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冷妃無人敢惹
冷妃無人敢惹

冷妃無人敢惹孫祥

標籤: 孫祥 孫葶 現代言情
夜涼如水,即便是在炎炎夏日,無邊的湖面上仍然有一絲涼意
藍湖山莊,是丞相府的別院,裏面住着丞相的愛女孫葶
傳說,佳人如畫,傾國傾城,是孫祥的原配夫人所生,孫烈愛若眼珠,從小就不輕易....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五章 反感


接下來的幾天,宮中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十分的平靜,就在大家以為那個宮女的死真的是意外的時候,一個貴嬪的宮裡也發生了宮女死亡的慘案。

這次孫葶沒有跟去,慕容柏帶着紫金衛來到案發現場,查找一圈,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不過奇怪的是,打聽到這個宮女和慕妃宮中的一個人很是要好,於是,慕容柏再次來到慕妃宮中,又一次見到了那個宮女,雖然沒有得到有用的東西,但是有着敏銳感覺的慕容柏覺得這個老宮女非常可疑。

於是暗中灑下天羅地網,監控這個宮女的一舉一動。

又是好幾天過去了,這天,孫葶正在看醫書,查找一個遠古的醫方。慕容柏大步進來,道:「讓孫葶,快點去母后殿里,情兒中毒了。」

什麼?孫葶大吃一驚,讓倩雪背着藥箱,跟着慕容柏來到皇后的寢宮。

慕容情已經神志不清,臉色發紫,口吐白沫了。

孫葶快速起針,護住心脈,又用銀針把毒液都逼到一起,運氣逼着慕容情把毒吐了出來。

然後又給慕容情餵了一顆孫葶特製的清毒丸,這才收手。

皇后看到孫葶停了手,就着急的問道:「怎麼樣?情兒的毒解了么?」

孫葶掩飾了身體的疲憊,安慰皇后道:「姑姑,放心,情兒的毒已經解了,剩下的就看今天能不能醒來了,如果能醒來就說明沒有問題,如果醒不來,那就危險了。」

皇后心急如焚,想到慕容情中毒的事情,就很憤怒:「一定是慕妃,除了她本宮真想不出,還有誰能要了情兒的命,你說情兒一個女孩子,對她也沒有什麼威脅,為什麼她那麼狠心。」

慕容柏道:「母后怎麼肯定是慕妃,難道母后是有什麼證據?」

皇后說道:「情兒前天不太舒服,就請了錢太醫前來診治,吃了葯後,情兒差不多就好了,可是今天早上的葯,一吃完,情兒就口吐白沫暈了過去,本宮下令把錢太醫捉來,誰知道太醫院的人說錢太醫昨天都來太醫院。」

「御林軍又到了錢府找他,誰知他們家人都說錢太醫一晚上沒回去,現在御林軍還在找那,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正說著話,就聽御林軍的頭領前來稟告說,錢太醫找到了。

皇后吩咐把人帶上了。

錢太醫已經年過半百,按說不會參加這樣的陰謀,肯定有什麼原因。

皇后厲聲問道:「錢太醫,本宮那麼信任你,讓你來診治九公主的病,誰知道你竟敢謀害九公主,你好大的膽子。」

錢太醫趕緊磕頭道:「微臣哪有那個膽子啊!是慕妃,慕妃綁了我的孫子,要挾我的。」

孫葶在診治的時候,發現毒藥並不是普通的毒藥,而可能是番邦的,於是問道:「你的毒藥那裡來的。」

錢太醫說:「是微臣的一個妾室給的。這個妾室據說還是宮裡來的。」

皇后吩咐御林軍去錢府把那個小妾抓來,只聽錢太醫道:「她不在府中居住,好像是在城郊的別院里。」

「讓我去吧。」慕容柏說道。

皇后點頭,慕容柏帶着紫金衛就要離開,孫葶也要跟去,說道:「我跟你一起去吧,你們不一定能找到解藥,如果找到解藥,情兒的毒就有把握全解了。」

「好。」慕容柏和孫葶帶着紫金衛往宮外走去。

根據錢大夫的供述,慕容柏找到了錢家的別院,是個精緻的小院落,很是典雅。

慕容柏和孫葶根本就顧不得欣賞,紫金衛上去拍門,一個婦人前來開的門,見到那麼他們不屑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來幹什麼?知不知道這是哪裡?這可是錢御醫的地方,錢御醫可是給皇上皇后看病的。」

這個婦女說起話來,趾高氣揚,哆里哆嗦。

紫金衛上去把她推到一邊道:「哆嗦什麼?找的就是錢御醫,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說出來嚇死你!」

孫葶說道:「不要跟她啰嗦,趕緊進去找人拿解藥是正經。」

慕容柏也是對這婦人的態度大為反感,所幸連話都不說了,直接就帶着孫葶一起進了門,至於那個婦人,被他以內力隔空點穴,直接給定在門口動彈不得了。

「你們是什麼人?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居然敢擅闖?」

那婦人尖酸刻薄的嗓音越來越遠,孫葶看了一眼旁邊眉頭緊促,俊臉發黑的慕容柏,不由覺得好笑。

果然啊,向他們這些活在高處的皇子公主,最受不了的就是這些三姑六婆,恐怕從小到大都沒機會接觸過吧?

