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遇上病嬌大佬
重生之遇上病嬌大佬

重生之遇上病嬌大佬喜歡糖粽的公子哥

標籤: 現代言情 程安遠 黎只只
黎只只本應該幸福快樂過一生,意外出現的爸爸的私生女毀了她的生活奪走了她的一切,還找人活活把她打死
一切重來,她重生到了高中那一年,卻意外遇到了一個讓她一眼心動的男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5章 勾三搭四


黎只只捂着背包轉頭就跑,也不管身後傳來的打鬥聲音有多大。

但是聽着一聲聲棍棒敲在人身體上發出的沉悶聲響,黎只只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她看到男人乾脆的搶過了混混手裡的木棍,劈頭蓋臉對着那群哭的眼淚鼻涕亂流的人一頓抽打!

噼啪噼啪噼啪!

突然男人似有所感,一個回頭向後看去。

黎只只被男人凌厲的眼神嚇了一跳。

不敢再看,轉身就跑出了小路。

男人冷漠看着這群滿身肥膘嘴裏哭爹喊娘的混混,覺得打的夠了,隨手丟開木棍,坐在一旁地上低頭抽起煙來。

為首的混混顫抖着身體爬起來,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十分搞笑。

「怎麼了?」男人問。

「沒,沒什麼,」混混連忙說,「我叫大虎,不知小兄弟,不不不,不知大哥是哪門路子的。」

身後幾個也跟着不停點頭。

男人沒有回答他的話,晦暗不清的神情藏在煙霧繚繞中。

「以後搶劫,也挑着點時間看着點人,別總沒有腦子的見到人就動手。」

「是是是,大哥說的對,我們以後一定睜大眼睛看清楚。」

「滾。」

大虎屁顛屁顛爬過去,摸起棍子帶着一眾小弟就溜。

另一邊逃之夭夭的黎只只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停在一個公交站台坐着休息。

她原以為那男人是被欺負的,可沒想到動起手來這麼嚇人,她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果然越漂亮的越危險。

以後還是乖乖叫周叔來接自己回家吧。

回到家時黎只只發現安晴已經在飯桌上等着她吃飯了。

黎只只放下背包,洗了手坐下問道,「媽,怎麼就你一個人。」

安晴幫她盛了一碗飯,「你爸和你哥公司忙,這幾天正在處理一個新的項目,至於你姐。」

「忙着參加大學裏的社團活動,不回來呢。」

黎只只瞭然點頭,不回來正好,上輩子他們都是幫着林雪薇那一邊說話的。

尤其是後來知道自己不是爸爸親生的更是擺了臉色。

怎麼也不想想他們三人是同一個媽呢。

白眼狼。

黎只只想起這幾人就覺得噁心。

「只只,想什麼呢?」安晴見女兒今天一整天都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以為她是真病了。

「媽,我沒事。」

黎只只把今天在學校里林雪薇做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安晴聽後氣的丟下碗筷,「什麼東西,也敢欺負我的女兒,媽去找人。」

「誒!媽,」黎只只一把攔住她。

「你就別管這件事了,受傷的是她自己,我又沒事,事情也不是我乾的,我們暗地裡動手反而顯得是我們心虛。」

安晴一聽覺得有道理,不屑的哼了一聲,「活該,還想對你動手。大庭廣眾之下也不注意形象,張牙舞爪的像什麼樣子。」

「就是就是!」

————

下午兩點,市中心醫院。

好不容易等到醫生出來,林雪薇媽媽林珊着急的問道,「醫生,我女兒怎麼樣了?」

醫生說「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你女兒身上有一些被踩踏的輕傷,不過最嚴重的還是她的右手,骨頭我們已經釘了鋼釘接上了,接下來就看她自己恢復了。」

林珊臉色一白,「醫生,那我女兒的右手,還能恢復到像以前那樣嗎?」

醫生說,「可能有些困難,不過還是有希望的。」

林珊崩潰的抓着醫生喊,「醫生,你要救救我的女兒啊,她是藝術生,她不能沒有手啊,醫生!」

醫生一臉為難的看着她,「這位家屬,請您冷靜一點。」

林珊哪裡會聽,使出她常用的一哭二鬧手段,就是拉着醫生不肯放他走。

「這位家屬,這裡是醫院,請不要大聲喧嘩,您的女兒還躺在病床上呢。」

最後還是從手術室推出林雪薇的幾個護士分開了林珊和醫生。

「雪薇,我的女兒啊,」林珊抱着昏睡的林雪薇一個勁的哭。

引來了周邊其他家屬的不滿。

「我說這位媽媽,你的女兒也不是什麼大傷,你在這裡哭,搞得我們都不安靜。」

「是啊,我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醫院還是不要吵的好,更何況這裡還是手術室附近。」

