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至尊仙府
萬界至尊仙府

萬界至尊仙府林浩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浩 林清
上品丹藥?不好意思,家裡的葯鼎產的我當糖丸吃
葯田百畝可產靈草?不好意思,我家靈田只長仙草
敵人上門怎麼辦?不好意思,待我回仙府沏壺茶,回來慢慢和你打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五章突破


風和日麗,天空萬里無雲。

林浩和往常一樣向家族的藏書閣走去.

每周林浩都要去一次家族藏書閣,因為那裡有一些基礎的修仙功法,在那裡林浩可以安心的學習。

剛走出房間不久,林浩就聽到一道刺耳的叫聲。

「在這呢,少爺。」

林浩一怔,轉頭看去,只見一位和他年紀相仿的少年正往他走來。

不一會,少年走到林浩面前站定,眯縫着眼,上下打量了寧越一會,誇張道。

「哎呦,這不是咱浩哥嗎?怎麼,這是要去幹嘛呀?不如陪小弟我玩玩。」

林浩暗暗心驚,來人是他二叔的小兒子林清。

平時林清就和他不太對頭,一有機會就會欺負羞辱他。

林浩面色一沉,陰沉道:「我沒空,你們讓開。」

不待林清說話,林清身後的來福就叫嚷着:「你小子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少爺邀請你,你竟然敢這樣不給面子!」

林清見林浩這樣回答,不由得一皺眉,他沒想到今天林浩竟然敢這樣的和他說話。

「我們家的大天才很忙呀!這是要去煉丹呢還是去煉器呀?」

嘴角揚起,林清道:「哦,對了,你這是要去修鍊吧?鍊氣二層,嘖嘖!很強大呀!」

「哈哈哈.......」林清身後傳來一陣笑聲。

林浩冷眼看盡這一切:「不要欺人太甚!」

「哎呦!怎麼了?我就欺負你怎麼了!我家的狗都比你修鍊的快!」

「你的煉丹水平很高吧?無垢丹呀!哈哈哈.....」林清肆無忌憚的笑道。

林浩覺得沒必要和他們在這裡廢話,直接就要走。

「上哪去呀?我的鞋帶掉了,你來幫我繫上吧,我要是高興的話,興許還能教你煉丹呢!」林清把腳往前伸出,擋在林浩面前。

「就是就是,幫我們家少爺把鞋帶繫上,我們家少爺大發慈悲還能教你煉丹呢!哈哈哈......」林清身後的奴才叫道。

林浩覺得今天的事很難善了,但他不想和他們衝突,畢竟他的修為還是低於林清的,不過林清硬要和他對上的話,他就是受傷也要拉個墊背的!

林浩暗暗對比了一下他和林清他們一行人的修為,他是鍊氣二層,而林清則是鍊氣三層,再加上那些下人的話,他要想全身而退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想到這,林清決定先發制人,口中低喝一聲「去!」同時雙手結印,直指林清。

「不好!」林清暗道。

本來今天林浩對他那樣說話就已經讓他很吃驚了,但是現在再次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敢主動攻擊他!

林清連連後退,同時身體微微身側,堪堪躲過了林浩的攻擊。

林浩知道計謀得逞,幾乎瞬間快速攻擊林清的下人,要是對上林清他還沒有把握,但是對上這些下人他還是有一定的把握,林浩想的是先把下人擊倒,然後再和林清周旋。

但是不待林浩攻擊到他們,只見一道身影在自己面前閃過,速度極快,林浩躲閃不及,被攻擊到。

「碰!」

瞬間林浩被擊飛到幾丈開外!

「噗!」

一口鮮血吐出,染紅了林浩的衣襟。

林浩心驚:「你已經突破到了鍊氣四層!還有,你手裡拿的是靈器!」

「哈哈哈......」

一陣刺耳的叫聲傳來,林浩知道今天是栽了。

修為他低於林清,再加上林清又有靈器,他是萬萬不是對手的。

林清輕蔑的看了一眼林浩:「哼!還想和我斗!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給我打。」

林清轉身對已經嚇驚的下人道,頓時他們反應過來,一咕腦的向林浩撲來,本來他們看到林浩向他們攻擊就已經嚇傻了,他們畢竟是下人,也沒有修仙潛質,只是一些凡人。

平時敢那樣囂張,主要是因為有林清照着他們,現在看到林浩攻擊他們,不由嚇的傻了。

現在得到機會,更是對林浩一頓暴打!出口惡氣。

林清也沒有回答林浩的話,他依靠着他父親的權利,得到了遠遠高於林浩的修鍊資源,其父親更是把一把靈器也給了他,這樣他行事更是肆無忌憚了。

林浩雙手抱頭,不讓他們攻擊到他的頭部,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被打。

其實林清攻擊他時就用了靈器,雖然林清的修為也不是很高,但是已經可以略微的操控靈器了。

林浩正是被靈器攻擊到了,受了內傷,現在被一些凡人攻擊到才沒還手的能力的,只能眼睜睜的看到他遭受毒打。

一陣毒打過後,林清等人揚長而去。

「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下回我看到你一次就打你一次,你就是個沒本事的廢物!......」

......

