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仙女道士和她的小狐狸
仙女道士和她的小狐狸

仙女道士和她的小狐狸游游游amy

標籤: 現代言情 胡熠 虞朝
清冷封閉小哭包×忠犬毒舌小狐狸 虞朝從小父母雙亡被世交伯伯送入道觀撫養,在山上她受盡寵愛還多了一隻小狐狸陪伴,可以好景不長一天她獨自外出正好遇上了隨着爸媽上門要錢的表妹和表弟
表妹表弟一向皮膚虞朝欺負慣了,害得小狐狸為了保護她硬生生被石頭砸死,也是從那個時候虞朝的性格變得冷清了起來也學會了保護自己
後來,某次姐妹的失戀聚會裡她遇上了一個長得很像小狐狸的男人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你想的好像我一個朋友……」 「什麼朋友?男朋友還是……」 「它叫胡蘿蔔,是一隻很漂亮的狐狸!」 「你這是在罵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5章 杜衡


「對不起……」

虞朝到了杜衡面前乖巧的不行,似乎有隻要有杜衡在她就又是那個山上無憂無慮的小道士。

「怎麼?」杜衡聽着虞朝的道歉笑了笑,伸手將藏在披風后面的長髮抽出來理好:「山上的規矩忘記了?」

虞朝畢竟是道觀里唯一 的女孩子,不僅師父寵着就連師兄弟也慣的不行,還逐漸有了三條不成文的規矩。

非己過不歉,非已事不做,非己責不擔。

「好了,」杜衡伸手梳理了一下虞朝的額發:「萬事有我。」

杜衡牽着虞朝的手腕一個保護者的姿態將她護在了身後,微笑着環視仰望他的眾人,只有看到胡熠他的目光才多停留了多一點了時間。

杜衡覺得胡熠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長了一張狐狸臉卻不愛笑,看人的時候冷冰冰的帶着惡意。

杜衡的秘書叫劉豐,是個很會看眼色的,知道自家老闆和小師妹寒暄結束了就立馬進入了正題,將提前準備好的文件放到了蘇警官的面前。

「**同志你好,這邊就是發簪的證明和鑒定書的複印件,」劉豐不愧是年薪百萬的秘書,絲毫沒有大半夜被被叫起來工作的鬱悶反而一臉笑意的站在蘇警官的旁邊說這提前準備好的一切:「虞小姐的發簪是雕刻大師虛元子用金絲白玉雕刻而成,作為參考市場估值在兩千萬左右。」

倒吸一口冷氣。

不僅陳旭悅和陳翼覺得驚訝就連蔣清雪也覺得不可思議,她知道發簪貴沒想到能夠貴成這個樣子,兩千萬可是很多人一輩子甚至是幾輩子都賺不來的錢。

「不可能,」陳旭悅臉色大變:「就是一根破簪子怎麼可能值這麼多的錢,我看你們是想訛人!」

陳翼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一直看不上的野道姑竟然會有這麼值錢的東西,整張臉直接耷了下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沒文化就多看點書,」徐漾雖然沒有那麼的有錢,但兩千萬對她來說也不是一個什麼天文數字:「造假是犯法的好嗎!」

「誰知道你們不是隨便拿別的鑒定書來騙人。」

陳翼絲毫沒有了之前的囂張和得意,整個人就像是豎起了抬起腹部的蜜蜂隨時準備和敵人同歸於盡。

到底是並肩作戰的戰友,陳旭悅裏面接上話:「對啊,你這份報告我們可不認!」

「鑒定報告上面有發簪的照片和介紹,而且出具報告的單位具有相當的權威性,」杜衡不是沒見過這種胡攪蠻纏的,臉上雖然還帶着淡淡的笑意但是心裏已經沒有耐心去應付:「如果兩位不相信可以由警方找尋相關機構當場鑒定,費用由我們來出。」

如果當場鑒定就沒有了逃脫的理由,陳翼剛想開口拒絕,蘇警官就發了話。

「我看可以,」蘇警官警告的看一眼臉色難看的陳翼和陳旭悅:「如果你們這邊沒有意見的話今天就先調解到這裡,發簪作為證據保存明天雙方可以約定一個時間現場鑒定。」

再爭辯下去已經沒有意思了,陳翼和陳旭悅對視一眼,只能硬着頭皮答應下來。

凌晨的**局有些熱鬧,江市的夜晚永遠都是那麼的喧囂。

事情解決離開派出所,徐漾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靠在蔣清雪的身上沒有了心氣閉上了眼睛就能睡着。

