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敵從許願開始
無敵從許願開始

無敵從許願開始蘇劍飛

標籤: 蘇劍飛 蕭塵 都市小說
陳平意外獲得了一個許願石
他,化身為都市之神
想讓誰生誰就生,想讓誰死誰就死
一念之間,可以改變整個世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0004章 龍心草


心狠手辣,桀驁不馴,衝動蠻幹,不計後果。

柳婆婆和蘇小姐對視一眼,兩人對蕭塵的評價多了幾個詞。蘇小姐朝柳婆婆看了一眼,她連忙走了過去,帶着蕭塵和大黃狗朝裏面走去。

蘇小姐腳步頓了一下,斜眼一掃站起來就要拔劍朝裏面衝去的寧公子,冷然說道:「他的實力是白虎境二重,你不想死可以去試試。」

望着腳步一下愣住面色青白交加的寧公子,蘇小姐美眸內閃過一絲厭惡,留下一聲輕嘆,抬腿朝裏面走去。

這些公子哥們為何總是那麼無趣?偌大的血日城如此多公子,她還真的一個也看不上…

蘇劍飛等人也跟了進去,留下寧公子滿臉怨毒的站立在門口,失魂落魄與門口在風中搖曳的紅燈籠伴隨在一處,看上去頗有幾分凄涼。

蘇家很大,分為前院,中院和後院。

除了蘇劍飛,那些護衛們都去了前院自有人安排他們,蕭塵在蘇小姐柳婆婆陪伴下朝中院走去。當蕭塵看到一個寬闊院子外站着很多人迎接時,眉頭微微一皺停下了腳步,他對着柳婆婆說道:「婆婆,能否安排我一個單獨的房間?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柳婆婆一怔朝蘇小姐看了一眼,得到她的同意後,帶着蕭塵徑直朝後院走去。蘇小姐目視蕭塵的背影遠去後,這才笑着朝前方走去,在一名微胖的中年人前低身行禮道:「青衣見過父親,見過三位長老,大哥。」

蘇劍飛也彎身行禮,恭敬說道:「參見族長,三位長老,少族長。」

「進去說吧。」

穿着一身員外裝,一臉富貴相的中年人淡淡點頭,朝蕭塵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轉身朝裏面走去。對於女兒的歸來,他看起來似乎並不高興,不過熟知他脾氣的人都知道,他能出來迎接,內心對於這個女兒已經寵愛至極了。

三名中年長老很滿意的笑了笑,同樣朝蕭塵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轉身走進大廳。還有一位看起來很年輕,比寧公子英俊很多的公子卻不滿的望着蘇小姐道:「青衣,那人是誰啊?居然如此不懂規矩?」

蘇青衣沒有解釋,反而笑着說道:「大哥,進去說吧。」

「哼,鄉巴佬就是鄉巴佬…」

一身錦衣的年輕公子嘀咕着朝裏面走去,蘇青衣搖了搖頭跟着裏面走去。

蘇家不愧為血日城最富有的家族,大廳內奢華至極,雪白的毛毯,紅倉木方桌,散發著沁人香味的禪香,滿桌子的美酒佳肴,旁邊站立的數名侍女,無不顯示着蘇家的富有。

蘇家族長蘇敵國端起酒杯,臉上露出一絲勉強的微笑,等蘇青衣和蘇劍飛落座之後才遙遙舉杯道:「來,為青衣的第一次走商成功喝一杯。」

眾人連忙微笑起立共飲,蘇敵國擺了擺手讓眾人坐下,這才輕描淡寫的望了蘇青衣一眼,問道:「青衣,這次還算順利吧?」

蘇青衣進來之後就取下了面紗,露出一張精緻絕美的臉龐。一般喜歡圍上面紗的女子,要麼是太美了,要麼就是太丑了。很明顯蘇青衣屬於前者,從蘇劍飛那炙熱的眼神可見一斑。

蘇青衣盈盈一笑,如百花盛開,她微微搖頭道:「有勞父親挂念,還算順利。」

旁邊的蘇劍飛被驚醒過來,移開目光,立即起身說道:「哪裡是還算順利?這次走商簡直是一路坎坷啊,遭遇山賊六次,野獸襲擊十一次,最後回程的時候還遭遇了一頭血狼王及近二十頭血狼的攻擊。如果不是小姐聰慧,智計百出,劍飛怕是沒命再為族長效力了…」

「三等荒獸血狼王?」

蘇敵國面色一沉,三名長老也眉頭緊鎖,被蘇劍飛稱做少族長的年輕公子卻一臉的嘲弄問道:「如此多荒獸怎麼沒見你們死人啊?不會是吹牛的吧?」

蘇劍飛臉色一下漲紅了,卻憋着不敢反駁,蘇青衣垂下眼瞼微微搖頭。三名長老對視一眼紛紛苦笑,蘇敵國一拍桌子,暴怒站了起來,大喝道:「混賬東西,我怎麼生了你這樣一個蠢貨?滾出去。」

少族長見蘇敵國發怒了,訕訕的溜了出去,還一路嘀咕着,讓蘇敵國臉色更差了幾分。

蘇劍飛如此大事自然不可能亂說,少族長蘇若虎去年同樣是第一次走商,帶的護衛多了一倍,最後卻半點貨物沒帶回來,反而死了一半人。此刻見蘇青衣平安歸來妒忌就罷了,居然還陰陽怪調?難道蘇家的人全死了他就開心了?

