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愛你苦盡甘來
愛你苦盡甘來

愛你苦盡甘來阿影

標籤: 穆延霆 許念安 霸道總裁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愛的起的人
」三年前,許念安不聽父親的勸言,一意孤行,愛上穆延霆,從此飛蛾撲火,萬劫不復
含屈入獄,只為保護他心尖上的人
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
傷痕纍纍之後,她不愛了,他卻尋遍天涯,風塵僕僕站在她的面前,哀聲挽求
當愛不會發芽,她又如何種下名為希望的種子
風吹亂了她的發,亦吹散了過往,還有他心底,那聲淺淺低嘆
其實許念安,我愛你,不比你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她被誣陷


許念安似笑非笑,湊近她,用她們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穆延霆還不知道那件事吧,你說,如果我現在說出來,會怎樣?」
------------------------- 穆玫目光倏地躲閃,快速掃了一眼穆延霆,見他沒有注意,連忙轉移話題,「嫂子,你快嘗嘗這兔子湯,可新鮮了——」 話還未說完,只見穆延霆已皺着眉奪走了許念安手中的湯。
穆玫一愣,換上委屈的表情,「怎麼了,涼哥?」
「許念安不吃兔肉的,以後家裡,還是不要弄兔子了。」
穆玫用力地掐住掌心,臉上卻還是在笑,「好,我記得了。」
許念安卻又將湯碗搶了回來,澀笑,「做了三年的牢,哪裡還有那些驕縱的性子,穆延霆,別說這只是一碗兔湯,就算它是泥湯,我也能喝下。」
說罷,在他微蹙的目光下,仰頭飲盡。
她屬兔,所以一直不碰兔肉的。
可監獄那幾年,別說肉了,就算是生的麵糰,她都能照吃不語。
很多東西,終究是在這三年的時光里,漸漸改變,許念安看着穆延霆,欲言又止。
其實,她還想問問穆延霆,那三年來,他為何不來看她?
若是他肯來看看她,那些獄長,或許還會看在他的面子上,對她好些。
而不是,三年非人的折磨。
她斷過手,斷過腳,復健的日子苦不堪言,這些,他一概不知。
可就算知了,也無動於衷吧。
她心中苦笑。
穆延霆看着許念安,眸光里,流淌着隱晦的情愫,叫人辨不清。
「許念安。」
他說,「三年前你也是學服裝設計的,明後日你就進【花開】服裝公司上班,直接在小玫的手下做事吧,她正好缺一個助理。」
給穆玫,當助理?
許念安用力地攥緊碗,她的才華,遠遠在穆玫之上,可如今,他卻要她屈才給穆玫當助理?
他難道忘了,穆玫是怎麼被巴黎錄取的嗎?
若不是她。



似看出了她的不願,男人抿唇,道:「畢竟你的檔案不合格,坐過牢的,讓你入公司已經會惹人非議了,但是你待在小玫手下做事,她會替我照顧你的。」
許念安眸光微僵。
坐過牢,這個污點,將伴隨她永世。
可他卻彷彿忘記,這個污點,是他親手在她的人生中拿刀子刻上去的。
沉默了片刻,她徐徐笑了,目光盯住穆玫,一字一句,道:「好啊,那這一次,我可不會再讓着你了。」
穆延霆困惑看她,「你說什麼讓?」
穆玫突然站起了身,打斷他的問話,笑道:「涼哥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嫂子的,誰要是敢欺負嫂子,我一定叫給他好看!」
說著她還作勢揮了揮她的拳頭,可愛的舉動,惹穆延霆對她溫和一笑,她便抿着唇偷偷地笑,臉頰微醺。
許念安記得,這個動作,曾經是她跋扈時最習慣的動作。
如今的穆玫,美好的,與曾經的她,很像。
許念安看向她,穆玫的目光,也正好在她身上,眼角微挑。
晚飯後,穆延霆去了書房工作,穆玫卻偷偷將許念安拽到了自己的房間,緊張地關上了門。
轉過身,盯着她,「許念安,開門見山吧,你想怎樣?」
「我不想怎樣。」
許念安看着她,上前一步,「穆玫,當初你被法國學院錄取的圖稿,你沒有告訴穆延霆,是我畫的吧。」
三年前,穆玫告訴許念安,如果許念安能幫她考上那所她夢寐以求的藝術學院,她就幫助許念安與穆延霆約會。
當時的許念安愛穆延霆成痴,為了他的一次青睞,不惜拿自己的才華與穆玫交易。
她以為,就算沒有那次的約會,她幫穆玫考上巴黎,穆延霆也會開心。
畢竟,她在幫他的妹妹啊。
可之後,她卻知道了一個秘密,一個讓她方寸大亂、甚至潰不成軍的秘密。
原來,穆延霆深寵着的妹妹,與他,並無血緣關係。
無血緣,為何會寵?
穆玫說,當然是因為愛啊。
【考上巴黎,哥哥就要與我去巴黎定居了,那裡沒有人認識我們,我會與哥哥在巴黎舉行浪漫的婚禮,我們會幸福的過一輩子的。
許念安,謝謝你幫我們。
】 這是穆玫當時笑吟吟的原話,卻刺的許念安鮮血淋漓。
許念安不甘,憑什麼穆玫利用她?
所以,她帶着詭譎的報復心理,寧願要讓穆玫得不到穆延霆,也要與穆延霆結婚。
所以,她是自願入獄的。