「總是學不會,再聰明一點......」

看着自己手裡再次煉製失敗的丹藥,林浩無奈道。

這已經是今天林浩失敗的第十次了,前幾次都是因為把握不住火候,所以到最後煉丹失敗。

這一次林浩吸取了教訓,在火候方面非常用心,但是苦於自己的修為實在是太低,而且又沒有靈石作為補充,所以到最後還是因為靈氣不足而失敗。

「難道是我天生就沒有煉丹的天賦!」

「啪!啪!啪!」

林浩握緊拳頭,用力的在牆上捶了幾下。

林浩的修為只有鍊氣二層,想要煉製高品階的丹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現在煉製的是最低等的一品丹藥無垢丹。

無垢丹,也不能算作是丹藥,因為它基本上對於修鍊沒有一點的幫助,它只是活血化於,驅除疲勞,治療一些皮外傷的丹藥。

林浩煉製它主要是想出口氣,證明他也能煉製丹藥,當然了,還有一方面是順便治療一下今天他的傷勢。

它的煉製過程也很簡單,就是把一些草藥給提煉一下,然後再放在丹爐里成丹。

一般的鍊氣二層就可以煉製無垢丹,但是林浩卻久久不能煉製成功。

原因還是他對靈氣的使用方式不對,很多的靈氣都被他浪費了,本身修為就低,靈氣就不充足,再加上不會控制靈氣,失敗是在所難免的了。

「他媽的!」

想到今天林清說的話,林浩不由得暗罵道。

「你看你有什麼本事?修為才僅僅是鍊氣二層,我家的狗要是能修鍊都比你的修為高!」

「還有你看你的煉丹水平,無垢丹都不能煉製成功!哎,悲哀,這真是悲哀呀!」

「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下回我看到你一次就打你一次,你就是個沒本事的廢物!......」

......

林浩所在的家族是一個小的修仙家族,而族長就是自己的爺爺林嘯,自己的父親是林嘯的大兒子。

本來他在這個家族的地位是很高的,但是隨着他父親和母親三年前的失蹤,林浩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家族裡的地位就日漸下降了。

然而林清的父親林雄掌管着家族裡的靈石,而靈石對於修士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擁有好的靈石來修鍊,速度會提高不少。

林雄仗着自己管理家族的靈石,平時就對於自己的兒子林清比較偏袒,常常多給靈石。這樣林清就用靈石購買丹藥,法寶,等等。當然一部分林清是用來修鍊,所以仗着這些優勢,林清的修為已經達到鍊氣四層了,在這個小家族裡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了,穩壓林浩一頭。

再加上林清的靈器,林浩更是沒有呢還手的能力。

今天林清當面羞辱林浩,毒打他,雖然林清不敢往死里打,但是一些皮外傷是在所難免的了。

其實林浩的修為僅僅是鍊氣二層,也不是他不努力修鍊,相反他比一般人更加的努力,別人修鍊一個小時他就兩個小時,別人一天他就三天。但就是這樣,林浩的修為也不見長,主要是因為他的資質太差了。

