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
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

救命!偏執反派他對我圖謀不軌奶茶不夠喝

標籤: 林知簡 現代言情 祁修炎
【1v1雙潔 + 偏執 + 甜寵 + 沙雕】 林知簡穿書了,穿到一本名叫《孽緣》的小說中
男主,反派個個都被女主迷的神魂顛倒 反派對女主的執念簡直瘋魔~ 有個腦殘女配一直針對女主~ 反派才不管對方是不是自己的未婚妻 直接丟進蛇窟…… 而自己…就是這個作死女配 為了避免自己慘死,林知簡對反派狗腿到不行
反派餓了她做飯 反派累了她捶腿… ———— 林知簡好不容易把反派跟女主關在一個房間
暗暗偷笑… 準備着明天的邀功台詞時… 「你怎麼在這? 那個門可是十八個壯漢都撞不開的」 「跳窗了」 「那陸晴呢?」 「她磨磨唧唧的不敢跳,我就先走了」 「玩呢,趕緊給我回去英雄救美」 祁修炎把林知簡扛在肩頭,一腳踹開房門 冷笑道 「好啊,去房間里好好談談該怎麼英雄救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7章 女主登場


「你一個人在這裡,媽媽不放心。」沈琴周擔憂的望向林知簡,她實在不放心女兒一人在這。

林知簡揚起一個微笑「我不會有事的,放心,」

「媽媽你要是不肯去看醫生,那我以後要是有什麼事,也不去看醫生,跟你學」見沈琴周不願離開,林知簡只能假意威脅了。

見女兒執意如此,沈琴周也不再說什麼了,「好,媽媽先走了,有什麼事給媽媽打電話」

這時陳管家匆匆趕來,「夫人,您沒事吧?」

「老陳,我沒事,扶我先回去吧」陳管家連忙扶沈琴周起身,腳腫成這樣,該如何跟董事長交代啊。

「知知,有事記得打媽媽的電話。」沈琴周再三叮囑道。

林知簡點點頭,「嗯嗯~」目送看着沈琴周離開了。

「喂,林知簡,你在扮演什麼母慈子孝啊?」花容開鄙夷的撇了一眼林知簡。

狗腿子黎溫見狀馬上附和道「還不是因為來了祁哥哥的生日宴,故意裝出來的唄,誰不知道她什麼德行誰啊!」

林知簡實在不想理會她們,女主應該快登場了,我得馬上離開這裡,免得跟女主有交集。

花容開見林知簡要離開,便擋在她面前,「林知簡,本小姐跟你說話呢,啞巴了嗎?」

這倆腦殘到底想幹嘛?腦子瓦特了?

林知簡立馬換了副惡狠狠的表情,感覺眼睛下一秒就要冒出火花來了。

「我說兩位大姐,你們沒毛病吧,我跟你們很熟嗎?」

「我被祁修炎退婚的事人盡皆知,我臉面掃地,傷心欲絕,我他媽現在不想活了,你們要是再惹我,一起死好了。」

「你…你…」花容開見到林知簡那要一副要吃人的樣子,嚇的直哆嗦。

黎溫也被嚇的不輕,趕忙拉過花容開小聲道「容開,她剛被祁哥哥退婚,雖然沒退成,但是丟臉都丟到姥姥家去了。」

「她這種情況,最容易尋死覓活的,咱們要是把她惹毛了,估計她死也會拉上我們墊背」花容開跟黎溫相視一眼,揚長而去,準確的來說,是落荒而逃…

終於清靜了,林知簡隨便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這個位置好,有好吃的好喝的…

就是缺個好玩的…

林知簡拿起面前的水晶餅就往嘴裏塞,吃了一口就雙眼發亮,這也太好吃了吧!

涼舌滲齒,甜潤可口。

隨之又拿起一個玫瑰酥,也好好吃耶~

皮酥而不散,餡綿而不柴,秒啊!

…………

「那不是女主嘛,終於出現了。」女主就是女主啊,確實美滴很~

一襲奶白色的晚禮服,露出半個香肩,清純又有些小性感,面帶些許愁容,憂鬱清冷。

首飾只佩戴了耳環跟項鏈,耳環是淺綠寶石鑲嵌的水滴墜子,中等長度。

顯得女主的脖子纖細而柔美,脖子上戴了細細的銀色鏈條,沒有任何裝飾,但卻閃閃發光,波光粼粼的。

確實是清純仙氣,柔弱唯美。

現在應該是原主上去挑釁的時間點,不過我惜命,早早就躲起來了…機智如我…

現在也是祁修炎一眼萬年的時候,林知簡四處張望,好像沒瞧見祁修炎啊,他躲在哪裡了?