可是,當時的她還是太天真了,用這一生也洗刷不去的污點去報復穆玫,她承認自己太笨。
可當她與穆延霆領取了結婚證,穆玫終究是怒了,不是嗎?
「許念安,這重要嗎?」
穆玫收起了在穆延霆面前的天真無邪,唇瓣勾起譏諷的笑意,「在哥哥眼裡,這便是我畫的,就算他知道那圖是你的作品,他頂多不痛不癢訓斥我幾句,之後呢,又能改變什麼?
你難不成還奢望他會因為你的才華,愛上你嗎?
別搞笑了。」
許念安承認,穆玫說的,是事實,所以剛剛她察覺到了,卻也沒說什麼。
因為穆延霆不會為她申冤,說不說的結果,都一樣。
所以,她不期待。
「反倒是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為了與我哥哥結婚,竟然拿幫我入獄與他作為交易。
許念安,你知道嗎,因為你的這個決定,我與哥哥被迫繼續留在A城,打亂了我們原本計劃好的美滿生活。
許念安,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我的錯?」
許念安攥緊了拳頭,「穆玫,你不要把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的,當初若不是你騙我,若不是你自己車技不合格撞死了人,如今一切,還會發生嗎?
!」
她恨死了穆玫的利用!
可她更恨的,是自己的無知!
所以許念安,你承認吧,她恨穆玫的同時,最恨的,卻是當初自己的無知!
穆玫突然瘋了般抓住許念安的手臂,眼裡沁出幾分淚意,「許念安,我知道你怪我,我跟你道歉,是我對不起你,但求求你,放過我哥哥吧!
他不愛你,你沒有資格耗着他一輩子,我求求你,與他離婚吧,把哥哥還給我好不好!」
許念安冷眼睨她,「穆玫,這婚,我是不會離的。」
穆玫神情倏地一變,用力地掐住她的手臂,目光中彷彿淬了毒。
許念安吃痛,皺着眉,將她推開。
穆玫受力後退,突然,她唇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微笑,用力的將自己的後腦勺對着門檻撞了上去,然後放聲大呼。
許念安一震。
聽到聲響的穆延霆趕了過來,將撲進他懷裡的穆玫抱住。
穆玫淚水漣漣,「涼哥,不怪嫂子,是我害她做的牢,她沖我撒氣是應該的,都是我的錯!」
許念安睜大了眼睛,下意識走近,「不是的這樣的——」 『啪』 穆延霆看着瑟瑟發抖的穆玫,大怒,揚手給了她一個巴掌,打斷她的解釋。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諜影風云:好書,刨除開頭總是抓特務莫名其妙失敗就好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之戰場:世界局勢推演給力,作者對於恐怖直立猿的自私心理很了解,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狗屁都沒學到,哪怕眼前的情況就是大家一起死,也要給自己的競爭者來一記大棒,在死這件事上爭個毫無意義的先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穿越之娛樂香江:這尼瑪破書,看這種抄抄公的書是圖個爽快,結果這主角人傻錢多不說,活得憋屈無比。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