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奉子選婚:皇妃要休夫
奉子選婚:皇妃要休夫

奉子選婚:皇妃要休夫雲之苑

標籤: 古代言情 小藍龍 黑龍
重生為奴,為保清白,她死而後生,卻救了沉睡百年的傭兵王……然,這冰山男忘恩負義不說,還吃干抹凈不當回事,得了,她自認倒霉!什麼,一夜就中頭獎?對對手指咬咬唇,某女豁出去了:愛情誠可貴,寶寶價更高,親爹靠不住,後爹要選好!哼哼,咱給寶寶找棵大樹好乘涼!什麼,不準?還要她這個賢名遠揚的皇子妃先休夫、再嫁給他?哼,天下有免費的午餐么?想得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6 怕蛇的某女悲催了


「啊——蛇呀!」

忽然,裏面傳來風寒幽的驚呼聲,軒轅天琊下意識的衝進去,一個人影衝過來,溫香軟玉在前,淡淡的葯香傳來,觸手可及的都是柔軟……

「蛇,蛇啊!」風寒幽尖叫起來,兩手摟着他的脖子不肯下來,整個人都附在軒轅天琊身上了。

軒轅天琊穩住心神隨手一揮,那進入房間的小蛇就那麼五馬分屍了!

「啊,啊,後面,後面……」風寒幽驚懼得整個人都緊緊的攀附在軒轅天琊身上了,軒轅天琊一掌再揮過去,嗤嗤——

那幾條小蛇瞬時被燒成了焦炭,風寒幽還沉浸在蛇的恐懼之中,整個身子抖啊抖,軒轅天琊忽地紅了耳根:該死的,這個女人不能安分一點嘛?摟着他就算了,這還緊緊的貼着他動來動去……

可憐的風寒幽,這個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點火,

「女人,再動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頭頂傳來某男憤憤的聲音!

風寒幽這才無辜的抬眼:「我——啊——」終於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風寒幽立即竄開來,一不小心又往後倒去,

「該死的女人!」軒轅天琊趕緊伸手去拉她,結果,他不小心拌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椅子,嘭——

兩個人的衝力直接把那木床給壓得斷腳了,轟然一聲,外面聽到動靜的傭兵們立即衝過來,「老大——」

「呃——」

兩個最先衝進來的傭兵就看到他們的老大壓着一個香肩露着的女人,咳咳,那床貌似被壓壞了……老大好生威猛吶!

「滾出去!」軒轅天琊最先反應過來,扯了床單蓋住某女,幸好他的身軀幾乎把風寒幽整個的覆蓋住了,那幾個闖進來的傭兵其實也沒看到啥。

傭兵刷地退出去,臉色發紅,刷刷的對趕來的另外一些人嘰嘰咕咕的說了幾句,眾傭兵們都曖昧又有些羨慕的看向那房間,更甚有些人在心中哀怨:老大啊,你怎麼自己先開葷啊?

好歹出山了等兄弟一起去玩玩吧!

這悠忽純潔少女是不道德的啊!眾人齊齊在心中為風寒幽這個純潔的少女默哀了……

軒轅天琊握緊拳頭,騰地站起來,轉身走出去,惡狠狠的說道:「給我小心一點!」

「那個——」風寒幽很委屈的看了他一眼,

「什麼?」

「蛇——」

「不過就一些蛇,你怕什麼?中魔大陸的人,隨便一個什麼人都可以拍死一隻豬了!」

風寒幽再次委屈了:「我……我不會用你們的魔力啊!」

額——

軒轅天琊好似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回頭死死的盯着她,「不會?你是中魔大陸的人?是青龍國的人嗎?」

「我——我是啊!」

軒轅天琊目光一抬,又瞥見被子滑落之後某女身前,呼呼,趕緊移開視線,再次背過身去,惡狠狠道:「我守着,再過一會你就給我穿上衣服!」

「那個,這傷痕好像好了,我可以穿衣服了吧?」

什麼?就好了?才半個時辰不到呢!軒轅天琊再次因為驚訝忘記了避忌,直勾勾的回頭盯着風寒幽,真的全好了?

他知道自己配的藥水很好,可是,也不可能比以往好兩倍啊!