想到這裡,蘇敵國深深的望了蘇青衣一眼微微一嘆,這個孩子如此優秀,可惜是女兒身啊…

一名長老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圓場道:「青衣,你們行走的路線應該是大荒外圍吧?為何會遭遇血狼群?你們後來是如何逃走的?」

長老的詢問吸引了蘇敵國的注意,蘇青衣沉吟了一下,苦笑解釋道:「為何會出現血狼我還不清楚,我們沒有逃走,反而擊殺了一些血狼,父親剛才看到那個少年了吧?血狼基本都是他擊殺的。」

蘇劍飛也連忙點頭應聲道:「是的,那少年好強大,居然達到了白虎境二重,而且他戰鬥力非常強大,我估計在他手下走不過三招…」

「什麼?」

蘇敵國和三名長老眼睛同時亮了起來,蘇敵國那圓嘟嘟的臉變得無比肅穆,沉聲問道:「將事情詳細經過說說。」

蘇劍飛牛飲了一杯美酒,立即口沫飛濺的講訴起來:「當時我們在大荒外圍,這少年一人出現了,背着一把木劍,帶着一隻土狗,讓我們帶他一程……」

蘇劍飛講述故事的能力很強,原原本本一點不落的講了一遍,包括在蘇家門口和寧公子的對抗,沒有遺漏也沒有半點誇大。

蘇敵國和三名長老聽完之後都沉默了,四人彼此對視一眼,紛紛看到對方眼中的異色。剛才他們都和蕭塵對了一個照面,能清楚的判斷出這少年最少十六七歲,如此年紀如此戰力,深深的震驚了他們。

蘇敵國沉吟了片刻,再次赫然起身道:「青衣,從現在開始,所有事情你都別管了,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把這少年留在蘇家。他要什麼,你給什麼!」

三名長老也堅定的點頭,他們很清楚在荒神大陸有錢並不是值得驕傲的幸事,沒有一名強大的武者震懾四方,反而會招來無盡的禍事。

蘇家很有錢,但家族內唯一的紫象境老爺子在半年逝去了,讓蘇家一下變得危機四伏。

蘇家迫切的需要一名強者震場,需要招攬天資縱橫的天才少年加以培養。出生大荒,年紀只有十六七歲實力卻達到白虎境二重,天資比血日城第一公子血吹花還要卓越的蕭塵,值得蘇家花費任何代價拉攏。

蕭塵不知道自己成為了香餑餑,被蘇家幾位大佬看上了,他此刻坐在一個小別院內,正捧着小半隻烤乳豬亂啃,他那隻大黃狗蹲在一旁啃着另外大半隻。

「呵呵,孩子,別那麼急!沒有人和你搶的。」

旁邊坐着一臉慈祥的柳婆婆,望着眼前吃相粗魯至極,不時抬頭頭咧嘴一笑的少年。她很難和剛才在大門外殺戮果決,冷漠到了極點的樣子聯繫起來,感覺這少年在外人面前都戴上了偽裝的面具般。

柳婆婆等蕭塵吃飽喝足之後,揮手讓侍女收拾一番,這才笑着問道:「孩子,你在這安心住下,有什麼需要和婆婆說,就當自己家一樣。」

蕭塵摸了摸肚皮,感激的說道:「婆婆對我真好。」

「你這孩子嘴真甜,和我孫子一樣,長得也像。」柳婆婆笑道,不過說著說著,臉色就黯然下去了。

蕭塵若有所思,估計這柳婆婆是因為他長得像她孫子,才會讓商隊帶他一程的吧?難怪這柳婆婆看他的眼神很是溫和慈祥,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對這個老婆婆有種特殊的好感。

他沉吟了一陣,最終還是低聲問道:「婆婆,你孫子怎麼了?」

「死了!」

柳婆婆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一年前得罪了月家大公子,三天後就突然死了…」

蕭塵不知道月家是什麼?不過他知道柳婆婆現在很孤獨和落寞,有些感同身受。

他眼神逐漸迷濛起來,望着窗外暗暗喃喃道:「我不在的日子,爺爺一個人在大荒內是否一樣的孤獨和落寞?」

柳婆婆黯然傷心了一會,勉強一笑站了起來,道:「孩子,你休息吧,安心在這住着,明天婆婆帶你上街買新衣服去。」

蕭塵卻突然搖了搖頭,道:「不了,婆婆,明天我就走了!我還有事,我要去大城池。」

柳婆婆一愣,隨即疑惑的問道:「孩子,你去大城池幹什麼?這血日城不夠大嗎?」

蕭塵低下頭去,沉默了良久,才抬頭說道:「我爺爺被荒獸攻擊中毒了,只能支撐三年。我要去幫他尋找龍心草治療,他說只有大城池才有,比如殺神部落主城,殺帝城。」

「這樣啊…」

柳婆婆點了點頭,這龍心草他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少年如此強大,他爺爺肯定也是厲害的人。如此厲害的人物中毒了,可不是一般的靈藥可以救治的,她還有心把這少年留在柳家培育,看來只能作罷了。

她拍了拍蕭塵的肩膀,慈祥笑道:「那好,你早點休息,明早婆婆送你。」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論狗頭人如何種田:只想說作者你屁股到底坐人還是狗的那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世界設計師:書名與內容給人相差太大,失望-1主角是一個龍套-1情節不太抓人-1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蟲巢意志:群星同人文,群星愛好者來閱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