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未來拯救小組
未來拯救小組

未來拯救小組老賊有道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羽 老賊有道
儘管人類能擁有獨一無二的能力,但是…………這是人類應該掌握的能力嗎? 獲得能力的人類還算人類嗎? 賜予人類能力的生物到底是什麼? 人類所認知的宇宙真的是人類眼中的世界嗎? 人類……到底是什麼? 賊氏宇宙系列第一部正式登場! 脆弱的地球生物,在宇宙中掙扎~ 作為主宇宙的一個外傳故事的《未來拯救小組》希望能給各位搭建一個基礎的宇宙觀,為以後的主宇宙打下基礎
新手上路,請多關照
狀態:連載中 時間:07-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一束太陽光,綠的人心慌


楊羽快步穿過人群,徑直走到窗前,眼前的一切讓他微微出神!距離窗戶最近的樹已經枯萎,原本一人腰粗的樹榦,乾癟的只有手臂的粗細;而樹下的綠化帶,一眼望去只有灰色的雜草和血管一般附着在牆上的紫色爬山虎,綠油油的陽光照射這些詭異植物,整個世界猶如被濾鏡處理過的老舊照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跟手環是否存在某種關係。」楊羽握着左手手腕上的手環,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一直站在後面思考的李顥也走到窗前,單手摸腦門說道:「目前來看咱們應該是穿越了,但不知道是時空穿越還是異世界穿越,另外…」李顥拿起手機:「你們是不是也沒有信號。」

其他人也都拿出手機,無一例外全部顯示不在服務區。

「咱們要麼出去找人問一問,要麼回地下室看能不能穿越回去。」王帥順着李顥的思路也開始盤算起來。

兩人的對話算是提醒了陷入混亂的其他人。

「是回地下室等還是出去碰運氣找人幫忙,咱們投個票吧。」楊羽環顧眾人說道:「同意出去碰運氣的舉手。」

「嘩~」齊刷刷,9人全部舉手,甚至還有舉雙手的。

「看來目標一致性很高呀。」楊羽暗暗點頭,一般在重要時刻他們的內部投票總是出奇的一致,畢竟從幼兒園一起玩到高中,思想不一致的都被淘汰了。

「來之前我就覺得這次探險一定很爽。」張祥偉單手扶着眼鏡,嘴角微挑,骨子裡的冒險精神被一點點帶動了起來。

「咱們走來時的路,出去之後第一站去阿馮家裡,那離學校最近。」制定好路線,楊羽手指大門說道:「出發!」

王帥作為先鋒走在最前面,張筱與邵長隴組成右翼方陣,艾安和馮水士在隊伍左翼,王極天和李顥站在隊伍中間,張祥偉和楊羽殿後,此隊形是這個隊伍的經典探險隊形,它可不簡單,是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最終決定使用石頭剪刀布才組成的「合理」隊形。

走出實驗樓少年們都回頭望去,發現實驗樓的後方已經坍塌,如果留在地下室裏面後果不堪設想。

眾人一陣後怕,步伐加快,迅速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一路上還是那一幅破敗景象,不光第三實驗樓被破壞,遠處那些能看見的高教學樓也沒逃過被殘害的命運,不是坍塌了一角就是整面牆都消失了,露出裏面雜亂的教室;空氣中漂浮着未知顆粒,每一次呼吸都覺得有一股令人作嘔的臭魚腥味,最可怕的是能見度低的令人髮指,超過十米以外的東西都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

越向外走楊羽就越覺得震撼,如果存在地獄,那麼地獄一定不如現在眼前的一切可怕。

「嗯?前面是不是有個人?」王帥眯着眼睛指向前方。

看向手指的方向,一個拐角處確實有一個人影站在那裡,但因為那人處在陰影中並且空氣能見度很低,導致那道身影模模糊糊的。

「真有人!咱們太幸運了吧!」說完王極天走到王帥身邊邊揮手邊大喊:「哎!您好!我們能問個路嗎?我們迷路啦!」

可能是因為王極天的禮貌,那人緩緩向眾人跑了過來,速度不快,楊羽模糊的看見那人也向王極天招着手。

「果然沒錯,講禮貌的人都是特別的,這哥們頭頂上還插着個小旗幟,簡直和我的雞冠頭有異曲同工之妙。」說著王極天揮手的速度稍微加快了一些。

小旗幟?隊伍中的李顥摘下遠視鏡向前看去,心裏嘀咕着什麼人在頭頂上插旗啊,怕不是有什麼大病。

「天哥,你眼神是真不好,那根本不是旗幟好不好,那是手!」仔細鑒別後的李顥推了一下王極天的肩膀,無奈的說道。

「怎麼可能是手!那明明是在頭頂上。」王極天依舊堅持自己的「插旗理論」。

「你還不信我的眼睛嗎!」李顥有些氣急,從形狀到體積再到量子力學等多方面角度想要說服王極天,但王極天本着不聽不聽王八念經的態度跟李顥爭論不休,漸漸的那道人影清晰了起來,正好一道陽光照在了那人頭頂,一支上下擺動的手若隱若現。

