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北幽王
北幽王

北幽王輕飛羽

標籤: 奇幻玄幻 左卿 蘇紫韻
江湖之遠,廟堂之高, 看似平靜如水,實則暗流涌動, 局勢之下, 一個不被看好的北幽次子,幾段不為人知的陳舊往事, 江湖恩怨,兒女情長 當繁華落盡,發現不過是南柯一夢 刀光劍影,鐵騎錚錚 當帷幕落下,一切都顯得荒誕可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5章 機緣巧合


藍靈靈在床上翻來覆去,可始終也睡不着,腦子裡都是左卿的身影,想起今天左卿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哪怕現在四下無人,還是害羞的拿起枕頭蒙起頭臉

「公子是真的長大了呢」

以前只在少女夢裡出現的畫面,光這一天就實現的七七八八,無數幻想在少女腦內徘徊,輾轉反側,還是決定去見左卿一面

「公子身體不好,要是晚上有什麼閃失,那就糟糕了,嗯,才不是太想見公子了」

說罷藍靈靈就起身穿衣

其實藍靈靈也明白,左卿自會下床走路開始那天起,便不用時時刻刻盯着,除了不能使太大力氣,日常生活與正常人無異

但給自己想一個小小的理由,並無傷大雅,藍靈靈心裏,始終有一個小小的幻想,如果有更進一步的關係,那就再好不過了

明月當空,自左卿被家丁傳喚,已經過了一個多時辰了,藍靈靈來到左卿卧房前,卻發現房門緊閉,室內也沒有燈火,算了算時間,發現不對

「公子這個時候一般不會休息的啊,是還沒回來嗎?」

其實敲敲房門就知道了,左卿睡覺一般不會睡太死,可藍靈靈生怕打擾到自家小主人,心裏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鼓起勇氣,還是敲了敲門

「公子」

無人作答,見裏面沒有反應,那應該是還沒有回來,為了再三確定,藍靈靈把手伸向腰間,掏出一把鑰匙,是左卿卧房鑰匙

原本只有一把,在左卿本人身上,偶然一次機會,左卿把鑰匙給了藍靈靈去卧房取東西,抵制不住內心的誘惑,少女以各種理由騙過自己之後,第一時間拿着鑰匙去集市配了一把一模一樣的

這把鑰匙直到現在不知道已經發揮第幾次用武之地了

月光灑在左卿床榻之上,本人並不在上面,被子衣物還是藍靈靈早上給左卿祭祖之前打理的,現在依舊非常整潔

「公子是在庭院嗎?」

這麼想着也不太可能,因為左卿不管去哪,基本都會帶上藍靈靈的,以防萬一,藍靈靈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等來到庭院卻發現也空無一人,藍靈靈心裏有些失落

少女獨自一個人坐在池塘邊,脫去鞋子,將小腳丫浸沒於池塘之中,魚兒感受漣漪,紛紛在少女腳下盤旋,咕咚一聲,大魚拍打出一道水花,打**少女的群擺

而少女毫不在意,單手托着下巴,邃藍的眼瞳就這樣望着明月,腦中想着某姓左的

「誒嘿嘿嘿~!」

想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情不自禁的咧嘴一笑,有幾分失態,但依舊楚楚動人

「啊!」

突然一道白影掠過,嚇得藍靈靈一個激靈

環視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藍靈靈心裏有些害怕,剛想要起身,一條束帶落在藍靈靈胸前,藍靈靈抬頭掃視一圈,也沒有什麼異常,拿着束帶湊着鼻子聞了聞,瞬間大驚失色

「公子!」

藍靈靈迅速起身,顧不得穿鞋,向白影掠過方向跑去,她非常確定這是左卿扎頭髮用的髮帶

至於為什麼聞一聞就知道,這是少女埋在心底無論如何也不能說的秘密

穿過別院,在跑過幾個院落之後,終於在馬廄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之下,發現了白影

模模糊糊能看見白影將什麼架在馬匹上之後,便上馬向王府南門疾馳而去,而一向緊閉的南門,此刻卻是敞開的,也沒有侍衛駐守

心中有強烈的不安感,藍靈靈覺得那被架上馬的,很有可能是左卿,本想大聲呼救的藍靈靈來不及多想,快速起身跑向馬廄

費了不小的力氣踏上一匹黑馬,一個踉蹌又差點從馬背上滾落下來,好在最後還是穩住了,不是很熟悉馬術的藍靈靈光着腳丫子拚命的控制馬匹朝白影追去

......

