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天價寵愛:總裁請克制
天價寵愛:總裁請克制

天價寵愛:總裁請克制蘇千鈺

標籤: 蘇千鈺 蔣澤旭 霸道總裁
一覺醒來就形婚?上流社會表面瘋狂,背地裡卻波濤暗涌
不雅照片,無數髒水,黑鍋……等等,這事兒是不是有點不對勁?「蔣少,這黑鍋我不背!有能耐,你讓我找到幕後主使!」蘇大小姐癱在床上,出氣比進氣多,看着自己悠哉的老公,氣的臉色漲紅
斜坐在沙發上的蔣少爺,俊眉一挑:「看來是我不夠努力啊,竟然還讓你有力氣去查幕後主使
」蘇大小姐臉色驟變,剛想開口,就被以吻封緘
查幕後主使?抱歉,你可能永遠都查不到幕後主使了,這黑鍋,你背定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五章 意外


賓館的遮陽窗帘遮蔽了大部分陽光,蘇千鈺頭髮纏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她呼吸均勻,感覺渾身酸疼,微微的睜開眼睛,眼前一片狼藉徹底把蘇千鈺從夢裡拉扯回現實。

身上迎着大大小小的草莓印,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渾身酸疼,尤其是感覺自己的腿都快要散架。

這是什麼情況!

蘇千鈺睜大了自己水靈靈的琥珀色眼睛,她揉了揉頭髮,低頭看自己身上寬鬆的浴衣,就憑浴衣都不足以遮蓋什麼,慵慵懶懶的散開,原本的衣服散落一地。

除了自己的衣服,蘇千鈺還看到地上凌亂的男式衣物。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似乎溢於言表。

眼前的狀況完全在蘇千鈺的意料之外,她用被子裹緊自己,頭僵硬的向身邊看去。

陽光透過厚厚的窗帘留下一道纖細的光線灑在那個男人的脖頸處,他緊閉雙眼,眉宇英俊,眼睫毛濃密的像是羽毛刷,鼻樑高挑有點像是一個混血,嘴唇紅潤忍不住想湊上去親昵一番。

蘇千鈺上下打量這個陌生的男人,他呼吸均勻,身上落這大大小小的紅斑,可見昨天到底有多麼的瘋狂。

趁着男人沒有發現自己,她還是趕緊走吧,蘇千鈺第一次遇到這樣尷尬的狀況。也不知道枕邊男人是誰,搞不好是自己欺負了那個男人。

說不清楚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蘇千鈺只是記得自己參加了一個峰會,報告完工作,下台助理告訴自己,有人要加害自己,之後喝了一杯香檳,再後來的事情是……

思緒越來越遊離,蘇千鈺靠在床邊努力回想。

「你醒了?」蔣澤旭睜開眼睛,黑色的瞳仁還有些朦朧,他揉了揉眼睛看着身邊的蘇千鈺。

都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這個蔣澤旭顯然露出了超出正常人的冷靜,他掩飾着自己的局促,皺着眉頭打量了蘇千鈺一番。

自己也不算是吃虧,這女人雖然陌生,長得很精緻,清秀。

蘇千鈺嚇了一跳,趕緊握緊被子,看着蔣澤旭,面前的人瞳孔漆黑,讓她誤以為那是一種無辜。

都是剛醒,蔣澤旭的劉海自然下垂,頭髮有些微卷,蘇千鈺重新審視蔣澤旭,看上去年齡還是個比自己小的。

蘇千鈺篤定是自己冒犯了這個單純的弟弟,她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我想我們之間存在誤會,我會對你負責,你要多少錢。」

看來真的是誤會大了,蔣澤旭撓撓頭,看來蘇千鈺把自己當特殊職業者,不知道如何解釋,乾脆就不說話,蔣澤旭收了收自己身上的浴衣站起來順手拿起地上散亂的衣物先走到浴室。

兩個人有了一定的距離和空間,蘇千鈺趁機趕緊穿好衣服,剛坐到床邊,她有看到了更加不得了的東西!

紅紅的兩個小本本,封皮寫着「結婚證」打開裏面有貨真價實的蓋章,還有兩個人看上去有點傻的笑容。

怎麼看都覺得自己不不清醒。

男方:蔣澤旭

女方:蘇千鈺

嗯?嗯!

