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九品贅婿
九品贅婿

九品贅婿楚子羽

標籤: 軍事歷史 楚子羽 蕭冷憶
八年前,楚家遭人陷害,家破人亡
八年後,戰神楚子羽帶着仇恨回到故鄉,奉旨入贅靖寧伯府
我失去的東西,要全部奪回來!我的敵人,死在我手裡,是你們的宿命!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八章 落毛的鳳凰不如雞


蕭冷憶原本有些疑心,她猜不透趙二爺為何出手相救。趙二爺在江都城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伯爵府與他並無交情,難道其中另有蹊蹺?

可聽到楚子羽最後說的話,她的疑慮化作鬱悶,恨鐵不成鋼哪,自己命苦嫁給了這麼一個不成器的男人!

楚子羽不趁機結交親近趙二爺,卻嚷着叫着要大賭特賭,一輩子只適合當個胸無大志混吃等死的賭徒!

蕭冷憶心灰意冷地瞪了楚子羽兩眼,又見地上滿是斷指鮮血,急忙坐上轎子,催促着回府去了。

"司馬長風,你找死!"楚子羽站在三老爺府前,面色冷峻。

不過他瞬間恢復了平靜,小跑着去追蕭冷憶的轎子,屁顛顛像個小廝。

看着蕭冷憶的轎子行出巷子口,司馬長風吐出一口氣,又暴跳如雷:"三才幫這群不講信義的王八羔子,拿了錢不辦事,還出賣了老子,難道不想繼續在江都混下去了嗎?"

司馬長風大為光火,本來想着今天勢必狠狠教訓楚子羽一回,讓他非死即殘,可結果與預想的天差地遠,這算怎麼一回事?

趙二爺是不是老糊塗了,為什麼寧願得罪司馬府,也要護着楚子羽那個廢物?

"長風,那人說出了你的名字,會不會有事啊?"蕭冷薇問道,她方才被嚇得夠嗆,胃裡還有些不舒服。

"能有什麼事?要是楚子羽想要找我算賬,我求之不得,他一條小泥鰍能翻起什麼波浪,我動一動手指就能掐死他。至於伯爵府,他們有求於我,會為了那個廢物女婿出頭嗎?"

提起楚子羽和伯爵府,司馬長風一臉蔑視,壓根不放在眼裡。

司馬長風冷靜下來,眼裡又閃着狠毒之色:"現目前沒閑心去理會趙二爺,拿下織造局才是正事!"

--

回到伯爵府,蕭冷憶因為受了驚嚇,自去閨房中歇息。

雪兒是個長舌頭,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早就將在巷子中發生的事情說了出去。

"喲,可把我嚇個半死,你們沒看見當時有多危險,那些惡徒有多兇狠!多虧咱們小姐英勇無畏,還有那個趙二爺見義勇為,否則我今天活不成了。"

"楚姑爺呢,他是什麼樣子?"

雪兒給楚子羽潑髒水:"別提楚姑爺,提起他來我就生氣!那些惡徒指名道姓要找他的麻煩,他一個大男人嚇得哆哆嗦嗦,躲到小姐背後當縮頭烏龜,呸!"

下人們義憤填膺聲討楚子羽,都說大小姐嫁了一個靠不住的窩囊廢。事情傳揚開來,最後落到了伯爵夫人的耳朵里。

伯爵夫人當即傳喚女兒、女婿去見她,細細問了事情經過,又是慶幸又是惱怒,拍着桌子大罵。

"楚子羽啊楚子羽,你不但是個窩囊廢,還是個掃把星!幸虧老天爺保佑,冷憶沒有出事,否則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楚子羽哭笑不得,明明是司馬長風僱人行兇,不去怪罪這個罪魁禍首,怎麼罵起自己來了?

"我沒想到司馬長風會這樣狠毒下作,他找人來殺我……"

"你閉嘴!要不是你得罪了冷薇,司馬長風會這麼無理取鬧嗎?怎們,你還想着讓我們替你出頭,給你打抱不平嗎?做夢!"伯爵夫人只管拿楚子羽撒氣。

周管家走進房中,說道:"夫人,您別急着生氣,還有更壞的消息呢。織造局派人來稟告,庫存的棉花所剩無幾了,只能支撐三天,三天後供應不上棉花,就要停工了。"

"什麼,只有三天的存量了?"伯爵夫人右手扶住額頭,嘴裏直抽冷氣。

停工罷產,一天要損失多少銀兩不說,朝廷的差使完成不了,那才是要命的!

蕭冷憶問道:"周管家,蕭冷遠就在織造局管事,他怎麼不親自來告知一聲呢?"

"他派人帶話說生病了,一直躲在家裡閉門不出。"周管家答道。

伯爵夫人一點頭緒也沒有,看向自己的女兒,嗚咽着說:"冷憶啊,這可怎麼辦?你父親生了重病,二房袖手旁觀,三房胳膊肘往外拐,冷弘年紀還小,你嫁了個男人卻指望不上,咱們娘倆的命怎麼那麼苦啊……"

蕭冷憶自知伯爵府的重擔全壓在了自己肩頭,她只能故作堅強:"娘,要不我再去司馬府談一談?身段放低一些,興許有用。"

"沒用的,司馬府居心不良,覬覦織造局的差使,去談判也是與虎謀皮,咱們另想辦法吧。"楚子羽插話道。

伯爵夫人吼道:"你懂什麼?閉嘴,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要不是你得罪了冷薇,會到這種地步嗎?"

