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頭號甜寵,腹黑軍少隱婚妻
頭號甜寵,腹黑軍少隱婚妻

頭號甜寵,腹黑軍少隱婚妻藍祈芸

標籤: 傅子爵 藍祈芸 霸道總裁
婚禮現場,她當中被新郎羞辱
她一怒之下和一個陌生男人纏綿一夜,在他的身下,妖艷綻放
卻不曾想,自己睡的竟然是冷麵軍少,並意外跟他結婚
他寵她,愛他,任她為所欲為,直到她揭開他的真面目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 一夜,怎麼夠!


婚禮現場,豪華萬象中處處瀰漫著濃郁的喜慶。

只不過,門口牌子上面的「前任與狗,不得入內」幾個大字極其引人注目。

藍曦月看着這塊牌子,紅透了眼眶。

這場婚禮,原本她才應該是新娘,可如今的「前任」指的分明就是她……

呵!

她看了看身上的一襲白色婚紗,咬了咬牙闖了進去。

「新郎傅子爵,你願意娶新娘藍祈芸為妻嗎?」神父莊嚴的聲音響在現場。

「我願……」

「他不願意!」

藍曦月心口一滯,扯開嗓子大聲的打斷了傅子爵的回答,「這場婚禮的新娘,應該是我!」

她指向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上個月,他剛剛跟我求了婚。」

尾音剛散,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無視所有人,目光緊盯着坐在輪椅上的男人,通紅的眼眶包裹着無盡怨恨。

男人五官稜角分明,眉骨飛揚,漆黑的雙眼銳利有神,即使他坐在輪椅上,可渾身散發出的狂傲氣息絲毫不影響他成為人群中的焦點。

只不過,他看到藍曦月,嘴角的笑意霎時消散,薄唇緊抿,冷意乍現。

藍曦月心底發涼。

「姐姐,你是不是瘋了,這是我的婚禮,你為什麼要穿着婚紗來破壞我的婚禮!?」藍祈芸對着藍曦月,晶瑩着淚光大聲喊道。

藍祈芸,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藍曦月咬牙,冷眼怒視着她,抬着腳一步一步的往前逼近,「藍祈芸,作為妹妹,搶了姐姐的未婚夫,竟然還有臉說我故意來破壞你的婚禮?」

「姐姐,子爵喜歡的人是我,不是你!」藍祈芸紅着眼委屈的說道。

「喜歡你?」

「呵……」藍曦月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她冷笑,「請問一下,子爵雙腿出事的時候,是誰陪伴在他左右日夜照顧他?他公司瀕臨破產的時候,是誰對他不離不棄支持鼓勵他?那時候,你又在哪裡?」

「姐姐,我……」

「你給我閉嘴。」憤怒充斥了藍曦月的大腦,她冷眼瞪了一眼藍祈芸,偏頭,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傅子爵。

「子爵,你跟我說過,跟你並肩站在婚禮儀式前的那個人只會是我,那時,我們一起度過了最艱難的日子,就在昨天,你還跟我說讓我穿上婚紗,成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可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藍曦月的眼眶泛起了腫,聲音哽咽至極。

「姐姐,你在亂說什麼。」藍祈芸眼裡是不屑的嘲諷,「你拿着我老公的錢到處亂找男人,卻不讓我老公找真愛,說得過去么?」

藍曦月的心頭猛地一震,雙目不可置信,「藍祈芸,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站在他們的身前,聲音冷沉。

「姐姐,我當然知道我自己在說什麼。」

藍祈芸說著,朝禮台右側的工作人員使了使眼色,「像我們這種家庭,每天都生活在媒體的聚光燈下,我早就勸你,不要經常混夜店跟男人亂搞,你偏不聽,看吧,這一次就被拍到了……」

「你胡說。」藍曦月根本就沒有混過夜店,又怎麼可能跟別的男人亂來。

「我是不是胡說,你看了之後不就知道了么?」藍祈芸看向現場的大熒幕,眼裡的嘲諷顯而易見。

藍祈芸的挑釁刺紅了藍曦月的雙眼,她緊咬着牙看向了大屏幕。

奢靡的夜店,男人跟女人站在吧台,姿態親昵曖昧,雖然有點模糊,但還是能夠看得清女人就是現場的藍曦月無疑。

視頻的暖昧腥紅了她的眼,她只覺腦袋『轟』了一下,頭重腳輕。

假的!

視頻一定是假的!

