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邪王強寵:一隻王妃出牆來
邪王強寵:一隻王妃出牆來

邪王強寵:一隻王妃出牆來佚名

標籤:
狀態: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二章 爬牆遇惡劣王爺


「皇上懿旨,曲正,曲丞相,謀朝篡位罪名證據確鑿,特此,株滿門!違令者當場處決!欽此。」

曲華裳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聞到了刺鼻的血腥味,睜開眼後,眼前也是一片血光。

這是哪?

曲華裳忍着額頭上的疼痛踉蹌的坐起來,愣愣的看着眼前滿是屍體的地面,鮮紅的血液刺激着她的視覺神經,讓她大腦一陣刺痛。

「皇上!你真的保證不會傷害華裳家人的性命嗎?」

「當然!朕跟你保證!」

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浮現在腦海里,曲華裳的腦袋一陣疼痛,耳邊傳來說話聲,曲華裳轉頭看過去。

「我曲正一生為這個王朝盡心儘力,如今卻被人說成是謀權篡位的奸人,與其被那個狗皇帝當眾斬首,還不如再次自行了斷!」說完曲正把刀架在脖子上,曲華裳還沒有反應過來,臉頰就被濺上溫熱而刺鼻的血液。

曲華裳感覺一陣反胃,愣愣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曲正,血液浸透他整個衣襟,她紅了眼眶,心口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樣的疼痛。

「裳兒,爹爹不怪你!」曲正說完這句話就倒在血泊中,曲華裳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倒下的人,身體不受大腦的支配,踉踉蹌蹌的想要爬到那個人身邊,卻被人架起來。

「放手!」曲華裳眼睛殷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曲正崩潰的嘶吼着:「放手!!」

「皇上有令,這個女人不能殺,帶回去!」一身黑衣的莫離面無表情的走過來。

「是!」架着曲華裳的侍衛應了一聲,就準備強行帶她走。

「放手!!放手!!你們要帶我去哪!放手!」曲華裳無力的掙扎,莫凌微微皺眉,伸出手用手刀砍在她的脖子上,曲華裳感覺自己脖子一痛,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等曲華裳恢復意識的時候人已經在牢里了,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坐起來,從鐵門之間的縫隙中伸出手:「放我出去!來人啊!放我出去!」

