  乖乖回答完問題,書音的眼神又落到了燕辭的胸上,她對比了一下自己的大小,「說實話,你這胸是哪家醫院墊的?」

  「沒墊。」

  「那屁.股呢?」

  「……」燕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大半夜的要和一個小醉鬼在這兒討論這種問題。特別是抱着抱枕坐在沙發上的丫頭片子還一身酒氣。

  他的潔癖迫使他把書音連人帶抱枕一起拎進了浴室,「自己洗。」

  「不能一起洗嗎?」她咬着嘴唇,特別乖巧。

  燕辭是個正常的男人,自然受不住這引誘,他砰地一聲關上房門,把罪魁禍首隔絕在浴室里。

  幾秒鐘後,書音的腦袋從浴室門裡鑽出來,「我是你的包年用戶吧?」

  燕辭:「……」

  「那為什麼你不能伺候我洗澡?」書音問。

  燕辭喉嚨艱難的動了一下,生硬地回,「不包括這個權限。」

  「哦。」書音看起來有點失望,她拉開門,背對着燕辭,「那你能幫我拉一下拉鏈嗎?卡住了。」

  燕辭走上前,毫不溫柔地把拉鏈頭扯下來了。

  書音:「……你是故意的嗎?」

  「不是。」才怪!這啥都遮不住的破裙子,留着幹啥!

  「我銀行卡都給你了……」書音突然轉身,光滑的長裙一下就從身上滑了下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燕辭扯過浴巾把她裹了個嚴實。

  書音像只粽子,還是一隻委屈的粽子,「那你說說我有什麼權限?」

  小粽子說著說著就生氣了,一腳踩在燕辭的脫鞋上,「我他~媽都包了你了,讓你陪我洗個澡你還不樂意!我看其他小姐妹包的男人,都是要上~床的呢!」

  燕辭雙手正在書音的肩上,一雙墨色的眸子里滿是藏不住的浴望,「你會後悔的。」

  「後悔這兩個字怎麼寫?」書音一下就笑了,她活了26年,真的很想嘗嘗後悔是什麼滋味。

  她踮起腳尖,輕輕舔了一下他的唇角,「做嗎?」

  燕辭再也沒有壓制自己的浴望,他把書音抵在盥洗台上,低頭吻了上去。

  一開始只想懲罰式的發泄自己的怒氣,等到四唇相接的那一瞬,又捨不得了。他如獲珍寶似的,輕柔又安撫的吻着她。

  他也不知道書音的浴巾是何時褪去的,更不知道自己的手何時貼上了她的腰。

  理智上他並沒有打算做到最後,他希望這種事情是在彼此清醒的時候發生的,可是後來還是失控了。

  書音太粘人了,她試探時小心翼翼的吻,邀請時勾人的眼神,以及她貼在他耳邊叫的每一聲「燕辭」,都成了這一夜的催化劑,催着他好幾次放任了自己……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一個完全不必要女主的小說,硬生生的加女主來噁心人,劇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變成NPC了?:接下來是不是人在遊戲 嫖到失聯?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殖民異位面:不止一次的看到主角作為一個指揮官讓身邊的人撤自己去救異界友人,你不放棄友人,你的戰友能放棄你?於是戰友這些每次都要死上幾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