第二天清晨

北幽城向南約八十里處,一條小河邊

聽着潺潺的流水聲,蘇長歌坐在草地上仔細端詳着手裡的長劍,拔出合上,拔出合上,感覺愛不釋手

吐出叼在嘴裏的狗尾巴草,轉頭看向地下昏迷不醒的少年,不得不承認,少年比年輕時候的自己更俊美三分

身體雖說看起來纖瘦無力,卻其具協調之美,手指修長,如若身體再硬朗幾分,絕對是個修劍的好苗子

面目慘白,就連雙唇也沒多少血色,但面目俊美柔和,不太像是一個男人的長相,美貌程度就連美女如雲的江南之地也少有比擬,加上現在披頭散髮,眉目閉合,不仔細端詳,像極了是自己拐跑出來的大家閨秀,如若真是一位女娃的話,定會生的亭亭玉立

可惜是個男的~

「唔~」

當事人好像醒了

左卿只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慢慢睜眼只覺得一陣清風拂過,看見一位白衣男子正坐在地上一臉玩味的看着自己

「你醒了」

「你是?」

左卿突然想起什麼,迅速撐起身子

「蘇長歌,我父親呢!」

蘇長歌微微一笑

「放心吧,左大司馬硬朗的很」

「我要回去」

左卿看到不遠處的馬匹,覺得無需多言,剛走兩步就被蘇長歌一口叫停

「你能騎嗎?」

細想了一下,左卿還是決定向馬匹走去

「你的劍,就這樣不要了嗎?那我可不客氣了」

蘇長歌單手擺弄手裡的長劍

「赤幽!」

左卿回想起來,想要轉頭奪劍,蘇長歌卻把劍別在一邊

「你可想好了,你回去對大司馬可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是個天大的累贅」

聽這話左卿怒從心來

「和你沒關係,還給我!」

再度伸手去奪,卻被蘇長歌有意絆住腳踝,一個踉蹌,左卿摔了個狗吃屎,想要起身理論,卻被對方刻意用劍鞘抵住肩膀,動彈不得

「可憐啊,可憐啊,左大司馬這半輩子草根起家,戎馬一生,盡職盡責,卻生了一個廢物兒子,無才無能,充當累贅,腦子也不好使」

「不枉世人說,功不過左熙,生不如左卿,誒,可悲可嘆,可悲可嘆」

「閉嘴!」

儘管怒不可遏,左卿卻動彈不得,只能在地上拚命掙扎

「臭小子還不服氣,那你告訴我,我放你回去,你能做什麼」

蘇長歌稍微放鬆了點力氣,而左卿也不再掙扎

片刻之後左卿說道:「我是不能做什麼,但我不能眼睜睜看着父親一個人孤軍奮戰,要是父親有個三長兩短,我......」

「所以我說你是個廢物也就算了,腦子還不好使」

話被蘇長歌打斷,左卿感覺很憋屈

「你!」

「好好好,我放你回去,馬也給你」蘇長歌鬆開了左卿的肩膀,後者順勢爬起來,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和草屑

蘇長歌遞出手中長劍,這次左卿卻猶豫了

「臭小子拿呀!這可是你左氏象徵」

看左卿不為所動,蘇長歌嘴角再次勾勒出一個玩味的弧度

「我帶你在荒郊野外跑了一整晚,少說跑出了八十里地,馬都累癱了,我就算放你回去,你能找到回北幽王府的路嗎?」

頓了頓,蘇長歌眼神微微一撇

「我好像忘了,你這位公子哥好像從小到大左府門都沒出過幾次吧」

左卿無言以對,看着蘇長歌,顯得很無助

「我可不願陪你回去惹一身騷,要回去你自己回去」

蘇長歌搖了搖手中長劍,示意左卿拿走

「我」

左卿頓時手足無措

蘇長歌拔起一顆草莖叼在嘴裏,雙手抱頭,以劍鞘為枕,順勢倒下,眼睛微眯,悠哉悠哉的彈起二郎腿

「怎麼樣,想好了嗎?」

「但是我父親!」

「放心,左大司馬不會有什麼事」

看左卿依舊面漏擔心神色,蘇長歌微微一笑,起身向馬匹走去

「左大司馬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整頓左家,將來好為你鋪路,目前不能有任何牽掛」

「至於安危問題,這你大可不必擔心」

蘇長歌牽過馬匹,在馬鞍上的皮革袋子里取出兩塊粗餅,隨手扔給左卿一塊,左卿接過,卻心不在焉

「怎..么,吃..不..下去?咕隆..」

粗餅一口一口往嘴裏遞送,一句話功夫,連殘渣都不剩,在馬鞍另一側取過水袋,去河邊裝盛之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誒! 爽~」

騎上馬匹,看着拿着粗餅手足無措的左卿,蘇長歌伸手示意左卿上馬

「可是!」

「先上馬!」

確實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左卿無奈,只能照做

就這樣,兩個大男人騎着一匹馬,向北幽以南一路疾馳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格溫小姐的哥譚假期:少數美漫文劇情NPC智商和邏輯違和感不那麼強烈的文,這種邏輯稍微自恰的世界裏豬腳幕後搞事壤劇情角色隨自己起舞就能讓讀者期待了,最後這類文女性豬腳減一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上帝小姐又想滅世了:挺有趣的,但是用堆數字的方式顯示牛逼稍微有點撈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宿主:唉。這書寫的很傻。 處處顯露出作者的屌絲氣質。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