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王爺囚愛:小妾不乖
王爺囚愛:小妾不乖

王爺囚愛:小妾不乖晏曉雨

標籤: 晏曉雨 楊柳 穿越重生
一朝穿越,晏曉雨準備開店賺錢過逍遙日子
不料,那場沒有硝煙的陰謀和算計早就不容她輕易脫身……陳國手握重兵、權傾朝野的敬安王,把她囚禁在身邊
殊不知薄寵背後,她是他思念舊愛的慰藉品
精心謀劃的逃亡,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個笑話
她親眼看見他的人要射殺她,而喜歡她的人卻捨命救了她
欠人性命,逼瘋王妃,她被另一個陰狠的男人無情報復,痛失了腹中骨肉
無端入噩夢,淚痕猶未乾
只能背負起小國公主的使命,跟他們誓死糾纏
此後餘生,她和他們永遠有一道無法癒合的傷……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他的小妾


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晏曉雨的人生信仰就是,好死不如賴活着。人要是死了,可就真的沒希望了,所以還是活着的好。活着能吃能喝,能睡能走,比躺在冷冰冰的棺材裏沒人問候沒人聊天要舒服得多。

起初,用了三天時間,她無可奈何的接受目前的處境——身處異鄉、孤苦伶仃、沒權沒勢、無人問津。除了腰裡的幾兩碎銀子告訴她,她活得比街頭乞討的人要好些,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真沒多少讓她眼裡燃起希望的人和事。

這個時節,聽人說剛好二月過,大概是初六吧,反正潁都城裡還挺冷。寬敞的春華巷街道兩邊楊柳相依,柔軟的枝條上墜着細嫩的葉片,在春風的吹動下輕輕晃動,迎風而舞。

桃溪河裡飄蕩着紅的、粉的、白的花瓣,帶着花的清香和泥的怪味,隨着水流的速度停停走走。河岸兩邊桃李成蔭,惠風和暢,花瓣飄飛,草面上鋪滿粉白粉白的雪。

河邊的臨街鋪子上,有人從二樓把面河的窗戶打開,支起棍子。一頭烏黑秀髮隨着一張白凈瑩潤的小臉露出來,她穿着輕薄的素白寢衣,露出脖頸處細骨豐肌,秀美柔和的臉上不施粉黛,微微眯着眼張着嘴,裝作呼吸新鮮空氣的樣子。

縱然美景如此,遊客稠密,一片歌舞昇平的模樣,晏曉雨也沒太多好心情去欣賞。

在閑散的文人公子和貴福千金還沒出門之前,街道兩邊的小商販就早早出來擺攤,準備一天的工作。她連着很多天睡不着覺,早起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更加堅定她那顆要自謀生路的心。

半個月前,她打聽到潁都是陳國最繁華的地方,便優哉游哉的花了幾天時間趕過來。摸摸身上竟有二百兩白銀的銀票,有種來歷不明的感覺,索性拿到寶源錢莊換了白銀,把春華巷街面上背臨桃溪河的一家店鋪買下來了。初到的第二天,慷慨解囊救了一對沒錢埋葬母親的兄妹,並把他們找來做工。

看這架勢,晏曉雨是打算在潁都城大幹一場!

有道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五千寸步難行。為了後半生悠閑的生活,她一定要前半生努力。

上午,和風吹來,樹梢搖動,水面泛起清波,平安橋上人來人往。

人群中,兩個身姿挺拔的男人特別引人注意。兩人駐足橋上安靜的欣賞美景,不時又對談輕笑。走在前面的那個年輕點的男子穿着一身灰白祥雲圖案的衣服,神色輕鬆,步調輕盈,滿身英氣和朝氣。

他指着橋下人多的那家鋪子,抑制不住內心的好奇,對着身後稍微步履稍微沉穩的男人問道:「六王叔,你說那裡賣什麼好玩意兒呢?」

「過去不就知道了!」他雙眼眯了一下,不緊不慢的淡然說道,伸手甩開衣擺大步走下橋去。

司徒殷珩是知道他這個皇叔的性子,心裏不會藏事兒,有什麼直接動手解決。他心裏好奇,便直接了當的去看個究竟;喜歡上什麼物件兒,就叫人給要來,別人不給,那就搶;喜歡上了美人兒,一句話等着別人家送過來。不過,他貴為有權有勢的敬安王,幾乎從來沒有開口要哪個女人,一來不太喜愛男女情愛,二來自有女人上趕着貼過來。