蘇千鈺差點從床上跳起來,她顫抖的指着照片上的兩個人,聲帶顫抖自言自語:「蔣澤旭……」

「是我。」蔣澤旭面無表情的站在蘇千鈺身邊,有些局促但是極力剋制着理智:「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結婚證。」

蘇千鈺嚇得從床上站起來,拿着手裡的紅本本向後退了兩步。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蘇千鈺里里外外確定了結婚證的真實存在後,她徹底無法接受事實。

蔣澤旭紳士的坐在沙發上:「今天上午的時候,所有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你前一天到底吃了什麼東西。」

蘇千鈺搖搖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喝酒絕對不可能喝成這種程度的斷片,蘇千鈺從小都是乖乖女,進了社會喝酒也是有度量的,怎麼可能喝到民政局領證結婚?

前一天晚上,蔣澤旭明明拒絕了自己子公司負責人要給自己找人快活的事情,為什麼還是會控制不住自己。

兩個自控力都很強的人,到底吃了什麼東西能纏綿悱惻。

賓館裏一度陷入沉默,蘇千鈺心有愧疚,看着蔣澤旭頭髮還是濕嗒嗒的,垂在臉前年紀肯定還小,自己耽誤了一個少年,糾結半天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蔣澤旭:「裏面有三十萬,就當是今天的補償,你收下吧,找機會咱倆去辦個離婚,就當這件事情不存在。」

蔣澤旭沒有收銀行卡,站起來一臉詫異的看着蘇千鈺。

自己長得很像是失足少年嗎?按照結婚證上的身份證信息,自己比蘇千鈺大兩三歲。給錢就像是打臉。

蘇千鈺自顧自的「安慰」蔣澤旭。

「你還年輕,我知道這事情可能你也有點吃虧,可是現在去辦離婚一定很尷尬,你把你的手機號給我,等我有時間約你咱們去辦離婚證,我保證不耽誤你。」

蔣澤旭給蘇千鈺遞過去一張名片,懶得跟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多廢話,轉身離開酒店。

然而蘇千鈺並沒有把蔣澤旭的名片放在眼裡,估計名片內容也是「歡迎下次光臨」,不想再賓館多逗留,蘇千鈺打車回家,路上不斷回想。

從昨天晚上的酒會到今天下午自己徹底蘇鑫之前記憶一片空白。

回到家中,這個時間家裡應該一個人都沒有,萬萬沒想到蘇千鈺路過客廳就發現家人都在沉默看着自己。

親爸爸葉向陽一臉陰鬱,後媽黃梅善和同父異母的妹妹葉千瓊坐在一起表情得意洋洋。

葉向陽背對着葉千瓊,自然看不到葉千瓊驕傲的表情,等蘇千鈺歪着腦袋錶示疑惑的時候,葉千瓊聲音甜美的拋磚引玉:「姐姐,夜不歸宿,都快失蹤二十四小時,你是去哪裡了?」

總感覺葉千瓊在明知故問,蘇千鈺讀不懂後媽和妹妹眼裡的密碼,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剛發生的一切荒誕事情,她猶猶豫豫。

「你還知道回來!葉家的臉都讓你丟乾淨了!」

葉向陽隨手拿起一個茶杯摔在蘇千鈺身邊的地上:「夜不歸宿也就算了,你看看這是在跟誰混在一起?這個男人是誰!」

黃梅善趕緊走到葉向陽身邊:「老公,你也別太生氣,千鈺已經是長大的人,年輕人難免犯錯誤。」

看上去處處維護蘇千鈺,實際上讓葉向陽更加生氣。

一大早葉向陽就收到了一個匿名信封,裏面是前一夜蘇千鈺和一個陌生男人摟摟抱抱的不雅照片。葉家和進家快要聯姻,現在出醜聞,無疑是禍從天上來。

葉向陽把照片甩到蘇千鈺面前,照片像是雪花一樣散落,蘇千鈺一臉驚詫:這麼多刁鑽的角度,誰會這麼有心?

蘇千鈺來不及多加思考,就被黃梅善的話打斷思路:「雖說你已成年,可做出這樣的事,我們要如何向金家交代啊。」

被她這樣一說,蘇千鈺明白過來,這件事就是她們母女倆一起策劃的,為的就是毀掉她的婚事?

