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權謀
鳳權謀

鳳權謀桃花小茶

標籤: 小皇叔 洛棯 現代言情
內有腹黑皇叔弄權,把握朝政
外有城府宦官干政,安插姦細
她是九五之尊,卻手中無一物,連朋友都不用保護,甚至連朋友都不能擁有
當剝開一層層的真相,還剩下什麼為之值得堅持和守護的?「您是皇帝,生來就是孤獨的,沒有任何人有資格做您的朋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截然不同的兩條路


  小春子懷着滿腹心事回到洛棯的寢殿,他天資聰慧,自小在這水深火熱地皇宮之中掙扎求生,自然明白楊總管和駙馬之間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看了一眼還在龍床上熟睡的洛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兩人看似風平浪靜地在皇宮中生活了許久,洛棯也漸漸忘卻了之前賢王與長公主刁難小春子一事,只是下意識地不再讓這兩人見到他。然而,還是被賢王抓到了除去小春子的機會。

  每日從太傅那兒下學,洛棯便興緻沖沖地拉着小春子去自己的「秘密基地」。

  那片已經長得很茂密的果林成了兩人最常玩耍的地方,洛棯像個男孩子一樣上躥下跳,爬樹摘果子,絲毫不顧大周皇帝的威嚴。

  只要再和小春子兩人在一起是,她才能毫無顧忌地放下身份,做真正的自己。

  「小春子,你等着,看我上去給你再摘幾個果子!」

  洛棯興奮地摩拳擦掌,拍着小春子的肩膀要他蹲下去,踩着他的肩頭爬樹。

  小春子無奈地看着她,勸道:「不如讓奴才來吧,陛下在一旁歇息就好。」

  「你這小身板還不如我結實呢,趕緊蹲下去,朕給你摘幾個大的!」

  小春子拗不過洛棯,只好蹲了下去,小心地扶住她的腳踝,緊張地看着她伸長了手去摘果子。

  「陛下,您慢着點......」

  「朕又不是第一回爬了,也就你還這麼擔心——」

  洛棯不耐煩地回著,話音剛落,她腳下一滑,身子直直地沖向了地面,眼看就要頭朝下摔在了地上。

  「啊!」

  洛棯尖叫了一聲,緊緊閉上了雙眼,迎接即將落地的悲慘命運。

  「陛下!」

  預想中堅硬的地面和疼痛並未來臨,反而軟軟的,洛棯睜開眼睛,小春子正墊在他的身下,神色痛苦,清秀的眉眼皺在一起。

  「陛下,您沒事吧?」

  洛棯連忙從他身上爬起來,她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來壓在他身上,小春子肯定不好受。

  「小春子,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疼?」

  她焦急地問道,小春子見她無大礙,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剛想開口,卻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小春子!」

  雖有小春子捨身相護,可是洛棯還是受了傷,她的腳踝剛剛腫起一大塊,太醫說若非十天半月都無法走動。

  小春子就更慘了,洛棯下落時的重量全都壓在了她的身上,全身多處損傷,直接昏了過去,整個人都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

  洛棯心裏惦念着小春子的傷勢,顧不上腳傷,掀起被子就要去看他,卻被一雙白皙的手按在了原地。

  「小皇叔......」

  賢王面無表情,精緻的眉眼彷彿染上了冰霜,洛棯平日最怵他這幅樣子。

  「想去看那個小太監?」

  洛棯哀求道:「皇叔,您讓我去看看小春子吧,他受了那麼重的傷,我怕——」

  洛夙冷笑一聲:「他好的很,放心吧。倒是陛下,太醫說了不準下床,你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

  洛棯鬆了一口氣,可賢王的下一句話讓她的心再次提了起來。

  「那個小太監還活着,可也活不了多久了。」

  「皇叔,你要做什麼?!」

  洛棯拽着他的袖子焦急地問,洛夙仿若未聞,坐在她的床邊,將她塞回了被子里,細心地將被角掖好,動作十分輕柔。

  他的語氣也輕輕柔柔的,卻讓洛棯不寒而慄。

  「身為皇帝近侍,伺候不周,誤傷龍體。這樣的罪,誅他九族都不為過。」

  洛棯心裏一緊,她知道,皇叔起了殺心。

  她語氣顫抖,辯解道:「皇叔,此事不能怪小春子,是我非要爬樹......」

  洛夙平靜地看着她,良久才道:「那也是他保護不力,才讓陛下受傷。陛下是萬金之軀,怎容的一點損害?您不必說了,明日,我便將那小太監打入天牢。」

  此刻沒有外人,賢王的本性也終於顯露出來,他表面恭敬,語氣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堅決。

  洛棯感覺身子一點點冰冷下來,眼淚也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她還想再說什麼,卻被洛夙無情打斷:「皇上,腳傷未好之前,您就老老實實地呆在寢殿,還是莫要出去了吧。」

  她瞳孔一縮,洛夙這是要將他禁足在皇宮,阻攔她去救小春子!

