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歷史›小卒赴江
小卒赴江

小卒赴江斧鉞鉤叉

標籤: 歷史 徐朔 斧鉞鉤叉
朝堂之上,勾心鬥角! 江湖之遠,血淚交雜! 沙場之中,兵危戰凶! 且看小卒如何一步一步成就王圖霸業
且盡興!
狀態:連載中 時間:06-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 家破人亡


跟井邊的二蛋娘打了個招呼,倆人就衙役抬了起來,往井口旁邊的村長家走去。

老村長聽到動靜拄着拐走了出來,看見付規夫婦抬着衙役,這個活了半輩子,當了半輩子村長的老人,知道這兩口子是什麼想法了。

「回來了也行,最後路上還能結個伴。」

「村長,這個大人你看看能藏在哪裡,咱們活夠了,說不定以後能讓大人照拂照拂兩個孩子呢。」

想到兩個孩子以後還能靠着衙役,付規的言語也尊敬了起來。

村長拿起拐杖指了指後院,院子里陳設簡單,就是正常的農家院子。

「付規兒,後面的牛棚里是個凹坑,你把他放在那裡,把牛棚子弄塌,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大人命硬不硬了。」

付規叔聞言把衙役抬到了牛棚了,長久沒人搭理的牛棚剛一靠近就能聞見一股子臭味,不過這個時候誰還在乎這個。

付規把衙役輕輕放在牛棚後面一點那個凹坑裡,隨手往身上鋪了幾把茅草:「大人,老付這輩子沒怎麼求過人,今天就算給大人攀個關係,大人肯定能活下來,也希望大人能看在這一把子茅草的份上,遇見俺這倆孩子,能照顧一下。」

衙役趴在地上,看不見表情,只是看見他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付規也不說什麼,拿起斧頭就把牛棚砍倒,看見棚頂蓋在地上,轉頭對着二蛋娘和村長說:「村長,俺看看村裡還有沒有沒走了的,都聚集起來,咱們不能就這麼等死,他娘,你去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地方能藏孩子,把村裡的孩子都藏起來!」

說完付規就去村裡遊說還沒有走的人了,這個時候村裡估計也就剩下幾個跟村長一樣不打算走的老人,聽到付規說保着孩子,老人們默默地點了點頭,打算在蠻子來的時候,能夠吸引一點注意力。

而二蛋娘在村裡轉了一圈,孩子們都被大人帶走了,希望能夠都平平安安的,逃出生天吧。

就在二蛋爹娘忙活的這個時候,村子北邊的村子裏,一個身姿魁梧的軍士,端坐在一匹烏黑的駿馬上。

這個軍士馬面半披掛,旁邊掛着箭袋和弓箭,軍士身着鐵黑色的半身甲,一頭繁亂的長髮跟滿臉的絡腮鬍好像纏繞在一起,粗獷的面容,一雙透着殘忍與冷漠的眸子掃視着村裡的一片火光。

軍士衝著村裡還在搜房子和補刀的士兵們喊到:「兒郎們,快點把漢狗們都解決掉,努剛將軍今天就要在縣城裡住下,咱們得趕快去下一個村裡了!」

村裡的西疆國哨騎們聞聲,一個個重新上馬,揮舞着手裡的彎刀,隨着軍士的出發,高聲嚎叫的衝著徐朔村裡衝去。

不愧是從軍伍里選出來的佼佼者,這群騎兵就算是對付手無寸鐵的村民,就算是毫無威脅的行進途中,也保持着半身馬頭的間距,整個隊伍以軍士為箭頭,呈箭簇狀。

騎過馬的人都知道,就算是馬術嫻熟,能在高速奔跑中有效的控制馬大概的方向,都是一個很不容易的事情。

這群騎兵在高速的移動中,依舊是保持的一致的速度和間距,並且在遇到溝壑或者坑窪的時候,能迅速調整隊列,越過之後就重新恢復。

這是來自西疆國的底氣,這些從小生活在草原上的猛士,婦女兒童皆是控弦之士,下馬為民,上馬為兵。

能靠着鐵血手腕統一整個草原大大小小的部落,可想而知這位被譽為草原上的雄鷹,胳膊上能跑馬的千古一帝蒙哈奇,是多麼厲害的人物啊。

不多時,這群彪炳氣焰的騎兵就靠近了徐朔所在的村子。

小隊連帶軍士二十一騎,不需多說,靠近村落的時候,軍伍中分出十騎,繞着村子就往徐朔他們之前走的那條土路走去。

如此果決的行動,可見南疆國對於這次行動並不是一次簡單的劫掠,更像是一場謀劃已久的決策。

剩下的騎兵隨着軍士迅速衝著小村前去。

付規手裡提着一把斧頭,就在自己家院子里等着,聽着由遠及近的馬蹄聲,心裏不由得一顫。

緊緊的攥着手裡的斧頭,手心沁出的汗液增大了與木柄的摩擦力,付規的想法很簡單,不說能夠殺上一兩個騎兵,這樣反而會把蠻子們惹怒。

只要能稍微吸引一點注意力,給孩子們增添一絲生存的機會就可以了。

二蛋娘則是守在離水井不遠的村長家門口,旁邊是從村裡收集的稀少的菜籽油,裝在一個小陶盆里,被僅僅拴在一旁的老牛則是悠閑地用尾巴拍打着蒼蠅,絲毫不知曉自己的命運。

是的,這就是付規和老村長的計劃,付規在靠近村口的家裡吸引一兩個蠻子,剩下的就交給二蛋娘,這個堅強的女性。

她拿着一個簡易製成的火把,就是打算在蠻子衝來的時候,創造一個能吸引絕大部分蠻子的巨大火種,材料就是那一點菜籽油和裝在牛車上的四五袋糧食,還有自己對孩子的愛護和生死的恐懼。

