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女傳,我和將軍談戀愛
醫女傳,我和將軍談戀愛

醫女傳,我和將軍談戀愛槿言腎行

標籤: 周氏 張小花 現代言情
穿越女主遇上附身男主,將激起怎樣的驚濤駭浪? 被親妹妹和未婚夫聯手害死,她的內心是憤怒的
穿越異世,又見堂妹和未婚夫酣戰玉米地,她內心是煩悶的
為了分家,被逼嫁給一個窮困瘸子,她內心是拒絕的
她以為自己已經夠慘,沒想到有人比她更慘
堂堂戰王,被親兄弟害死,拋屍荒野,附身在個瘸子身上,滿腔的仇恨怎能不報?!夫君不怕,為妻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醫得了絕症,打得了壞人
該報的仇,咱們絕不手軟,該護的江山黎民,我們傾盡全力
夫君別害怕,打倒壞人,我們一起種田養家生娃娃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出嫁


翌日一早,張小花便上山去採藥草。

家裡窮困,她身上的傷自然只能靠自己采些草藥治療。

山風冷,嗖嗖的涼意滲入骨子裡,張小花莫名打了哆嗦,忽然聽到一陣瘮人的咳嗽聲:「咳咳……」

她眼角一掃,卻見土坡上有名灰衣男子身子佝僂着,臉色一片病態的慘白,兩腿站姿不自然,許是個瘸子。

張小花掃了他腳下一眼,心裏咯噔一聲——那人那不是她昨天埋人的地方嗎?

這人在這裡幹嘛?

一邊咳嗽一邊發獃,眼神還這麼可怕!

張小花被男人飽含冷意的眼神嚇了一跳,悄悄挪動腳步走,轉身就跑——來者不善,先跑為上,幸好他沒看見自己。

她不知道的是,幾乎是她剛剛轉身的功夫,男子便轉過頭來,盯着她的背影遠去,眼神里縈繞着淡淡的感激。

張小花一路飛奔回家,還沒喘口氣兒,便被父母拉到了老太太那兒。

老太太難得的和顏悅色,「小花,你的事兒你二伯母都跟我說了。現在那秀才退了婚,外頭的人難免有些壞心眼兒的戳你脊梁骨,拿你失蹤的事兒說道。女孩子家名聲最重要,奶奶和你幾個長輩商議過了,把你許給鄰村老季家的兒子。」

張小花看了默默含淚的母親一眼,便知道老太太口裡的「幾個長輩」怕是特指二伯母一人。

「我不嫁。」張小花冷冷對上老太太和周氏的視線,「那季家孤兒寡母,兒子還是個短命的病秧子,我要是嫁過去,遲早不得守活寡?」

周氏扭着腰上前指責道:「小花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以你現在的名聲,那季蘇氏本還不願意要你這個兒媳婦兒,還不是我和你奶奶替你說盡了好話……」

張小花懟回去,「二伯母是怕我留在家裡壞您的事兒吧?」

「你還敢和長輩頂嘴?」老太太見軟的不行,乾脆吼道:「你現在還當自己是什麼金貴的千金小姐呢?毀了名聲的姑娘家,能有人要就不錯了,你還挑三揀四的不知好歹。」

張小花倒不是真的嫌棄,只是不想讓二伯母的奸計得逞,「奶奶,我的名聲如何就不清白了?」

她看着周氏,意有所指道:「至少,我還是個清白的黃花大閨女。」

周氏咬咬牙,「你!」

「這聘禮都收了,由不得你不嫁。」老太太忽然一嗓子嚎起來,「你們這一家子忤逆不孝的,老太太我為了你的婚事操碎了心,到頭來你就是這麼個態度。行,你硬氣,你眼裡就沒有我這個老太太是吧?」

她說著就往地上一橫,手腳並用地拽着張父的褲腳哀嚎:「老頭子,你看看老三一家子養了個什麼不孝的東西喲,我還不如不活了!你帶我走吧!」

張父慌了神,連忙和蘇氏一起蹲下身子勸:「娘,您先起來,有話好說啊。」

「有什麼好說的,你們養出來的好女兒,她的婚事我還做不了主了?」老太太是個混不吝的,連哭帶嚎地吵得一屋子不得安寧。

周氏得意地看着張小花:「小花,你的心腸可真硬吶,真要看着你奶奶哭死才甘心?」

聞言,老太太嚎地更用力了。

張父夫妻左右為難:「小花……」

張小花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得意的周氏:既然這女人鐵了心跟她杠上,若是硬要留下來,以後保不准她還有多少黑招兒……

「我嫁也可以。」張小花看着立即振奮了精神的老太太,「我有個條件。」

老太太拍拍土站起來,「啥條件?」

張小花堅定道:「分家。我出嫁以後,讓我們三房分出來單過……」

蘇氏詫異地看向女兒,「花兒?」

分家可是大事兒,這孩子怎麼就自作主張地提出來了?