  賢王說完便轉身向寢宮門走去,洛夙腳傷有礙,根本沒法留住他,神色痛苦地跌落龍床,眼睜睜地看着洛夙離去。

  小皇帝的寢殿外多了一對護衛,日夜不離地守在寢殿門口,洛棯被洛夙以養傷的名義軟禁了起來,不得踏出宮門一步。

  洛棯心急如焚,天牢是什麼樣的地方她再清楚不過,小春子還只是一個孩子,怎麼能吃得了這樣的苦?

  洛棯一天比一天絕望,她害怕小春子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已經遭了小皇叔的毒手。

  她開始絕食,任憑宮女太監怎麼勸,都不肯吃東西,堅持要小春子來伺候他。

  這事兒被報告給了賢王,洛夙聽後只是冷冷一笑:「那便讓她餓着吧,早晚有一天會吃的。」

  洛棯餓的面色蒼白,再加上腳傷未愈,疼痛難忍。堂堂大周皇帝,竟然弄成了如此落魄的樣子。

  賢王與皇帝暗中的對峙進行了三天,朝堂上早已傳的風言風語。

  百官都在傳,賢王這是不滿皇帝脫離了他的掌控,終於開始下狠心要清除她身邊的人了。

  許可刻緊皺着眉,開始思索如何營救小春子,最後別無他法,只能去找了楊總管。

  晚上,洛棯正抱着被子思念小春子,腳上的傷又開始疼了起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掉。

  寢殿門被人拉開,洛棯猛地抬頭,還以為是她小皇叔終於來了,沒想到面前站着的卻是楊總管。

  楊總管見洛棯餓地面黃肌瘦的模樣,直接就跪了下去,語氣滿是心疼:「皇上啊,您怎麼能不吃東西呢,何苦壞了自己的身子啊。」

  洛棯語氣虛弱地問:「小春子呢,他怎麼樣了?」

  「您放心,老奴已經把小春子從天牢里接回來了,他已無大礙了。」

  楊總管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洛棯忙追問:「到底怎麼了?!」

  「只是小春子受了一身的傷,他還是個孩子,身子骨還未完全長成,若非三年五載,恐怕沒辦法養好。老奴已經着手策劃,暫時將小春子送出宮去。」

  「朕不同意!」

  洛棯眉頭一皺,脫口而出。

  「皇上,賢王現在可是死死地盯着小春子不放呢,他再留在您的身邊,還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頭。現下將他送出宮去,由老奴派人好好**,將來等皇上親政後,再將小春子接回來,成為您的左膀右臂,好再做其他打算啊!」

  楊總管一番苦口婆心地勸導,讓洛棯漸漸冷靜了下來。

  經過這些天和小皇叔的對峙,她已經知道,在自己還沒能力壓制洛夙的時候,小春子留在她的身邊,並不安全。

  楊總管說的並無道理,暫時將他送出宮去,才是最好的辦法。

  只是......兩人可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無法相見。

  良久,洛棯嗓音喑啞道:「朕知道了,此事就拜託楊總管了,你下去吧。」

  楊總管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個頭:「老奴領命!陛下也要保重自己的龍體,莫要憂思過度啊。」

  楊總管站起身,寢殿門被他打開,復又重重關上,那砰地一聲響,關上了洛棯的最後一絲光明,徒留滿室黑暗。

  她將自己埋頭在錦被裡,忍不住悶悶地哭出了聲。

  洛棯開始照常進食,不再過問小春子的事,賢王以為她終於放下心中執念,漸漸放鬆了警惕,將看守的護衛撤去。

  於是,在小春子出宮的前一天晚上,洛棯換上太監的衣服,偷偷溜出了寢殿。

  她來到楊總管的住處,見到了渾身是傷,還不能下床的小春子。

  「陛下......」

  小春子掙扎着起來,洛棯扶住了他,鼻間一酸。

  「小春子,你就要走了,朕也沒什麼好賞賜給你的,這顆石頭你拿着,見物如見面。」

  說到最後,洛棯語氣竟有些哽咽。她早前就覺得這對貓眼石好看,像極了小春子的眼睛,之前光顧着貪玩,竟然忘了送給他。

  現在他要走了,兩顆貓眼石剛好一人一顆。

  「陛下,是奴才沒有照顧好您……」小春子泛起了淚花。

  洛棯吸吸鼻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堅強道:「別說傻話了,等你回來了,可要好好給我講講,宮外都有什麼好玩兒的。」

  「朕......等着你。」

  小春子深深地看着洛棯消瘦的面頰,心裏的疼痛不比她少上半分。

  「我會的。」

  他緊緊將那顆貓眼石握在了手裡,鄭重地點頭。

  洛棯破涕為笑,此時的她全然不知,從這一刻起,她和小春子的命運,已經走上了截然相反的兩條道路。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海王祭:我的仙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鎮妖博物館:紅鞋副本前後男主形象割裂嚴重,人物塑造生硬,風格混亂。個人乾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罪謀殺:全文唯一不討厭的女性角色被莫名其妙就被富二代拱了,噁心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