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不想當贅婿啊
我真不想當贅婿啊

我真不想當贅婿啊蘇陽

標籤: 秦溫暖 蘇陽 都市小說
為了溫泉池裡的一命之恩,蘇陽捨棄唾手可得的無上權力和財富,回到她的身旁
蘇陽,你必須跟我結婚,入贅我秦家!結婚可以,可我真不想當贅婿啊!我的十萬部下知道了會笑話我的啊!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7章 你拿什麼幫我?


"這怎麼可能!"

"崔老先生,您剛剛不是已經斷定秦溫暖沒有懷孕嗎?"

"您要不要再好好把把脈,可能您誤診了呢?"

秦如玉和秦世豪兩個人十分激動。

他們最不想看到秦溫暖懷孕。

只有秦溫暖沒有懷孕,才能揭穿秦溫暖假結婚,好逼迫秦溫暖繼續嫁給周家,他們好享受到周家帶來的巨大利益。

"你們這是意思,質疑我的醫術嗎?"

崔若望惱怒地瞪了他們二人一眼。

"不得無禮!"秦泰海輕聲喝斥。

秦如玉和秦世豪兩人這才不痛快地後撤一步。

秦世傑則比較平靜的多,不過,他也是瞪着秦溫暖,一副恨不得將秦溫暖活剮了的神情。

原本快要被嚇暈過去的李春蘭得知秦溫暖懷孕吃了一大驚。

她快步走到了秦溫暖身旁,道:"你真的懷孕了啊?"

秦溫暖還處於一臉懵逼的狀態。

等回過神,她看向蘇陽。

秦溫暖回想起手腕上的那一股溫熱,內心再清楚不過,一定是蘇陽暗中幫忙。

只是,蘇陽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蘇陽朝她笑了笑,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崔若望站了起來,朝秦泰海抱拳道:"秦老爺子,恭喜恭喜。"

"哼,懷了一個鄉巴佬的賤種,倒霉還來不及,有什麼可恭喜的!!"秦如玉冷哼一聲。

"這一下可是徹底得罪周家了!秦溫暖,我們秦家可是要被你害慘了啊!"秦世豪不斷搖頭嘆氣。

"啪啦!"秦泰海暴怒地揚起手裡的拐杖,將桌上的茶具砸碎。

刺耳的碎裂聲,嚇的整個大廳寂靜無聲。

"滾,你們三個給我滾,從此,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再踏入秦家半步!"秦泰海指着大門,怒氣衝天。

趕出秦家,便意味着,從今以後,周家人找她們麻煩,他們的死活,和秦家沒半點關係。

更意味着,秦家的萬貫家財,將來也不會留給她們母女一分一毫!

李春蘭只感覺眼前一黑,胸口發悶,頭昏眼花。

秦溫暖看着秦泰海,緊咬住嘴唇。

她心底里對秦家僅存的最後一絲幻想,在這一瞬間,全部破滅。

"轟出去!"秦泰海給了劉管家一個眼神。

秦家六七個下人一起包圍了上去。

"我們自己會走!"秦溫暖咬着牙,扶着李春蘭。

蘇陽默默跟在一旁。

秦家上下一路說說笑笑地將他們送到了大門前。

秦溫暖走下台階,記憶里和父親在這裡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

離開這個家,她並不傷心。

只是,想到他的父親為了這個家辛辛苦苦打拚了十幾年,今後,就要全部被惡毒的叔叔伯伯和姑姑分了去,她就無比不甘心。

秦溫暖雙手緊緊握在了一起,指甲都要扎進肉裏面去了。

"老婆,別傷心,不用多久,我會讓他們求着你回來。"

蘇陽心疼地看着秦溫暖。

台階上,所有人的視線一起落在了蘇陽身上。

"哈哈哈……"

"大小姐怕不是找了一個傻子入贅吧?"

"何止是傻子啊,簡直就是沒腦子!還妄想讓秦家人求他們回來。"

秦家的下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嫂子,你這女婿別的本事沒有,吹牛的功夫倒是不錯呢!"秦如玉看向李春蘭,笑的花枝亂顫。

李春蘭只感覺臉都丟盡,狠狠瞪了蘇陽一眼,"你給我閉嘴,都是你,都是你這個鄉巴佬連累了我們母女,都是你!"

