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入誰情深為誰曲
入誰情深為誰曲

入誰情深為誰曲沈青蕪

標籤: 沈青 沈青蕪 現代言情
「你怎麼在這裡?」男人的聲音冷硬,眉頭緊蹙在一起,似是對她的出現感到非常不滿
沈青蕪心中一痛,端着紅酒托盤的手微抖
但她很快穩住,朝眼前的客人擠出標準的服務式微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003章 前男友(一)


沈青蕪一夜未眠,她滿心等着的曲先生一夜未歸。

也是,有了那個女人的陪伴,他怎麼還會回來?

沈青蕪看着鏡子里憔悴不堪的自己,突然就覺得噁心,胸腔處漫起一片尖錐刺骨的疼。

她無法接受曲南城碰其它女人。

從前是,現在依舊是。

思及此,她深深吐出幾口濁氣,好不容易才壓下心中蔓延的痛意。

王媽見她從卧室出來,立即迎了上去,「沈小姐,您醒了。」

沈青蕪點點頭。王媽是曲南城為她請的保姆,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沈小姐要現在吃早飯嗎?我熬了小米粥,先生說您腸胃不好,要多吃些養胃的東西。」

沈青蕪踩下最後一個階梯,扶着闌乾的手不由握緊。

王媽口中的「先生」說的是曲南城。

他還會關心她?

沈青蕪有些想笑,卻笑不出來,她看向王媽,終是忍不住問道:「曲南城呢?」

一開口才發現被曲南城捏過的地方生疼的厲害。

王媽笑道:「先生來電話了,說是這幾天有事都不回來了。」

「噢。」沈青蕪淡淡的應了一聲。

原先也是這樣,他總是一走就是好幾日,最近一次甚至超過了一個月,前兩天才剛回來,不然她也不會養只貓來解悶。

只不過他今天這通電話擺明了不是因為公事,而是為了他的未婚妻,她養什麼也無法解了心中悶氣。

沈青蕪垂下眼,不做聲的喝掉了王媽端來的小米粥。

是甜的,可喝在嘴裏,舌根卻在發苦。

她忽然道:「王媽,把念城送走吧。」

曲南城不喜歡貓,她現在也沒心思養它。

王媽有些疑惑,但她向來聽沈青蕪的吩咐,隨即點頭應好。

僱主曲先生曾說過,一切以沈小姐為主。

王媽看出沈青蕪情緒不佳,默默的收掉餐具,順便拿走一旁放在桌上的快要枯萎的花。

沈青蕪的視線落在那些蔫了的花上,眼裡忽然閃過一抹微光。

她出聲叫住王媽:「把花放着,先不要扔!」

王媽立馬把花瓶放回原處。

沈青蕪走過去,輕輕的碰了碰夾在花束縫隙中的一朵小花。

那是朵發黃了的茉莉花,像是不小心混進去的,不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可沈青蕪還是一眼就瞧出來了。

因為她第一次送給曲南城的禮物,就是茉莉花。

只是那個時候,曲南城還未曾見過她。

所有人都只知道她跟了曲南城三年,卻不知道她愛了曲南城七年。

思及此,沈青蕪抽出茉莉,對王媽說道:「我要去一趟花店。」

未曾想這一去,竟讓她碰見了一個故人。

「青蕪,這三年……你過的好嗎?」

面前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問着她。

沈青蕪看着眼前這張熟悉的面孔,一時間有些愣怔。

如果說她這二十多年來有對不起誰,這個人就是張恩陽。

她曾經和張恩陽談過兩年戀愛。

他對她溫柔不渝,與桀驁冷淡的曲南城全然不同。

若不是後來曲南城橫空插入,也許她現在已和他結婚生子……

沈青蕪斂起思緒,揚起一抹適宜得體的笑,「我過的很好,你呢?」

張恩陽深深的看着沈青蕪,似要將她每一寸都記入心中。

他欲上前攬她入懷,又念起她如今的身份,終是放下抬起的手,苦笑道:「青蕪,你別騙我了,我都知道了,曲南城要和許如箏結婚了。」

沈青蕪臉上的笑意僵住。

許如箏就是那天她在酒店看見的女人,也是曲南城的未婚妻。

她本想無所謂的答一聲「是嗎」,抬頭間卻看見花店對面的婚紗店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是曲南城和許如箏!

他們宛若一對璧人,挑選着他們婚禮那天要穿的禮服。

她曾經一時興起,也央過曲南城去婚紗店,可他從未答應。

她那時只以為曲南城不喜這些東西,現在看來,他分明只是不願和她一起去而已。

沈青蕪只覺得大腦一片冷麻,一刻都不想在這呆下去,「我還有事,先走……」

她略顯踉蹌的想要離開,卻被張恩陽一把抓住。

「青蕪!」他緊緊扣住她的手腕,語氣迫切,「難道你還要留在曲南城身邊嗎?」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明王侯:很歡樂的一本書,這才叫搞笑,這才叫無厘頭!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火影之琉璃刃:乾草以上,沒什麼硬傷,看的挺順的。。。劍客姬也挺有愛的(與黑旗同一個作者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科技至聖:綠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