蕭冷憶想起白天與司馬長風交談時的情形,心裏有幾分贊成楚子羽的看法,司馬府來者不善,不能弔死在一棵樹上,確實需要另想法子。

"周管家,據你所知,江都城除了司馬府,還有誰家也囤積了棉花?"

聽見蕭冷憶這一句話,楚子羽暗中點頭,自己的妻子還算清醒有頭腦。

周管家想了半晌,扳着指頭說:"小門小戶的人家不說了,找他們沒用,不必費事。我聽說劉府、陳府也囤積了不少,兩府加起來應該有兩三萬石,要是能從他們手裡買到棉花,大概還能支撐半個多月。"

劉府、陳府都是江都城赫赫有名的商人世家,他們兩家財力不如司馬府,但在江都城也是位列前茅的。

蕭冷憶雷厲風行,當即吩咐周管家備轎,帶着雪兒前去拜會劉府、陳府。

來到陳府門前,遞上名帖之後,府上的下人進去了很長時間才出來,語氣極為冷淡:"老爺病了,不見客!"

隨即嘭的關了府門,讓蕭冷憶吃了一個閉門羹。

雪兒叉着腰咒罵:"擺什麼譜,咱們小姐貴為伯爵府長女,屈尊降貴到府上來,你們竟然不迎進去款待,這是什麼道理?"

蕭冷憶在轎子中長嘆一聲:"雪兒,休要聒噪!走吧,咱們到劉府去。"

劉府還算客氣,迎接蕭冷憶進了府中,端出茶水點心招待,劉老爺也出來相見了。

蕭冷憶覺得有幾分希望,懇切地說:"劉老爺,家父以前與你頗有交情,你好歹看在家父的面子上,將府里囤積的棉花賣些給我。伯爵府度過此次難關,定然感激你的恩德!"

劉老爺肥頭大耳,笑呵呵地說:"可以啊,我府里有一萬多石棉花,你需要多少?"

"全都要了!"蕭冷憶歡喜萬分,心想還是父親的面子好使,定下心又問道,"價格如何呢?"

"既然是與貴府做生意,當然要厚道仁義一些。"劉老爺抬起一隻手,比划著兩個肥胖粗短的指頭,"八兩銀子一石!"

"啊,八兩銀子?"蕭冷憶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司馬長風獅子大張口,也只要了六兩銀子一石,劉老爺開口就是八兩,還說厚道仁義,要不要臉的?

"劉老爺,你在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

蕭冷憶心頭髮緊,竭力剋制住情緒,咬着牙說:"我記得當年劉府遇到困難,求到伯爵府來,是家父通過織造局的關係幫了劉府大忙。劉老爺,你不念一些舊情嚒?"

"大小姐,瞧你說的,我怎麼不念舊情了?就因為我感激伯爵府的恩情,才賣一石八兩銀子,換作別人,我得要十兩呢!"

劉老爺說出這麼一席話,卻是臉不紅心不跳,那神情作態讓蕭冷憶犯噁心。

"既然如此,打擾了,告辭!"蕭冷憶紅着眼睛走了。

劉老爺慢慢地呷了一口茶,拖長腔調說:"慢走,不送啊,我有空去看望靖寧伯。"

蕭冷憶出了劉府,坐進轎子里,眼淚止不住地大顆大顆往下滾。但她不敢哭出聲,咬得嘴唇發紫。

卻說劉老爺送走蕭冷憶之後,轉身進了書房,大聲笑道:"司馬公子,陳老爺,我將蕭冷憶打發走了。我看她楚楚可憐快要哭了的樣子,還真有些心疼呢!"

原來司馬長風與陳府老爺就在劉府,他們聽了劉老爺的敘述,同時朗聲大笑。

陳老爺嘴裏不積德:"劉老爺,你不會想老牛吃嫩草吧?蕭大小姐確實漂亮,是江都城第一大美人,可惜嫁了個窩囊廢!"

"落毛的鳳凰不如雞,等伯爵府衰敗了,她蕭冷憶再漂亮也沒用,指不定為生活所迫流落風塵,到時候我去吃一吃這棵嫩草,有何不可?"

三人又是一陣大笑,司馬長風站起來說道:"兩位,只要咱們同心協力斗垮了伯爵府,將織造局奪到手中,我保證答應給你們的股份一成不少,而且你們想要多少如花似玉的姑娘,我都送給你們!"

"有司馬公子運籌帷幄,得到織造局如同探囊取物。司馬府吃肉,咱們跟着喝湯,這輩子就有賺不完的錢了!"劉老爺大拍馬屁。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諸天記行:風雲副本有股揮之不去的文青味,且有種越來越加重的趨勢。可以追追看,但是讓人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喂毒的那種,謹慎入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末世狂喵:貓奴看書需要腦子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武俠夢:很多人評價都不錯。主角融入劇情。 無憂公主當島主弟子,潛伏十幾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