「杜師兄,賀律師還有胡老闆,」蔣清雪對胡熠還是沒什麼好臉色:「今天麻煩各位了。」

「沒事,舉手之勞而已,」說著話賀睢從西裝的內兜里拿出用皮革卡盒裝着的名片遞給蔣清雪:「這是我的名片,明天早上具體的清算事宜可以打這個電話。」

「好的,」蔣清雪費勁的騰開一隻手接過名片:「謝謝何律師,就是不知道今天的費用是多少?」

蔣清雪還是不願意欠胡熠的人情,這件事說到底還是他們的錯。

「你以為我差這點……」

胡熠本來就沒有紳士風度,原本就被突如其來的杜衡弄的頭疼,但是一轉頭又看到虞朝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只能硬生生將話咽了下去咬牙說:「蔣小姐,何律師是代表的是我們歉意,況且這麼一點錢我們還是支付的起的。」

「真的是越有錢的人越沒有同情心。」

所有人都朝着聲音的源頭看去。

陳旭悅和陳翼也在等車,和虞朝一行人一起站在派出所的大門口時不時的向他們翻着白眼:「把兩千萬的東西天天帶着也不知道圖什麼,有錢燒的慌!」

陳翼臉色難看的沒有說話,但是看着虞朝他們的背後帶着怒氣彷彿就是在責怪。

「為什麼要對你們要有同情心?」

胡熠都已經張開嘴剛要發出聲音,就聽到身後突然冒出了平靜的質問聲。

虞朝披着月白色的披風繞過胡熠站在所有人的身前面無表情的看着面前的陳翼和陳旭悅:「簪子明明好好的綰在頭上,誰也沒招惹。」

「誰叫你要打架的!」

陳旭悅氣的臉紅,張牙舞爪的像是要打架。

「打架是因為我們嗎?」

微風吹起如墨的髮絲,虞朝瘦弱的身姿挺拔有力的站在入夏的涼風裡。

「同情出於善意,」虞朝看着面前的兩個人深色的瞳孔沒有絲毫的波瀾:「可是你們有嗎?」

虞朝的聲音沒帶任何的情緒卻像是沼澤一般慢慢將人拖入深淵之中說不出話來。

「我少時沒得到過什麼善意所以也不奢望你們有什麼善意,」虞朝抬手將飛舞的鬢髮收到耳後:「雖然兩千萬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但是這份善意我也不打算用在你們身上,人總是要付出點代價的。」

「你!」

眼看陳旭悅氣不過抬腿就要衝過來,胡熠沒有一點猶豫將虞朝一把拉到了身後,好在陳翼還算冷靜將人攔了下來。

「幹什麼!這裡是**局!」

「謝謝。」

輕輕的道謝聲從身後傳來,胡熠側頭去看,剛好對上虞朝的一雙杏眼。

眼睛含笑說的就是這樣的眼睛,胡熠看着還是沒有什麼表情的虞朝主動勾起了唇角:「不客氣。」

虞朝知道他聽到了,將嘴角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弧度,下意識的拽住狐疑衣袖的邊緣側過身子說:「兩千萬我一分都不會退讓的。」

滴滴────

汽車的喇叭聲響起打斷了大家的思緒,陳翼沒有猶豫拉着馬上就要衝出去的陳旭悅上了車,阻止了她打人的衝動。

「清玄!」

「啊?」聽到杜衡再叫自己,虞朝立馬鬆開拽着狐疑衣袖的手走了過去:「車來了嗎?」

杜衡來的時候派出所門口沒有停車位只好停在路口等着劉豐把車開過來。

被虞朝拽過的衣袖還預留着淺淺餘溫,胡熠側頭他覺得自己似乎聞到了茉莉花的香氣。

也不知道兩個人在談論什麼,胡熠看着虞朝乖巧的伸手掌心朝上讓杜衡將自己的手機放了上去然後轉身跑向了自己。

「那個胡…胡熠,方便留個電話嗎?」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作死之旅:666,這封面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江山戰圖:還是老套路,不過文筆尚可,就看後續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諸天遊戲巡禮者:乾糧吧,沒玩過這些遊戲。但也能看。金手指太強大了,差不多可以說是無敵文。劇情,我沒玩過這些遊戲看着還挺有意思的。還有種田部分,表示種族天賦蠢蠢欲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