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超等職員
超等職員

超等職員亦克

標籤: 亦克 元朵 現代言情 秋彤
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意外發現深愛的女友竟然和我的對手在一起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浮生如夢


暈,秋彤!
秋彤此時也看到了我,身體一顫,愣住了。
我心裏連叫倒霉,對我恨之入骨的秋彤肯定會讓這個男人痛打我一頓,出出遊船上被羞辱的那口惡氣。
雖然打起來這男的肯定不是我對手,但我不想惹事。
「這鄉巴佬走路不長眼,專往我腳上踩!」那男的和秋彤說話,卻還是盯住我,臉上帶着壞笑:「窮鬼 ,快點給我擦,不然,舔也行——」
我咬緊牙根沒有動。
秋彤回過神,用厭惡加憐憫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對那男的說:「李舜,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得饒人處且饒人。

那男的不滿地瞪了秋彤一眼:「胳膊肘子往外拐,幫這個窮鬼說話,你到底和誰是一家人?給我一邊去!」
秋彤臉色一紅,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徑直就往外走。
李舜看秋彤走了,也拔腳就走,邊衝著門口的保安叫着:「你們都是干鳥的?怎麼把鄉巴佬放進來,這是這種人進來的地方嗎?」
看到保安走過來,我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份,忙轉身走出酒店,帶着滿腔屈辱,在酒店一側沒有燈光的樹林里,撒完了這泡尿。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屈辱,囊中羞澀,低人一等!
秋彤今晚沒借這個機會報仇,還勸李舜罷手,倒讓我多少感到意外。
想到秋彤剛才在李舜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樣子,我不由有些失望,秋彤怎麼會和這種男人混在一起?不知道秋彤和這個牛逼哄哄的李舜到底是什麼關係,夫妻?情人?
腦子裡閃出一個念頭:秋彤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
我在小賣店買了一箱康師傅扛到宿舍,然後打開筆記本電腦上網。
周圍靜悄悄的,租房的學生上晚自習都還沒有回來。
我突然感到很孤獨,決定申請一個扣扣號,起了個網名:異客。
一來這是我名字的諧音,二來我現在獨在異鄉為異客。
登陸扣扣之後,我看着空蕩蕩的「我的好友」一欄,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燈火闌珊的繁華都市,在這個城市裡,又有多少和我一樣孤獨寂寞的異客呢?
想到這裡,我開始搜尋,竟然真的找到一個在海州的異客。
看了下資料,女,29,比我大一歲。
我決定加這個女異客為好友。
但對方需要驗證問題:請說出加我的理由。
我下意識打出一句話:獨在異鄉為異客。
然後點確定。
沒想到竟然通過了。
我無聲笑起來,猿糞。
加完等了半天沒有反應。
命里有時終需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我安慰了下自己,摸出一本書看起來。
半天,下晚自習的學生們回來了,男女聲音嬉笑着摻雜在一起,很快都進了各自的小窩。
我有些睏倦,合起書本,拉燈睡覺。
剛迷迷糊糊要睡着,卻被一陣異樣的聲音弄醒了。
同學們都開始做功課了,除了我這個落魄浪子。
聽着周圍此起彼伏的聲音,我感到了巨大的空虛。
好不容易等同學們陸續搞完,我收回思緒,在麻木的孤獨和悲愴的回憶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4點,起床,按照元朵給的地址,我穿着紅色馬甲戴着紅色的太陽帽,在紅彤彤的太陽還沒有出來之前到了發行站。
元朵正在站里打掃衛生,邊幹活邊打了個招呼:「亦克,昨天秋總來的時候我叫你,你怎麼悶聲不響就走了呢,走的可真快!」
我無聲笑了下,沒回答,然後打量着牆上掛的投遞區域劃分圖和報刊征訂零售進度表。
元朵指了指一個地方:「這一片就是你負責的投遞段,我會帶你先熟悉3天。

「元站長,訂報紙賺錢多不多?」我提出自己當下最關心的問題。
「這就看各人的能耐咯。

我點點頭,暗自尋思起來。
元朵看我眼珠子不停地轉,腦袋一歪:「你是不是在想怎麼樣賺錢啊?」
「是的,光靠投遞那點工資,溫飽都不能保證。

元朵笑起來:「馬上就到大征訂季節了,到時候,有的是你賺錢的機會。
有什麼需要儘管說,我的職責就是給大家搞好服務,秋總那天開會還說了,領導就是服務。

聽元朵提到秋彤,我心裏一動,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秋總年齡不大吧?」
「秋總剛來公司不久,她的情況我也不熟悉,不過,她可是咱們集團第一大美女才女,可惜昨天你走地太急,沒有仔細看。

我心裏又是一動,美女加才女,才貌雙全。
元朵才帶了一天,我就把區域內投遞路線和訂戶位置都記住了,提出不讓她帶了。
元朵對我的腦瓜子之好用讚歎了一番。
和元朵攀談得知,原來她老家在內蒙古科爾沁大草原上。
家裡經濟困難,元朵沒有上完高中就出來打工了,先是做發行員,靠着自己的努力打拚,逐步提升為站長。
看着元朵單純的樣子,我不由贊道:「你真棒!」
元朵吃吃笑起來,臉上浮起兩朵紅雲,小酒窩很是逗人。
然後,元朵又打量着我,冒出一句:「亦克,我總覺得你好像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具體哪裡不像,又說不出來。

