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前任是醋王
我的前任是醋王

我的前任是醋王唐添添

標籤: 弟弟 現代言情 秦野
「你們醫生上班時間都可以自由走動?」我一把奪走她手裡的魚食,兇巴巴地問她:「你為什麼坐在我男朋友的位置上?」「當然不可以
」林夢露笑得得體溫柔,「但這所醫院是我家開的,我在自己家裡走走有什麼關係?」...
狀態:連載中 時間:07-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的前任是醋王第2章  


《我的前任是醋王》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許念唐添添,講述了:「唐添添,誰教你用洗碗巾包傷口的?
你一個醫學生,畢業後選擇當模特也就算了,你難道連急救的常識都不懂嗎?
就任憑……」許念握着我的小臂查看傷口,揭開那塊沾了鮮血的洗碗巾時候,他的聲音都在顫抖,「任憑自己流這麼多血嗎?
」「對不起,因為我切菜的時候在想一個人。
」我委屈巴巴地低下頭。
許念蹙着眉,一言不發地替我包紮傷口。
我看着他那雙原本白嫩修長的手,因長時間佩戴醫用手套而被泡的蛻皮,心中不禁有點難受。
...「嘶……」腦子很亂,手裡的刀不慎一偏,切到了手指,直接削掉了小半塊指甲。
頓時鮮血淋漓。
秦野衝進來,看見了砧板上躺着幾塊被我切成小條,強行拼湊成一個「許」字的胡蘿蔔。
他一邊罵一邊抓起塊洗碗巾往我手上裹:「炒個家常菜,你非得學米其林。
姐,你雕這個玩意做啥呢。
」我想說我自己以前就是學醫的,處理傷口還是可以的。
但秦野不聽,執意拖着我往樓下沖。
一路上喊的特別恐怖,嚇得志願者紛紛跑過來,還沒弄清楚真實情況,就圍着我問:「誰手斷了?
小姑娘你手怎麼斷了?
」「我……」我一抬頭,剛想解釋,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小跑帶着風往這邊沖。
看起來挺着急的樣子。
於是,我將計就計,虛弱地往秦野肩上一靠,說:「我自己不小心的。
」「醫生!
有醫生嗎!
快點,我姐流血過多,快死過去了……」秦野抱着我肩,急得大喊。
死什麼死,會不會說話呢。
我剛想趁機擰一把秦野的大腿,就被對面的許念拉進了懷裡。
抱得太緊了,我滿耳朵都是他突突的心跳聲。
我推了推他:「不要貼貼,貼貼容易密接。
」「唐添添,誰教你用洗碗巾包傷口的?
你一個醫學生,畢業後選擇當模特也就算了,你難道連急救的常識都不懂嗎?
就任憑……」許念握着我的小臂查看傷口,揭開那塊沾了鮮血的洗碗巾時候,他的聲音都在顫抖,「任憑自己流這麼多血嗎?
」「對不起,因為我切菜的時候在想一個人。
」我委屈巴巴地低下頭。
許念蹙着眉,一言不發地替我包紮傷口。
我看着他那雙原本白嫩修長的手,因長時間佩戴醫用手套而被泡的蛻皮,心中不禁有點難受。
「有什麼事,你可以打我電話。
」許念突然說道。
我抬頭,猝不及防地與他視線撞在一塊。
他眸光深沉,似乎藏着蓄壓已久的情緒。
「我背不出。
」我訕訕地回答,「你號碼我上次賭氣刪掉了。
」許念沉下臉,不再和我說話。
他走之前,看了眼秦野:「你是唐添添的弟弟?
哪種關係的弟弟。
」「就是帶點血緣關係的那種弟弟。
嘿嘿,你之前誤會我,我都沒機會和你解釋。
那個,前任哥。
您這邊除了綠葉菜還能不能給我搞點蒜。
吃肉沒有蒜,香味少一半。
」「沒有。
」許念拒絕得斬釘截鐵。
我看着許念離開的背影,心中莫名其妙地感到空落落的。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法術真理:重生就幹了一件事,買個雙精英號。然後躺好全靠作者金手指給神器給導師給神眷…你要不別買號直接躺吧…飯要不要別人喂你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黑化影帝:太晦澀,黃金三章掛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奪鼎1617:海上勢力都發展到派日本僱傭軍影響英國王權了,卻對登萊的部隊無法支援,不可理解。黑蔣記民國黑的沒有邏輯,最主要的是齣戲。估計當兵後出來混生活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