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鬼王醫妃太放肆
鬼王醫妃太放肆

鬼王醫妃太放肆雲青瑤

標籤: 雲青瑤 古代言情 蕭炎
天生痴傻的相府嫡女,被賜婚給人人懼怕的貌丑鬼王
一個惡鬼,一個傻女,天生一對?可有一天人們發現,那名動天下的神醫就是痴傻的王妃,而掌控天下局的王者,是那容貌奇醜的鬼王
天下格局被他們改變
曾經你笑得聲越大,今天哭得聲就有多大聲!鬼王蕭炎對天下人道:誰動我的王妃,我誅他九族!神醫王妃手握手術刀冷冷一笑:誅完了,遺體送我實驗室,我學生們上課有素材了
天下人:?不敢惹,惹不起
後悔當年沒早點抱大腿啊!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6章 算計,誰算計誰呢?


雲青瑤像一匹小烈馬,狂風掃落葉之勢,將院子里攔她的丫頭婆子,全部掀翻了。
婆子倒地,目瞪口呆:「?」
二小姐,好像更傻了!
雲青瑤衝進書房,雲豐正坐在羅漢床上,李紅印在他一側,雲青瑤衝進來,甩的湘妃竹的帘子噼里啪啦作響,將兩人驚得一跳。
雲豐呵斥道:「胡鬧,女孩子家像什麼話?!」
雲青瑤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正中,衝著雲豐嘻嘻一笑:「對啊,我沒有家教,大家都這樣說我。」
她沒有家教,因為爹失職。
「你!」雲豐不知道她是真傻還是假傻,要說真的,她說話能氣死你,要說假的,可你瞧她那傻樣。
想了一通,他無力擺手揭過這一茬:「我問你,你將你娘留給你的嫁妝,只當了五萬兩?」
——是啊,氣死你!
雲青瑤腹誹,面上繼續傻笑。
雲豐喝道:「糊塗,那嫁妝何止五萬兩,你怎麼這麼蠢!」
雲青瑤歪着頭看雲豐:「掌柜說沒什麼值錢貨。」
雲豐不信,他知道阮蘇的嫁妝里有很多好東西,不說五萬兩,二十萬兩都不止。
李紅印心裏一跳,生怕兩廂對峙後,她偷東西的事暴露,立刻道:「老爺,肯定是當鋪看她傻,糊弄她呢。」
雲青瑤對李紅印道:「我不是答應了嘛,您去要多餘的五萬兩,都孝敬您。」
李紅印眉頭一擰,她看着雲青瑤,總覺得她今天很古怪,看着還是那個傻子,可一點不好騙,也不再被人牽着鼻子走。
「什麼五萬兩!」雲豐呵斥道,「你母親的嫁妝,少說有二十萬兩。」
當年加上藥谷名貴的藥材,阮蘇的嫁妝足有五十萬兩之多,他可是偷偷核對過嫁妝清單的。
現在藥材沒了,珍貴的字畫古玩也被他送做人情了,可絕不會只有五萬兩這麼少。
「沒有!」雲青瑤頭否認。心裏卻驚訝,居然價值二十萬兩?李紅印今天還說只有十萬兩!看來她們母女偷的東西比她預算中多了三倍。
居然偷她的嫁妝占她的便宜。
吃了她的都得吐出來!
李紅印心裏一跳,不能讓雲豐知道她偷東西,趕忙栽贓道:「肯定被當鋪糊弄了,好的當差的清算。」
雲青瑤歪着頭想了想問李紅印:「母親,嫁妝您確定都給我了嗎?」
李紅印斬釘截鐵地道:「對,全部給你了,都是你這孩子毛躁被人騙了。」
雲豐怒道:「今天在宴會上闖禍的事,我還沒有責罰,你現在又做出這樣的蠢事!」
「李管家,你陪着二小姐去當鋪,就說她蠢傻把嫁妝提前送昭王府了,這不合禮數,讓他們退回來。」 雲豐說完,李紅印立刻攛掇:「一哭二鬧三上吊使出來,拿回來後你父親肯定會高興地獎賞你的。」
這要是傻子云青瑤,肯定聽話的去了,可現在的她非但沒動,還將清單拿出來,遞給雲豐:「我有清單,不信您看。」
李紅印臉色一變,她把這茬忘了,關鍵是,傻子居然知道拿清單出來。
雲豐看清單,越看臉色越黑,他轉頭問李紅印:「怎麼少了十幾樣東西?」
還都是最值錢的幾樣。
