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能桃運小神醫
全能桃運小神醫

全能桃運小神醫九曲流觴

標籤: 王二黑 現代言情 趙花
山村苦逼少年王二黑無意間墜落懸崖獲奇功,從此以後精通醫術、風水等各種神奇技能
村花校花留守婦,美女老總小模特,明星空姐女醫生,投懷送抱
且看,苦逼少年逆襲爆髮帶領全村村民發家致富,走出山村,衝出龍源市,走向祖國大地……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三章 警告


近了,他居然看到寡婦王春花盤坐在草地上,她那緊緻的羊毛衫將她的身材襯托得實在太露骨了。

「春花嫂子,你怎麼在這裡呢?」

王二黑被王春花的身材給迷住了,不過看到春花嫂子好像崴了腳,他連忙走過去。

「哎呀,是二黑啊。我們正擔心你呢,一路尋找,想不到你居然在這裡啊。快過來扶嫂子起來,嫂子因為找你從坡上摔了下來,崴了腳。」

沒有見到王二黑的時候,崴了腳的王春花臉上滿是愁雲。

這番,見到王二黑依然完好後,她不僅沒有了愁雲,還一臉的興高采烈。

王二黑走過去,一把抱住了春花嫂子那纖細的腰肢。春花嫂子很久沒有聞過男人味道了,尤其被王二黑那麼一抱,她居然渾身一個顫抖。

春花嫂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二黑也已當壯年。當春花嫂子陣陣體香傳入二黑的鼻子里的時候,二黑的身體不由的來了感覺。

「春花嫂子,這洋河四下無車,我背你回羊村吧!」

看着身前秀色可餐的春花嫂子。王二黑即便已經難以自持,卻終於還是約束起了內心的心猿意馬,特意將話題引開。

剛剛被二黑扶起的王春花,依然沉浸在王二黑那健碩的男性陽剛之氣中。聽到王二黑這麼一說,她的臉上頓時呈現一團酡紅,這可真是要人命啊!才被王二黑這麼一抱就已經有了巨大感覺,要是被王二黑背在背上的話,那簡直...

說實話,當年,王春花剛剛嫁入羊村的時候,王二黑才十歲。那個時候,年輕貌美的春花嫂子看着光着身子在洋河裡打滾的二黑,只覺得他太稚嫩了點。

可這才過去幾年啊!王二黑早已經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眼看着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紀。

「這樣不好吧,要是被人看到了,肯定會被人說閑話的。」

一陣春意盪開了春花嫂子的心,但她畢竟也是結過婚生過小孩的婦女,知道要避嫌。

「汗,有什麼閑話可說?我們又沒有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王二黑行得正不怕邪!」

王二黑一心想要釋去王春花內心的顧慮,可是他的話才出口,王春花聽着就有些不樂意了。

「哼,我王春花怎麼會和你這毛都沒長齊的崽子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春花嫂子也就那麼一說,最後還是乖乖地爬上了王二黑的背。

黑夜裡,洋河附近經常有黑瞎子出沒,王二黑他們一旦碰上黑瞎子就危險了。村裡的二猛子,去年晚上去洋河邊采野山參,結果遇到了黑瞎子,只是被黑瞎子那麼一摸,二猛子的整張臉就沒了。現在說起黑瞎子二猛子身體還哆嗦呢!

羊村到洋河的路,因為走的人很少,山路特別崎嶇。但自從得到了《九陰天書》以後,王二黑便變得力大如牛。在這樣崎嶇的山路上行走,就算是背着王春花這幾十斤肉他也行走如飛。

「哎呦,二黑啊,慢點,嫂子我怕!」

奔跑中,王春花在二黑的背上顛簸。

每一次,經過那浪花地沖刷,王二黑的精神便不由得一振,奔跑的速度也更快了。

「不能慢,春花嫂子,如果不早點回去,天一黑容易碰到黑瞎子。」

從洋河下游到羊村至少需要幾十分鐘腳力,擔心遇到黑瞎子,王二黑自然不肯放慢速度了。

見勸說無效,春花嫂子便也認了,她抱着二黑肩膀的雙手愈發用力,讓二黑好不爽快。

秋天的傍晚,伴着一陣陣涼爽的秋風吹過,即便是趴在王二黑背上的王春花都不禁打了幾個寒顫。

可是,對於修習《九陰天書》的王二黑來說這樣的風簡直不值一提,一路幾十里地王二黑將王春花從洋河背回了羊村,卻臉不紅氣不喘。

「哎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被秀琴給甩了的大傻帽啊。不是從枯木崖上摔下去了嘛?怎麼又和春花嫂子在這偷腥哩?」

羊村村口,正當王二黑將王春花從背上放下的時候,一陣不痛不癢的嘲笑聲突然響起。

一聽這嘲笑的聲音,王二黑就知道是自小就和自己不對頭的鄧秋。平日里這個時候,鄧秋剛好從福林鎮賣山參回到家,卻不想今日在村口碰巧撞上。

「小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腳崴了是二黑將我背回羊村的。」

眼看着鄧秋眼神中對王二黑一臉的戲謔和嘲笑,王春花連忙走上前去解釋,幫王二黑開脫。

鄧秋、王二黑、胡秀琴從小一起長大,鄧秋一直是王二黑的死對頭,據說張樹林就是鄧秋介紹給胡秀琴認識的。

最先鄧秋和王二黑兩人爭胡秀琴,鄧秋見爭不過王二黑,就讓張樹林從半路殺出,搶走了王二黑的胡秀琴。

這些年來,依靠賣野山參鄧秋賺了些小錢,就越發的猖狂。

「你走開!就你這寡婦,有什麼資格幫王二黑說話?」

鄧秋那尖酸刻薄的話,就像一條條鞭子,打在了王春花的身上,讓王春花越發憤怒起來。

這些年,王春花也怪她自己命不好,兒子王大拿出生才幾天,就死了老公。她一個寡婦帶着孩子,在村裡自然處處受人的欺負,想不到今日鄧秋更是騎在她頭上拉屎撒尿了!