總而言之,他這個皇叔權勢遮天,喜歡強取豪奪。這是潁都城裡人盡皆知的事情了。

「讓讓!」殷珩輕輕推開圍觀的兩個人,給自己找到一席位置看熱鬧。

原本站在司徒鉉身後的侍衛躍風兩步上前,直接朝周圍的人嚴肅喊道:「敬安王在此,閑人避開。」站在他們身邊的人立馬跳開腳,讓出一個寬敞透氣的空間。

殷珩仍是好奇,這家鋪子明明關着門,還能有這麼多人來看,真是稀奇!「如意居?」他望着門上鑲了金箔的牌匾,笑意更濃。「挺吉利的名字!」

司徒鉉看了殷珩一眼,也不理會他。按照平日的習慣,司徒鉉絕不會好心情的跑來看街面上的開張小鋪,但今天,他不但站在這裡了,還保持均勻的呼吸等着消息。

人群中早有人討論得沸沸揚揚,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把店家的情況說了個明明白白。

有人問: 「如意居到底賣什麼啊?」有人回道:「聽說是個新老闆呢!前頭那老闆也不知出了什麼事,好好地生意做不下去了,賣給這個老闆!聽說這是個女的!要賣好吃又不貴的糕點蜜餞!我可是十天前就聽人說起來過,不過到現在這店還沒開張呢!」

「沒開?沒開跑來做什麼?」

「今天也不知道做不做生意了?都這個時辰了!說是今天要開門的呢!」

「那你走不走?」

「他家今天吃東西,都不要錢!你不再等等?」

······

殷珩俊美的臉上揚起更多笑意,又忍不住稱讚道:「有意思!」

「雨未落,先有聲。殷珩,你有時間還是多看看書!不要沒事整天誇這個誇那個的。」

「王叔訓斥的是,珩兒謹記。」他回以憨態可掬的笑容,讓司徒鉉一臉不滿的嘆口氣。

此時,晏曉雨從二樓面臨街道的窗戶縫裡探看樓下的情況,一眼就注意到人群中那個人,不自覺的緊張起來。他倒是長得好看,膚若古銅,身材頎長,五官溫潤卻又眉眼如寒山,身穿藍綠色的衣服,衣服上有若隱若現的的金色絲線綉制的瑞獸圖文,把主人映襯的更加沉穩而神秘。

真是個好看又不敢靠近的男人!她腦袋裡這樣想着,過了一會兒又打斷自己的念頭,呸呸呸,自己年紀不大,心思不少!

一定要少惹是非!

聽說潁都城裡光鮮亮麗的公子哥非富即貴,在古代,女人可沒有女權一說,碰上了說不定並非是好事。

當然,她也不是想惹事的人。現在,只要把如意居打理好,經營得當,賺了錢就帶着兩個小跟班去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過後半生。

樓下人來的不少,如她所料。為了新店開張,她可沒少動腦子,以至於每晚都睡得很香。頭幾天就要在短時間內找鐵匠鋪的工匠打了模具,又置辦了烤爐,添了新傢具,打扮了自己溫暖的寢室。事情雖然很多,但過得很充實,漸漸地讓她減弱了幾分想回家的念頭。

過後,她讓蘇千拿着朱漆木板門牌去門口等着,她和紫玉端着新鮮熱騰的糕點從後面用作工坊的屋裡出來,動作優雅的擺在店堂的貨架上。貨架分三層,層層錯落有致的的鋪展開,點心擺在上面也顯得特別精巧。若是這樣精美的吃食價錢不貴,一般人家也買得起,那真是讓人心奮。經買了的客人口口相傳,生意不會太差。