作為幾人里視力最好的李顥最先看清了此人,說是人吧可能不大準確,紫色的黏液掛滿了那人的上半身,整條左臂插在天靈蓋上,被王極天當成旗幟的正是因為慢跑而上下擺動的左手。

媽耶!這也太噁心了!李顥噁心的差點吐出來,捂住嘴巴往後退了半步。

「顥哥,真的是手啊,你這眼睛真的牛!」王極天還沒看清那人其他的地方,只能順着陽光分清那是一隻手。

等等,手怎麼在頭頂上?一瞬間一股惡寒從腳底衝上王極天的雞冠頭,不僅是王極天,其他人也看清了那人影的樣子。

「我槽,別管旗幟不旗幟的了,快跑!」張筱大喊一聲,隊形瞬間瓦解,幾人撒丫子跑的飛快,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帥也臉色蒼白。

楊羽一邊跑一邊觀察身後的人影,更讓他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了,在那人不遠的拐角處,突然衝出一大堆人,雖然看不清樣子但也能猜出個大概,如果真讓那群東西追上,鬼知道會發生什麼,嗯?鬼為什麼會知道?噠咩呦~噠咩噠咩!

「彪哥,你臉咋白了。」跟王帥並列跑的李顥問道。

「天冷…老子是不怕鬼片,又不是不怕死,我可不想頭頂插旗。」王帥想想剛才那人的樣子就渾身發寒,這就是恐懼嗎?

「還有心情扯淡,回頭看看。」楊羽向李顥喊道。

聲音不小,其他少年也紛紛回頭望去,身後黑壓壓的一片,有幾個跑的快的已經超過了「插旗少年」,沖在最前面的怪物沒有雙腿,從骨盆處連着單車輪的怪物,它就像滑雪一樣,雙手為滑雪杖,輪子為滑板,仔細看能看見雙臂磨出的血跡和車輪輪轂與地面摩擦產生的火花,真真的一路火花帶血液。

沒有人再說話,眾人全都開足馬力狂奔。

「這樣跑不是個辦法啊,」楊羽心想「如果能穿過操場,就能去正門,那裡興許可以出去,再不行還能爬校門。」否定幾處爬牆地點之後,楊羽選擇有雙保險的學校大門當做逃跑目標。

想到這楊羽大喊道:「小艾,操場!往操場跑,咱們穿過去就能去正門了。」

艾安沒有回話,估計是岔氣了,但已經向右方的操場跑去。

「我…我…我快跑不動了。」李顥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堅持住!不想頭頂插旗就得跑!已經快到操場了。」跑在李顥身旁的張祥偉幾步跑到李顥身前:「我帶着你跑,別再說話了,調整呼吸。」

別看張祥偉有點瘦,但他是5000米長跑和1000米游泳的大盛市市紀錄保持者,有着自己的一套呼吸方法,早在一年前就教給了這群小夥伴,李顥暗暗感謝,不再說話開始調整呼吸。

隨着眾人衝出籃球場地,終於到達了熟悉的操場邊。

剛剛鬆了一口氣的少年們緊接着就被絕望吞噬,紛紛停下了腳步。

整片操場零零散散的有很多人影,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離得近的也就只有30米左右,所以人都知道他們不可能跑出包圍圈,這些怪物可是都會跑的!

體力最差的李顥已經坐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充分透露出對生的渴望和對死的恐懼,精神世界已經岌岌可危,隨時有可能崩潰。

而一直追求刺激的張祥偉和馮水士二人也沒有了任何錶情,顯然一副認命的架勢。

「怎麼辦,該怎麼辦!」楊羽的大腦在飛速旋轉:「不能死,先找能拖延時間的地方。」

目光一瞥,在他們不遠的健身器材里,一個平時都不敢玩的器材讓楊羽靈光乍現,趕忙扶起癱軟的李顥說道:「快!快爬到觀星梯上面!」

眾人齊齊看向不遠處的健身器材,楊羽說的觀星梯是一個很特殊的健身器材,由一個個鐵梯子構成,只要爬到最頂端,就可以騎在上面。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活,但至少能多拖延一會,眾人快步跑到觀星梯前,迅速上爬,身手極其敏捷,三步並兩步,爬梯子的速度是平時兩倍都不止。

就在眾人都快要爬到頂端的時候,跑得最快的「獨輪小子」已經到了梯子下面,嗙的一聲撞在了鐵梯子上,懸掛在它身後的綠色黏液流到了鐵梯上,本來銹跡斑斑鐵梯變得銀光閃閃,鐵變成了別的金屬!