當然了還有一點就是他缺少靈石和一些藥材。

家族裡其他人每月除了能拿到家族裡發的靈石之外,還有自己父母給與的靈石,這樣修為自然地就快了一些。林浩則是沒有這種待遇的。

而林浩是四系靈根,也就是修仙界所說的偽靈根。

靈根決定了一個人的修仙潛質,靈根越少說明天賦越好。大致靈根分為五系靈根,也就是金,木,水,火,土五系靈根。

其中單一的靈根修鍊的速度會快很多,比如單一的金靈根,水靈根。這一類單一的靈根稱為天靈根,天靈根還有一些變異的,雷靈根等等就是一些變異靈根。

次一點的就是雙系靈根,就像水火靈根,金木靈根。

他們對於靈氣的感知比天靈根要差一點,當然對於三系四系來說要快很多。雙靈根的修士都可以成為天才了,只要是不夭折,將來必定是一方強者。

再差一點的就是三系靈根了,這一類人的天賦可以算作是中上等,他們當中也出現過強者,其中林清就是三系靈根。

最後兩種就是四系的和五系的偽靈根,他們的修鍊速度可以說是非常慢,要是沒有大量的丹藥和靈石輔助,一輩子甚至不能突破至築基期。

所以林浩已經很努力地修鍊,但是效果不明顯,一直遲遲不能突破至鍊氣三層。

今天被林清羞辱和毒打後,林浩一個人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聽到林清說他不能煉製無垢丹,林浩不服,所以決定嘗試一下。

但是結果很明顯,連連失敗,毫無懸念。

「我不能再這樣了。」林浩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躺在冰冷的床上,林浩反而沒有了一絲的寒意。摸了摸手腕處的碧玉鐲,林浩堅定了許多。

「碧玉鐲呀,我林浩不要這樣平庸了!」

這個手鐲是在林浩很小的時候他母親給他的,可以說這個碧玉鐲陪伴了林浩十幾年。

每當林浩面臨困難的時候總會對碧玉鐲訴說,雖然碧玉鐲不能開口說話,但是林浩依然像對一個人一樣的對碧玉鐲訴說。

因為看到了碧玉鐲就像看到自己的父母一樣。

第二天林浩一天沒有出房間,都在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到鍊氣三層!

「還是沒有一點的進展!」林浩懊惱道。

窗外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房間里,林浩起身洗漱了一下,就匆匆的想要出去,看看能不能到藏書閣里學習一些術法。

「啪!啪!啪!」

幾聲響聲傳來,林浩臉色一沉,聽其聲音可能來者不善!因為林浩明顯的感到這聲音中蘊含了淡淡的殺氣!

「不管是誰,只要想找我麻煩,我就要你付出代價!」林浩狠道。

林浩快步上前把門打開,不料來人力大,林浩一個身體不穩,後退了幾步。

「幹什麼呢?磨磨唧唧的,是不是又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穩住了身體,林浩抬頭看去,只見在門前的是一位少年,手拿摺扇,一副書生相。

「林清!」林浩暗道,很吃驚。

整理了一下思緒,林浩淡淡道:「不知你來這裡是什麼事情,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還是請回吧。」

林清一陣錯愕,沒想到上次把林浩打了一頓,今天林浩還敢對自己不咸不淡的。

「看來還是沒挨夠呀!如果把他打殘了的話,那就......」林清惡狠狠想道。

林清得知這次林家家主林嘯拿出幾顆聚氣丹,家族的嫡系每人分到一顆,要是把林浩打殘,再逼他把聚氣丹交出來給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就有很大的可能突破鍊氣六層,乃至七層!

聚氣丹,雖然和聚靈丹只有一字只差,但是效果卻是千差萬別。聚靈丹只是能增加對靈氣的感應,可是聚氣丹卻大有不同,聚氣丹對鍊氣期的修者來說,有一定的機會突破當前的層次,當然是隨着修為的提高概率越來越低。

比如,如果是鍊氣五層以下的話,就有六層的可能突破,以後修為每增加一層突破的概率就降低一層!

而林浩並不知道關於聚氣丹的事情,這幾天他都一直在專心煉丹,不曾關注家族裡的事情,更別說是聚氣丹了。

「怎麼,不歡迎我呀?」

「要是沒事的話,請回吧。」林浩再次說道,直接無視林清的話。

「要是在這裡把他打殘的話,恐怕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林清想道,「還是想個什麼辦法把他支開,這樣才好下手。」

林清眼珠亂轉,一看就是在想什麼壞事。

「呵呵,我來怎麼會沒什麼事情呢?真是沒趣,是林雯找你,在後院,叫我來通知你一下。」林清笑道。

「林雯?」林浩一怔。

林浩覺得此事蹊蹺,林雯找他怎麼會要林清來通知呢。

看到林浩疑惑,好像不相信自己,林清忙再次道:「林雯叫你快點去,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不過林雯好像遇到什麼麻煩了!」

「你不去就算了,反正林雯好像很着急的樣子,去不去就看你自己的了。」說吧,林清提腿就走。

「麻煩?」林浩還是不敢確定,因為他知道林清的為人,此人歹毒陰險。

不過林浩還是很擔心林雯,因為在這個家族裡,林浩平時也就只和林雯和林福關係還好一點,其餘的人只能說是泛泛之交罷了,如今聽說林雯找他有急事,哪怕是騙他的,林浩也毅然決定去看看。