「花兒,別胡說。」蘇父不悅:他是個孝順的,雖然老太太偏心,可他骨子裡還是覺得一大家子就該住在一起。所以這麼多年,哪怕是再委屈,他也沒有提過分家。

張小花走到爹娘身邊:「爹娘,我回去再跟你們解釋。」

蘇父沉着臉,被心疼女兒的蘇氏拉住了,「她爹,你先別生氣,咱回去聽聽小花的說辭,到時候再商量。」

老太太一聽三房動搖了,不大願意:「小花,你嫁都嫁出去了,還管家裡怎麼著?」

張小花深知老太太貪財性格,「奶奶放心,三房該孝順的不會少。我出嫁以後,每年再給您十兩孝敬銀子,怎麼樣?只要您答應,我就乖乖嫁過去。」

周氏眸光一閃:她看三房本就不順眼,分出去更好。

周氏安撫道:「娘,三房分出去了那也是您兒子不是?」她望了張小花一眼,壓低聲音,「那丫頭性格倔,要是不依了她,這婚事怕是……」

老太太想着那聘禮,這才不情不願道:「成,分就分。不過你明天可得老實點兒嫁過去,別耍什麼貓膩。」

張小花看着周氏,勾唇:「放心吧,我這人沒別的優點,就是識相。」

收拾周氏,現在還不到時候。等她攢足實力,必定會替原主報仇雪恨。

張小花拉着父母回了房,蘇父臉色鐵青,「小花,你怎麼能說分家就分家?」

張小花跪下,「爹,這麼多年,這一大家子是怎麼對我們一家人的,您是看在眼底的。奶奶偏心二伯母一家,咱們家裡但凡有點兒看得上眼的東西,都給她順到二房去了,您掙的錢最後不也是補貼給二房了?弟弟早就過了入學的年紀,可咱們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銀子去年都被奶奶要走,送二房的兒子入學堂……」

她細數往年的各種不公平,聽得蘇氏紅了眼眶,蘇父也沉默了。

「就算您不為自己着想,那也該為弟弟着想。」張小花知道弟弟是父母的心頭肉,「等弟弟再大一些,看到二房拿着我們家的錢供兒子念書,他如何能甘心?」

蘇父夫妻眼底浮現出濃濃的愧疚,「可是這一家子人說分就分,這……這讓外人瞧見了,就是我這個做兒子的不孝啊。」

張小花忙道:「咱們只是分家出來過,又不是不管奶奶了。每年十兩銀子,孝敬奶奶足夠了。」

蘇氏想到兒子的未來,也跟着勸,「小花說的對,咱們也得為兒子想想。」

蘇父看了母女倆一眼,半晌嘆了一口氣,「也罷,那就……分吧。」

張小花勾勾唇:跟這一家子劃清界限只是第一步,以後省的這一堆毒瘤腐蝕他們一家子。

是夜,蘇氏拉着張小花說了許多婚嫁相關的事兒,一邊說還一邊哭,張小花這個最委屈倒霉的新娘子反過來還要安慰母親。

翌日一早。

張小花剛剛換上蘇氏成親時穿的紅衣裳,老太太就帶着周氏來敲門了,「磨蹭什麼呢?時辰到了,新郎官在外頭等着呢,趕緊收拾好了出來。」

蘇氏眼眶頓時紅了,「小花,爹娘對不住你啊。」

「娘,今天是我出嫁的日子,您別哭啊。」張小花安撫幾句,這才在老太太的催促下隨蘇氏一同出門。

蘇氏掃了一圈空蕩蕩的堂前,「娘,小花的嫁妝……」

老太太瞪她一眼,「她如今這名聲,還要什麼嫁妝?低調地辦了就是了,還想大張旗鼓地丟人?」

蘇氏被吼得低頭,心裏委屈:老太太收了不少聘禮,卻沒給女兒陪嫁一分錢,這到了婆家,是要被人看不起的啊。

張寧寧走到張小花身邊,故意嚷嚷道:「恭喜姐姐大婚之喜啊。哎?時辰快到了,新郎官呢?」

大房和二房一家子都圍在一旁看熱鬧,周氏嘲弄一笑:「喜婆,趕緊帶着新郎官進來迎親吧,別害羞了。」

門口響起一陣「咯咯」地雞叫聲,眾人探頭看過去,卻見一隻大公雞戴着紅綢子蹦躂着進來「迎親」來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巴頓奇幻事件錄:看第一卷時覺得挺新奇,看第二卷時覺得也就那樣,看第三卷時已經索然無味。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開掛:這傻逼的開頭,簡直無力吐槽,換個人來寫,絕對被罵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拿無限當單機:自言自語篇幅的讓人崩潰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