蘇千鈺還未能確定這個想法,葉千瓊接過話茬:「姐姐真是過分,做出這樣的事怎麼對的起昌平哥哥。」

她們母女一唱一和,言語中的諷刺已然是給她定罪了。

蘇千鈺有些鬱悶,頭疼不已,不知道到底是誰要這般坑害自己,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她心情煩躁的推了葉千瓊一把,帶着十足質問的語氣:「你敢說這件事和你沒關係?」

許是被蘇千鈺的氣勢嚇到,葉千瓊下意識的後退兩步,隨後站定恢復原本的凌冽:「姐姐做出如此傷風敗俗之事,這個被質問的應該是姐姐你吧。」

蘇千鈺嗤笑一聲,這件事情絕對和她們母女脫不了干係.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她幾乎是用吼的方式說了出來,但更多透露着的是心酸和無奈,她不想因為這場構陷,失去和金昌平的婚約。

黃梅善被她這麼一吼,霎時間就帶着哭腔將蘇千瓊護在身後:「只要你願意,那這些事情就都是我做的,但你別說是千瓊乾的,她還小什麼都不懂。」

不得不說她真的是演技派,三言兩語就把自己變成了弱勢那一方,甚至還苦情戲的說要替別人背鍋,直接將一口大鍋扣在了蘇千鈺頭上。

「夠了!」

葉向陽一把扯過看似步步逼近黃梅善的蘇千鈺,順手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臉上:「我葉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你現在還想着讓你母親替你承擔這一切,你不配做我葉家的女兒。」

蘇千鈺被提到母親這個詞,心痛更盛,不由想到,自己的母親早死了,她也的確不是葉家的女兒,她是隨母親姓的蘇家人。

葉向陽心裏還想着怎麼向金家交代,在有未婚夫的情況下還出去鬼混,怎麼說都是他葉家理虧了。

被打了一巴掌的蘇千鈺臉上紅腫起來,她才感受到火辣辣的疼,不想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親,居然為了黃梅善打了她,他就這麼不相信自己嗎?

不相信她是被陷害的。

「爸,我真的是被人……」

蘇千鈺眼眶微紅,有些無力的想要解釋,門口那邊在女僕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正是蘇千鈺朝思暮想的未婚夫金昌平。

他的出現像是一道光一樣,看的葉千瓊也雙眼放光,她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帶着笑意準備上前,被黃梅善一把拉帶身後,眼中有警告的意味。

這個時候金昌平過來,無疑是為了解決蘇千鈺的事情的,這個時候葉千瓊過去不是往槍口上撞嘛,黃梅善怎麼可能自己的女兒做出這種蠢事。

金昌平怒不可制的將一沓照片甩在蘇千鈺身上:「蘇千鈺你這是幾個意思?」居然綠了他。

被打斷說話的蘇千鈺如鯁在喉,不知該從何解釋起,忽然想起,昨夜在舞會上,和她一起來離開的人不正是金昌平嗎?

雖然,不知道最後為什麼會變成了蔣澤旭,她是真的不知道,但金昌平一定可以幫自己解釋清楚的。

「昌平,昨夜你和我在一起的啊,你可以證明我是被人陷害的,對不對?」她伸手抓住了金昌平的手臂,看着他的目光滿是期待。

金昌平看着眼前的女人,像是看到了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嫌惡的甩開她的手,重心不穩的蘇千鈺一下子倒在地上,金昌平冷眼相對。

「昨夜我在家中,哪也沒去,你怎麼可能和我在一起?你怕不是想男人想瘋了吧。」

他厭惡的眼神深深刺痛了蘇千鈺的心,這怎麼可能,昨夜她明明是見到了金昌平的,到底怎麼回事啊?

一旁的葉千瓊無聲的笑了,看着跌倒在地哭的慘兮兮宛如喪家之犬的蘇千鈺,心裏得意至極,這下子她翻不了身了,金昌平只能是屬於自己的了,想和我搶,蘇千鈺你還不夠格。

蘇千鈺不可置信的看向金昌平,怎麼會這樣?她明明記得直到領證都還是金昌平陪在自己身邊,到底哪裡出了問題,變成了蔣澤旭和自己領證?