「嘿嘿,還怕你不來?只要你來了,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的。」林清走出林浩的房間後,就徑直趕到後院埋伏起來,想要偷襲林浩,可見其陰險程度。

幾張低階符被林浩帶在身上,而且林浩也帶了幾塊下品靈石以備後用。

後院里有一顆老槐樹,足有幾百年的歷史了,相傳林家之所以選擇在這裡建家,就是因為這顆老槐樹,不過這個林浩就不是太了解了。

老槐樹屹立在後院,一枝獨秀,枝繁葉茂,其上鳥語陣陣。

林浩急忙的趕來,一刻也不曾停留。

「沒人?」林浩疑惑。

左右看了一下,再次確定沒人後,林浩不經意的看了看老槐樹。

「不會是發現我了吧!」林清暗暗心驚,剛才林浩的那一眼讓他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不會的,不會的,林浩怎麼會發現我,哼!待你不防備時就是你的死期!」

林浩困惑道:「我是不是該走了?嗯,還是再等一會吧,萬一有什麼事情呢。不過我要防備一下,以防林清搞什麼針對我的事情。」

幾張低階符被緊緊的攥在手裡,把自己的狀態調到最佳。

林浩背靠老槐樹,坐在了槐樹下。

過了好一會,還不見人來,林浩起身準備要走,收起幾張符。

「好機會,終於被我等到了......」

「嗖!」

林浩聽到什麼東西急速向自己襲來,來不及看看是什麼東西,林浩急忙側身,想要躲過。

「嘶!」

不幸的是,林浩依然被襲擊到,不明之物擦着林浩的手臂而過,在林浩的左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觸目驚心!鮮血直流!

林浩急忙轉身看去,只見從老槐樹上跳下一個人影。

「林清!」林浩驚道。

林浩轉念一想,就知道林清的目的了,一定是想要自己殘,甚至是死!

急忙扯下外衣上的一塊布,快速包在受傷的手臂上,同時運轉靈力集聚在左手臂上止血。

「這是一個局。」現在林浩想想就知道這是林清針對他設的局,而且是那麼的明顯,林雯怎麼會找林清來叫他呢,他還是太大意了,但是他還是擔心林雯的安危。

不過沒辦法,即使知道是個局,林浩還是決定會去的,萬一林雯有個什麼事情的話,林浩會覺得愧疚一輩子的,畢竟在這個家裡也就只有林雯和林福對他好,不算計他。

「林清,你想要怎樣!為何傷我!」林浩看到來人是林清後,怒喝道。

如果硬拼的話,林浩一定不是林清的對手,林浩對下品靈器還是沒有太大把握。

「哈哈哈。。」林清狂笑。

「看你這次還往哪跑!沒有為什麼,我就是想要傷你,你能奈我何!」

「欺人太甚!」林浩怒道。

林浩知道今天肯定是有一場惡鬥了,況且林清手裡有青鳴劍,自己要是一不小心肯定會栽在這裡的。

「難道你想兩敗俱傷嗎?」林浩道,「家族可是嚴禁子弟私鬥得,一經發現嚴懲不貸!」

雖然林浩知道族規是不可能讓林清收手的,但是林浩只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他已經做好準備,只要林清一發難,就抓住機會,打林清一個措手不及。

「哈哈哈…」林清狂笑。

「什麼狗屁族規!這個世界就是實力至上,強者制定規則,實話告訴你吧,我父親快要突破到築基期了,一旦突破之後,這個家族就是我們家說了算!那個老不死的佔據家主這麼多年還沒有突破,真是個沒用的傢伙。」

林清惡道:「我也不和你廢話,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林清雙手掐訣,就要對林浩發動攻擊。

「慢!」

林浩叫道:「家主,您怎麼來了?」

「什麼!家主!」林清一驚,叫道。

林清知道這可是非同小可,他是對林浩發難,要是被家主發現可了不得,他的父親畢竟還沒有突破到築基期。

「就是這時候!」林浩暗道。

「去!」口中一聲低喝,五張低階符急速向林清襲去。

林清回頭看去,並沒有發現家主。「不好,有詐。」

可是為時已晚,只見五枚靈氣凝聚成的劍氣符急速向林清射去。

林清下意識的舉起青鳴劍進行格擋。

當!當!當!當!當!