「二黑啊!快回家吧,因為你跳崖你老爹已經急得躺在床上不行了!你現在回去或許還能夠見到他最後一面。」

王二黑正想要上前去給鄧秋一巴掌,他實在看不慣鄧秋這麼欺負春花嫂子。可當他要動手的時候,就聽到了二蛋子遠遠地在村口吆喝。

當王二黑和鄧秋在村口吵架的時候,整個羊村的人都知道王二黑從枯木崖上摔下去沒有死。

二蛋子也是聽着這聲音,才立馬到村口給王二黑報信的。

「哼,鄧秋你個龜兒子給我等着,今日之仇我來日再報!」

聽到二蛋子的話,王二黑猶豫了一下。他沒有停留,留下一句話就跑了。

「哈哈,我早就知道你是個孬種,不就是藉著你爸這個借口嗎。好啊,下次有機會我鄧秋等着你這個窩囊廢!」

王二黑沒有理睬,他一步不停朝着家裡跑去,身後傳來了鄧秋的戲謔和無情地詆毀。

可是王二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當他聽到父親不行了的消息的時候,內心就有些慌亂。

王伯來含辛茹苦地將他養大,如今父親的養育之恩還沒有報答呢,父親居然就不行了。

想到這些,王二黑加快了腳步,他一定要見到父親,或許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父親。

「二黑啊!我的兒你終於回來了!」

當王二黑踏進那間破舊的平房的時候,重病垂危的父親躺在床上,已經起不來了。

他的口裡不停的念叨著兒子的名字,想要見兒子最後一面。

見到這個場景,王二黑突然想到了靈氣。用靈氣給老爹治病!當王二黑看到垂死的父親的時候,內心居然有了一種呼喚,那分明是《九陰天書》給他的暗示。

他走上前去運功,將靈氣輸入到病重的王伯來的身體里。

本來就是因為王二黑被悔婚的事情王伯來氣出了病,當王二黑的一陣陣靈氣傳輸到王伯來身體內的時候,他居然開始慢慢地恢復了活力。

「二黑啊!你沒事就好了!都是阿爹對不住你啊。」

慢慢恢復過來的王伯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對兒子滿心的愧疚。

「爹爹,這不能夠怪你,要怪就怪兒子沒本事。你放心,以後咱爺兒倆一定會過上好日子的。」

聽到父親王伯來的話,王二黑一陣難受。他自小就沒了娘,都是王伯來一把屎一把尿地將他拉扯大,至於胡秀琴甩了他完全和王伯來沒有任何關係。

「請問王二黑在家嘛?」

正當王二黑和王伯來爺兒倆暗自神傷的時候,張樹林居然冒昧來訪。

「是誰啊?」

王二黑聽到有人說話,立馬從平房裡走出來。但一看到是張樹林,他的臉便如打了霜的茄子一樣非常難看。

「呵呵,我知道我張樹林來這裡並不受歡迎啊。但是為了秀琴,我今日必須來。」

眼看着王二黑一臉的冷漠,張樹林也只能夠乾咳幾聲,客氣一下。

「秀琴叫你來幹啥子?」

一聽到是胡秀琴叫張樹林來的,王二黑就有些好奇。畢竟和秀琴的那段感情,他還有那麼一絲的期待在心中。

「秀琴叫我送五千塊錢過來慰問一下張伯,聽說他的身體不好是因為你和她的事情引起的,她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聽到張樹林這句話,王二黑心裏舒服多了。胡秀琴能送錢過來,說明她對老王家還是有感情的。

看到王二黑的情緒稍微舒緩,張樹林話鋒一轉,嘴角的弧度高高揚起。

「王二黑,你可不要高興得太早了。秀琴後面還有話哩,她說五千塊錢一到,她胡秀琴和你王二黑便再沒有任何關係。今後,她不希望和你有任何聯繫,你們以前的婚約也要作廢。」

張樹林接下來的話說得抑揚頓挫,一句一句地讓王二黑臉色鐵青。

王二黑站在原地,手裡拿着張樹林給的那五千塊錢,心裏真不是個滋味。

王二黑和張樹林對峙的時候,也不知道張伯來什麼時候走到了平屋的門口。

「王二黑,你個龜兒子,老子鄭重警告你。秀琴妹子已經是我張樹林的未婚妻,以後你少去騷擾她,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眼看着王二黑一臉木訥地站在當場,張樹林還嫌話不夠重,臨走時居然嚴重警告王二黑。

這一聲警告,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聽到那一句話之後,王二黑終於是發飆了!

「張樹林,你個狗日的,你還對我不客氣,我今日就要你的命!」

張樹林走出一段距離,王二黑才反應過來朝着張樹林追過去。現在的王二黑要打張樹林,猶如貓玩一隻老鼠!

「二黑,你不要再追了。你要是再前進一步,爹爹就死在你面前。」

當王二黑朝着張樹林追過去的時候,卻猛然間聽到了他老爹王伯來的聲音!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修你妹的仙:除了智商,還能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豪正在戀愛中:請一個團隊,完全符合我曾經的幻想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洋港社區:話說作者的韓三韓二不是要改編電視劇嗎,涼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