難怪雲青瑤一直說沒有值錢的東西呢。
這十五年阮蘇的東西都是李紅印保存的,現在東西少了,那肯定是李紅印監守自盜。
雲豐一點不傻。
李紅印心裏咯噔一下,一使勁兒眼中就擠出淚水了:「老爺,您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在說我偷東西?」
雲豐蹙眉:「那東西去哪裡?」
李紅印擦着眼淚道:「這十五年,我將她的女兒養大,給她保管遺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今東西少了,老爺您怎麼能怪我?」
雲豐聽着愛妻訴苦,於心不忍,思付自己是不是過分了。
李紅印太了解雲豐了,一看他這表情就知道自己解除了懷疑,她又問雲青瑤:「青瑤啊,看着清單,肯定是你被騙了。」
「可這是昭王府當鋪!」雲豐道。
「也有那偷奸耍滑的掌柜,見青瑤單純的動歪心思呢?」李紅印道。
雲豐覺得有可能。
雲青瑤連連冷笑,這女人真會潑髒水,也不知道昭王得知有人誣陷他當鋪不幹凈,會是什麼反應。
「這怎麼可以,我可是堂堂雲府二小姐,他們怎麼能騙我的錢!」雲青瑤一腳把凳子踹翻了,抓起門栓,「我去把當鋪砸了。」
李紅印傻眼了,趕緊去拉雲青瑤:「你瘋了嗎?那可是昭王府的當鋪!」
「還不把門栓放下!」雲豐道。
「好嘞!」雲青瑤砰一下丟下門栓,好巧不巧砸李紅印腳上。李紅印哎呦一聲抱着腳,就覺得今天被鬼催了似的,倒霉的很。
雲青瑤冷冷看了眼李紅印疼到扭曲的臉,暗暗痛快。她抬腳出門,邊走邊道:「我找他們算賬去,居然敢騙我的嫁妝。」
李紅印顧不上疼,衝著外面喊:「快,把二小姐攔住!」她讓雲青瑤去把東西要回來,頂多是買賣反悔,可要讓雲青瑤上門說他們騙嫁妝,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昭王在皇帝面前不得寵,可在外面是向來不吃虧的。
家裡人根本攔不住雲青瑤,一刻鐘後,她帶着當鋪的姚掌柜回來了。
姚掌柜黑着臉,手裡拿着清單,進門也不行禮,態度很硬氣:「雲大人,貴府要是咬定我們騙二小姐東西,就請拿出證據!如果拿不出來,那就必須給我們當鋪道歉。」
「我們開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誠信,貴府張口就說我們騙錢,這也太過分了,官司打到金鑾殿,小人也不怕!」
說著,把清單放在了桌子上,冷冷地等着雲豐說話。
雲豐恨意滔滔地瞪了一眼雲青瑤,無奈地對姚掌柜:「誤會誤會,小女生性蠢鈍,姚掌柜莫要介意。」
「小人不介意,可我們王爺介意。」姚掌柜道,「莫不是雲丞相見我們王爺不得寵,所以不敬不重不當一回事?」
雲豐臉色大變。
雲青瑤暗暗豎起大拇指,不虧是當鋪管事啊,說話嗆人很有一套。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恥術士:請問龍友們,這本是光撩不上的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異神獻祭:為啥這麼多人理解偏差呢?主角整個人的行動模式在san值下降到18以後就是半瘋的狀態。另外說主角是邪神的快去回顧設定啊,怎麼看都是穿越過程中接觸了不可名狀之物,被侵染的表現。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假裝會異能:有些逗逼隱藏着牛逼,有些逗逼本質是智障,本書就是無厘頭智障的典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