五聲清脆的響聲在老樹下回蕩,同時林清被巨大的衝擊力震的連連後退,才堪堪的卸掉這巨力。

「碰!」「噗!」

林清撞擊到老樹上,一口鮮血噴出。

「我要你死!」林清這會是真的發怒了,沒想到他會被這個廢物所傷。原來他是打算把林浩打殘就行的,這回他改變主意了,一定要林浩死才能一解他心頭的怨恨!

看到林清倒地,林浩面色一喜。

但是很快就散去,因為林清很快的就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臉上顯露出兇殘。

「殺氣!」

對,就是殺氣,林浩感覺到了殺氣,這是從林清身上散發出的。

「難道林清想在這裡殺了我?」林浩想道。

不待林浩多想,林清已經向林浩撲來,其速度也提到極限。

「靈爆符,去!」

林浩慌忙祭出他隨身帶着的最後一張低階符,雖然不能對林清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但是拖延一下還是能做到的。

果不其然,在聽到靈爆符後,林清也是下了一跳,慌忙停下,躲避掉靈符攻擊。

靈爆符,相傳為築基後期的修士製成,此符有一個特點,就是能隨着釋放者的心意所引爆。因為凡是得到這種符的低階修士都會滴血祭煉,使其成為他的一部分,在對敵時能隨心所欲的攻擊!

然而靈爆符所引爆的威力,相當於築基初期的修士全力一擊,威力不可小視!

所以林清才會全力躲避,林清心想:「他總不會有許多這種符吧?哼!怎麼可能,這種符也不是那麼輕易得到的,這個窮小子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符,待你用完,看我怎麼收拾你!」

「好機會。」

看到林清躲避開來,林浩頓時覺得機會來了,他快速向老樹奔去,同時手裡拿着剩下的符。

林清看到林浩手裡的符,也不敢亂來,雖然他有下品靈器。

然而出乎林清意料的是,林浩在接近老樹時突然不見了,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林清用力的搖了搖頭,不可思議!

此時的林浩正在老槐樹里,他是趁林清沒有防備之時,運起盾木術,鑽進老樹里,躲避起來。

《盾木術》,可以說是林浩唯一會的術法了,其他的基本上不怎麼會,也沒機會學習。

雖然林浩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但是沒有辦法,他現在應對上林清還是沒有多大的勝算的,況且林清對他起了殺心!林浩躲在老樹里,尋找機會。

但是一會之後,林清就反應過來了,這傢伙也對家族裡的功法有所了解,知道有一種盾木術,能把他融進木質的東西里。想到這,林清眯起了雙眼,在老槐樹旁邊走來走去。

林浩隨時提防着林清。

突然!

林清側身一劍刺到了老槐樹里,正中林浩的左臂。

絲絲的疼痛傳到林浩的心裏,林浩忍住疼痛沒有作聲。

緊接着林清又向老槐樹里刺了幾劍,但所幸的是都沒有刺到林浩。

「難道是學了遁地術?不可能呀,家族裡根本沒有這種功法的。」林清想道。抬頭望去,看到老槐樹枝繁葉茂,頓時林清好像想到了什麼似得。雙腿蹬地,瞬間就跳到了槐樹上。

「這樣不是辦法,這林清對我起了殺心,似乎也想到了盾木術,如果被他發現的話今天恐怕不能善了。」

「出來吧,我知道你就躲在這老樹里了,如果出來的話我興許還能饒你一命的,不然只有死!」

林清手握青鳴劍,從老槐樹上俯視而下,面目猙獰道。

「難道真的發現我了?」林浩心想。

雙眼微轉,強忍疼痛,林浩運起盾木術從老槐樹里出來。

看到林浩出來後,林清面露喜色。

正要祭起青鳴劍強行攻擊,趁現在林浩受傷正是拿下他的好機會。

「這林清近來好像有點不一樣了,莫非是得到了什麼奇遇?」林清心道:「今天收拾了他之後我要去他住的地方查找一下,哼!好東西都是我的。」

「慢!」

不待林清攻擊,林浩急忙道,這一聲蘊含淡淡的靈氣。

「你究竟是想幹什麼?要是殺了我你可知道後果是什麼,你也逃脫不了干係,甚至就連你父親也會受到牽連。家主?哼,恐怕是當不上了。」

頓時林清腦袋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一驚,同時冷汗順着後背流出。

他可是答應父親在他突破築基期前不惹事的,況且剛才他確實是對林浩起了殺心的,現在想想當真是汗流浹背!

