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我的絕色女老師
我的絕色女老師

我的絕色女老師佚名

標籤:
狀態: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3章 秘密任務


南海省。

臨安市。

南海大學門前。

一片絡繹不絕的人群。

今天是南海大學報道的日子。

就在南海大學的門外,一輛吉普車緩緩停了下來,駕駛位上走下一個男人,穿着軍綠色的迷彩服,挎着一個背囊。

「沒想到吧,南海大學,我寧逸又回來了!」

寧逸有些激動的大步朝着校園裡走去,離着老遠就看見了文學院報到處的位置。

坐在報到處牌子旁邊的,是一個穿着清涼的短髮女人。

身上一件素色的襯衫,隱約可見裏面黑色的蕾絲邊,洶湧的波濤被完美地包裹了起來,只留出邊緣兩扇弧形。

女人抬起頭,瞧着寧逸一身迷彩服。

「你好,我們這是新生報到的地方。」

「那就沒錯了,我叫寧逸,是今年的新生!」

新生?

女人明顯有些不信。

儘管寧逸長着一張還算白凈的臉,但年紀一看就要比周圍這些入學的新生大上不少,尤其是眉宇間和眼中的那一絲若隱若現的滄桑,更是暴露了他的真實年齡。

「我說大哥,你能不能別跟我開玩笑了,你看你還穿着一身迷彩服,不是剛從那個工地上下來吧?」

「工……地?」

寧逸盯着她,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感覺。

就在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時候,後面竄進來一個男人,直接把寧逸被扒拉到了後面。

「你個農民工還來冒充大學生,南海大學是什麼地方?也是你這種鄉巴佬能來的?趕緊滾行不行,你聞聞你身上都是什麼味?」

說完,男人用手扇了扇,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轉過頭來跟女人閑聊了起來。

「學姐,我也是來報名的,聽說咱們文學院美女不少啊,有沒有認識的,介紹兩個來玩玩,成了好處少不了你的!」

男人猥瑣地看着女人,略帶侵略性的舔了舔嘴唇。

被拽到後面的寧逸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人轉過頭來。

「幹什麼?」

「不幹什麼!」

寧逸活動了一下脖子和手腕,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音響了起來。

「就是想問問你,出門的時候你媽有沒有教過你!」

「插隊是要挨揍的!」

幾乎是閃電般的出手,寧逸的一拳砸在男人的臉上,鼻血狂飆。

就在他捂住鼻子的時候,順勢拽住了大拇指,隨着胳膊向後一掰,只聽着嘎嘣的一聲,狼嚎一般的聲音在南海大學的門前響起。

周圍全都被滿臉是血的男人嚇了一跳。

直到男人疼的差點背過氣去,寧逸才鬆開了手,胳膊被卸下來的男人栽倒在地上,眼中滿是恐懼之色。

「記住了!」

寧逸從地上拎起了自己的背囊。

「打你的人,是南海大學中文系新生,寧逸!」

說完,寧逸向著學校內走去,負責接待的女人望着他的背影,竟有些怦然心動!

對了!

她趕緊拿出中文系的名冊,在最後一個位置上,寫着一個兩個字的名字,寧逸!

進入到南海大學的寧逸,直奔着階梯教室而去。

就在階梯教室門外的布告欄上,寧逸看見了一個有些熟悉的名字。

林晚秋。

從後門偷偷溜了進去,一身迷彩服的寧逸雖然顯眼,但是在兩百多人的階梯教室里,想隱藏起來,也不是那麼困難。

講台上站着一個穿着格子襯衫和碎花短裙的女人,一頭長髮,明亮的眸子和淡淡的眉毛構建了一個完美的比例,還有那裸露在空氣中仿若吹彈可破的肌膚。

如果單單這些還不夠引人注目,那傲人的胸圍和凹凸有致的臀部,讓這女人變得更加的妖嬈。

只看見這女人的第一眼,寧逸就知道,他要找的人,找到了。

一堂兩個小時的大課已經接近了尾聲,就在寧逸準備上去跟林晚秋見個面的時候,後門突然被人踹開。

四五個拎着電棍的保安沖了進來。

「誰叫寧逸?哪個是寧逸?」

跟在幾個保安身後的,是兩個五十多歲的男人,走在前頭的那個戴着一副金絲邊的眼鏡,後面那個西裝革履,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頭。

「黃院長,我兒子現在已經在醫院了,這件事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要不然捐款的事情,我真是要考慮考慮了!」

西裝革履的男人看着黃院長。

黃院長趕緊安撫道:「劉總,您別生氣,這件事情我保證嚴懲不貸,您就放心吧,打人學生的資料,已經在我這了!」

幾個保安滿教室的尋找着寧逸,他們查了監控錄像,寧逸進了階梯教室之後,就沒出去過。

當著這麼多人,寧逸也壓根沒想躲,乾脆站了起來。

「別喊了,在這呢!」

黃院長看向穿着一身迷彩服的寧逸。

「你就是寧逸?」

「對,是我!」

「就是你把劉安打進了醫院?」黃院長打量着寧逸,雖然他穿着一身迷彩服,但是自己這的資料顯示,寧逸沒有任何背景關係,就是本地考進來的一個普通學生。

至於為什麼穿着迷彩服?