林珊紅着眼睛罵他們,「你們懂什麼!我女兒將來是要當大畫家的!名人!你們懂嗎,她現在手受傷了,她還怎麼畫畫!」

那些家長也不虛她,誰在醫院不是親人有了疾病,誰都悲傷,又不是只有她一個人要死要活。

「不能畫畫了還可以干別的呀,你在這裡朝我們吼什麼,又不是我們乾的。」

一旁的護士也勸林珊,「女士,還是先把您的女兒送進病房吧。」

這樣拖着在手術室外大廳抱着哭實在不像樣,她一個外人都覺得有點丟臉。

林珊聽到那個家長說的話,想起還要去找害自己女兒的罪魁禍首算賬呢!

「你幫我把我的女兒送過去,我還有事。」

說完就氣哄哄的爬起來一扭屁股離開了醫院。

眾人:「……」

回到家裡的林珊拿起手機就給學校的主任打電話質問到底是誰害的她女兒。

電話那頭的主任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有用的信息來。

林珊氣的差點沒掐住自己的聲音,「主任~你就快和我說啊,你也不想看到雪薇被人欺負忍氣吞聲吧。」

林雪薇能進臨水,最重要的原因雖然是背後黎只只的爸爸找的關係,但是安排她和黎只只的同班,只能找這個主任。

當初她丟下臉扭着身體在主任面前一口一句誇他帥,求了好久給了不少好處才答應給林雪薇安排到一班去。

這樣一來二去的,就和主任眉來眼去了。

「是這樣的,今天呢……」

受不了語言攻勢,教導主任還是完整的告訴了她,並且誇大其詞的把責任全部推到了黎只隻身上。

彷彿就是黎只只教唆的全校人踩的林雪薇。

林珊氣的咬牙切齒,竟然是這個小賤人害自己女兒。

母女倆大的搶自己老公讓自己做了十幾年地下情婦,小的害自己女兒右手受傷無法畫畫。

「真是兩個該死的賤人!」林珊破口大罵。

過了一會,稍稍平復心情,又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呈雲~我跟你說,我們女兒出事了。」

————

晚上,黎只只下樓吃飯,看到了一天沒見到的爸爸黎呈雲和哥哥黎柏言。

「爸,哥,你們回來了。」

黎柏言指責她,「怎麼從房間下來的,又沒去上學?」

黎只只拿起桌上的水果咬了一口,「對啊,今天學校沒有上課,我就沒去了。」

一旁的黎呈雲聽到,想起今天下午自己的小情人聲淚俱下的躺在自己懷裡撒嬌哭着說女兒有多慘,控訴着都是他那無法無天的女兒黎只只害的。

黎呈雲重重的咳嗽了一聲,「只只啊,我聽你媽說,你今天生病請假沒去學校。」

黎只只點頭,吃着水果一臉好奇看着她爸要說什麼。

黎呈雲斟酌着開口,「我聽說,你學校今天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黎只只一聽來了興趣,「嗯?什麼事啊,爸爸你公司不是很忙嗎,怎麼都知道我學校的事。」

黎柏言哪裡清楚發生了什麼,大大咧咧的開口笑着說,「這幾天是忙,但是下午爸爸在公司接了個電話,就急匆匆走……」

「咳!咳咳!」黎呈雲在一旁突然猛的咳嗽起來,嚇得黎柏言立馬拍了拍他的後背順氣。

「爸,你要是嗓子不好,就少說點話。」黎只只好心的提醒他。

「是啊爸,身體還是注意點好。」黎柏言也勸着他。

「別傻站着了,過來吃飯。」

安晴從廚房出來,招呼着他們三人吃飯。

雖然黎家有錢,但是知道內情的人都清楚黎家真正掌權的是安晴,她背後的安氏集團才是最大的公司。

黎呈雲也是因為娶了她,才有的經濟實力可以給自己辦了一家公司。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我的1999:和奧爾良的書只差一個之字,名字類似,但內容完全不一樣。看的出來,作者受我的1979影響頗深,貼近生活,偶爾來點小段子。主角比較陰,這個感覺很符合口味。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西遊之妖神白龍:無疑是毒草,浪費1小時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到底是哪個煞筆開創了這種中式網文都市融合寶可夢的寫法,真的這一兩年來這種書屢見不鮮,可把我噁心壞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