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皇叔寵妃悠着點
皇叔寵妃悠着點

皇叔寵妃悠着點小蘭

標籤: 夜繆 小蘭 現代言情
【2020年1月銀票大賽參賽作品】傳言十九皇叔冷情絕傲,不喜女色
商涼玥瞪着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他不喜女色,那她現在肚子里的種是誰的?傳言十九皇叔有着天神一樣的臉,王府里的門檻都被踏破了
商涼玥呵呵,招蜂引蝶!都說十九皇叔戰功赫赫,是帝臨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商涼玥看着給她洗腳...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 一個都不會放過


商涼玥去了亂葬崗,換上了自己原來的衣服,又在草叢裡滾了幾圈,躺在死人堆里。

不過一刻鐘,馬蹄聲漸進,十幾個侍從跑進來。

而為首的一人着金色長袍,不是帝華儒是誰?

他親自來了。

他一眼便看見躺在死人堆里的商涼玥,她小臉蒼白,嘴唇沒有一點血色,眉眼發青,往日一顰一笑的她現在毫不一點生氣。

帝華儒的心狠狠一抽。

她這麼善良,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他又怎能不信她?

帝華儒什麼都不顧了,一把抱起商涼玥,把她從死人堆里抱出來。

青禾想阻止都來不及。

"殿下……"

帝華儒看商涼玥身上的血,緊閉的眼,只覺心痛。

她死了……

她死了……

青禾從未見過太子殿下這般。

"殿下,人死不能復生……"

帝華儒抱緊商涼玥,把她的臉緊緊埋進懷裡。

他後悔,很後悔!

突然,侍從叫,"動……動了……"

帝華儒一僵。

青禾一凜,看向商涼玥的手。

她的指尖動了下。

青禾立刻說:"殿下,小心!"

把帝華儒拉開。

商涼玥摔在地上。

侍從立刻拔劍對準地上的商涼玥。

他們擔心屍變。

商涼玥睫毛顫了顫,睜開,看着頭頂的陽光,微微眯眼,"這是哪……"

一瞬間,侍從睜大眼。

青禾一驚。

怎麼會……

而帝華儒一把推開他,抱起商涼玥,"玥兒!"

商涼玥緩慢看向他,眼眶瞬間湧起淚,下一刻,無聲流下,"殿下……"

柔弱的一聲,帝華儒的心,碎了。

"玥兒!"

商涼玥臉埋進帝華儒懷裡,勾唇。

後悔了?

後悔也晚了,你心愛的商涼玥已死,現在她身體里的人是我。

為她的不甘報仇的我。

夜繆。

帝華儒帶着商涼玥回了太子府。

回到太子府後,他立刻讓丫鬟伺候她洗漱。

商涼玥拒絕了。

"殿下,您找一位信得過的嬤嬤來吧,玥兒沒有背叛您,玥兒願意驗身。"

她淚水漣漣的看着帝華儒,柔弱的像一陣風便會把她吹跑。

帝華儒心痛,"玥兒,孤相信你!"

商涼玥搖頭,推開帝華儒,"殿下,玥兒如今心已死,只想驗身自證清白,然後出家。"

"出家?不可以!"

"我許諾過你要納你為妃!我不會食言!"

帝華儒握着她的肩,激動的說。

商涼玥唇畔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看着窗外,月眉微蹙,眉眼間儘是絕望。

"玥兒名聲已毀,不能再回家了,只有寺廟才是玥兒的容身之地。"

"不!孤不允許!"

"你名聲沒有毀,有孤在,你就是尚書府的九小姐!沒人敢說三道四!"

他眼裡划過狠厲。

商涼玥卻不想再說,"殿下,能讓玥兒一個人洗漱嗎?玥兒害怕別人看見我的身體。"

帝華儒想到劉貴對她做的事,冷聲,"你放心,陷害你的人孤一個都不會放過!"

房門合上,商涼玥臉上的柔弱瞬間消失。

她擦掉眼淚,脫了衣服,踏進灑滿花瓣的浴桶,整個人沉進去。

商府現在應該亂套了吧。

……

"你說什麼?!"