他也能猜到,八成就是為了嘩眾取寵!

「劉安?」寧逸回想了一下這個名字:「你是說那個沒教養的人渣?」

「你說誰人渣?」

站在黃院長身後的劉總指着寧逸的腦袋。

寧逸看着他,冷笑了一聲。

「我勸你把手指放下,上個敢這麼指着我的,已經被我剁了!」

黃院長面色漲紅,他當了這麼多年院長,還頭一次見到這麼囂張的學生!

簡直是翻了天了!

其他學生還有林晚秋都目不轉睛的看着這一幕,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狂的學生在他們班裡!

「寧逸,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絕對不是在開玩笑,就在半個小時前,劉總已經報警了,至於你,我們南海大學不需要你這種窮凶極惡,喪心病狂的學生,請你馬上離開!」

「你確定?」寧逸看着黃院長。

黃院長一愣。

他甚至能聽出來寧逸語氣里的有恃無恐。

都到這個份上了,還在這跟自己裝?

每個被南海大學文學院錄取的學生,所有詳盡的資料,他都看過,甚至連家庭背景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他今天還真就還不信了,這個姓寧的,還能把南海大學的校長找來給他撐腰不成!

「黃院長,這是怎麼了?」

高跟鞋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寧逸轉過頭去,一股幽香撲面而來。

絕美的側臉下,還是那身格子襯衫和碎花短裙。

「林教授,沒什麼,有個學生當街打人,我過來處理一下。」黃院長訕笑着看着林晚秋。

林晚秋打量了一眼寧逸,一身迷彩服和略帶有些剛毅的臉上,總覺得平凡無奇,但卻又有種引人注目的感覺。

「要是沒什麼大事,就這麼算了吧,隔壁的教室還在上課呢!」林晚秋收回目光。

黃院長有些尷尬,還沒等着說話,旁邊的劉總就跳了出來。

「你是個什麼東西,你說算了就算了,我兒子到現在還在醫院躺着呢,黃院長,今天你把他開除了,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不然的話,我告訴你,你們南海大學的的學生打人,你覺得你們這群當老師的能脫得了干係嗎?」

黃院長的臉色變了變,林晚秋抱着肩膀,原本就碩大無比的山峰,被林晚秋這麼一擠,站在她身邊的寧逸甚至能看見裏面的一道溝。

「劉總是在威脅我們?」

林晚秋這話一出口,黃院長就知道完了!

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這位姑奶奶的來頭。

堂堂林氏集團的千金!

不說論勢力,就單單論錢,劉建平這個倒騰房地產的暴發戶,連人家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小姑娘,年紀輕輕就當了教授,還長的這麼漂亮,是不是靠潛規則上來的啊上來的啊!」

劉建平看着林晚秋,林晚秋的面色一冷。

寧逸直接摟住了劉建平的肩膀。

「劉總啊,我以為你那個兒子就夠人渣得了,結果發現這人渣他爹果然是比人渣更牛逼!」

「你想幹什麼?」劉建平警惕的看着他。

寧逸冷冷一笑:「不幹什麼,就是突然想送你這個人渣去醫院陪你兒子!」

說話間,寧逸直接按住了劉建平的肩膀,只聽着清脆的嘎嘣一聲,疼的吱哇亂叫的劉建平聳拉着胳膊,滿頭是汗的看着寧逸。

寧逸低到劉建平耳邊,用只有他能聽見的聲音冷笑:「以後對人說話的時候,放尊敬點!」

把劉建平像扔垃圾一樣的扔到一邊,寧逸拎起地上的背囊。

黃院長悻悻的看了他一眼,有林晚秋撐腰,他也不好再說把寧逸開除的事情,只能看着寧逸跟在林晚秋身後走出教學樓。

「這位同學,你還跟着我幹什麼?」

林晚秋轉過頭來。

寧逸乾笑了兩聲。

「那個,林小姐,我師父教我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今天的事情我還沒報答你呢!」

「我用不着你報答我,好好在南海大學念書就行了,別老打架惹事生非!」

林晚秋皺着眉頭,寧逸在原地停了一會,才又跟了上去。

一直到林晚秋回到自己家樓下走進電梯,關上電梯門,剛鬆了口氣,就看着電梯門再次被打開,寧逸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這位同學,你到底想幹什麼?」

