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侯爺
極品侯爺

極品侯爺紅薯

標籤: 奇幻玄幻 陸羽 顧景雲
故人只道月冰寒,柔光犀照難成圓
晚風小徑憂無路,色如霜降照人還
他如月色,冷冽冰殘,卻守望一片平安…… 陸羽,名自茶聖
茶聖的陸羽以茶驚世人,他這個陸羽,以謀動天地
當鳥兒佇立在枝頭親吻嫩芽上晶瑩的露水,人們知道那是春天來了
當世人蜷縮在被窩抹去眼角邊不敢滑落的淚珠,人們知道那是陸羽來了
世界如平靜的海,他曾是獨立在上面輕盈的盪起波瀾、捲起風暴的魔鬼
直到死亡,也許上天要讓他禍害一個新世界
他總說,世界如殘棋,一子救活需千萬子堆積,前仆後繼
再活一次,他是更希望平靜的活?還是要為了那巔峰努力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楔子 雨夜寒星冷


所有槍口同時噴出致命的子彈。

同時也傳來顧景雲歇斯底里的笑聲:「死吧死吧!這次看你怎麼躲,這次看你怎麼救!哈哈哈哈!」

一瞬間。

陸羽眼神微眯,突然將懷中女子拋向空中,雙手同時伸直,兩條如毒蛇一般的事物從他袖口中悄無聲息而又極快的飛了出去。

兩道白光瞬間便划了一圈,二十四名高手的手腕同時迸發出血線,他們齊刷刷的鬆開槍,捂住自己傷口,明明是被動的,卻如同早已演練了無數遍。

而那些子彈,也在空中爆開,如漫天火雨,覆蓋了陸羽和女子所在的每一個角落。

陸羽伸出雙手,正好將女子接住,隨後猛一個轉身便將女子護在自己的懷中,而所有的火光全都由陸羽的背脊去承受。

顧景雲驚訝萬分,他從不知道陸羽會有這樣一件奇怪的兵刃,而且這麼厲害,竟然可以同時傷到這二十四星宿大陣中的所有人。

同時也心安,因為他馬上就能看到陸羽死在這彈幕之下。

可是……

呼!

一聲響。

彷彿是翅膀展開的聲音。

陸羽那兩柄不知是什麼的兵刃,突然回過頭來,急速的在陸羽的背後飛舞起來,形成一道嚴密的屏障,而因為它們速度太快,所有的光影都殘留在人們的眼球之中。

看起來……就真的好像是陸羽的背後生出了天使的翅膀,華美而神聖。

「這……怎麼可能?!」營長的雙眼也瞪圓了,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大勢已去……』他心中這樣想着。

但就在這一瞬間……

在槍械的轟鳴還未徹底消失,巨大的光舞彩翼依然發出刺耳的聲響……

噗。

卻又一個極其細微的聲音被所有人清晰的聽到了。

那是刀子捅進身體的聲音。

刀,是一把鋒利的抹了毒藥的匕首。

身體,是陸羽那毫無防備的胸膛。

鮮血順着刀身涌了出來,染紅了緊握刀柄的一隻白皙的手,堅定,有力。

是陸羽懷中那女子的手!

陸羽眼睛急速瞪圓,錯愕的看着女子。

而女子卻目光深沉的回視着他。

她緩緩閉上眼睛,等待陸羽的雷霆手段將她殺死。

「爹,娘,弟弟,憐兒總算給你們報仇了……」

她是那樣的心滿意足,那樣的安靜淡然,她早就知道這是一個必死的局面,從兩年前顧景雲找到她,告訴她一個可以手刃滅族仇人的計劃開始。

靜靜的等待,可是死亡卻沒有到來。

突然鼻子一癢,她疑惑的睜開眼睛,卻發現陸羽正一臉溫柔的看着她,伸手颳了她一下鼻子,柔聲說道:「傻瓜,我死了,你就逃不出去了。」

憐兒整個人愣住,滿臉的不可置信,她拚命睜大自己的眼睛,試圖不讓因為那些甜美回憶而湧出的淚水滑落。

她不想讓陸羽看到她的悲傷,她的軟弱,但淚水還是落了下去。

只是陸羽卻沒有去看,他彎下身,嘴角貼近憐兒的耳垂,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活下去,為了你的族人,也……為了我。」

話音剛落,憐兒只覺得自己突然騰雲駕霧起來,身體呼的一聲便飛向空中,火燒的城市快速的在視野中滑過,隨後消失不見。

目送憐兒消失在半空中,之後,陸羽緩緩收回飄在空中的兩道白光,輕輕握在手裡。

眾人這才發現,那是一雙絕美的匕首,月牙一般婉約,水晶一樣剔透。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柄匕首還插在上面。