灰暗的地牢,只有曲華裳無力的喊着放我出去,卻沒有任何人回應。

「皇上!剩下的活口該怎麼解決?」莫凌站在御書房看着坐在桌前批閱奏摺的簡子傲。

「還剩下誰了?」簡子傲頭也不抬的問道。

「還有丞相夫人,曲靈顏,加上您特批不能動的曲華裳。」莫離淡淡的回應。

聞言簡子傲緩緩抬起頭:「曲華裳什麼反應?」

莫離微微皺眉眼中帶着少許奇怪:「反應很奇怪,不哭不鬧,就像是傻了一樣。」

「傻了?」簡子傲微微皺眉,目光不明的看向奏摺。

拱橋流淌着清澈的水,悅耳動聽的琴聲透過桃林傳在角落各處。

「主子,曲丞相沒了。」夜殃皺眉看着坐在涼亭的男人,悅耳的琴聲只是頓了一下便恢復平常。

灰暗潮濕的地牢曲華裳無力的縮在角落,乾涸在臉上的血液讓她十分難受,一隻老鼠爬到她帶有血跡的粉色鞋子邊上。

曲華裳眼眸閃了閃伸出手揪住它的尾巴,把它提起來。

「古代的老鼠跟現代的老鼠也沒有區別啊。」曲華裳聲音沙啞的十分難聽,被抓在手裡的老鼠還在劇烈掙扎。

「皇上駕到!」刺耳的聲音響起,曲華裳微微皺眉抬起頭。

簡子傲一走過來就看到曲華裳雙眼無神的看着自己,手裡還揪着一隻胡亂掙扎的老鼠。

不得不說,這樣的場景真的很奇怪。

曲華裳被帶出天牢,甚至還有丫鬟給她梳洗了一番,不止是這樣,額頭上的傷也被太醫處理乾淨。

簡子傲一身黃衣綉金龍走進來,坐在床上的曲華裳面無表情的看着走過來他。

簡子傲坐到床邊看着曲華裳,伸出手輕柔的撫摸着她的臉頰:「華裳!你可怪朕。」

聞言曲華裳眼眸閃了一下沒有回應。

「朕沒有遵守跟你的約定,你一定很怪朕吧?」說著簡子傲苦澀的一笑:「朕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朕,朕是天子,一舉一動都有很多人盯着,有些事情朕不得不做你知道嗎?」

曲華裳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無言的看着他,簡子傲皺眉看着曲華裳。

這並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反應不是嗎?本來簡子傲已經做好了看曲華裳要死要活的樣子了,但是她這樣出奇的平靜是他沒有想到的,一瞬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華裳!你無事吧?」

「我問一下,我可不可以出宮啊?」曲華裳皺眉問道,她現在腦袋亂的很,雖然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該怎麼辦,但是她知道的是自己一定要離開這裡!一定!

聞言簡子傲眼眸一閃,他想了很多曲華裳提的要求,可能是貴妃也可能是皇后,卻唯獨沒有想到要出宮。

「華裳,朕知道你現在在生朕的氣,朕不會怪你,也不會當真,除了出宮你還想要做什麼?想要什麼朕都滿足你!」簡子傲皺眉說道。

「燒你皇宮!」曲華裳淡淡的開口。

「什麼?」簡子傲以為自己聽錯了。

「要不放我出宮,要不然我就把你這皇宮點了!」曲華裳說這句話的時候面無表情語氣輕淡,實在讓人沒有辦法當做是玩笑。

「華裳啊!你,」簡子傲眉頭一皺,氣的說不出來話,曲華裳沒有在說話,只是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最後簡子傲也沒有在說什麼,只是面子上的囑咐兩句注意休息,然後便走出房間,至於那句燒你皇宮,簡子傲也就只當是曲華裳在說氣話。

直到,半夜他被驚醒。

「着火了!着火了!!」

簡子傲坐起來有一些生氣的問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話音剛落莫離就推門進來:「皇上!養伊閣着火了!」

「什麼?」簡子傲眉頭一皺,等他趕到的時候火勢已經被滅下來,可是原本好好的閣子燒的不像樣子。

「誰幹的!!」簡子傲看起來氣的不輕,所有人都不敢說話,甚至大氣不敢出一下。

「我乾的!」淡淡的聲音響起,眾人微微一愣都順着聲音看過去。

只見曲華裳一身白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

「你說什麼?」簡子傲不敢相信的看着曲華裳,這個女人真的是不想活了嗎?居然敢真的點火。

「我不是已經通知過你了嗎?不放我出宮!我就燒你皇宮!」曲華裳露出一個笑容,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着眼前的曲華裳,這個女人是瘋了吧?

曲華裳面無表情的站在御書房內,面前是黑着臉的簡子敖。

「華裳,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現在在做什麼?!」簡子敖瞪着一臉沉浸的曲華裳。

曲華裳沒有說話,只是白了他一眼,轉頭看向一邊。

「你知不知道在皇宮縱火是大罪?!」簡子敖見她冷清的態度更加生氣。

「怎麼?」曲華裳轉頭嘴角帶着玩味:「想要殺了我?!」

聞言簡子敖微微皺眉,看着曲華裳沒有說話。

「說實話,你真的要殺了我嗎?」曲華裳緊緊的盯着簡子敖。

「華裳,朕當然不會傷你!」簡子敖眼中帶着柔情,看的曲華裳十分想笑,這人在現代也是影帝級別的了吧?