「這下子滿意了?」一直緊抿着薄唇的傅子爵掀唇了。

她瞥頭,正見傅子爵眼神鄙夷,彷彿自己就是無比骯髒的臭蟲一樣,心頭狠狠一顫。

「藍曦月,你口口聲聲說著愛我,卻背着我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亂搞,你把我的臉面往哪擱?」

傅子爵冷聲,「你這種女人,根本就不配成為我的妻子!」

竊竊私語聲此起彼伏,伴隨而來的,還有止不住的鄙視和嘲諷。

然,外人的眼光她可以不在意,唯有那個深愛的男人,她無法無動於衷。

下意識的,藍曦月伸手抓住傅子爵的手,神色驚惶,「子爵,這是假的,你要相信我,我是被誣陷的。」

傅子爵如刀削的臉沒有任何的神情,「證據確鑿,你居然還想狡辯,藍曦月,你真讓我噁心。」

藍曦月的腦袋一嗡,不敢相信這麼無情的話竟是從傅子爵的嘴裏說出來,「子爵,我那麼愛你,怎麼可能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你怎麼不信我?!」

「你,不值得我信任。」傅子爵眼色狠厲,聲音冰涼,甚至還帶着不屑的嘲弄。

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藍曦月心底止不住的往下沉,自己愛了那麼久的男人,竟然連一絲信任也不吝於給自己。

「姐姐,你死心吧!」

藍祈芸勾唇一笑,塗了紅蔻丹的手指暖昧的搭在傅子爵的肩膀上,眼神得意,「你以為子爵行動不便,可你不知,我們兩人早就發生了關係,即使沒有這段視頻,他也不可能會娶你的!」

「老公,很抱歉,你受傷時我沒能陪在你的身邊,可你知道,我當時有苦衷。」她柔聲,「以後,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再扔下你一個人了,好不好?」

「好。」傅子爵擁緊藍祈芸,彷彿她就是他心尖上的寶貝。

他的話落,藍祈芸看向藍曦月的眼神,是掩飾不住的驕傲和得意。

「你,你們……」

藍曦月雙眼驀然瞪大,心臟如被千斤重鎚猛地砸下來,嘔心泣血的痛。

接踵而來的打擊,使得她氣血上涌,雙目赤紅,「藍祈芸,你這個賤人,竟然勾引子爵……」

她的手伸出,作勢想要狠狠的打向藍祈芸的臉龐。

「藍曦月,」一股力量扼住藍曦月的手腕,即使他坐在輪椅上,也無法掩蓋他身周陰寒的氣息,「我給你三秒鐘,立刻滾出我的婚禮!」

不容置喙的驅趕,透露出萬分的不耐。

藍曦月心底猛然沉到谷底,身體所有的力量像是瞬間被抽走,心臟堵得發痛,連視線都開始變得模糊。

最後,她是被保安強行拖拽出傅子爵和藍祈芸的婚禮現場!

是夜十一點,魅庭酒吧,藍曦月如提線木偶般拿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往嘴裏灌,酒精刺激着身體,暈紅了她的臉頰。

藍曦月的腦袋趴在桌面上,醉糊地看着酒瓶,痛,卻依舊蔓延着身體每一根神經!

無私的陪伴和付出,換來的竟是無情的背叛。

呵……

這操蛋的世界!

昏黃的夜燈下,藍曦月迷糊的視線穿過空氣,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角落的男人。

在熙攘的人群中,他顯得是多麼的格格不入,又是那麼的耀眼奪目。

端正的坐姿,身周瀰漫的清冽氣息,霎時奪去了藍曦月僅存的意志力。

「男人,我看上你了,多少錢,今晚陪我一晚!」她的聲音,軟軟的,糯糯的,透着酥人沁骨的魔力。

「我像賣的男人么?」他眉骨微揚,昏暗的燈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不賣,那我賣給你!」她低頭,眼睛醉眼朦朧,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長相。

他掀開她的手,淡涼啟唇,「我對你這種隨便的女人,不感興趣!」

「呵,」藍曦月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傅子爵的那張臉,「說得冠冕堂皇,還不都是跟別人滾在了一起。」

他的眉頭一皺,心頭莫名的不舒服,這個女人被背叛,把自己當做發泄對象。

「女人,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他抬頭,低低的嗓音從他的喉間溢出,聲音即使很輕很淡,卻有一種刺破內心的穿透力。