商憐玉一下站起來,手裡的茶杯啪的摔地上,碎成了片。

丫鬟玲兒說:"小姐,劉貴去了太子府,說九小姐是冤枉的,到現在了人都沒出來!"

"該死的劉貴,早知道這樣,我就該讓人直接殺了她!"

商憐玉攪緊手帕,一臉怨毒。

"小姐,怎麼辦?劉貴要告訴太子殿下是您和三小姐指使的他,那……"

啪--

商憐玉一巴掌打在玲兒臉上,厲聲,"你給我閉嘴!"

玲兒反應過來,立刻打自己嘴巴,"小姐說的對,玲兒該閉嘴,玲兒該死!"

她一下下的打自己的臉,商憐玉看的心煩,"好了,姐姐那知道了嗎?"

"應該是知道了,現在消息都傳遍了……"

商憐玉臉色難看,走出廂房,"去姐姐那!"

相比於商憐玉這的亂了套,商雲裳那如常的清絲雅靜。

"姐姐!"

一進去,商憐玉便叫。

商雲裳穿着淺碧色衣裙席地而坐,面前是一方金絲楠木茶盞,她素手微抬,纖纖玉指拿着茶壺,沖洗茶杯,姿勢儀態相當好,完全的大家閨秀。

聽見商憐玉着急的聲音她也如常的淡靜,"妹妹來的正好,姐姐這茶剛煮好。"

見她這麼從容,商憐玉壓下心裏的紊亂,走過去坐下。

商雲裳的貼身丫鬟碧雲和玲兒走出去,把房門合上。

商雲裳把一杯茶遞給她,"來,嘗嘗。"

商憐玉看商雲裳眼睛,知道她已經知道劉貴去太子府的事了。

既已知道,姐姐還如此淡定,那便是有對策了。

商憐玉放下心了,接過,輕抿一口,彎唇,"姐姐的茶煮的最好。"

商雲裳粉唇微勾,"妹妹也不差。"

茶香裊裊,一室幽香。

商憐玉放下茶杯,說:"姐姐,劉貴的事你聽說了吧?"

"自然。"

"那你可有什麼對策?"

商雲裳挑眉,"需要什麼對策?"

"劉貴一個下人,早已被趕出商府,和咱們商府沒有任何瓜葛,而且九妹妹是暴病而亡,他想潑咱們商府髒水,可得看爹爹答不答應。"

商憐玉笑了,"姐姐說的是。"

……

京郊最大的府邸,聿王府,書房。

一身玄袍的人坐在金絲楠木椅里,手執狼嚎,在一方白紙上揮灑。

他筆鋒凌厲,快狠絕,一筆一划看似內斂實則暗藏鋒芒。

不過須臾,幾行黑字便落於紙上。

"爺,冷覃回來了。"

"嗯。"

房門打開,一身黑衣的人走進來,單膝跪地。

"爺,查清楚了,那女子是商家兩天前暴病而亡的九小姐商涼玥,現已被太子接回太子府。"

帝聿手中的狼嚎停頓,抬眸,視線落在跪在下首的人身上。

冷覃低頭,"屬下已查明,九小姐被商家三小姐和五小姐設計陷害,怒極攻心而亡,但不知為何,九小姐並未身死。"

帝聿眼前浮起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鳳眸微眯,"繼續跟着她,有任何異動向我彙報。"

"是!"

冷覃離開,齊歲進來。

帝聿把剛剛寫好的那封信給他,"交給納蘭。"

"是。"

齊歲雙手接過,轉身離開。

帝聿起身出去,負手背於身後,看着遠方,眯眸。

商涼玥。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國重器:不像急凍人的文風和節奏,白化劣化的厲害,莫非是掌閱定製版急凍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鬼子你好我們是遊戲玩家:這不是第四天災,這就是一一群撒歡的哈士奇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嫡子難為:不爭不搶,卻成為皇帝的故事?看了太久了,男主不喜歡算計,有點小溫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