晏曉雨穿着修身的桃粉色新棉襖,外面配以淺藍外套,遠遠看來,婀娜多姿,清新逼人。

紫玉的動作要快些,等把所有點心擺好後,甜美的小臉閃過一絲憂愁,但看到門口擠滿了人,還是轉為笑臉。

「晏姐姐,都擺好了。」

要不是有免費試吃的東西,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來?她也知道這虧本的引流手段不能常用,所以後面還有更多好玩的法子等着他們呢!她就不信,以她上下五千年的智慧,還鬥不過這等心智單純的小老百姓。

「蘇千,紫玉,開門迎客!」清脆的聲音里夾雜着喜悅。

蘇千聞言,趕緊打開門,一道瘦削灰白的身影麻溜兒的出了寬敞的門檻,兩下就把門牌掛上,轉身回到晏曉雨身後。

他高呼一聲:「我們如意居掌柜的說了,今天起,如意居開門迎客!今天店裡各種好吃的糕點都是免費的,大家可以隨意品嘗,好吃的話記得常來!另外,我們掌柜的還說了,如意居會經常做一些優惠的活動,大家一定要趁便宜的時候多買點回家啊!」

等一干人等都進去後,殷珩摸摸鼻子,抬起腳就要進去,又回過頭來拉上司徒鉉一起。

「王叔,要不要一起去吃『白食』?」

司徒鉉可沒他那樣的好興緻,一雙如野鷹般的琥珀雙眸緊緊盯着屋內游移的倩影。

殷珩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頃刻間瞪圓了眼珠子,半張着嘴巴不能說話。

「她......她......不是你府里跑掉的那個小妾嗎?」

司徒鉉原本就不算白凈的臉更黑了,抿着嘴,鼻里傳出一聲輕哼,先殷珩一步進了如意居。

站在門口的蘇千看到司徒鉉時,目光一滯,退了半步,嘴角微揚,客氣的問道:「這位公子,早!」

司徒鉉徑直走到店內,拈起白瓷盤裡一塊被切分成小塊的棗泥糕,放進嘴裏細細嚼。他記得,晏娘是會做棗泥糕的,但這個味道,卻又變了。

殷珩跟在他身後,也挑了塊長相精美的綠豆糕放進嘴裏,臉上一副滿足的表情。吃到這綠豆糕的味道,簡直跟宮裡御廚做的味道相差無幾,他不由得多看了眼晏曉雨這個女人。司徒鉉轉身要過去的時候,他撲哧一笑,道:「王叔,你動作溫柔點,王府里缺少個廚娘也是可以的!」

他在心裏替王叔的那個逃跑後又自投羅網的小妾哀嚎,要知道這兩年王叔可是專門派了人找她,竟然沒有丁點蹤跡可尋,這下子找到了,不得扒了她一層皮啊。

此時,客人們正吃的津津有味,幾圈下來,盤子也就見光了。還有客人便念出盤子旁邊的竹籤上用細筆尖毛筆書寫着的糕點名字來:桂花糕,綠豆糕,紅豆糕,黃豆糕,馬蹄糕······桃酥餅,吉祥果,如意糕,合意餅,梅花香餅,水晶冬瓜餃,桂花糖蒸栗粉糕······

晏曉雨在樓梯口的櫃檯邊上坐着,一手撐着腦袋發獃,滿眼無神的看着店裡的客人。誰穿着好,吃相好,一眼就看得出來,她便在心裏頭估算着,要是開業,能來多少客人。

「咳咳——」

有人一陣猛烈的咳嗽把晏曉雨從沉思中喚醒,她仍舊兩眼無神,悠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見後面那個滿臉焦急神色,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轉。

「你——要喝點水嗎?」她出於平常心,只以為這個客人是被噎到了,完全沒注意到前面還有個臉黑得像塊炭一樣的男人正眼神兇狠的瞪着她。

門外一陣冷風吹來,令她打了個激靈,渾身一抖,才回過神來。

他是誰?