「你當然你不會傷我,因為你留着我還有用不是嗎?」曲華裳露出帶有嘲諷的笑容。

她不是傻子,簡子敖對原主沒有一點感情,她能感覺到,但是他卻沒有斬草除根,反而對她百般忍耐,絕對就是因為她對他還有用。

因為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曲華裳才敢放火燒皇宮。

果然,簡子敖在聽到曲華裳這麼說的時候,眼眸中閃過一絲心虛沒有說話。

「這次又想讓我幫你去害誰,我家人都被你禍害沒了,你還想怎麼樣?」曲華裳冷冷的瞪着簡子敖。

她真的不知道原主怎麼可以傻到這種地步,居然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的家人害成這種地步!!

「曲華裳!」簡子敖勃然大怒,拍桌而起,曲華裳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如死一樣寂靜的看着他。

「朕知道,你心裏怨朕,朕也不打算怪罪於你,但是如果你一直這樣下去,休得怪朕處罰於你!」簡子敖生氣的瞪着曲華裳。

曲華裳被沒有害怕,反而有一些想笑。事實上她也確實是笑了。

「切~」曲華裳冷笑一聲,噁心!

簡子敖氣結,死死的瞪了她好一會兒,隨即冷聲說道:「莫言,把她帶下去好好反省。」

「是!」一旁的莫言應聲上前。

曲華裳沒有看簡子敖一眼,無言的走出御書房,這個時候反抗就是傻子,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自己早晚要離開這個死地方,然後在想辦法回到現代!

曲華裳走後,簡子敖皺眉坐回椅子上陷入沉思。

莫言面無表情的看着曲華裳進房,便準備開門。

「喂!」曲華裳開口,莫言無言的看向她。

「我餓了,你能不能給我弄點吃的?」

「……」莫言微微挑眉,有一些詫異的看着曲華裳。

曲華裳被莫言看的有一些不好意思,沒有好氣的說道:「什麼都行,要是沒有的話,我自己做!」

肚子餓了有什麼奇怪的,弄的好像就我吃糧,你們喝風似的……

莫言垂下眼眸淡淡的說了一句稍等,便關上門。

曲華裳嘆了一口氣,坐到椅子上,打量着房間。

這麼大個皇宮,怎麼也有漏洞的地方吧,要不我就直接逃?反正被抓到了,那個皇帝也因為我有用而不能殺我!

想到這裡曲華裳露出一個開心的表情,然後打量着什麼方便帶走,畢竟她身無分文,總要活着不是嗎?

簡子敖有一些頭痛的坐在椅子上,今天早朝的奏摺都是讓自己放了丞相夫人和她的女兒。

「皇上,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皇后喬綺嫣一臉擔憂的走進御書房。

「無礙。」簡子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他於皇后從小青梅竹馬,他的心裏亦然有她。

「臣妾親手給你燉了點燕窩,皇上趁熱吃了吧。」喬綺嫣話音剛落,身後的宮女便把燕窩端上來放到桌子上。

「辛苦你了,皇后!」簡子敖伸手握住喬綺嫣的手,喬綺嫣嬌羞的低下頭,沒有回應。

簡子敖微微一笑,端起燕窩便準備喝。

「皇上,大事不好了。」這時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跑進來。

「出了什麼事情?」簡子敖眉心一跳,直覺告訴他這個不好的事情絕對跟曲華裳那個女人有關係。

「曲小姐,要偷偷跑出皇宮。」小太監一臉慌張,簡子敖眉頭一皺,放下燕窩就走。

喬綺嫣微微挑眉,曲小姐?曲華裳?

與其同時。

曲華裳一臉便秘的坐在樹杈上,樹下全是侍衛,她好不容易爬上樹後才發現,這個牆後面還有牆,甚至一望無際。

本來想要放棄打道回府的她卻被侍衛發現了,甚至還有一些嘴欠的小太監跑去告訴那個狗皇帝,真是嗶了個狗了。

曲華裳餘光看到了不遠處走過來的男人,男人一身白衣,一雙眼睛就像是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樣澄澈,微微上揚的眼角顯得嫵媚,純凈的眼眸和妖媚的眼角奇妙的融合成一種極美的風情,色淡如水的薄唇此時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曲華裳不禁有一些獃滯,這個男人是不是有一點太好看了,簡玉珩路過曲華裳的時候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清冷的眼眸划過一絲什麼。

「那個。」曲華裳伸出手對走過來的簡玉珩擺擺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顏值的原因她的聲音變得十分柔和而小聲。

簡玉珩無言的抬起頭,看着樹上有一些不好意思的人兒。

「雖然第一次見面我就這麼說十分的不好意思,但是大哥你能不能幫我一下,你接我一下。」曲華裳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本王為何要接住你?」簡玉珩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

本王?曲華裳微微一愣,這貨是王爺,那個狗皇帝的叔叔?