這一切都被最先爬到頂的張筱看在眼裡,指着那片特殊金屬說道:「看,那黏液有大問題,估計能把人也變成那個樣子。」說完把腿向上收了收,生怕被黏液碰到。

「嘭,嘭,嘭…」陸續趕到的怪物都不會剎車,全部撞在了梯子上,眾人騎在鐵梯頂部,看着四處飛濺的黏液,驚奇的發現黏液顏色也是不同的,比如綠色黏液能變成銀色金屬,紅色黏液能變成黑色金屬,剛剛銹跡斑斑的梯子,下半部已經被各種顏色塗滿。

猙獰的怪物近在咫尺,此時鐵梯頂部的少年們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幸好怪物不會爬梯子,但緊接着怎麼離開這裡又成了新的問題,爬上鐵梯子的行為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飲鴆止渴,毒藥雖好可不要貪杯哦~

時間一點點流逝,這已經是爬上梯子的第三個小時,梯子下面聚集的怪物越來越多,居然開始堆疊了起來,慢慢接近少年們。

從剛爬到梯子上,再到發現怪物開始堆疊,再到堆疊到梯子的三分之二處,楊羽想了很多,是他一步步把夥伴們帶到了深坑裡,雖然沒有人怪他,但良知的譴責讓楊羽心如刀絞,看着累的趴在頂部的夥伴們,楊羽自責的說道:「都怪我,兄弟們,都怪我!是我把你們帶到這個死局裡。」說完雙手緊握,咬緊嘴唇。

「到了遺言時間了嗎?」李顥騰的坐了起來,沒有理會楊羽,說道:「來來來,都說說下輩子想做的事情。」

「我先說!」艾安清清嗓子:「如果有下輩子我想成為一名武林大俠,擁有自己的佩刀,行走於黑暗之中,懲惡揚善!」說著拿出甩棍外套開始揮舞起來,彷彿是一把絕世寶刀,而他的甩棍早就丟失在跑路過程中。

「我想成為帥哥魚!在大海里暢遊!」張祥偉說道。

「你還帥哥魚?小丑魚預定了。」邵長隴鄙視了一下張祥偉,又說道:「我也沒什麼願望,就希望下輩子能有個女朋友,我還是個處男啊!虧大了!」

女朋友?說這個我可就不困了馮水士一下來了精神:「咱倆願望一樣,我也想找個女朋友,最好是個醫生,我最喜歡的就是制服!」緊接着開始形容他的夢中情人。

當他說到希望女朋友還是個富婆時,趴在一旁的張筱接過話茬道:「我就希望有錢,當然富婆也不是不行。」這個理想頓時遭到了王極天的鄙視。

「你鄙視我,你有什麼遠大理想?」張筱說完再次趴下。

別人說理想時話很多的王極天輪到自己時卻啞了火,思考良久,最後擠出一個字「吃!」他的理想就是吃遍全世界!果然遭到了其餘人的無情嘲笑。

笑的最歡的就屬王帥了,他甚至笑出了眼淚,擦了擦眼角後說道:「如果可能我想當一名鐵匠,打造出世界上最鋒利的刀!」

「那你記得把世界第一刀郵給我嗷。」艾安說道:「世界第一刀就應該給世界第一刀客用。」

「那我再打造出世界第一劍,然後給你這個世界第一劍使用,哈哈哈哈!」王帥的話逗得眾人大笑連連,也引得遠處又跑來幾個怪物,加入疊高高中。

沒有人在意下面的情形,繼續聊着天。

「我的理想可就不一般了。」李顥一邊脫掉已經被怪物抓住的鞋子,一邊說道:「我被遠視折磨的夠嗆,下輩子我要成為一個眼睛正常的人,然後成為一名光榮的狙擊手!」說完看向一直沒有說話的楊羽,嘿嘿一笑:「大毛你的理想呢?」

眾人全都看向楊羽,嘴角都掛着笑,楊羽忽然覺得有這麼一群朋友是多麼幸運,攤開手掌說道:「下輩子我想創建一支隊伍,有世界第一刀客、有世界第一狙擊手、有世界第一帥的帥哥魚、有世界第一吃貨、有世界第一鐵匠,然後保護世界第一制服控、世界第一吃軟飯和世界第一戀愛腦。」

「你特么是想讓一群世界第一給你打工啊!你這是世界第一理想啊。」李顥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已經抓住他腳踝的怪物,對着其餘人說道:「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下輩子我要當大哥。」

怪物的力氣很大,唯獨能拉着李顥的只有楊羽和艾安兩人,但雙方力量懸殊,李顥此時已經沒有力氣了,看着越來越近的怪物,李顥低聲說道:「沒想到是這麼個死法。」隨後身子一歪,向左邊摔去。

「嘭~」不是李顥摔下去的聲音,是一聲槍響,怪物那隻抓着李顥的手應聲斷裂,楊羽和艾安趕忙扶正李顥的身子,其餘人則四處尋找槍聲的來源。

「奇蹟!奇蹟!我果然還是幸運的!媽媽,我還活着!」從生死關走過一次的李顥此刻雙唇顫抖,雙手也死死抓住鐵梯子,如果有奇蹟誰又想死呢?