他不能拔,一拔就會死。

深吸一口氣,陸羽笑了笑說道:「顧景雲,也虧你能找到這種失傳了幾百年的毒藥,鴆毒?倒真是看得起我。只不過,你真的以為這毒藥是你無意間得來的?」

「你怎麼知道是我無意間得到的?!」顧景雲有些發懵,「這種毒藥都能被我找到,還不證明你根本就是個該死的人?」

「哎,你真的以為就憑你的力量,可以把我逼到如此境地嗎?」

「你……你什麼意思?」

面對顧景雲的慌亂,陸羽卻轉頭看向營長,嘆了口氣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雖然不算良弓,但也為黑水營做了這麼多年的走狗,十年時間斬殺大部分妖族,如今營長要對付的,就是我了。」

營長臉色猛地一變,從之前的錯愕惋惜,變成了深沉決然。

「既然知道,就安心上路吧。」

「只可惜,我從來不是狗,我是劍,雙刃劍。」

隨後,出手。

黑夜,火光,漫天星雨!

那不是雨,是星。

其實也不是星,是殺戮。

顧景雲在一瞬間,明白了,他不過就是一顆棋子。但明白的終究晚了一些,一滴雨落在他的身上,瞬間化成一顆寒星,要了他的命。

火是紅的,血也是紅的,在這一片白星映襯之下,分不清到底哪個更美一些。

黑水營的人一個個倒下去,僅僅一會便只剩下營長一人。

「你……這是什麼功夫?!」

「不知道,如果非要給它取個名字,就叫它『雨夜寒星』吧。」

話音剛落,營長的身體也倒了下去,四肢,鎖骨,小腹,都多出一個透明窟窿,再不能動,卻沒死。

陸羽不會殺他,從自己四歲那年,被他從血潭之中拉出來……

陸羽收回兩柄小刀,仰起頭看着天。

天上真的就下起了雨。

烈火過後必降大雨。

這是科學,也是天意,彷彿上天必定會跟人們留下一線生機。

只不過這生機絕非是給陸羽的。

他苦笑一聲,再次看着自己胸口的匕首,還有那順着傷口流出來的焦黑腥臭的血。

「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你們可以殺了我,起碼這樣我就不用死在憐兒的手裡,可惜。」

劈轟!

突然,一道驚雷橫貫天地,四周房屋倒塌,樹木燒毀,唯一一件易於導電的東西,卻正是陸羽胸口那柄彎刀。

彷彿是滿足了陸羽最後一個願望。

天地之威瞬間將陸羽劈的焦黑,死的不能再死,而陸羽也說出了此生最後一句話。

「謝謝……」

……

遠處,高空攝像機模糊的將這『天雷弒人』的一幕拍了下來,中將眼角抽動兩下,忍不住嘟囔道:「他娘的,是不是劈錯了?」

……

公元2037年,中海市時隔百年再次經歷一場浩劫,死傷人數無法統計,經濟損失無法估量,與之前的浩劫不同的是,造成這次災難的,僅僅是一個人。

他叫陸羽,被所有人類所記憶的一個名字,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魔王,遭萬世痛恨。

公元2045年,歷經浩劫的黑水營不敵妖魔聯合襲擊,兵敗如山倒,戰線一退千里,在南陽省才勉強守住人類的最後一道防線。

公元2050年,人類與妖魔定下城下之盟,以太平洋為界,劃分出人類世界與妖族世界。

公元2083年,人類與妖魔進行首次公平的和平交涉,定下無數明文法規,兩個隔絕的世界漸漸交流起來。

公元2085年,大戰結束的第三十五個年頭,改歷為天元元年,史稱天元紀年。在此期間,四座截然不同卻同時被人類妖族雙方修建而成的雕像被佇立在分界線上的小島兩側,同樣是一男一女,人類這邊完全是醜惡化身,而妖族這邊卻是天神模樣。

它們代表的卻是同樣的兩個人。

一個是陸羽,人類的叛徒。一個是阮憐兒,妖族的首領。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異化:這也是一本寫的的很有特色的書,就是都市異能這個題材有些小眾,作者當時好像就是因為訂閱不行,說暫時不寫了,可惜了,當時糧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網遊之遊戲始祖:網遊無限流,每個副本都設計的很好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哈利波特與食死徒之子:只想說文筆很差勁,讀的莫名其妙 而且錯別字也多! 同一章里的 你居然可以讀的前後不搭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