祁修炎確實一直在二樓注視着樓下,不過他目光好像一直都停留在林知簡身上。

幫一個女人揉腿…

嚇跑挑釁者…

跟餓死鬼投胎一樣猛吃點心…

不知道看到什麼馬上就雙眼發亮…

然後又鬼鬼祟祟的四處張望。

他的目光好像一直都在追隨着林知簡…祁修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異樣,轉身離開了。

陸晴在泳池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輕輕的抿了一口香檳,動作嫻熟優雅。

女主陸晴雖然是陸家養女,但是她的氣質品貌絕不輸陸家正牌千金—陸媛。

所以陸媛一直視女主為眼中釘肉中刺,經常對陸晴冷嘲熱諷,陸晴平時能躲就躲,盡量不與她發生衝突。

因為在陸家—沒人會幫她!

原書里這次的宴會不僅是男女主看對眼了。

陸媛她也看上了沈沐安了,只不過沈沐安壓根就沒正眼瞧過她。

每每看到沈沐安跟陸晴眉目傳情,她對陸晴的厭惡就更深一些。

陸晴原是陸明遠的私生女,他是靠老婆發家致富的,所以他怕自己的老婆周瑩不肯認陸晴,才謊稱是外頭領養的。

還說等陸晴長大後可以作為棋子去聯姻,周瑩這才應允撫養陸晴。

東窗事發後,周瑩大發雷霆,害死了陸晴的親生母親—林隱微。

他們陸家人的下場好像都挺慘的,當時陸氏集團出現經濟危機,急需資金周轉。

於是他們計劃把陸晴嫁給龔成,看中了龔成的萬貫家財,那個龔成都60多歲了。

誒!

陸家人對陸晴真是一點感情都沒有,她的親生父親也一樣,都只是把陸晴當作物件似的,隨便就打發了。

完全不管她的死活!

女主被這樣欺負,男主能依嗎?肯定不能夠啊!結果呢…就是那陸媛被龔成糟蹋了,還被迫與他結婚,陸明遠瘋了,周瑩被陸晴開槍斃了。

————自作孽啊!!————

林知簡回憶書中的劇情越想越出神,邊搖頭邊吃東西,一個不留神嗆到了…

「咳~咳~咳」林知簡被嗆得滿臉通紅。

林知簡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水杯「你沒事吧?快喝點水。」

林知簡趕忙接過水杯一飲而盡「咳~謝~謝。」

男子在林知簡旁邊坐下,好笑得問道「糕點有那麼好吃嗎?」

林知簡轉頭去看男子是誰……

火紅色的頭髮…桃花眼加淚痣,一身鬆散白T加深藍牛仔褲,顯得他跟這場宴會格格不入。

他就是祁修炎的弟弟—祁修景。

他可是個情場浪子,從清純小白花到霸氣御姐,再到多情少婦,他都涉獵過…

他還是娛樂圈爆火的當紅明星,容貌出眾,粉絲眾多…

看書的時候林知簡覺得他太浪了…所以印象深刻…

他的結局好像是…在祁修炎被仇家追殺時,祁修景幫他擋了一槍,搶救不及時不治而亡了…

當時祁修炎看到自己弟弟慘死…殘留的最後一絲人性也沒有了。

做任何事都沒有顧忌…隨心所欲唯我獨尊。

不過這都是快大結局時的劇情了…

「原來是你?」林知簡還沒回過神,話就從嘴裏溜出來了…

男子詫異,一歪頭指着自己的臉「我們認識嗎?」

林知簡腦子在打轉,口不由心:「認識…好像又不認識」

祁修景噗嗤一笑「所以是認識還是不認識呢?」

林知簡搖了搖頭,不再想書中的劇情了「不認識,聽說過」

「你聽到了什麼?跟我說說唄,我很好奇別人是怎麼評價我的?」祁修景突然來了興緻,笑嘻嘻的問道。

「你真的想聽?」林知簡白了一眼祁修炎,他自己什麼樣自己沒點數嗎?

「想…想…想」祁修景雙眼發亮,十分期待。

「聽說你…交往過的對象特別多,什麼類型的都有」祁修景點點頭表示同意「哦!還有嗎?」

林知簡無語了…你還挺得意啊~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還聽說你…見異思遷,喜新厭舊,朝三暮四,水性楊花,說你是渣男界的典型代表人物。」

「還有…聽說你整天尋花問柳,放浪形骸,整日花天酒地,簡直就是衣冠禽獸!」

「還有…」

「夠了夠了,我知道了…」祁修景整一個大無語,原來在別人眼中,他是這種人!嚶嚶嚶太難過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道長去哪了:到80章左右,主角這又當又立,有點噁心人。靠自身天賦騙進宗門,拿高待遇,偷師。被發現天賦造假後死不認賬,不接受勸退,被趕出去後還要告宗門。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開拓者:類似人道天堂,後面可能是體系太大作者寫不下去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布衣官道:20多章敗退,一看就知道女性方面寫不好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