「林小姐!」

「叫我林老師!」

「好的林小姐!」

林晚秋揉了揉太陽穴,真是不知道怎麼就被這個牛皮糖給纏上了。

「林小姐,我的確是沒跟着你,這真不能怪我,誰知道這麼巧,咱們兩個住一棟樓啊!」

寧逸聳了聳肩。

「你住幾樓?」林晚秋看着電梯緩緩上升,隨口問了一句。

「和你一樣……」

寧逸乾笑了一聲,目光在林晚秋的身上掃過。

不知道是不是走的太着急了,還是因為什麼劇烈運動,林晚秋上半身的襯衫上竟然被掙開了兩個扣子,本來就有些束縛不住的波濤洶湧,現在看上去更像隨時都能被掙開一樣。

「你跟我住一棟樓,還住同一個樓層?」

林晚秋深吸了口氣,她平生最恨別人撒謊,尤其撒謊的還是剛剛她才幫過的這個男人。

想想林晚秋就覺得來氣,身子微微晃動,前面高聳的山峰也跟着一起一伏。

「對啊,以後咱們就是鄰居了!」寧逸認真的點着頭。

林晚秋已經懶得去拆穿他了,反正電梯馬上就要到十二樓了,出了電梯她就報警!

眼看着電梯過了十樓,就在要繼續向上的時候,寧逸只覺得電梯猛烈的晃動了一下,隨後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傳來。

電梯瘋狂的下降着,短短三秒鐘,就從十樓落到了六樓。

巨大的慣性讓寧逸舉步維艱,林晚秋更是被嚇得臉色蒼白無比。

一直到電梯滑到了四樓的位置,才堪堪停了下來。

還沒等寧逸緩過神來,一個柔軟的身子就朝他撲了過來,結結實實的砸在了他的臉上。

兩個人倒在電梯里,寧逸抱住了林晚秋,林晚秋吃痛的嚶嚀了一聲,上半身一動,寧逸被憋得險些喘不過來氣。

「林……林小姐,壓,壓死我了,麻煩你先起來一下行嗎!」

林晚秋的手拄在寧逸的身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了起來。

寧逸仰視着林晚秋,這個角度,差不多啥都看到了。

林晚秋漲紅着臉,一面站起來,一面趕緊整理衣裳,但就這麼一會,早就已經被寧逸給看遍了。

「還看,有什麼好看的,還不趕緊想想怎麼出去!」

林晚秋瞪了寧逸一眼,寧逸掏出手機,舉起來晃了晃,果然,在電梯里沒信號……

「我看是出不去了,除非把門撬開,關鍵現在咱們可能是被卡在四樓到五樓中間,就算是撬開了,也未必出的去!」

寧逸看了看,敲了敲電梯,還按了按電梯里的求救鈕……

果然沒什麼卵用!

「那,咱們就在這等着?」林晚秋把頭髮捋到耳後。

寧逸搖了搖頭。

電梯現在正懸在四樓,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如果是他自己,就算電梯繼續滑落,也能保證平安無事。

可是多了一個林晚秋……

從四樓的高度掉下去,哪怕是在電梯里,也足夠讓林晚秋骨折了!

寧逸知道,不能再等了。

拉開自己的背囊,寧逸從衣服下面抽出一把匕首,拿到手中。

「你拿刀幹什麼?」林晚秋看着他。

「撬頂板!」寧逸說了一句。

把手向上抬,他剛好能碰到電梯上面的燈。

再順着邊緣把燈罩撬開,燈罩的上面是一塊木板,掰斷木板,寧逸終於看見了電梯轎廂頂部的螺絲。

把刀尖放平,擰開螺絲,黑漆漆的電梯井暴漏在寧逸的視線里。

「在這等我一下!」

寧逸把刀收回到背囊里,兩隻手一撐,跳到了電梯頂上。

雖然電梯被卡在四樓到五樓的中間,但是站在電梯轎廂上,剛好正對着五樓的樓梯口。

寧逸撬開了樓梯口的門,又跳回到轎廂里。

「走,上去!」

寧逸指着自己剛剛拆開的地方,林晚秋有些害怕,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寧逸就直接把她抱了起來,

百十來斤重的身子架在寧逸的脖子上。

柔軟的大腿和撩人的幽香簡直在寧逸身邊縈繞着。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他除了干看着,啥也幹不了啊……