如果林浩死在了家裡,那麼老家主一定會全力追查的,萬一查到和他有關的話,他的父親可能為了家主的位置大義滅親的。

「該怎麼辦呢?」林清想道。

「看來只有威逼利誘了。」林清心道。

雖然這樣想,但是表面林清還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不過殺氣就漸漸的消散了。

「看來賭對了,這林清只是一時的意氣用事,難道是為了得到我身上的什麼東西?還是要幹什麼……」

「殺了你?哼,殺了你還髒了我的劍呢。」林清道。

「我問你,你知道家族裡要發丹藥的事情嗎?」

林浩疑惑道:「丹藥?我這幾天都在修鍊,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哼!修鍊,就你還修鍊。要想讓我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把家族裡發的丹藥送給我,你這資質,用了也是白費,只有我才能發揮到最大的藥效。」林清惡狠狠道。

「什麼丹藥?」

「什麼丹藥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丹藥是我的就行了,你回去之後要向家主說明一下把丹藥讓給我就行了,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如果我父親當上了家主,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

「哦,我會的。那現在我可以走了嗎?」林浩強忍住怒氣道。

「嗯,還是不要說了,到時候你只需要把丹藥領到,然後送給我就行了。」似乎是覺得剛才的決定不妥,林清又補充道。

「你可以走了小子!」

林浩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住處。

「砰!砰!砰!」

三聲拳頭撞擊牆面的聲音,林浩恨道:「真沒用,我以後要怎麼面對父母。」

絲絲鮮血從林浩的拳頭上冒了出來,但是林浩全然不顧,現在他想的是怎麼變強的事情。

林浩沒有注意的是,拳頭上的鮮血順流而下滴在了碧玉鐲上。

碧玉鐲散發出淡淡的紫光,隨着滴在碧玉鐲上的鮮血越來越多。

頓時間,整個屋子裡紫光大放。

但是下一刻,林浩消失在了原地。

短暫的失神過後,林浩睜開雙眼,同時滿臉的驚奇。

「這是哪?」

林浩發現自己並沒有在原先的房子里,而是在一個不知名的空間里。這個空間里的靈氣濃郁程度非常的高。

「超級仙府!」林浩驚叫道。

只見在林浩身後的是一座仙府,足足有好幾層之高,準確的來說是在其建築的大門上刻着四個大字超級仙府

林浩收起震驚的心,推門進去。

「這裏面不會是什麼法寶丹藥吧?」林浩內心暗道。

可是,林浩失望了,在其大門後並不是什麼法寶丹藥,反而空空如野。

只有一個茅草屋在那裡躺着,茅草屋前面有一把鋤頭。

仔細看去,林浩不由得震驚:「這是靈田!而且足有五畝之多!」

林浩很震驚,因為靈田很難得,就是他的家族也才有一畝下品靈田而已!這裡雖然也是下品靈田,但是足有五畝之多。

靈田分為下品,中品,上品靈田,再往上林浩就不知道了,靈草靈藥種植在靈田裡能加快其成長,一些百年的靈藥在上品靈田裡甚至只要八十年就能成熟了,可見靈田對於一些家族和宗派的重要程度。

這裡的靈田並沒有被打理,上面空空的,只有幾顆野草雜亂的躺在上面。

所以林浩也不知道這是幾品靈田,不過憑感覺應該至少有一畝是中品靈田,因為其蘊含的靈氣高於其他四畝。

林浩怔怔出神,好一會後才反應過來,輕柔了一下雙眼,仔細的看了看幾畝靈田,這可是他以後出人頭地,乃至在修仙界立足的根本!

更何況還有專用的鋤頭,這樣他以後就不用擔心翻動靈土之時靈氣散發出去了。

整理了一下思緒,林浩往二樓走去,他要看看在二樓和上面會不會出現什麼寶貝。

輕推了一下二樓的門,沒有一點的反應。

「嗯,難道是力氣太小?」

林浩暗暗把靈氣加持在雙手上,再次嘗試開門。

可是林浩失望了,二樓的門還是沒有一點的反應,哪怕是鬆動一下!

