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和奶狗男友雙雙掉馬之後,閃婚了
和奶狗男友雙雙掉馬之後,閃婚了

和奶狗男友雙雙掉馬之後,閃婚了熙寶不哭

標籤: 沈夏時 現代言情 蕭楚星
二十年前,一場人為製造的車禍送走了沈夏時的母親,她僥倖死裡求生
五年後,為了奪回本就屬於她卻被鳳凰男父親佔據的家產公司,沈夏時臨時找了個外賣小哥當未婚夫
她一路打臉虐渣,給母親快意復仇,利用多重馬甲過得風生水起,徹底收網那天,沈夏時給了臨時未婚夫一筆豐厚的錢財,解除僱傭關係
然而她前腳瀟洒離開,後腳就被他拽住
向來在她面前奶狗模樣的男人突然就變了樣,強行壓制着她,「用完就想扔?天底下可沒有這樣的道理
」 沈夏時看着他深邃的瞳眸,一噎,「不然呢,難道還真結婚啊?」 男人猝然傾身過來,溫熱的氣息噴洒而來,「你只能是我的
」 她眉頭一蹙,正要反駁,唇瓣被猛的封住
沈夏時:「???」 說好的奶狗呢!怎麼回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 幾千萬的流水就把你累成這樣


蘇柔柔點點頭,然後欲言又止:「爸,難道咱們真的搬出沈家嗎?」

「當然要搬,我辛辛苦苦為沈家守業二十年,忍辱負重,如今還被親生女兒趕出家門,世人該怎麼唾罵沈夏時?我看她怎麼跟我斗。」

蘇厚德不緊不慢地整理袖口,然後用拐杖點了點蘇柔柔:「你想辦法查查她身邊那個小白臉,必要的時候,花些錢打點。」

蘇柔柔淡淡一笑,她早都安排好了。

此時別墅里,蕭楚星裝好了抽油煙機。

他像只大型犬似的抖掉滿身的灰塵,委屈巴巴看向沈夏時。

好一會兒沈夏時才注意到他,起身走到他身邊:「怎麼?修好了?嘴裏叼的什麼?」

男人微卷的頭髮被汗水浸透了,一根根貼在臉上,晶瑩的汗珠順着鼻峰滾落,有股說不出的性感。

「剛剛蘇小姐的助理非要把名片塞給我,我沒有口袋,只好先用牙咬着,你看看上面寫了什麼?」

沈夏時翻過來一看,是一個高檔會所的名字。

想挖牆腳?

「……上面是什麼?」

蕭楚星突然湊了過來,濕熱空氣里全都是他身上的檸檬洗衣粉味道,清清爽爽的,倒讓人討厭不起來。

沈夏時指尖輕顫,勾起蕭楚星的背心,把名片塞了進去:「你自己看唄,反正是你自己的事。」

沒想到蕭楚星飛速把名片扔進了垃圾桶,頭搖得像撥浪鼓:「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看了,我現在是被你包養的玩物,身體,心裏都只能有你一個人,我會牢牢記着的!」

沈夏時一個沒忍住,把喝下去的果汁全噴了出來。

他哪學來的?