她顫顫巍巍的站起來,眼中閃爍着淚光:「昌平,你相信我好嗎?我是被人陷害的,我……」她顯得很是焦灼。

「那些照片也是假的?」

金昌平很沒有耐心的打斷,指着地上那些不堪的照片質問着,話語里儘是燥意,對蘇千鈺的目光中是千萬分的厭惡,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他着實沒有好感。

蘇千鈺被質問的說不出話來,千言萬語化作了無聲的眼淚,到底是自己的孩子,葉向陽有些不忍的扶過蘇千鈺,讓她繼續胡攪蠻纏下去,自己也丟不起這個臉。

「我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葉向陽含着歉意說著。

金昌平對此很是不滿,他要的可不是這一兩句話的交代:「我想這婚約可以作廢了。」他冷冷的說出這句話來。

聽的蘇千鈺心寒,這是她最不願聽到的話,金昌平就像是下達命令般說完便準備離開,蘇千鈺快步走到他的面前,攔住他的去路:「不要作廢,昌平,我是真的喜歡你的。」

「你配嗎?」骯髒的女人,和別人去做那些事的時候怎麼沒想過喜歡他,這個時候來說這些還不是想要巴結他們金家,真是夠了。

「回房給我禁閉去。」葉向陽聽到金昌平的話語,像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自己臉上一樣難堪,他訓斥着蘇千鈺,讓下人們將她帶走了。

回到房間里的蘇千鈺接到了蔣澤旭的電話,約她出去見面,商議離婚事宜,蘇千鈺沒有拒絕的理由,答應下來。

她拿出包包里的結婚證,心裏百般不是滋味,隨手扔在了床上,打探着外面的動靜,在確定家裡沒人後,拿着包包跑了出去。

到達指定的咖啡廳,蔣澤旭已經在哪裡了,她有些尷尬的走了過去,畢竟兩人之間發生過那樣的事情,而且現在不過是陌生人的感覺。

「你遲到了十分鐘。」蔣澤旭率先開口,眉宇間滿是不悅。

一時間蘇千鈺更加難為情,她能來就已經什麼很不容易了,遲到實屬無奈:「抱歉,耽誤你的時間了。」她得體的道歉着。

「你要是着急離婚的話,我們現在就去吧。」蘇千鈺首先提出來這件事,早點解決早點心安。

這倒是讓蔣澤旭沒想到的,她這麼爽快,本以為會花些時間呢,畢竟想要嫁給他們家得到利益的不良之人太多了,不怪他這樣想蘇千鈺。

「那走吧。」蔣澤旭說完起身,大步朝着自己的車走去,蘇千鈺小跑着追上。

一路風馳電掣的來到民政局,蔣澤旭保持着無視蘇千鈺的態度走向裏面,蘇千鈺在包里翻來覆去的找自己的紅本本,可惜一無所獲,不由得焦急起來,怎麼會沒有呢,她小聲的嘀咕出來。

聽到動靜的蔣澤旭回過頭來,眼底儘是嫌棄:「不會是忘記帶東西了吧。」

蘇千鈺被質問的一愣,她將頭埋的低低的,輕聲的嗯了一下,算是回答。

這個回答惹來蔣澤旭嗤笑,他走到蘇千鈺的身旁,忽的低身湊近她,蘇千鈺下意識的閃開了一些,蔣澤旭低聲說道:「這樣的手段太過無聊,蘇小姐想要多少離婚費,我可以給你。」

蘇千鈺沒想到他居然是這樣想自己的,這段時間來她被人設計,被人陷害,本就滿心委屈,現在還要被他誤會,用這樣子的話來侮辱她的人格,真是過分,情緒難免有不受控的時候,爆發出來。

她一把推開靠近自己的蔣澤旭:「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不知道?」蔣澤旭反問着。

蘇千鈺有些無語,他不就是想說自己不想和他離婚嘛,她才沒有,巴不得早點離婚呢。

看她着急的模樣,蔣澤旭居然起了逗弄的心思:「難不成還想要服務費。」

啪,響亮的一聲在兩人之間響起,蘇千鈺一巴掌甩到了蔣澤旭的臉上,她拿不出離婚的證件,是她的問題,她無話可說,但是他憑什麼在那件事上侮辱她,當她是小姐嗎?