「救援行動已批准,一計劃失敗,臨時計劃啟用,五號空艦營救被困人員,地點(348,111,901)。」

「五號空艦收到,呼叫艦長,請確認指令。」

「指令無誤,立刻實行營救計劃。」

一道巨光突然出現在主席台上空,照的少年們睜不開眼。

只是一瞬,一個巨大飛艇就停在了觀星梯旁邊,艙門打開,一左一右兩名全副武裝的士兵出現在少年們的眼前,那熟悉的迷彩服,那肩上熟悉的紅旗標誌,無疑不宣示着他們的身份,少年們淚目了,他們穿越到未知地點,舉目無親,唯獨祖國能找到他們,這是多麼強大的安全感。

已經筋疲力盡的眾人,被士兵一一送進飛艇,這艘未來科技感拉滿的飛艇滿足男孩子對飛艇的一切幻想。

左拐右拐,不一會少年們被領到一間休息室里,緊繃的神經在看見床的那一刻終於得以舒緩。

護送士兵一臉嚴肅,對少年們說道:「現在你們只是暫時安全,有什麼問題等到了聚集地再說吧,會有人專門解答的。」說完沒再多留,徑直走出門,消失在眾人的視野里。

「這也太帥了,鐵面無情啊,我還想參觀參觀飛船呢!」王帥輕輕撫摸着船體悻悻說道。

「哈切~我現在只想睡覺,其他的一切都是nothing 。」只對吃感興趣的王極天躺在床上,頭深深陷入枕頭中,不一會呼嚕聲響起。其他人也漸漸被困意吞噬,紛紛選擇加入睡覺大軍。

一旁考慮這群士兵身份、是否有危險的楊羽想了半天什麼也沒想出來,雙手拍拍臉頰,低聲說道:「真的安全了嗎?」接着就沒有再給他胡思亂想的機會,困意打敗了理性,只過了幾秒鐘坐在凳子上的楊羽也進入了夢鄉。

另一邊,剛剛安頓完少年們的士兵敲響了艦長的房門。

「進。」那聲音英氣十足,從聲音能聽出是一名女性。

隨着房門的打開一名少女正在看着地圖,身後一些工作人員在操縱着這艘空艦。

少女一身白色軍裝,清爽的短髮未及肩膀,五官精美絕倫,尤其是高挺的鼻樑讓原本古典風格的姑娘添加了一點異域風情,朱紅的嘴唇微微撅起,和鼻子交相呼應,中間夾着一支鉛筆,一雙水靈眼睛正仔細的看着眼前的地圖。

「杜艦長,我用儀器檢測過了,都是普通人,並沒有能量衍波出現,你過目。」說完把一個戒指大小的儀器遞向少女。

「不用看了向哥,跟我不必這麼拘束,而且你辦事我還是很放心的。」少女盈盈的笑了起來。

向定南看着面前這個小他7歲的少女有些頭痛,放下儀器憤憤地說道:「杜安安,你給我嚴肅一點,這是在工作呢!這麼兒戲怎麼當好艦長,怎麼服眾啊!」說完,向杜安安敬了個禮,離開了艦長室。

「還真是隨向叔叔,死板、教條一點意思都沒有。」拿起桌子上的儀器,按動中間的紅色按鍵:「這幫男生可真弱,能量衍波都只有3左右,比普通人還低2點。」

把儀器隨手一丟,注意力再次落到地圖上,畢竟這個世界弱者不會存在太久,這次救援已經是運氣爆棚,正好碰見他們做任務,送他們進入聚集地以後應該不會再相見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峨眉祖師:為啥作者叫油炸鹹魚呢?因為文章全是水,人自然就沒了。充滿新概念作文的各種賣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盡的遺落:當我受夠了二手翻譯過的保羅策蘭這種瘋子的胡言亂語的時候,就會來優書淘點能放空腦子的東西。…………我回去啃福克納算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魔門老祖會穿越:看了50章,這個主角老是自言自語,好像神經病一樣,絮絮叨叨的老太婆,棄書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