「可能是我修為太低了吧。」林浩這樣告誡自己,同時內心再次一陣失望。

即然進不去第二層,林浩乾脆來到了茅草屋前。

伸手推開茅草屋,裏面只有幾張桌子,和幾個凳子,林浩不由得一陣失望。

突然,林浩看到在其中的一張桌子上有幾本書,微微泛黃,毫不起眼。在書旁邊的是幾塊靈石,照亮了整個屋子。

「極品靈石!」林浩吃驚道,極品靈石可是異常珍貴,他以前可是只見過一次,但是現在就有好幾塊了。

「還有數百塊下品靈石!」

這些極品靈石可是相當於數十萬塊下品靈石,不過林浩可不敢換出去,他怕別人窺視他。

但是這些下品靈石林浩可是敢花出去的,他決定買一些丹藥提升修為。

拿起另外的幾本書,林浩驚訝道:「《金針決》,《盾地術》,《火球術》!《穿雲心法》!」

他以前在家族裡,是沒有機會學習這些術法的。

林浩按耐不住自己激動地心情,開始學習《火球術》。

由於沒有人指導,所以林浩學習起來倍感吃力。

一連幾個小時的學習,林浩終於把《火球術》給練成功了,雖然只有第一層。

「去!」林浩默念口訣,同時在其手上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火球,順其聲音彈射而去。

「咔嚓!」

一個玻璃杯應聲倒地,破碎開來。

「還不錯。」林浩對他的作為表示滿意。

「其他的等我突破了再學吧,對了,該怎麼出去呢?」

林浩神識一動,下一刻林浩就出現在他的房間里,碧玉鐲還是在那裡,沒有一點的變化。

但是紫光已經沒有了,換來的是清翠色,靜靜的躺在那裡。

「滴血認主?」林浩收起碧玉鐲,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這絕對是一件絕世奇珍!絕不能再讓第二個人知道!林浩立即在心中告誡自己。

財不露白的道理他懂,殺人奪寶在修真界屢見不鮮。

況且這碧玉鐲是他以後在修真界立足的根本,是自己變強的基石,絕對不容有失!

想到林清那令人憎惡的嘴臉,林浩就很氣憤,雙手緊握。

.

第二天,林浩早早的起床,今天他要去購買靈氣丸。

現在林浩身上已經有了幾百塊靈石,這次出去他準備購買一些別的丹藥,有助於自己提高修為的丹藥。

喬裝打扮了一下,林浩就急匆匆的趕去。

中午時分,火辣辣的太陽照在大地上,大地好像一個火爐一樣。

此時的林浩早已趕回家來。

今天他購買了四顆靈氣丸以及十顆聚靈丹,他是準備這次好好地修練幾天,爭取突破鍊氣三層!

林浩拿起剛得到的《穿雲心法》,開始修鍊。

《穿雲心法》在體內緩緩的運轉,絲絲靈氣順着《穿雲心法》指引流遍林浩全身。在《穿雲心法》的催動下,靈氣以極其微弱的速度被林浩吸收煉化。

每運轉一個小周天,林浩便感覺體內靈力又增加一分。

幾個時辰的修鍊下來,林浩感到他的丹田出現了微弱的鬆動。

「有戲!」林浩暗道。

「照這個速度下去的話,即使不用靈氣丸我也能突破!這《穿雲心法》果然了得!」

林浩再次沉浸在修鍊中,每運轉一個小周天下來,林浩便感覺到全身脹痛,如坐針氈般疼痛!

可是,沒有辦法,林浩只能咬牙堅持,可見林浩毅力之強。

許多低階修者,便是因為毅力不強,加之懼怕疼痛不願修鍊,整日嬉戲玩鬧,荒廢時光,終究是消逝在修仙界。

緩緩運轉着《穿雲心法》,林浩很快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六個個時辰後,林浩方從入定中醒來。

林浩一直相信勤能補拙,只要他每天努力修鍊,就一定有回報的。

傍晚時分,窗外的月光點點灑落在房間里。

林浩悠然醒來,一天沒有吃飯的他也餓了,他畢竟還沒有達到辟穀的境界,不能幾天不吃東西。

林浩整理了一下床鋪,起身往房外走去,他要去廚房找些吃的充饑。

此時,月已中天。

匆匆的吃好飯之後,林浩繼續回來修鍊

《穿雲心法》再次運轉,林浩感到絲絲靈力在體內緩慢的運轉,流經全身,最後匯聚丹田。

林浩這次找了些吃的,以備後用,他決定不突破鍊氣三層就不出房門!

幾天過去了,林浩就這樣的在房間里修鍊,一顆也不曾停歇。

幾天的努力修鍊終於見了成效,林浩感覺一股暖流席捲全身,丹田的靈氣急劇匯聚,就要達到一個臨界點,林浩知道,這是他快要突破的前兆。

林浩忙加快運轉《穿雲心法》,同時拿出一塊下品靈石,防止他衝擊鍊氣三層時靈力不足。

一邊吸收着下品靈石里的充足的靈氣,林浩一邊衝擊鍊氣三層。

可是,幾次的衝擊後,林浩丹田的靈氣越來越多,可就是沒有突破。

「再這樣下去的話,很可能要爆體而亡!」林浩驚出一身冷汗。

現在林浩才是鍊氣二層的修士,丹田可以容納的靈氣也有個限度,要是超過這個限度的話,很可能丹田破碎,乃至爆體而亡!