響亮的一巴掌打在蔣澤旭的臉上,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這個女人竟然敢對他動手。

蔣澤旭握緊了拳頭,蘇千鈺感受到了發自他身上的殺氣,瞬間慫了,步步後退,說話都有些打結:「你,你想幹嘛。」

直到退無可退,蘇千鈺撞到了一棵樹上,蔣澤旭咬緊牙關一拳下去,嚇得蘇千鈺大叫一聲,他的拳頭帶着拳風砸在了樹上,蘇千鈺睜開眼看到他拳頭帶血,臉上卻是笑意:「我以為你多能耐呢。」

笑意盈盈的臉上說著諷刺的話,內心氣的想殺人,這就是蔣澤旭,此時此刻蘇千鈺覺得他就是個變態,已經不能用矛盾來形容了。

「不過蘇小姐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嗎?」 蔣澤旭忽然拋出別的話題。

蘇千鈺有些意外,愣了半天,他的思路,她跟不上啊。

「知道真相又能怎麼樣呢?」

她反問着,自己已經是和面前的男人做過哪些事了,就算是知道了幕後黑手,金昌平也會和自己解除婚約的吧,不然的話在她說自己是被人陷害的時候,他會幫自己的.

然而他並沒有,這說明他介意的是自己不潔之身,並非是自己被陷害。

她這個反問倒是在蔣澤旭的意料之外,但他還是猜到了蘇千鈺的心思,引導着她的思緒:「就算改變不了結果,陷害你的人,你想讓她繼續逍遙?你甘心嗎?」

蔣澤旭忽然想看一場戲,他親手導的戲。

蘇千鈺捏緊了拳頭,咬唇糾結着:「我不甘心。」

這個回答蔣澤旭很是滿意,他輕笑一聲很好很上道。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蔣澤旭向來是個直接的人,原本打算趕緊離婚解決事情的,此刻有了別的打算。

「有一對姐妹喜歡同一個男的……」蔣澤旭將那天的事敘述完畢,卻沒有從蘇千鈺臉上看到他想看到的表情。

原本以為她會是震驚、氣憤或者惱羞成怒,結果她卻是自嘲的笑了。

還真是個有趣的人,不枉費他花費這麼多時間,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蘇千鈺嘆了口氣,有些心累:「你是被我連累的,我會儘快和你離婚的。」

得知真相的蘇千鈺已經將剛才自己和蔣澤旭的不愉快忘之腦後了甚至都快要有感謝他告訴自己真相的想法。

蔣澤旭正了正領帶,即將開始新一輪的套路,蘇千鈺的電話忽然響起。

她看着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猶豫了一下才接通電話,那頭傳來父親暴怒的聲音,讓她趕緊回去。

蘇千鈺很淡然的說了一句嗯,再無其他表情。

她朝蔣澤旭微微點頭:「不好意思,我要先回家一趟,離婚的事宜,我們下次聊。」說著不等蔣澤旭的回答離開了。

被晾在那邊的蔣澤旭不悅的皺眉,看了一眼時間愈發不爽,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耽誤了這麼多時間都還沒解決事情,這可不是他的作風。

一個電話打給喬子珊,讓她幫自己準備東西。

葉家偌大的客廳里此刻塞滿了人,神情各一的等待着蘇千鈺的到來,剛進門的蘇千鈺感受到了客廳里的詭異氣氛,不知道面對自己的又會是什麼腥風血雨。

「我們今天來是退婚的,蘇千鈺你聽到就行。」金母用通知的口吻說著,身後跟着浩浩蕩蕩的助理們。

葉向陽不同意,對蘇千鈺的所作所為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生悶氣,朝着蘇千鈺發泄:「你看你乾的什麼事,我要被你氣死了。」說著他還不解氣,動手推了蘇千鈺一把。

從始至終,蘇千鈺的目光只落在葉千瓊一人身上。

她全然無視周遭人的聲音,一步步靠近葉千瓊:「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周遭的人被她的行為弄蒙圈了,全都看向姐妹兩人,葉千瓊做賊心虛,無法面對她這樣的逼問很沒底氣的迴避她的視線。

金昌平上前一把抓住蘇千鈺的手腕:「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對自己的妹妹也這般惡毒。」

周遭對蘇千鈺的謾罵聲愈發的多。

蘇千鈺覺得可笑,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好演技啊,面對眾人的責備聲,她忽然之間說不出話來。

詢問是沒有意義的,蘇千鈺越過金昌平,大步走向葉千瓊一把抓起她的衣領,連抽了三個耳光,打在身上的疼痛才是有意義的。

葉千瓊被她這般抓着不放,儼然成了受害者那一方,嗚咽的哭着:「姐姐,平日里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可這陷害你的事,我背不起啊。」

她反手握着蘇千鈺的手,在眾人看不見的情況下,朝蘇千鈺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唇形一張一合說著:姐姐,你鬥不過我的。