藍曦月神色微頓,酡紅的臉頰低下,湊近他的臉,纖細的手指捏起他的下巴,仔細的端詳着,「你是,男人……」

他的臉,怔了怔,毫無預兆。

這個女人,出乎意料的有趣,本想推開她,骨節分明的手卻是握住她的手,玩味的笑自唇間漾出,「這裡到處都是男人,你可以去找他們!」

藍曦月搖頭,嘴唇邪魅一勾,「那麼多男人,我就只要你!」

他的心,再次莫名一動,「女人,你不要後悔!」

……

奢華的酒店房間,暖昧的氣息彌散四周。

她的眼被蒙上黑色眼罩,身子再被大力扔到床上,一股灼熱的氣息隨之撲面而來。

「女人,我再給你一次後悔的機會。」

男人趨身上前,低沉的嗓音落入她的耳畔。

她的眼前一片昏暗,但並沒有絲毫的害怕和抗拒,仰起小臉,掀唇道:「我做事從來都不會後悔。」

「嘶啦……」

伴隨着藍曦月的話音消散,男人的大手一扯,她身上的累贅瞬間被撕扯掉,刺耳的聲音響起,撲通了她的心跳。

第一次,第一次如此坦誠的和一個男人相見。

呼吸緊湊,她的胸前不受控制的上下起伏,落在男人的眼裡,猶如誘人採摘的櫻桃,他稜角分明的臉龐泛起紅色,身體的灼熱感愈發的濃厚。

這個女人,竟然讓他的身體起了反應!

凝眉,他按住她的手,肆無忌憚的索取着她身上的美好……

「啊……」

痛,驀然襲上來,她緊抓着被褥,努力不發出絲毫聲音。

可是,一下又一下的撞擊,她終是止不住的輕吟出聲。

她的嬌嫩,興奮了他的神經,更加快了動作。

室內旖旎,窗外迷濛的夜色籠罩而下,更添了暖昧的氣息。

……

次日,太陽冉冉升起,陽光透過紗窗帘落在藍曦月的臉上,落下了斑駁的影子。

她艱難的睜開雙眼,宿醉殘留,喉嚨幹得難受,無意間瞥首,正見浴室內,男人的身子影影綽綽,驀然間,她的心頭一緊。

昨晚暖昧的畫面如排山倒海般洶湧而至,酡紅還未全部散去的小臉再次紅了一個色度,火辣感似要破體而出。

咬了咬牙,藍曦月掀開被褥,快速穿好衣服,躡手躡腳的走向房門前。

趁着他還沒有出來,她要趕緊逃走!

「砰……」

太過匆忙,她撞到了人,微抬頭,只依稀看得到是一位老者,「伯伯,對不起,對不起……」

藍曦月低頭抱歉道,她甚至沒注意到老者的神色猛然一驚,就逃也似的離開這裡。

老者追隨着她的背影,臉上震驚盡顯。

軍少夫人怎麼會在這裡?

推門,房間內英俊的男人臉上戴着一副銀制面具,身上系著白色裕袍,慵懶的坐在奢華的真皮沙發上,姿態優雅,透着一股無形的貴氣。

莫叔轉頭看看外面,再落到他的身上,訝異划過,很快走到近前,「軍少,剛才軍少夫人跑得很匆忙,你們怎麼了……」

「恩?她是軍少夫人……?」

他的臉色微閃詫異,視線卻落到床上的那處鮮紅上。

觸目的鮮血,紅得刺眼。

「回軍少,我剛才看得很清楚,她絕對是軍少之前訂婚的軍少夫人藍曦月無疑了。」

「……」

男人墨黑的眼眸染起了几絲笑,修長的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扣着玻璃桌面。

輕易勾起自己**,輕易讓自己發笑的女人,原來竟是自己素未謀面的妻子!

「藍曦月,一夜,怎麼足夠。」

「……」

莫叔震驚,自從訂婚之後,軍少絲毫沒有任何興趣去見軍少夫人,這次是怎麼了?

……

藍曦月快步奔出酒店,隨手攔了一輛的士坐了上去,車子平穩行駛,她的心跳卻依舊跳動不止。

太荒唐了,她竟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一個陌生男人!

她的頭倚靠在窗邊,看着窗外的街景,疲憊感慢慢的襲卷全身心。

昨天藍祈芸和傅子爵結了婚,其中必定是父親藍盛天默許的結果,呵,從小到大,父親最疼愛的就是他和小三所生的女兒,自己這個原配女兒反倒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如果不是為了守護母親留下的遺產,她絕對不會再住在藍家。

那個她感受不到任何一點親情的所謂的家!

下車,藍曦月抬頭看了眼蔚藍的天空,抿了抿唇,她拖着酸痛的身子走向藍家別墅。

別墅門關着,她就這樣站在大門口前,久久不動作。

「喲,不要臉的女人竟然還有臉回家呀!」藍祈芸嘲諷的聲音響在空曠的別墅庭院前,她踩着恨天高,妖嬈着腳步到曦月的身前。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老師變成魅魔以後:迫不及待等開車。拋開拯救世界的任務後明顯文風輕鬆不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烽煙盡處:萬萬沒想到主角最後就留在了草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墓:小白文的神作之一,前期開的氣勢恢宏,但是大綱明顯沒寫好,後期各種無腦,小白可以一看,老白可以看看前XX章,看到第XX章你覺得忍無可忍了就可以XX了。屬於可以一看但是很難看完的作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