曲華裳眉頭一皺,轉頭看了一眼守在下面的侍衛,狗皇帝和狗皇帝的叔叔雖然本質是一樣的,但是間接總比直接的要好。

想到這裡曲華裳再次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那個,大兄弟。」

「大兄弟?」簡玉珩眉頭一皺:「本王何時成為了你的兄弟?」

「那大哥。」

「本王不是你的大哥。」簡玉珩奇怪的看着曲華裳,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舉止言談都是這麼的奇怪。

聞言曲華裳氣結沒有好氣的瞪着他說道:「那麼,王爺大人,你能不能接一下小女子呢??」

果然狗皇帝和狗皇帝的叔叔本質是一樣的!惡劣!沒有人性!!

「不能!」說完簡玉珩就要走。

「哎哎哎!你等等。」曲華裳心中一急,自己現在是下不來了,剛才搬過來的梯子也被侍衛拿走了,要是這貨也走了,自己就真的只能靠那個狗皇帝了!!!

簡玉珩停住腳步,他想看看她還能說什麼。

曲華裳低下頭猶豫了一下隨即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抬起頭接着把手伸進自己的胸口。

見此簡玉珩眼眸一閃,不自然的轉移開目光,這個女人想幹什麼。

「給!」曲華裳一臉不情願的把首飾遞給他,簡玉珩微微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你接住我,我把這些都給你。」曲華裳皺眉看着簡玉珩。

聞言簡玉珩一下就笑了,笑得很是好看。

「你以為本王在乎你這點東西?」

曲華裳氣結隨即把首飾揣回袖子里生氣的看着他:「你別太過分了,一個大男人怎麼就這麼不好說話呀,你接我一下你會死嗎?」

聞言簡玉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本王要是抱了你,就定要娶你,你要嫁給本王嗎?」

咯噔,曲華裳心頭一跳,楞楞的看着他,好看的眼睛讓她有一些淪陷。

「曲華裳!」簡子敖一趕來就看到曲華裳坐在樹上,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大步上前。

曲華裳一驚生無可戀的閉上眼睛,腳底下抹油了,來的這麼快。

「你幹什麼?!給朕下來。」簡子敖生氣的看着曲華裳,這個死女人居然還想偷偷逃出去,真是膽子肥了。

曲華裳深吸了一口氣,面無表情的看着簡子敖:「看風景,皇上大人,我看風景也不可以了嗎?」

簡子敖氣結,看風景他是不能說什麼,但是傻子才能看出來她是在看風景。

「下來!」簡子敖瞪着曲華裳有一些咬牙切齒。

下來就下來!曲華裳翻了一個白眼,隨即看向牆那頭的簡玉珩,然後對他點點頭。

簡玉珩微微皺眉,這個點頭是?

大兄弟我就相信你了!想完曲華裳縱身一跳,接住我啊!!!

簡子傲一驚,這個女人怎麼跳反了??

簡玉珩見曲華裳跳下來下意識的後退一步,曲華裳便華麗麗的平拍在地上。

曲華裳抬起頭吐了一口進嘴的灰,冷冷的看向站在一旁一臉無害的罪魁禍首。

「不是讓你接住我的嗎???」曲華裳生氣的一拍地面,這個該死的傢伙!

「本王又沒有答應接住你。」簡玉珩一臉無害。

「你!」曲華裳氣結:「你不是說抱我就娶我嗎?我這麼跳下去都不在乎嫁不嫁的問題了,你至於嗎??」

「你想嫁,本王還不想娶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