「那你看我像什麼人?」
元朵想了想:「看你的氣質,倒是像個做老闆的。

我被元朵的話觸到了痛處,眼神黯淡下來。
元朵忙說:「對不起,我不是在嘲笑你,真的沒那意思。

我看着元朵,努力笑了一下。
元朵看我不開心的樣子又說:「亦克,別這樣啊,我是說了玩的,對不起,我叫你大哥好不好,亦克大哥……」
我看着元朵純真善良的眼睛,伸手拍拍她的肩膀。
元朵又安慰我:「亦克大哥,360行,行行出狀元,我剛乾發行員的時候,工資每個月只能勉強維持溫飽,也不敢買新衣服,可是現在,我每個月工資2000多,都能往家裡匯錢,也能到夜市買新衣服了。
你要是好好乾,一定會幹的比我好。

我由衷地說了一句:「你是個好女孩!」
「真的嗎?」元朵眼睛裏帶着一絲害羞。
「真的!」我誠懇地點點頭。
元朵開心地笑了,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閃爍。
下午,我呆在宿舍里,從網上搜集有關報紙營銷的資料,惡補這方面的知識,直到晚上9點多才吃了個大碗面。
剛吃完,學生們嘻嘻哈哈下晚自習回來了。
我關了電腦出去散步,一小時後回來,很安靜,孩子們忙完都睡了。
呆在安靜的房間里,又感到了深深的孤獨,打開電腦,登陸扣扣,發現那個女異客通過我為好友了。
看了下女異客的扣扣簽名:人生如霧亦如夢。
我心中一動,隨即寫上了自己的簽名:緣生緣滅還自在。
剛寫完,對方先發過來一句話:「誰?」
夠利索的,我直接回復過去:「我!」
「你不認識我?」
「之前不認識,現在剛開始。

「那你怎麼知道我的驗證答案的?」
「猜的!」
「你還挺聰明。

「聰明不敢當,感覺而已。

「你的感覺倒是很准。

「我的感覺向來很准!」我心裏不禁有些得意。
「你很自信!」
我遲疑了一下:「曾經很自信!」
「曾經?怎麼?現在不自信了?」
「不知道。

「遇到什麼挫折了吧?」對方的感覺似乎很敏銳。
我的心一顫,然後轉移話題:「茫茫人海,我們能因為同一個網名而認識,也算是猿糞了!」
「嗯。

「既如此,做個朋友吧!」
她發過來一個瞪眼的表情:「做什麼朋友?」
我心裏哼笑一下,決定先解除對方的防備心理:「網絡認識,自然就是虛擬世界的朋友,不見面不視頻不通話不發短訊不看照片的朋友!」
「好,那就做這樣的朋友。

我接着問她:「你做什麼職業嗎?」
「我在一家經營單位做管理,你呢?」
我的虛榮心湧上來:「我也是做企業管理的。

「哪方面的管理?」
我猶豫了一下:「營銷!」
「新手?」
「好幾年了。

「老手,太好了!我是新手,正想找個師傅學習,你一定很有經驗,今後望不吝賜教!」
「賜教不敢當,互相交流!」
「你還挺謙虛的,以後我會經常麻煩你,別嫌煩。

「既然是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助。

「嗯。

停了下,我問她:「本地人?」
「不,老家在丹城鴨綠江邊。
你呢?」
我心中一動,不由想起了那次在鴨綠江遊船上和秋彤的邂逅,片刻回復:「我浙江明州人,剛來這裡幾天。

「浙商啊,佩服。

我一陣汗顏,自己這個曾經的浙商現在不過是個贗品。
她又說:「兩個異客在對話窗口裡,看花眼了。

「那我改個名字好了!」
「別,你是新異客,老異客不能欺負新異客啊,還是我改個名字好了。

「你倒是挺仗義!」
「必須的。
我想想,改個什麼新名字好呢?幫我參謀下吧。

我看着對話窗口她的簽名,不假思索冒出一句話:「浮生如夢!」
「為何叫這個名字?」
「人生虛浮如夢,算算能有多少歡樂的時光?何為人生?不過一場大夢。
碌碌世人,所為者何?唯有歡樂。
天地光陰,皆無可左右,夢中軌跡,卻是自己走過。

對方發過來一個大拇指表情:「挺有文才的,看來你是個儒商哦,好,就採納你的提議。

接着,她真的就改了,女異客成了浮生如夢。
浮生如夢:「好了,謝謝異客老師給俺取的新名字!」
我笑了:「別叫我老師,咱們是互相學習!」
「嘻嘻……」
「看你挺開心的,你的性格挺活潑吧?」
「今晚我開心了嗎?我自己都還沒有覺察到,許久沒有這樣了,我的性格小時候確實是挺活潑的,唉……」
我彷彿聽見了浮生如夢一聲輕輕的嘆息,感覺到對方的話裡帶着一絲憂鬱。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貴極人臣:無CP的話糧草,漠視人命的熊孩子男主粉不起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東京泡沫時代:上架後,突然出現了日本財團送女僕星野玲。男主又想接受又塔瑪想搞純愛,還想靠語言的力量挽救失足少女。接回家還要防範對方是不是間諜。毒的不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真的是氣功大師:最近幾章什麼鬼,我在看《電影世界大穿越》?還兩更三更懶得和讀者解釋。一筆帶過很難?就你看過電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