不給蘇千鈺有所反應的機會,朝後一退,拉動着蘇千鈺的動作,整個人狠狠地朝身後的樓梯上撞去,看樣子像是蘇千鈺推的她。

這一舉動嚇壞了黃梅善,她一把推開蘇千鈺,跑過去扶起跌坐在地的葉千瓊,不斷詢問她有沒有事,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葉千瓊不斷說著自己沒事,千萬不要怪罪蘇千鈺。

這樣蘇千鈺反而被人戳脊梁骨的說。

金昌平的母親和幾個助理都開始看不慣蘇千鈺的所作所為了。

「這就是你們葉家的好女兒,我金家着實娶不起。」金母白了蘇千鈺一眼,怨懟十足,惡毒的女人。

蘇千鈺也不解釋,惹來眾人奚落,無助彷徨的模樣看的黃梅善暗爽。

她大步來到葉千瓊身邊,葉千瓊像是看到瘟疫一般躲在黃梅善身後:「姐姐我是自己撞的,不關姐姐的事。」她這樣的解釋無疑火上澆油,神情像是受到驚嚇的幼獸一般,惹得大家憐惜。

愈發覺得是蘇千鈺的錯了,出言越來越難聽,說什麼她不要臉,自己做出傷風敗俗的事情還想要自己的妹妹背鍋,下賤。

蘇千鈺苦笑着面對他們的指責 明白了什麼叫謠言可畏,懂了什麼叫孤立無援。

還不就是欺負她沒母親護着嘛,這般想着,蘇千鈺心中的悲涼被無限放大。

也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一把推開了黃梅善,抓起葉千瓊的衣領:「既然大家都覺得我推了你,那就成全你好了。」說著她將葉千瓊用力的推出去。

黃梅善沒想到她來這麼一出,急切的撲過去護住葉千瓊,響徹這個屋子的撞擊聲發出來,接着是葉向陽的暴怒:「逆女,你夠了。」

被推到的不是葉千瓊,而是被葉向陽一巴掌甩到臉上跌倒在地的蘇千鈺。

蘇千鈺輕蔑的笑了幾聲,終究是忍不住哭了出來,被陷害、污衊、指責還沒有人相信她,和自己心愛之人的婚約也即將取消,陷害自己的人得不到懲罰,她真的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委屈在心中肆虐,侵蝕着她的心靈。

為什麼這樣子的事情偏偏發生在她的身上,她做錯了什麼?

「我看就讓葉千瓊代替蘇千鈺嫁到我們家好了。」金母念到蘇千鈺的名字都覺得煩躁。

這個辦法立刻得到葉向陽的同意,既沒有破壞兩家人的婚約,商業也不會受到影響。

金母轉頭看向葉千瓊,雖說懦弱了點也總好過下流,看模樣長得也不錯,到底是個良善的人,勉強配得上他兒子:「我看就這樣吧。」

葉千瓊暗喜,自己的計劃總算沒白費,能夠得償所願太不容易了。

蘇千鈺面對這樣的結果冷笑一聲,既然她們覺得好,那就好吧,反正她的反對也沒有任何意義,眼不見為凈,乾脆上了樓。

她不再糾纏的模樣倒是洒脫,如果忽略掉她留下的眼淚的話。

認了這件事婚事,不代表蘇千鈺就要放過陷害她的人。

金母他們一走,婚事已定,葉千瓊便露出自己的原來面目,跑到樓上站在蘇千鈺放門口,言語儘是得瑟。

「葉千瓊,人在做天在看,你的報應遲早會到的。」蘇千鈺一臉平靜的說著。

被這麼說的葉千瓊卻不以為然,她嗤笑一聲,不屑的笑着:「不過是失敗者的自我安慰罷了,你能奈我何?」

說著便離開了。

葉家裡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個月,蘇千鈺想起和蔣澤旭的事,準備給他去電話,好去民政局解決事情,發現沒有他的聯繫髮式,正巧,蔣澤旭給她來了電話。

