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閑雨

標籤: 藍悠言 阿灼
自古,男女婚事,講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當逢民國亂世,老一輩的婚姻觀念是否應該繼續沿用? 她,是正值二八年華的新任紅娘藍悠言,為了尋愛,不惜逃出家門,不遠萬里來到戰火紛飛的江城, 他,是正值弱冠之年的冷血軍閥薛行鋒,為了得到愛,不惜毀滅一座城…… 她為情所困,他為愛痴狂,都是痴情種,何必相責難! 不同的愛相遇,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6章 救人救到底


薛行鋒的傷口發炎了,他的情況不是很好,如果再不用藥的話,恐怕他的命就保不住了,可是,現在外面風聲很緊,藍悠言和薛行鋒只能暫時住在山洞裏面,得以棲身,藍悠言決定等風頭過了幾日,再去尋找薛起口中的王望。

薛行鋒氣息微弱的躺在山洞的石頭上,卻還要掙扎着起身:「我要去給薛起報仇,我要去殺了薛行鐸……」

在一邊的藍悠言一臉無奈,道:「夠了,薛行鋒!你現在這樣去無非就是去送死,別幼稚了好嗎!」

薛行鋒冷笑:「你閉嘴!你沒有資格批評我!如果不是你找來薛行鐸,薛起根本就不會死,我也不會落到今天這般境地!」

藍悠言心中既委屈又生氣,她上前抬手就給了薛行鋒一個巴掌,藍悠言眼中噬淚,欲言又止,最後轉身離開了。

阿灼見藍悠言走出了山洞,便急忙追了出去。

「小姐!你平日里不是常說,他就是一個喪心病狂的禽獸嗎,你可千萬別為了這種人生氣呀!」

藍悠言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開口道:「我沒有氣他,我是在氣我自己,或許他說的對如果,薛行鐸沒有來,薛起就真的不會有事了……可是如果我不去找薛行鐸來救人,江城的百姓可怎麼辦……」

隨後,藍悠言繼續對着阿灼說道:「阿灼,現在我要去江城裏面幫薛行鋒找葯,你和薛行鋒在這裡好好藏着,記住,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小姐!」阿灼着急道:「不行,現在外面太危險了,你不讓薛行鋒去,卻又要自己去,如果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該怎麼和老夫人交代啊!」

藍悠言卻笑着道:「阿灼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俗話說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已經救了薛行鋒不知道多少次了。如果現在放棄他,那之前做的事情就等於零,阿灼不要擔心,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回來的!」

藍悠言把頭髮編成了兩個麻花辮,。穿上了和難民換來的破舊衣服,隨後她又在臉上抹了一些泥巴,打扮成一個小乞丐後,隻身來到了江城。

此時的江城已經處在薛行鐸的統治之下,城門處只有幾個士兵把守,但是只許進,不許出,藍悠言混進城後,便開始找葯。

江城的大街小巷之內都貼滿了對薛行鋒和藍悠言的通緝令,藍悠言心中暗喜,幸好她提前做好了準備。

可是藍悠言尋遍了江城的藥店,也沒有找到能治療槍傷和刀傷的葯,藥店的大夫告訴她,江城所有治療刀傷,槍傷的葯,一半讓薛行鐸給買了去,另外一半讓江城的徐家給買了去。

去薛行鐸那裡找葯,是不可能的,薛行鐸那裡都是拿着槍的兵,去那裡簡直就是自殺,所以藍悠言決定去徐家試試。

藍悠言一路打聽來到了徐家大宅,徐家的大門前卻圍着一群人,這群人中女孩居多,不知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

藍悠言心中好奇,便拽住了一個女孩詢問。

從女孩的口中得知,原來徐家是江城有名的金牌紅娘世家,現在徐家當家徐老太正在招收弟子,所以才有這麼多的人爭着搶着前來報名。

藍悠言曾經聽她奶奶說過,蘇城藍家,江城徐家,都是一等一的金牌紅娘世家,早在康熙帝在位時,兩家就被御賜金牌紅娘稱號。

「想必,這個徐家就是奶奶口中的徐家了吧!」

這個時候,一頂轎子停在了徐家大宅門前,從轎子上下來了一個儒雅書生,這個儒雅書生徑直走進了徐家大宅。

藍悠言心中一驚,她認出,剛才那個書生就是她苦苦尋找的蘇銳……

雖然藍悠言和蘇銳已經十年未見,但是藍悠言已經把蘇銳的樣子深深的印進了她的腦海中,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她都認得出來。

藍悠言的心情分外激動,她急於去證明她剛才看見的人就是蘇銳。

藍悠言重新紮好頭髮,用清水洗去臉上的污泥,一張姣好的面容展現出來,即使她身上穿的是破爛的衣服,可是難掩的是她那高貴的氣質。

為了尋找蘇銳,藍悠言混進了報名的隊伍,踏進了徐府大宅。

藍悠言無心紅娘選拔的事情,她只是急切的用目光搜尋着蘇銳的身影,終於在長廊處,藍悠言找到了蘇銳的身影,此時蘇銳正在和一個身帶貴氣的老太太交談着什麼。這個老太太就是徐家當家人徐老太。