為什麼用這樣兇狠的眼神盯着我看?他認識我?還是我欠他錢?晏曉雨被盯得害怕了,瑟縮着脖頸,手捂在額頭擋住自己的視線,無神的黑眸盯着藍色衣服發愣。

這時,紫玉壯着膽子走過來拉扯晏曉雨的袖子,掛着笑臉對他們說道:「兩位客官,吃了我們店裡的糕點,可還覺得味道如何?」

殷珩見王叔還是不開口,帶着尷尬的笑說了句:「還......不錯。」

聽這口氣,紫玉也感受到了這裡怪異的氛圍,難怪掌柜的不想說話。

殷珩見這幾個人都裝啞巴,尤其是自己的王叔,心頭有怒氣竟還不說話,讓他有點摸不着頭腦。王叔不說,那就讓他來攪和吧。殷珩默默地看了眼司徒鉉,微微一笑,卻是對着晏曉雨的。

「小娘子,你忘記自己的身份了?」

「什麼身份?」

晏曉雨的聲音很弱,弱到讓人擔憂。

從她來到這個地方開始,她就隱隱的擔憂,害怕身體原來的主人債務纏身或者有人事糾紛,又或者是身家不清白,到最後受連累到只能是她。

果不其然,真的出事了!

這個女人以前到底是個什麼身份呢?來了潁都這麼久,也沒見有誰說認識她,今天倒好,一來就來了兩個俊朗但不像善類的人。

老天保佑,讓她做個自由自在的好人!

「這兩位公子,想必你們找錯人了,小女子並不認識二位呀!開門做生意,進來的都是客,我等初來潁都做生意,倒是希望貴客照拂。公子們看上了這裡,那就常來!」

殷珩聽罷,不禁吸吸鼻子,凝聚着一臉的疑團不知是什麼表情。

「晏娘的客人倒是多啊!」

司徒鉉面色依舊難堪,原本垂在兩側的手忽然背到身後。

殷珩站在後面,發現王叔的手緊握成拳,看來心情很不好了。

「小娘子,你莫不是糊塗了?你可是敬安王府里的小侍妾呢!想當初,我王叔是挺寵你的。」不過,只是寵愛了一陣子,後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王叔就不太喜歡帶她出門了,算是打入冷宮了吧。

他的意思是······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天下聞名的敬安王?聽說敬安王是先帝最疼愛的幼子,是個脾氣不好、權勢遮天的暴戾王爺。

那麼······她是他的小妾?

他還說她「客人多!」······

王爺好像很生氣啊!

想了會兒,晏曉雨才理清其中的關係,但明明她是個自由身,偏偏要跟這個不太友好的男人扯上關係,真是叫她欲哭無淚。

用力的撓撓頭,她再也淡定不下去了,兩腿一軟,索性認了。

盯着他看了會兒,意識到,他要是發起脾氣來,有可能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弄死自己吧!

這可是古代,他還是個很厲害的王爺,隨便動動嘴皮弄死自己也沒人敢反對他啊。

她又苦惱起來,發現除了自己認慫,沒人救得了自己了。

司徒鉉聽她反抗的口氣,再次握緊了拳頭,突然又聽她解釋起來:「王爺,我······當然要跟您王爺回去啊!生是王爺的人,死是王爺的鬼!」

一旁沉默不語的殷珩終於忍不住捧腹大笑,饒有興趣的盯着她看。

見她爽快的跪倒地上,殷珩略帶錯愕的表情之後又淺淺笑開。

「小女子拜見王爺。」

司徒鉉一挑眉,不着痕迹的鬆開了手,逼近半步,寒着聲音說:「跟我回去。」

「不行——」她嘴巴上承認了,心裏可不認為這個人跟她有半毛錢的關係!動不動就要命令她,要是作為他的小妾,下一步就是要限制她的自由,禁錮她的思想,然後讓她圍着他轉,在大宅子里爭風吃醋,受人算計。

晏曉雨身子抖了一下,想到這些,太可怕了!

「不回去,是要留在這裡招蜂引蝶?」司徒鉉沒好氣的冷哼。

他什麼意思?晏曉雨快要被氣暈了,伸着手使勁兒的扇風。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明星音樂家:第一章敗退。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極限進化:神作系列-末世前期神作,後面略套路.中智,後宮精品,收實妹實女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帝霸:媽蛋,本着學習的態度,看了1700章,重複了無數次打臉後,主角終於成就仙帝了,剛登上第十界又打回凡人重新裝逼,我……撐不住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