兩人約好見面的地方,蘇千鈺從車庫取了車,正好碰上了要出去玩的葉千瓊,她不由得好奇蘇千鈺要去幹嘛,開車跟了過去。

沒想到她居然來到了咖啡廳,還偷偷摸摸的和一個男人見面,葉千瓊驚訝之外是欣喜的,這樣好了,她有蘇千鈺的把柄了。

於是,她立馬拿出手機偷拍了幾張照片,不過角度不夠好,男子的樣貌正好被蘇千鈺擋着了,沒拍清楚。

「我們之間的婚姻,暫時不需離了。」蔣澤旭自顧自的出聲。

聽到聲音的蘇千鈺終於反應過來:「為什麼?」她脫口而出的詢問着。

「難道你不覺得嫁給我是對葉千瓊最好的報復嗎?」蔣澤旭往後一靠,隨意的回答着。

蘇千鈺簡直氣笑了,嫁給他怎麼是對葉千瓊的報復?恕她腦迴路跟不上他莫名其妙的思路。

從她的表現中,蔣澤旭明白她的疑惑,於是繼續解釋着:「我是大易集團繼承人。」

大易集團,那個在全國排名也數得上名號的大易集團,他竟然是繼承人,拿自己之前還說補償他,不是打臉嘛,她就算是把整個葉家抵上都未必有他的擁有的零頭多。

蘇千鈺的思緒已經飛遠了,還沒有想出這算是什麼報復。

蔣澤旭繼續自己的話:「葉千瓊想要嫁給金昌平不過是圖謀他的身價,你嫁給我完全是對他們的秒殺,一輩子壓在她的頭上不是很好的報復。」

「況且還可以讓拋棄你的傻男人,知道自己丟失的到底是什麼。」

他承認這樣子的報復聽起來是有點傻乎乎的,實際上卻是很有用的,拿着她蔣家的權利對付一個小小的金家太過容易。

只要她願意,想怎麼折磨就可以怎麼折騰他們,這種報復還是很爽的。

她放肆的笑出聲來:「你怎麼這麼幼稚啊。」拿她的一輩子去報復那對男女,着實不值得好吧。

幼稚?

這種形容詞居然出現在了他蔣澤旭的身上,還是這個女人說的,真是夠了,他原本想着這女人能在被甩的衝擊下,一頭熱答應他的提議的,沒想到她還挺明白的,倒是個有趣的人。

看來她也不是個貪圖富貴的人,之前的舉動倒是自己過分了,蔣澤旭剛才說的話不過也是個試探罷了。

算了,也不逗她了。

既然人已經來了,那就儘快解決事情吧,免得出什麼意外,拖下去總歸是不好的。

「走吧,去民政局。」

「嗯。」蘇千鈺發出一個鼻音表示知道了,沒了下文。

兩人出了咖啡廳,蘇千鈺上了蔣澤旭的車,葉千發動車子一路尾隨其後,沒想到最後居然停在了民政局!

葉千瓊驚訝之外,更多的是欣喜,太好了她抓到蘇千鈺的把柄了。

兩人剛下車,葉千瓊顧不上拍照,一個箭步衝到了他們面前,粗略的掃過蔣澤旭,只覺得空有外貌罷了。

她指着蘇千鈺的鼻子罵:「好啊你,才和昌平哥哥取消婚約,就迫不及待的找下家結婚了,真是不要臉的姦夫**。」

蘇千鈺被她氣笑了,她和蔣澤旭就這樣糊裡糊塗的領了證,還不全是拜她所賜,姦夫**?倒不如說她是蛇蠍心腸。

「啊!」葉千瓊吃痛慘叫一聲,蘇千鈺對眼前的一幕有點意外。

看着葉千瓊指着自己的指頭被蔣澤旭掰扯着,疼的她一直慘叫,心中還是很爽快的。

「你快放開我,否則我對你不客氣。」葉千瓊不怕死的威脅着。

蔣澤旭不以為然:「噢,你要對我怎樣不客氣?姦夫**?我看是你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葉千瓊頓時告饒,說是自己說錯話了。

雖然看得很爽,但蘇千鈺怕蔣澤旭因此惹事上身,讓他放開了,得到自由了自由的葉千瓊,甩着自己的手,紅了眼眶,她惡狠狠的瞪着蘇千鈺,那模樣還是有點嚇人的。

「賤人,你居然敢讓你的姘頭對我動手,看我不廢了你。」說著她朝蘇千鈺撲來,一把扯住她的頭髮,下了死手的打她。

蘇千鈺對她也是忍了一個多月,早就忍不下去了,她也對葉千瓊下狠手的打,兩人女人糾纏在一起,蔣澤旭真的插不上手。

乾脆站在旁邊看戲,葉家的女兒真是兇猛。

蘇千鈺佔了上風,打夠了,一把將推到在地,她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大街上打架的確有失風範,甚至說很潑婦,但是別人招惹上來,她不可能忍讓着了。

