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初心不負,盛夏等你
初心不負,盛夏等你

初心不負,盛夏等你單一

標籤: 孟初夏 現代言情 盛寒深
六年深愛,她卻眼睜睜的看着他娶了另外一個女人
她以為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忍痛放手,可是沒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才剛剛開始
被囚禁,被折磨,無論如何他都不肯放她走
「你是我的女人,孟初夏,這輩子你躲不掉,也逃不掉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6章:孟初夏,你敢!


「不,孟小姐,你千萬不可以這麼做啊。
我求你了,如果你出了意外的話,先生一定不會饒過我的。
我丈夫剛結婚就出意外走了,現在我兒子還在上大學,女兒也還在上高中,家裏面就靠我一個人過活了,孟小姐,我求你了。」
王媽跪在地上,百般祈求。
最終,孟初夏還是沒有狠下心來,因為她無法忘記父親走後,母親是如何含辛茹苦的將自己拉扯大。
在四十歲的王媽身上滿滿的都是當初母親的影子。
「王媽,你起來吧。」
孟初夏面色平靜,說不清楚心裏面是什麼滋味,一步一步向病房艱難的走去。
只是覺得自己如今竟然到這種無路可退的地步。
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如今都輪不到自己來做主了嗎?
孟初夏躺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一句話都沒有說,一口水都沒有喝,一粒米也沒有吃。
任憑王媽怎麼勸說,孟初夏都聽不進去。
她像是一個得了失心瘋的精神病患者,躺在床上,靜靜的看着頭頂醫院的燈光和白色的天花板。
直到晚上盛寒深的電話打過來,孟初夏聽到王媽手機裏面傳出來的盛寒深的聲音,她才獃獃的回了神。
「先生,孟小姐不吃飯,我怎麼勸都不管用。」
王媽在一旁焦急的開口,孟初夏卻熟視無睹。
「那就輸營養液,一定要保住孩子。」
直到盛寒深毫無感情,公式化的聲音清晰的落入孟初夏的耳朵,孟初夏的眼角才緩緩溢出來淚水。
盛寒深,是不是在你的心底,我從來都不曾重要過。
「是,先生。」
王媽恭敬的掛完電話有些心疼的看向孟初夏,孟初夏翻過身去背對着王媽,拭掉眼角的淚水。
王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去叫來了醫生,給孟初夏來輸營養液。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裏面,除了這一個電話,盛寒深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
孟初夏連着輸了一個星期的營養液,整個人都瘦弱憔悴,面色有些發黃。
兩隻手上都是輸液留下的針孔,手上的血管都已經青腫。
稍微一動就牽扯着疼。
第八天,孟初夏終於再也頂不住,昏了過去。
整整八天都不吃不喝的,靠着營養液維持了八天,肚子裏面還有孩子,孟初夏終於熬不過去了。
孟初夏急救完了之後,盛寒深終於出現了。
她以為自己的心早已經絕望,可是在她醒來看到盛寒深第一眼的時候,心還是不可抑制的顫抖了。
「孟初夏,這是我盛寒深的孩子。
你留也得留,不留也也得留,由不得你。」
只是盛寒深凌厲無情的話再一次將孟初夏打入了萬丈地獄。
孟初夏嘴角乾涸,已經起了泡,笑着牽扯着疼,「盛寒深,這孩子的確是你的,但是現在他在我的肚子裏面。」
孟初夏的意思很清楚,也就是這孩子如果她不想要,那麼無論盛寒深怎麼樣都留不住。
「孟初夏,你敢!」
盛寒深忽然臉色黑沉如墨。
孟初夏笑的心疼,「我現在一無所有,又有何不敢。」
「你不要忘了,你不是自己一個人,你還有你的母親。」
只是無論如何,孟初夏也沒有想到盛寒深會拿自己的母親來威脅自己。
因為母親這輩子所承受的痛苦,孟初夏只告訴了盛寒深一個人。
盛寒深比任何人都清楚。
「盛寒深,你卑鄙無恥。」
孟初夏胸口一上一下的劇烈起伏着。
盛寒深在西服口袋裏面看不見的雙手,緊緊的握着,青筋一根一根的暴戾。
腦子裏面閃過醫生對他說的話。
盛總,孟小姐一心不想要這個孩子,情緒抑鬱,整日不吃不喝。
心病還需心藥醫,這樣下去,無論打多少營養液,就算是找全世界最好的醫生,孩子也終究是保不住的。
盛寒深拔掉孟初夏手上的營養液,一把拽起孟初夏出了醫院。
「盛寒深,你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裡。」
孟初夏極力反抗,卻無濟於事。
連着趕了四個小時的車,到了清水鄉下。
盛寒深把車停在一座陳舊的老宅面前,老宅的門開着。
已經年近五十歲的母親坐在院子裏面縫縫補補,手裏面拿的衣服,孟初夏記得很清楚。
是自己第一次上學的時候母親給自己做的花裙子。
孟初夏的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
她好像已經一年沒有回家了,因為害怕母親過問自己的婚事。
更多的是心中那份自卑感,還有和盛寒深的門不當戶不對,甚至是她都沒敢告訴母親盛寒深的身份。
她知道如果母親知道了盛寒深的身份,一定不會同意。
因為當年父親就是這樣拋下了他們母女。
黃昏的夕陽落在母親的身上,那兩鬢早已經花白的頭髮,一下子就刺痛了孟初夏的心。
多少次她勸母親離開這裡,跟自己去藍城。
可是母親從來都不肯。
她又怎麼不知道,母親一直在等着那個人回來。
即使是等了大半輩子,已到風燭殘年。
孟初夏低着頭,擦掉自己眼中再也忍不住的淚水。
再一次抬眸的時候,早已經粉飾好了所有的情緒。
她望向身邊的盛寒深,彷彿在做着一個毫無感情的交易,「盛寒深,我答應你,生下孩子。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生下孩子後,你放我走。」
因為她不想像母親那樣苦等一輩子。
盛寒深身子一僵,似乎沒有想到孟初夏會這麼說。
他沉默了良久,終於才緩緩的開口,說了一聲好。
汽車再一次發動,母親的身影越縮越小,直到消失在孟初夏的視線。
一路上,車廂內很是平靜。
從清水鄉下到藍城,盛寒深和孟初夏一句話都沒有說。
到了藍城,盛寒深直接把她帶回了別墅,開門下車時,王媽已經在別墅門口恭敬的等候,「孟小姐,先生,你們回來了。」
「嗯。」
盛寒深應了一聲,孟初夏徑直去了別墅。
「王媽,好好照顧孟小姐的起居,尤其是孟小姐肚子裏面的孩子。
如果再出什麼問題,我唯你是問。」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已完本——女穿男,內容如標題。喜歡的讀者:平淡見真知,文風樸實又溫馨。不喜歡的人:裹腳布般的流水賬,又臭又長。結論:作者將這本書發在晉江是一個很正確的選擇。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成為奇幻世界的一員:弱智小白文,各種腦殘劇情,漂亮可以為所欲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憤青)中華崛起:在風雲教九陰真經。恩 很強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