騎兵很快就來了,也虧得是路上遇見了衙役。

另一邊的土路上,已經開始了一場殺戮的狂歡,絲毫沒有憐憫之心的百戰悍勇,駕馭着自己麾下的戰馬,揮舞着馬刀,已經開始追上了全靠步行的村民們。

慘劇隨着第一聲的嚎叫開始了,騎兵們開始加速,看着逃亡的村民們,好像看着待要宰殺的羔羊們。

他們迅速的逼近,然後迅速的超越,在超越的同時,揮舞的彎刀橫持擱置在馬背上,憑藉高速的戰馬,毫不費力的割下超越的村民頭顱,不過這種還是小數,大部分的騎兵俯下身子,鋒利的刀鋒在孩子和老人的身上划過,霎時間哀嚎哭喊聲不斷,血流如注。

被割下頭顱的村民倒是少了一點遭罪,剩下被砍了一兩刀還未死的村民們可就沒有這麼好運氣了,後續的騎兵依次向前,一刀接着一刀從村民的身上划過。

從古至今,只要是戰敗或者背對着騎兵的身影,皆是如此,正面相撼的戰場反而不是死亡人數最多的時刻,只有一方敗亡,追擊的路上,才是真正的屍山血海!

回到村裡,軍士帶着剩下的半隊人馬已經沖了進來。

這個時候,村裡只剩下了付規一家和七八位老人,老人們守在自己的屋子裡,手裡亂七八糟的鋤頭啊鐵鍬,雖然看着很可笑,但是這是每一個村民為了最後的生存,保留的一絲不甘願。

騎兵們進村後沒有着急下馬,就算看見了村裡的老人,也是呼嘯而過。

他們就像一把篩子,先過濾一下整個村裡敢於反抗的人。

隨着隊伍的推進,騎兵們用弓箭攻擊着每一個能看見的人,往往兩三箭齊齊的射向絲毫不懂得躲藏自己的村民,必有奏效。

這些騎兵的騎射功夫準的可怕,本身一個優秀的弓箭手就是稀缺資源,能練好騎射更是珍貴。

可是這伙騎兵,個個都是騎射功夫了得,不多時,已經有四五個村民倒在了血泊中。

付規叔看見騎兵的騎射功夫後,狠狠的罵了一句,轉身就跑進了房子里,躲在門後默默的給自己打氣。

恨自己想要做的更多,現在卻腿軟的不行,站在門後止不住的顫抖。

不過也是沒辦法,生死之間有大恐懼,非大意志者不能度之。

騎兵在村裡過了一遍之後,翻身下馬,警惕的握住自己的武器,軍士則是站在原地,一揮手,士兵們開始對村子進行清理。

一個個老人被士兵們從房子里拖出來殺死,想要對付身經百戰的士兵,可不是一腔熱血就能做到的事。

一個蠻子靠近了付規所在的屋子,付規聽到了動靜。

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咬着牙大喊的沖了出去,手裡的斧頭高高的舉起。

蠻子被突如其來的付規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換上了一副猙獰的笑容,絲毫不為之所動的等着付規的靠近。

付規是個性格溫潤如老黃牛的慢性子,平時連架都沒怎麼打過,哪裡懂得什麼廝殺,倒是喊聲吸引了附近幾個蠻子的注意。

他直愣愣的衝著蠻子跑去,手裡的斧頭朝着蠻子劈砍而去。

蠻子倒是好興緻,沒有去理會快到頭頂的斧頭,只起一腳,就把付規踢倒在地,付規手裡的斧頭也朝後脫手而去。

蠻子沒有動手,看着捂着肚子翻滾的付規,想好好戲耍一下這個漢狗。

付規忍着疼痛,慢慢的爬起來,彎着腰衝著蠻子跑去,一副小兒摔跤的姿態,想要把蠻子撲倒在地。

蠻子輕鬆的閃身,順勢在付規身上補了一腳,付規趴在地上,被蠻子踩在背上,無法起身。

周圍的幾個蠻子哈哈大笑起來,遠處的軍士皺了皺眉,喊了一聲讓蠻子趕快動手,別玩了。

蠻子點了點頭,抽出刀子,豎直向下插在了付規的背心。

這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漢子,最終也用同樣的姿態死去。

沉默着生活,沉默着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貌似純潔:此作者感覺小黃文寫的特多 春光乍泄 艷遇傳說 還有一本不是他寫的風流飄香 小黃文類喔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龍脈獵人:作者好名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紈絝邪皇:只要作者把書名改了,成績起碼可以好10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