「別再招惹我。」蘇千鈺警告着。

葉千瓊發泄式的尖叫一聲,心中滿是不甘,她身上的傷比蘇千鈺重多了,趁蘇千鈺不備,一把將她推倒在地,自己也倒在了一旁。

蔣澤旭看不下去了,一把將葉千瓊提起來像是扔垃圾一般,將她丟遠了。

蘇千鈺身上的傷不少,此刻跌坐在地,面色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腿部,難受的不成樣子,臉色慘白。

蔣澤旭發現她的情況有些嚴重,將她打橫抱起,送上車裡,讓司機開車。

他有些無奈,徑自從她手中拿過手機,蘇千鈺回過頭一臉懵圈的看着他。

「存電話。」她今天的情況婚是離不了了,到時候怎麼聯繫自己,蘇千鈺也沒有多糾結,隨口問道:「現在去哪?」

對於她的提問,蔣澤旭沒有想要回答的意思,直到車子穩穩的停在了醫院門口,蘇千鈺才知道答案。

見她久久不動,蔣澤旭有些無奈,看她的樣子,自己走進醫院恐怕是個大問題,不得已只好再次抱起了她,朝着醫院裏面走去。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聞到醫院裏消毒水的味道,她就覺得自己的肚子有些疼,蘇千鈺不好意思麻煩蔣澤旭,沒有說。

給她看診的醫生,給她檢查了外傷,時不時打量着蔣澤旭,腿部上了些擦傷葯,臉上只是紅腫,冰敷或者熱敷就好了。

見她沒什麼大礙,蔣澤旭去給她交納費用,醫生有些可惜的看着她,嘖嘖的出聲:「我說姑娘,你長的也不錯,看起來氣質俱佳,一個對你家暴的男人,何不趁早離婚,找個對你好的。」

蘇千鈺正準備解釋,蔣澤旭黑着臉走了進來,很顯然醫生的話他都聽見了,本來對這種小事根本不會解釋的蔣澤旭,破天荒的回了一句:「家暴她的,是她的妹妹,不是我。」

說完根本不理會醫生的反應,帶着蘇千鈺離開了,兩人中間始終隔着一米遠的距離,蘇千鈺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

「能不能麻煩你送我回家?」不然她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了。

蔣澤旭依舊用行動回答她的,車上安靜的落針可聞,卻沒有尷尬的感覺,兩個人本就是沉默的性子,不說話也沒什麼。

臨近葉家那邊,蔣澤旭忽然想起什麼,對她囑咐了幾句:「我是大易集團繼承人的身份不可以對任何人說。」

「嗯」蘇千鈺答應下來,他是什麼身份,對她而言並不重要,而且她也不是什麼嘴碎的人,答應也沒什麼。

車子忽然穩穩停住,蔣澤旭冷冷的說出兩個字――下車。

此話一出,蘇千鈺蒙圈了,什麼?現在下車?搞什麼鬼?

蔣澤旭再一次用行動做出了回應,一把拉開車門,意思明顯極了,蘇千鈺有些無語的下了車,車子瞬間關上門,絕塵而去。

看他離開,蘇千鈺也是無可奈何的。

車上的蔣澤旭有些疑惑,葉家小姐,怎麼姓蘇,難道領養的?好在這個問題,他也沒多糾結。

蘇千鈺回到家裡,倒是意外的寧靜。

葉向陽看到蘇千鈺滿身傷的回來,冷哼一聲,沒說什麼讓她回房了。

回到房間里的蘇千鈺蹲在地上,捂着肚子想要緩解疼痛,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肚子一陣陣的絞痛讓她冷汗直冒,額前的碎發全**,她艱難的來到床邊還沒坐上去就跌倒在地上,手臂撞在床橫上的疼痛都不及肚子的千萬分之一。

蘇千鈺昏昏沉沉的摸出手機,撥通了第一個聯繫人的電話,沒過多久,那頭就傳來了蔣澤旭的聲音:「有事?」

蘇千鈺耳邊嗡嗡直響,忍着腹中的鈍痛,悶哼了一聲:「你在哪?」

蔣澤旭聽到這聲音,眉頭一皺,剛想說什麼,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巨響,隨後電話就斷了線……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歸來之超級警察:前期很好看,中後期劇毒無比,完全看不下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安眠:有種校園青春劇的感覺。喜歡文舟的霜凍新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夢主:主角好弱,而且。。。陰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