李春蘭哭喊着就要朝蘇陽撲過去。

"媽,你住手!"秦溫暖攔住了李春蘭。

同時,她轉頭看了一眼蘇陽,眼神里滿是失望。

秦溫暖失望蘇陽情商太低,說出來的話讓人恥笑,讓她們最後一次離開秦家前,還要成為所有人的笑料。

"走吧,我們回家。"

秦溫暖扶着李春蘭轉身離開。

蘇陽並不想暴露身份,也就沒有任何的解釋。

三年前,他在境外執行過一個任務,將一個破落的家族扶持成為了那個國家的首富。

如今,不過是幫秦溫暖奪回秦家的產業,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回到車上,李春蘭還在哭,哭着她今後在朋友們前面會抬不起頭,哭着他們母女將來得喝西北風去。

秦溫暖安撫了好一會兒,李春蘭這才安靜了下來。

將李春蘭送回家後,秦溫暖照常讓蘇陽送她去公司上班。

到了公司門口,車剛停好。

"蘇陽,謝謝你今天的幫忙,以後不用來上班了,帶着卡里的錢,離開這裡,去找一個更好的工作吧。"

秦溫暖留下這話,就要打開車門離開。

"你不相信我能夠幫的了你嗎?"蘇陽轉頭問道。

"你拿什麼幫我?周家想要捏死你我簡直易如反掌,你就別天真了,再見。"

秦溫暖留下冰冷的一句話,踩着高跟鞋,落寞地走向大廈。

蘇陽看着秦溫暖的背影,點起了一根煙。

蘇陽無奈一笑。

收拾車子的時候,蘇陽看到中午他給秦溫暖買的快餐還剩不少,明顯,心事重重的秦溫暖沒吃幾口。

蘇陽拿出手機,點了兩份外賣,一份送到秦溫暖的辦公室,留言:好好吃飯,你餓了,我心疼。

另一份是點給自己的。

等外賣的時候,蘇陽給老邪發過去一條信息。

"幫我查一下王德仁這個人,另外,再查查,杭城最大的服裝銷售商是誰。"

放下手機,蘇陽放下靠椅,舒服地躺着。

半個多小時後,外賣送達,幾乎同時,蘇陽的手機響了起來。

"說。"蘇陽大口咬着漢堡。

"王德仁是鑫誠商貿的老總,鑫誠商貿只是一個小公司,主要往三四線城市搞批發。杭城最大的服裝銷售商是林家,林家在江南有不少的服裝城,對服裝的需求量十分大。對了,這個王德仁有時候也在林家那一邊拿衣服。"老邪說道。

"林家最近有什麼情況嗎?"蘇陽喝了一大口可樂。

"情況倒是沒有什麼情況,就是林家的家主林文國最近得一種怪病,一直治不好,當然,這怪病對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畢竟你是醫仙的徒弟嘛!"老邪笑了笑。

"你可真是見縫插針拍我的馬屁啊!我跟你說,拍我馬屁沒用,我隱退就是隱退了。"

蘇陽一下子就聽出來了老邪的意圖。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我這邊的確有幾個棘手的任務,那群兔崽子辦事效率太低了。"老邪感嘆道。

"給他們一些時間練練,誰不是練出來的呢!"

"可不是誰都是你啊,只用了一年時間就……"

蘇陽打斷老邪道:"好了好了,告訴我,林文國到哪裡求醫去了。"

"下午三點,崔若望會去林文國休養的地方看病。"

"好的,我知道了,老邪,再見。"

蘇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掛斷了電話,否則,老邪一定又會嘮叨着要他出山。

蘇陽一邊啃着漢堡,一邊查到了鑫誠商貿的電話。

"喂,我找一下王德仁。"

"你是誰?有預約嗎?"

"沒有。"

"我們王總很忙,沒有預約一概不見。"電話那一頭的前台很是趾高氣昂。

"噢,那行,一會兒你問問他,修車費多少,我給他轉過去。"蘇陽掛斷了電話。

不到五分鐘,蘇陽的手機瘋狂震動。

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

蘇陽接了起來。

"是蘇先生嗎?哎呀,蘇先生,不好意思,我們的員工實在是太沒禮貌了,我已經狠狠教訓他了。您找我,我肯定有空的!您是修車費不夠嗎?不夠我馬上給你轉。"王德仁討好地笑着。

"修車費就不用了,我想送你一份大禮,你要嗎?"蘇陽微笑道。

王德仁一聽,頓時就快哭了起來,"蘇先生,我要是有哪裡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儘管說,我一定改,您可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綜]天生反派:快穿虐主文,主角曾經賺足了我的眼淚,然而不得不說,這傢伙雖然掌握諸多技藝,會裝逼,卻是個不會歸納總結形成自己三觀的撒比,實際智商遠低於穿越眾的平均水平。是個沒有獨立人格,精神殘缺的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控球法師:挺喜歡NBA的書,看完NBA決賽,在看這本書,有爽點。科黑,詹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網遊之大道無形:一本讓我追看了很久的網遊小說  可惜可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