被寧逸托着的林晚秋爬了上去,寧逸撿起了背囊,就在準備起跳的時候,電梯再次晃動了起來。

這次的晃動,比剛剛猛烈了十倍不止。

他趕緊爬上了轎廂頂,抬頭的時候,目光從懸掛住轎廂的鋼絲線上掠過,寧逸發現,這些鋼絲繩上,竟然都有一道淺白色的痕迹。

隨着拉扯,鋼絲繩已經開始一根根的崩裂。

寧逸趕緊朝着出口跳了過去。

就在他落地的瞬間,轟的一聲,電梯急轉直下,砸在了一樓的緩衝器上。

「你沒事吧?」林晚秋把寧逸扶了起來。

寧逸搖搖頭。

如果他沒看錯,電梯井裡懸掛轎廂的鋼絲繩上,恐怕全都被人剪過了……

那淺白色的印子,就是鋼絲繩被剪過留下的痕迹。

「我扶你上樓!」

劫後餘生的林晚秋不由得鬆了口氣。

寧逸也沒拒絕,在林晚秋的攙扶下上了樓。

打開門,林晚秋扶着寧逸坐下。

就靠在林晚秋家的沙發上,寧逸從林晚秋手裡接過水,喝了一口。

「剛剛多虧你了,真是嚇死我了!那電梯,怎麼說掉下去就掉下去了?」

林晚秋抱着水杯,到現在她還有些後怕。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林小姐,最近你自己要多小心一點,如果有事情可以來隨時找我!」寧逸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活動了一下,覺得身體沒有大礙了之後,才站了起來。

電梯的事情有太多的疑點了。

他覺得還是去看看比較好,萬一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呢……

「找你?我去哪裡找你啊?」

林晚秋也跟着站了起來。

寧逸笑呵呵的看着她。

「不是說了嗎,我就住你家隔壁!」

林晚秋一愣,眨了眨眼睛,寧逸已經關上了門。

……

……

從林晚秋家出來,寧逸又回到了一樓。

電梯井裡的電梯被摔的有些變形。

恐怕真的跟他預想的一樣,有人要對林晚秋下手了!

電梯從四樓掉下來,不至於讓人摔死,但估計骨折是沒有問題的。

這更像是一個警告。

如果不是寧逸,林晚秋這會應該已經在醫院了……

而且最讓寧逸頭疼的是,這個人,恐怕已經潛伏在林晚秋身邊很久了。

這特么要是想揪出來,可是費了勁了!

在小區里轉了一圈,毫無頭緒的寧逸回到了十二樓,就在林晚秋家的隔壁,寧逸掏出鑰匙,打開了門。

剛剛關上門,他兜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寧逸接通了電話。

「喂!誰啊?」

「寧逸,看時間,你應該已經到臨安市了吧!」

電話那頭,一個略顯有些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何止到了,我連入學手續都辦理完了。」

寧逸說到一半,卻戛然而止。

電話那面的人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

如果不是三年前的那件事,恐怕現在的寧逸,應該還在南海大學吧……

「好了,不要想太多,保護好林晚秋,這是當務之急最重要的事情。」

保護林晚秋?

寧逸忍不住想要罵娘。

「你還有臉說呢,把老子忽悠到臨安市來,還弄回到南海大學當學生?就為了保護個千金大小姐?虧你想的出來!」

「這個……」

老陸乾咳了兩聲。

「寧逸啊,有些事,你得透過表面看本質啊,你怎麼就不想想,我廢了這麼大的力氣,甚至不惜動用林氏集團的勢力把你送到南海大學,就真的就是為了保護一個林晚秋?」

寧逸的眉頭聽見這話,皺緊了一下。

他就知道這老貨絕對憋着壞呢,來的時候不跟自己說,等自己到了再交代任務,到時候不執行也得執行了!

就是個老狐狸,老奸巨猾的。

「這次你潛伏到南海大學,除了保護林晚秋之外,還有一件特殊任務,上面還要求你要找到一名南海大學三個月前失蹤的老師,這個人,叫葉嵐!」

「不過根據我們猜測,這個葉嵐,很有可能已經不在南海大學了,你的任務,就是找到有關她的所有蛛絲馬跡,有任何發現,馬上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說完,老陸頓了頓,才繼續道:「除此之外你還要注意,在找葉嵐的,可能不止你一個人,至於其它人究竟是敵是友,我暫時也不清楚,你自己一定要你注意隨機應變!」

寧逸點着頭,這個任務還算是簡單,畢竟他就是南海大學的學生,找個老師應該不是什麼困難事。

大抵捋順了一下思路。

老陸想了想又道:「還有一件事……」

「你丫的就不能一次性說完?」寧逸差點罵他

老陸拍了拍腦袋:「年紀大了,容易忘事,倒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在臨安市遇到什麼麻煩,可以去林氏集團找林毅晨!」

「……」

寧逸掛斷了電話。

這老貨是不是年紀越大越糊塗了……

真出了事,找一個集團董事長有毛線用?

跟老陸通完了電話,打掃了一下屋子,寧逸洗了個澡,早早上床睡覺了。

畢竟明天是第一天上課的日子。

起碼得給林晚秋留個好印象是不是。

要不然自己怎麼泡……怎麼認真學習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