可是現在林浩丹田裡的靈氣甚至趕超一般的鍊氣四層的修士!

林浩忙停止吸收靈氣,同時急速運轉《穿雲心法》,想要驅散丹田裡堆積的靈氣。

「噗!」

一口鮮血吐出,林浩更顯蒼白了。

「這不是辦法,到底怎麼辦?」林浩低語。

「對了,試試靈氣丸。」

林浩取出一顆靈氣丸,含入嘴裏。

靈氣丸入口即化,林浩感到他丹田的靈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再次增加,這趨勢,馬上就要趕超鍊氣五層修士的丹田容量。

絲絲冷汗順着林浩的臉頰躺下,林浩內心做着激烈的思想鬥爭。

為什麼丹田的靈氣堆積那麼多,而自己沒有丹田破碎呢?是不是靈氣還不夠多的緣故!

「乾脆再用一顆!」林浩狠道。

又取出一顆靈氣丸含入嘴裏,同時林浩再次衝擊鍊氣三層!

《穿雲心法》緩緩的再次運轉,指引着林浩體內靈氣的流向。

「有戲。」林浩喜道。

林浩感到丹田的靈氣正在順着《穿雲心法》的指引,緩慢的流遍全身,同時他丹田的靈氣也不在那麼的堆積了,大有散去的趨勢。

但是下一刻,林浩的笑容凝固了。

因為丹田的靈氣再次堆積,不受自己的控制,就要達到臨界點。

「咔嚓!」

一股巨痛席捲全身,林浩咬牙堅持,不讓自己發出聲響。

「咔!咔!咔!」

又是三聲清脆的聲響傳來,林浩忙運轉《內窺術》,只見丹田的靈氣分散開來,向四處散去。

鍊氣三層!

林浩面露喜色,終於突破了!

可是沒過多久,林浩再次面露凝重之色,因為丹田的靈氣還是遠超一般的鍊氣三層修士。

「何不藉此機會突破鍊氣四層!」林浩狠道。

想到他雖然突破了鍊氣三層,但是對於林清來說,還是沒有太大的把握,所以自己要是能一口氣突破鍊氣四層的話,對上林清至少不會失敗了。

說到就做,林浩再次取出下品靈石,吸收裏面的靈氣,同時衝擊鍊氣四層!

......

三天過後,林浩走出房間,給人的感覺是整個精神面貌全都變了,好像是多了一種什麼東西。

只有林浩自己知道,那是多了一種自信!一種氣質!

「林清,你給我等着,這回我可不怕你了!」林浩握緊拳頭,低語道。

自從知道碧玉鐲的秘密之後,林浩整個心裏狀態就發生了變化,不再像以前一樣沒有自信了,現在的他變得更加成熟了。

匆匆的吃了點飯,林浩決定學習一下仙府裏面的一些術法。

《盾地術》以及《金針決》。

《盾地術》,顧名思義就是能鑽到地裏面的法術,用來迷惑一些修士,以做到逃命或者偷襲的功效。

林浩足足花了一天的時間才學會《遁地術》。

雖然資質比較差,可是悟性和毅力還是比較強的。

拿起《金針決》,林浩仔細端詳,開始學習《金針決》第一層。

《金針決》,將他的靈力壓縮,形成一個針狀,同時急速射出,對敵人造成傷害,第一層能發射一顆金針,第二層能發射五顆金針......

「這個不錯,要是練到高層的話可以發射出成千上萬顆金針,對敵人造成致命的傷害!」林浩想道:「這裡竟然有十層的修鍊法門!練到極致還不是無所不能。」

林浩開始學習《金針決》。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的冒險:論舔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衙內:這是掉餡餅的書裏面我最喜歡的一本,後面的書脫離不出這本的影子,就直接讓主角強行修真了,硬傷太大,這本還是寫的很溫馨很美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漢帝國風雲錄:穿越者失憶這種設定真的有毒,時不時還提一筆就更噁心人了。穿越類歷史文一大看點就是去舊革新,相比主角一心只想存漢活人,我更喜歡蒼天已死,黃天當立。(19/11/20)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