「在看什麼?」慕容柏察覺到孫葶注視着自己,便側頭對她問道。

「沒事」,孫葶搖搖頭,不打算把心裏那點腹誹說出來讓慕容柏多個「懲治」她的名頭,轉而問道:「把人晾在門口,你知道要去哪裡找那個宮女嗎?」

「自然會有人給咱們帶路。」慕容柏聞言一笑,正好,廊道那頭走來一個家丁模樣的男子,見到慕容柏和孫葶這兩個陌生面孔,疾步走了過來。

「你們是何人?」

聽着剛才聽過了一邊的問話,孫葶及時的在這個家丁說出更多的廢話之前,制止了他。

「告訴我,女主人在哪兒,帶我們去,不然的話」,孫葶卡在那個家丁脖子上的細嫩小手緊了緊,威脅意味不言自明,「快說!」

那家丁被孫葶忽然掐住他脖子的動作給嚇的快尿了,磕磕巴巴的說道:「女俠饒命,女俠饒命!小的……小的這就帶您去!」

家丁在心裏悔得腸子都青了,他沒事出來瞎溜達什麼啊?

倒是碰到個美的驚為天人的大美人,可是有什麼用,這是個上來就算是打算掐死他的女煞星啊!

「女俠,女俠您注意點腳下!」家丁一臉狗腿的被孫葶掐着脖子帶路,說實話,他真不是怕這女煞星摔了,他是怕這女煞星摔了的時候還不放開他的脖子,他肯定就是直接被掐死的命了!

孫葶和慕容柏一路跟着這個家丁往府中深處走去,沿途的路上倒是遇見了一些府里的下人,不過,無心救人的都嚇得不敢說話縮在路邊看熱鬧,有心救人的都被慕容柏隨手就給扔到路邊的花圃草叢裡去哀哀**了。

「到了,到了,女俠,就是這裡了!」那家丁被孫葶掐着脖子走了一路,身上的衣服幾乎全都被汗水濕透,秋天的冷風一吹,連冷帶害怕的,就開始連連發抖。

孫葶也知道這家丁只是在府中幹活的,可是就是瞅着這個輕易就賣掉自己主子的人不順眼,兇巴巴的瞪了家丁一眼,而後說道:「你就這麼容易就把你主子給賣了?」

大概是處於當初輕語那件事的心理陰影吧,孫葶對於這樣子的事情顯得十分敏感。

雖說這次本來就是來抓人的,可是見這人這麼輕易的就被自己府里的下人給出賣了,孫葶多少還是有些覺得唏噓。

那家丁面部表情僵硬,比哭還難看的笑了笑,對孫葶說道:「我要是死了,就沒人伺候我爹娘了,可是這從未見過面兒的主子出了啥事兒,我爹娘都不會有事兒。」

「……」孫葶沉默了一下,掐着那個家丁脖子的手放開來,對他說道:「你走吧,後面的路我們自己找。」

是她遷怒了。

因為自己過去曾經受到過的傷害,遷怒一個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人,這簡直糟糕透了。

「多,多謝女俠!」那家丁也沒料到孫葶會忽然轉變-tai度放了他,可是既然人家都放人了,他還在這裡戳着,豈不是等人再掐他一次,找死?

自認為不是笨蛋的家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迅速的溜走了。

孫葶看了一眼那個家丁一路狂奔離去的背影,一言不發的將視線調轉回到眼前的綉樓上,「倒是有點閒情逸緻,還弄了棟臨水綉樓。」

眼前的綉樓雖然小巧,卻也十分精緻,飛檐屋脊,處處都透出一股精雕細琢的味道來。

再加上這小綉樓臨水而建,鳥語聲聲,蟲鳴陣陣,雖然已經入秋卻也能偶爾見到一兩條錦鯉在水面一躍而出的乍現一幕,倒也的確有幾分情調。

「走吧,進去看看。」慕容柏雖說明白孫葶的心情為什麼忽然就不好了,可是孫葶這會兒都放過那個家丁了,他再多說也是無益,便直接陪着孫葶一起往綉樓裏面走。

兩人的腳步才剛剛踏入綉樓一步,眼前便忽然多出來了四個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

「站住,什麼人。」說話的那個男人面容冷峻,一道刀疤從左邊額角蔓延到左眼角,讓他說話的時候,氣勢里平添了幾分兇惡之態。

總算快找到正主兒了,卻忽然冒出來幾個人攔路,孫葶才要動手,就被身邊的慕容柏給攔住了,「孫葶,住手。」

雖然有些不明所以,可是既然慕容柏都開口了,孫葶自然也不會在這種無所謂的事情上跟他對着干,於是便收了動作,等着看慕容柏要幹嘛。

那臉上帶着刀疤的黑衣男人見慕容柏說話,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身上,而後便是一個愣怔,冷毅的眼中遍布狐疑之色,將慕容柏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好幾遍之後,才遲疑着開口問道:「你是,木羽?」