此時,藍悠言心中已經十分篤定嗎,那個人就是蘇銳。

藍悠言也顧不得那麼多,她三步並做兩步便沖了上去,可是還未衝到蘇銳面前,就被徐府的下人給攔住了。

藍悠言激動的高聲喊道:「我從小最最喜歡吃的糕點就是紅糖糕了!不是因為它好吃,而是因為它是我最最在意的一個朋友最愛吃的糕點,吃着紅糖糕,就像是看見了他一樣!」

聽見了藍悠言的喊聲,蘇銳和徐老太轉過身向著藍悠言的方向看去。

當蘇銳看見藍悠言時,他的眼中難掩的是一抹震驚,但是隨即便化作一陣慌亂。

藍悠言見蘇銳看見了她,於是她繼續說道:「我的那個很在意的朋友不見了,我找他找的真的好辛苦啊!可是我真的特別的想念他……」此刻藍悠言的眼中已經噬滿了淚花。

可是蘇銳卻並未上前,而是對着徐老太說道:「這個姑娘可能是丟失了朋友,找到咱們府里來了,我立刻打發她走!」

「慢着!」徐老太走到了藍悠言的面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藍悠言一番,隨後揮了揮手,讓身邊的下人都下去了,只留下蘇銳在身邊,才開口問道:「姑娘好大的膽子,現在薛行鐸可是滿大街找你呢,你就不怕我把你送到薛行鋒手裡?」

「糟了!」藍悠言剛才只顧着找蘇銳了,她完全忘記了她現在還是通緝犯的身份。

聽徐老太如此說,站在一邊的蘇銳也露出焦急之色,他剛要準備開口,卻被藍悠擺手制止。

藍悠言穩定了情緒,隨後正色道;「怕,我就不會來了!早就聽聞江城徐老太,是一個精明的女子,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我是為尋人而來,並無惡意!」

「為尋人而來?不知道你是尋得什麼人啊?那你可曾找到你的那個朋友了?」徐老太繼續追問。

「並沒有找到,想必,是剛才我認錯人了!」藍悠言的眼睛不自覺的看向了站在徐老太身邊的蘇銳。

徐老太繼續道:「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你是一個勇敢的女孩,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來到我徐府,我能保證你的身家性命高枕無憂!就算是薛行鐸也不能把你怎麼樣!」

藍悠言沒有想到徐老太會提出這樣的條件,她又看了一眼站在邊上的蘇銳,思考再三後說道:「多謝老夫人抬愛,能做老夫人的弟子,是悠言的福分,可是如今我有一位朋友有生命危險,我不能只他的性命於不顧!另外,悠言懇求老夫人賜葯!」

徐老太臉色一變,她開口道:「你的那位朋友恐怕就是薛行鋒吧!你可知林舒兒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如今,薛行鋒逼死了舒兒,你竟然還想讓我給你葯!簡直是糊塗!我看你,今日來我府上尋人是假,而尋葯是真!可真是一個口齒伶俐的丫頭!」

藍悠言沒有想到林舒兒和徐老太竟然還有這樣一層關係,她見徐老太生了氣,加上藍悠言年紀小,經驗不足,所以她此時有些不知所措。

望着藍悠言的樣子,徐老太又開了口,道:「罷了!這人死不能復生,我們老徐家的紅娘弟子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當上的,需要經過重重的比拼選拔,這最基本的就是要『毅力』二字,我要你在這院子中站上三個時辰,不能休息,不能喝水,如果你能堅持下來,你要什麼葯都可以!怎麼樣,你願不願意呀!」

「好!我願意!」藍悠言堅定道。

徐老太轉身回了屋中,蘇銳停頓半響,望着倔強的藍悠言,隨後也追隨徐老太進了屋。

此時萬里無雲,烈日當空,經過這幾天的折騰,又是去泉城搬救兵,又是逃生,藍悠言的身子真的有一些吃不消,但是想到薛行鋒還在等着她拿着葯去救她,藍悠言就咬牙堅持了下去。

兩個時辰過去了,藍悠言出的汗已經濕透了她的衣襟,她的嘴唇因為缺水而裂開皮,滲出了絲絲鮮血。

這個時候,徐老太的房門打開了,蘇銳從裏面走了出來。

看着藍悠言這般模樣,蘇銳心中一陣疼,他上前,剛要開口,藍悠言卻開口道:「先生長的很像是我的一位故人,他是我從小的玩伴,同時也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我不想我的事情牽連到他,今天我是為了救另外一個朋友而來尋葯,如果先生是來勸我放棄的,那先生還是無需多言,因為我是一定不會放棄的!」

其實蘇銳早在第一眼就認出了藍悠言,雖然他當時也不敢確認,可是當他聽聞藍悠言自稱「悠言」的時候,他就已經確定了藍悠言的身份。

他本想認下藍悠言,可是卻遭受到了藍悠言的阻止,他明白,藍悠言是在保護他。

蘇銳滿眼心疼,他開口道:「你這又是何必,薛行鋒那種人不值得你犧牲自己來救他的!」

藍悠言繼續倔強的說道:「沒有什麼值得不值得,就算他做了許多壞的事情,但是他也是一條人命,我不可能眼睜睜看着他出事,而不救他,你應該知道,我認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對人也是如此,我認定的人,一輩子也不會改變心意!」藍悠言抬起頭,熾熱的目光看向了蘇銳。

蘇銳心中聽的明白,可是此時他卻躲開了藍悠言熾熱的目光,沒有在多說什麼,轉身回到了屋中。

藍悠言感覺到了蘇銳的躲閃,她的心中難免一陣失落,她開始胡思亂想:「難道蘇銳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嗎?還是說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是卻並不接受……」

就在這胡思亂想中,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失,時間接近了尾聲,藍悠言的身體也達到了一定的極限。

「吱呀!」一聲,徐老太打開了房門,從裏面走了出來。

藍悠言卻眼前一片發黑,暈了過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食神:看得越發壓抑糾結……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最煩那種嘴裏喊着「我不想當明星,不要不要」然後假裝情不得已的走上明星路裝逼打臉,又裝成傻逼的書了。賤人就是矯情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諸夏紀:篳路藍縷,已啟山林。可惜這個題材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