「我學得還行嗎?這是我連夜看了好幾本小說惡補,書上說咱們這種關係叫包,包養。」

「我仔細想了想,如果你需要那種服務,我也能試試,就是價錢要再談一談——」

「打住打住,把你看的那些亂七八糟都忘掉!」沈夏時衝上去捂住了他的嘴,臉頰泛紅。

「什麼包養,你才多大就不學好!我們是正經的僱傭關係!一會兒我讓助理把合同送來給你簽!」

蕭楚星看着她離去的背影,點漆似的黑眸里閃過一絲深沉的笑意。

然而第二天,他便收到了沈夏時為他準備的一整套三年高考五年模擬。

助理畢恭畢敬地對他說:「按沈總的安排,您每月需要做完一本,全套做完且分數達標,可以繼續學習高等數學,大學物理,經濟學等課程。」

「另外,您不用繼續送外賣了,沈總為您在市場部安排了一個崗位,今天就可以入職。」

蕭楚星皺了皺眉,這會打亂他的計劃。

「我什麼都不會,還是送外賣適合我。」

助理笑着搖了搖頭:「您放心,沈總安排的職位就是什麼都不需要會,您只要當個吉祥物就好。」

此時沈氏集團,市場部。

蘇柔柔姍姍來遲,一身精緻打扮,手捧咖啡坐到了辦公室。

訓斥完下屬,又發郵箱討好一遍客戶,這就是全天的工作量了。

這個位子是蘇厚德幫她精挑細選的,既不起眼不辛苦,又能吃到最多好處的市場部總監。

就算整個沈氏都落在沈夏時手裡,她也不敢大換血,動公司的管理層,她們父女的勢力已經滲入沈氏的毛細血管了,今後還有的斗!

正當她得意之時,一封來自總裁辦的群發郵件令所有人咂舌:蕭楚星即將空降頂替她的位子,而她被開除了。

深夜,沈氏大廈二十層燈還亮着。

蕭楚星敲了幾下門,透過磨砂玻璃發現沈夏時已經睡了,他輕輕推門而入。

女人靜靜趴在電腦前。

瑩白色的燈光襯得她膚白勝雪,吹彈可破,長而卷翹的羽睫輕輕抖動,投下一片陰翳,滿頭海藻般的長髮披散在身後,睡得毫無防備。

她面前開着三台電腦,蕭楚星默默掃了一眼上面的內容,頗感興趣。

他手剛伸出去,原本熟睡的女人突然說話:「今天過得如何,上班好玩嗎?」

蕭楚星站在陰影里,深不見底的黑眸閃過一絲玩味:「你醒着?還在加班?」

下一秒,沈夏時直接將電腦推到了他面前:「想看就看,又不是什麼遮遮掩掩的內容,法文懂吧?」

蕭楚星怔愣一下,唇角浮現出深沉的微笑:「這麼信任我?你不怕我是商業對手派來的?」

沈夏時湊了過來,下巴慵懶地搭在手臂上,睏倦着看他:「我在國外流浪過不少年,是同伴還是敵人我都能聞出來,你信嗎?」

「假如你騙了我,也別告訴我,懶得聽。」

更何況她派人調查過,蕭楚星的背景就是一張白紙。

沈夏時說完,也不等蕭楚星回答,又靠在桌上睡了過去。

「姐姐再睡一會兒,醒了帶你去吃晚飯。」

有趣。

蕭楚星忽然對這個女人充滿了好奇,目光不自覺變得溫柔,伸出手輕輕揉了揉她的發頂。

從商業上,他確實和沈氏沒有任何交集,這種體量的公司甚至無法成為他的合作夥伴。

只是假扮外賣員有些難解釋。

蕭楚星拉了把椅子坐到沈夏時旁邊,一目十行瀏覽起了電腦里的郵件。

每一份都模仿她的習慣圈出重點,分門別類整理好,對這一切輕車熟路。

隨着沈夏時的呼吸漸漸變沉,蕭楚星迅速幫她批註完所有文件,笑着點了點她的鼻尖。

「幾千萬的流水就把你累成這樣,萬一當了faceins的老闆娘,豈不是回忙得沒時間睡覺了?」

他將目光移到電腦右下角,那個有個熟悉的藍色faceins圖標,全球市場佔有率高達90%,身價十二位數,有網絡的地方就有人在給faceins花錢。

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正被當做十九歲的外賣員,每天做一套五三習題,順便扮演入贅的小白臉。

突然,一陣急促的鈴聲打破寂靜。

沈夏時接通電話,對方急促道:「不好了沈總!沈老爺子剛剛……剛剛咽氣了!」

高級療養院病房。

沈夏時趕到時,床上矇著白布,助理和律師圍在老爺子床前公證遺囑。

消息還沒放出去,來的僅有幾位叔伯和蘇氏父女。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燃燒的莫斯科:又是一部穿越到蘇聯的,呵呵。內容沒新意。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西遊之問道長生:追更,希望後期介入西遊不崩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學姐會魔法:起點首頁都是TM的些什麼玩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