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爺的穿越妃
王爺的穿越妃

王爺的穿越妃一顆橙子

標籤: 慕裴 現代言情 陳煜
一場荒唐的洞房花燭,一次刻骨銘心的歡愉,將兩個看似對頭卻總是難解難分的冤家緊緊地糾纏在一起
「你有病呀?」「我有病,你有葯……」且看倔強缺愛嘴硬心軟女主×呆萌痴傻霸氣側漏男主的甜蜜互動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蠱毒


  陳煜也不禁看了看門外,雖說現在已經快近四月了,不過天氣也還沒有炎熱到需要解熱涼血吧?

  「哈哈,終於露出馬腳了吧?還解熱涼血呢,我看你也是不懂裝懂,說的像真的似得。」慕裴眼角掃了掌柜的一眼,立刻又看了看陳煜那陷入沉思的樣子,不由噗嗤笑出聲。

  「我說,大哥,你真相信他胡謅啊?」慕裴的手肘輕輕的碰了一下陳煜。

  「你們不相信就算了。」掌柜的聽到慕裴帶有諷刺地嘲弄,沒好氣地端起櫃檯後的暖腳爐,一個轉身走進了裏面。

  「看吧,他已經心虛地逃走了,我們也走吧。」慕裴甩甩衣袖,踏出了吉祥綢緞莊。

  剛剛掌柜的話讓陳煜非常震驚,說實話她只想不顯山不露水地待在這個小小的歡喜鎮,一邊賺錢養活自己,一邊尋找回去的辦法,她根本不想跟什麼皇宮還有什麼王爺有任何關係。

  「走吧,天色都這麼暗了,我請你去福記吃烤鴨吧?」慕裴的聲音拉回了陳煜的思緒,她聽說有人請吃飯,也顧不得心裏的不安,立刻握緊佩刀,走出了吉祥綢緞莊。

  ……

  晚飯過後,陳煜依然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方才在吃飯的時候,慕裴都說了些什麼,她完全不記得了,一直到走回衙門,她的腦袋裡都是綢緞莊掌柜說的什麼王爺,所以不知不覺她就落後了慕裴兩三米的距離。

  慕裴敲開衙門的大門,守門的侍衛一見是他便神秘地問道:「陳頭兒也不在,你們是不是一起出去啦?」

  慕裴不自然地往後看了看,但是侍衛似乎根本沒看到陳煜,他繼續自顧自地說道:「上次你去花想容房間救陳頭兒的事兒,咱們兄弟可都一直守口如瓶呢。」

  「原來是你。」陳煜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抬手重重地拍在慕裴的頭上,憤怒地說道,「慕裴,你給我記住了。」

  慕裴揉着被拍痛的腦袋委屈地說道:「又不是我不讓說的,你怎麼記上我的仇了呀?」

  「慕少爺,是不是我說錯什麼了?」侍衛在一旁戰戰兢兢地問道。

  「哼,對呀,扣你一個月的俸銀。」慕裴冷冷地說道,然後轉身急速地離開。

  侍衛在原地一臉迷茫,這方才不過是想拍個馬屁,怎麼就少了一個月俸銀了?什麼情況呀?

  ……

  三天過後,歡喜鎮上來了一個人,此人一身苗族裝扮,看上去二十八九歲的模樣,面色異常嚴肅,雙眉如箭般插入鬢角,眼神雖小卻異常精明,看人的時候總像是能看進人的內心。

  此人正是高淳非,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孫秀雯的師叔。

  高淳非的到來等於是幫陳煜打開了吳縣丞這件案子的缺口,一直朦朦朧朧的線索終於開始串聯起來了。

  高淳非沐浴更衣之後,穿上中原衣服的他更顯英姿挺拔,和慕裴站在一起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一個渾身散發著王者之氣,一個渾身散發的是市井小人之氣,這同樣都是男人,怎麼人和人之間會有如此大的區別?

  就在陳煜心裏暗暗發出感慨的時候,盧加炎從後院跌跌絆絆地走了出來。

  「小雯啊,聽說你師叔到了?」盧加炎的聲音有些奇怪,聽來像是感染風寒了。

  「是啊,我師叔高淳非,他可是非常有名的用毒高手。」孫秀雯立刻站起身介紹起師叔,語氣里的驕傲之情不說自明。

  高淳非微微欠身算是打了個招呼。

  「好了,小雯,請你師叔談談對蠱毒的了解吧,說不定能幫助我們破案呢。」盧加炎不耐煩地說道,但是他卻並未坐下。

  陳煜看他齜牙咧嘴的樣子,怕是昨晚又被慕婷好好地教訓了一番。

  「具體的情形,小雯下午都跟我說過了,那麼現在我就說說這種蠱毒。」高淳非從衣袖中拿出一根竹筒,輕輕地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繼續說道,「**蠱。」

  大家都驚訝地盯着那個小小的竹筒,大氣也不敢出。

  「蠱毒顧名思義就是要有蠱蟲,這些蟲子經過制蠱人的手之後,就能按照自己的意思發揮它的作用,這種**蠱是蠱毒中最厲害的一種,說它厲害除了它的製作過程非常複雜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蠱之人幾乎無葯可解,,哪怕是和下蠱人交合數次才只是會減緩蠱毒的發作,卻……」高淳非還沒說完,就有人迫不及待地發問。

  「真的無葯可解?」陳煜臉色突然變得慘白,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高淳非盯着她看了片刻之後,繼續說道:「我剛剛說了,幾乎無藥可救,意思就是指,方法還是有的。」

  「什麼方法?」這次幾乎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問道。

  「說簡單也簡單,必須找到一個修鍊汨羅內家心法的高手,然後與其交合,利用汨羅內家心法的純陽五雷將這些蠱蟲殺死,如此這樣蠱毒便可解除。」高淳非頓了一下又說,「可是汨羅內家心法在兩百多年前就已經失傳,世間已經無人會此心法了。」

  「那還不是白說,根本就是無葯可解嘛。」慕裴一副幸災樂禍地表情。

  「會不會還有別的方法解這種毒呢?」陳煜不死心地繼續問道。

  「沒有了。」高淳非嘆息地搖搖頭。

  「師叔,剛剛你說這種蠱毒製作非常複雜,那為什麼萃香園的那個花想容她也會製作這種毒呀?」孫秀雯疑惑地問道。

  「製作這種蠱毒需要用到苗疆的催情草,這種草在中原根本沒有,我想那個花想容之所以會製作,應該是背後有高人指點。」高淳非說道。

  「不過這種**蠱太過陰毒,現在幾乎無人使用了,怎麼會在這裡……」高淳非一臉疑惑。

  眾人都是一臉的疑惑,大家互相看着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這樣吧,明天我親自去現場看看,每個人下蠱的方法不一樣,我想憑我的眼力,想要看穿還是很簡單的。」高淳非將桌上的那根竹管輕輕地拿起又放進了自己的衣袖中。

  高淳非看了看外面,然後對大家說道:「今日天色不早了,大家就早點回房休息吧。」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此人根基深厚:看了幾十章,我還是覺得這個作者是把號賣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聯盟之誰與爭鋒:中二熱血電競向精品,lol只看這一本,其他的就沒找過了,因為不需要,三刷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獵天:不僅情節安排緊湊,而且人物性格分明,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書。算是仙草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