被他盯得發毛,風寒幽趕緊扯被子整個人窩進去,小臉通紅,「你,你……」

軒轅天琊皺起眉頭,「給我看看你的背部,」

風寒幽有些扭捏不過還是明白人家不是想占她便宜,紅着臉轉過身去露出背部,呈現在軒轅天琊面前。

「奇怪,怎麼可能出現這等情況?」

風寒幽回頭看他鄭重其事的樣子不由好奇:「怎麼了,難道有什麼不妥?」

「嗯,」

風寒幽臉色難看了,乾巴巴的問道:「不會有後遺症吧?」

「不清楚!」

「喂——」

「我的葯沒有副作用。」軒轅天琊自信無比的說道,「我這是好奇藥效的發揮好像提升了一倍不止!」

軒轅天琊嗅了嗅,忽然抓起風寒幽的手腕,放到鼻尖聞了聞,目光之中露出驚訝,忍不住又伸舌頭舔了一下她手腕處的傷口,溫潤的觸感讓風寒幽心頭一跳,反射性的抽開手,「別吃我豆腐!」

軒轅天琊白了她一眼,「原來如此!」

「你在說什麼?」

「你的血和一般人不同,剛剛那些蛇只怕也是聞到了你的血香才被吸引而來的。」

媽媽呀,她的血能夠吸引蛇?風寒幽這次真的風中凌亂了,身子抖啊抖,「怎麼可能,我……」

「不要流血它們就聞不到!」

「我……我……要是以後我……」

軒轅天琊看她那害怕的模樣心中不覺好笑,「放心,我會想辦法幫你的。」

「真的?」風寒幽的心猶自抖着,她從小到大最怕的生物就軟體的,尤其是蛇類。

「嗯。」

風寒幽可憐兮兮的望着他,「不許騙我,一定要幫我解決這個問題啊!」

軒轅天琊嘴角勾起笑,邪魅的看着她,「你怕蛇?」

「我——廢話,不怕我剛剛……」

一提到剛剛發生的事情,風寒幽忍不住臉紅了,她剛剛可是被看到了啊,啊……還是她主動**裸的抱了一個男人!

嗚嗚,沒臉見人了!

軒轅天琊顯然也想到了剛剛的情景,輕咳兩聲,「既然好了,你就穿衣服吧!」說罷轉身走出去,嘴角卻掛着淡淡的笑意,剛剛那一幕,這女人驚慌失措的模樣,嘖嘖……不能不說,比起她冷冰冰的模樣來別有一番滋味啊!

傭兵看到他走出來,紛紛仰望夜空,老大不會是被他們打擾了,不好意思繼續下去吧?

罪過,罪過啊!

也因為怕被遷怒傭兵們自動閃得遠遠的,絕不靠近這房間來了。

風寒幽利索的穿好衣服,走出來,有些急切的望着軒轅天琊:「你要怎麼幫我?」這血能夠吸引蛇類可是她當今最大的恐懼啊。

軒轅天琊看了她一眼,眼下的她比起在魔林初見的狼狽樣已經完全不同了,那張鵝蛋臉白裡透紅,一雙眸子在黑夜裡恍若粲然的星星,泛着淡淡的紫色,紫眸若星,引人沉醉。

這一刻他才發現眼前的女子居然還是有幾分姿色的,雖然不是絕色,可是她別有一番獨特的風情。

那長長的秀髮隨意的披散在肩上,不顯得邋遢反而有一種出塵的秀致。

恍恍神軒轅天琊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塊淚滴形狀的玉石,「把這個戴在脖子上,不要取下來,即使你流血了,它也能夠掩蓋你的味道。」

風寒幽接過玉石,淡藍色的,很漂亮,晶瑩剔透,「這是什麼東西?」

「魚人之淚。戴在身上不僅僅能夠掩蓋你的味道,還能夠驅邪散毒。」

這麼好?風寒幽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她可沒有那麼高尚說不要,反正她也救了他嘛,咳咳,收點報酬是應該的,應該的,安慰了自己一番之後她就心安理得的準備戴上玉墜了。

軒轅天琊卻伸手攔住她,「我來,這東西有點認主。」

啊?

玉墜還認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兇案現場直播:看完了第一個故事,延續退戈一貫風格的女強。副本劇情上還是挺吸引人的。但是說教意味有點濃,簡直像掰開我的腦子強行灌大道理。這樣一來,即使覺得你說得都對,也難免有逆反情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異世之蟲族無敵:碾壓爆兵流白爽,感覺爆兵流小說里5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宦海沉浮:不敢看下去了,沒有勇氣,全被紅男綠女傷透了,等添好了傷口再殺回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