「我還因為你不記得了。」慕容柏聽到這句問話,臉上的表情鬆懈了一些,笑的頗為清朗的對着那刀疤臉男人說道:「有三四年沒見了吧?」

刀疤臉男人笑的十分驚喜,這會兒也不顧什麼劍拔弩張的氣氛了,直接走上前來,十分「好哥們」的拍了拍慕容柏的肩膀,「我說你小子當初消失到哪兒去了?老子找遍了邊城都沒找到你啊!」

提起往昔,慕容柏只是笑笑,並不回答,而是對那人反問道:「梁大哥,你這邊城裡的狼頭,怎麼跑到都城來了?」

被慕容柏喊做梁大哥的男人嘆着氣一揮手,十分心煩的說道:「別提了別提了,有個啥勞什子的活佛還是啥的,跑到邊城一頓這折騰,把那邊給鬧的是烏煙瘴氣,老子受不了那個樣子,就直接帶人來都城了!」

「原來如此」,慕容柏點了點頭,並未再多問,轉過頭對孫葶說道:「梁思正,以前我在邊城認識的兄弟。」

孫葶聽了慕容柏的介紹,自動自發的把眼前這個叫做梁思正的男人劃分到了「自己人」的行列里,因為若是萍水相逢,點頭之交,慕容柏絕不會喊一句「梁大哥」,更不會直接跟她說,這是「兄弟」。

「梁大哥。」孫葶友善的對着梁思正笑了笑。

出身邊城的莽漢哪裡見過這樣的美人兒,更甭提見過美人兒這麼溫婉的對着自己笑了,梁思正頓時就鬧了個大紅臉,倒是那些硬漢氣質被消退了不少。

慕容柏見狀,忍笑對梁思正說道:「梁大哥叫她孫葶就好了。」

「成!」梁思正倒是沒對孫葶的名字有什麼太大反應,一來是他才來都城不久,再來么,丞相府里的千金小姐叫什麼名字,有他什麼事兒?自然也就是不知道了。

和梁思正短暫的敘舊結束之後,慕容柏切入正題,對梁思正問道:「梁大哥,我今天恐怕得為難你一下了。」

其實,見到慕容柏來,梁思正就知道他是來者不善,這會兒見他這麼說,梁思正只好嘆了口氣,對他問道:「我說兄弟,這裏面就住着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娘們兒,你都有這麼個美人兒在身邊陪着了,給哥哥留條路,成不成?」

孫葶聽他這麼一說,臉上笑意更甚,感情這梁思正還以為慕容柏來搶人是為了圖色?

就連和梁思正熟識的慕容柏聽到他這麼說之後,都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而後對着梁思正說道:「梁大哥,這事兒我勸你別攙和,裏面住着的人是宮裡的宮女,這宅子的主子是宮裡的太醫,現在宮裡出了事兒,我得把這宮女帶回去。」

一聽慕容柏說是宮裡的事兒,梁思正的臉色也是忍不住變了變,對於他這樣的綠林人士來說,和官家打交道,那是最為不明智的事兒,更何況是牽扯到了皇宮裡的事兒?

那可就是皇帝老子的家事兒了。

這麼一想,梁思正的臉色也沉鬱了許多,對慕容柏問道:「我說兄弟,這話當真?這種事兒可不不是能開玩笑的!」

「我還沒有無聊到會用這種事來跟你開玩笑的程度。」慕容柏也是真真頭疼,今日若是換了別人在這裡守着,說實話,頂多把人全都撂倒,直接上去把那個宮女帶走也就是了。

可現在偏偏就遇到了梁思正,這才會讓他十分為難。

四年前,他父皇暗中派他去參與邊城附近的一場戰事,當時戰事拉鋸不下,敵我雙方損失都頗為慘重,而他的任務,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取了敵軍大將的人頭。

到時候,敵軍亂了軍心,萬重的軍隊自然就能趁亂奇襲,旗開得勝。

只是,那時候初出茅廬的慕容柏為了搜集情報,混在一群武林俠客里,因為自己沒多少江湖經驗,反遭暗算,險些就賠了性命。多虧了梁思正出手相救,不然的話,還真說不準今天還能不能有這麼個風流瀟洒的三皇子站在這裡了。

梁思正皺着眉頭,心思很快的轉了幾轉,終於是一咬牙,對着慕容柏說道:「兄弟,哥哥信你這一次,把人帶走吧。」

在梁思正心裏,慕容柏不是什麼皇親國戚,只是當年在邊城那個喊他一聲梁大哥的木羽。當初在邊城裡的交情,足夠讓他信慕容柏這一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十方武聖:哥,別整那些虛頭巴腦的了,老老實實殺殺殺殺殺好嘛!2020.11.06更新:這拉跨也拉得太快了吧。這麼多年了,滾開還沒弄明白嘛,他根本就不會寫搞笑跟扮豬吃老虎的劇情。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家的大明郡主:到18章還認為女主是cos,太毒了,智商下線,還是裝傻。強行劇情。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黑暗血時代:嗯……虐主虐的我棄文了,但是憑良心說,這本書值得五星好評,仙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