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黃金農場
黃金農場

黃金農場鯉魚飛起來

標籤: 林玥汐 現代言情 陳狗子
婚禮當天,未婚妻為了小舅子買房,開口索要二十萬上車費
陳狗子憤怒退婚,被狂揍沉入湖中,卻幸運獲得老祖的太玄葯田
種點藥草,喂餵鴨鵝
湖裡撒點小魚苗,山上栽下小果苗
左手牽着大黃狗,右手架着小黃鷹
山上的果子真美味,水裡的河蝦真鮮美
悠然閑坐葡萄藤下,喝着冰甜的井水,望着遠處牛羊成群,近處雞鳴狗跳
呼朋喚友來農場,推杯換盞,生活樂逍遙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二章 救人


陳狗子愣愣的回頭,看着手中還拿着滴血石頭的李二蛋。

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王八蛋,老子和你們拼了。

不顧一切的向著李二蛋衝去,一把抱住了李二蛋的胳膊,張口向著李二蛋的脖子咬去。

李二蛋看到滿臉是血的陳狗子滿是瘋狂的向著自己脖子咬來,嚇得三魂飛了一魂,等感覺到脖子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這才回過神來。

拿着手中帶血的石頭,衝著陳狗子的腦袋再次狠狠砸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陳狗子身子一顫,不甘的看了一眼李二蛋,身子斜斜歪倒,墜入湖中。

一直等到陳狗子身體消失在卧龍潭的湖面,李二蛋才從剛才的驚懼中回過神來。

「草,二蛋,你殺人了。」

其餘的李家兄弟看到陳狗子墜入湖中,一個個驚叫出聲。

再看到李二蛋脖子兩排牙印,還在流血的樣子,一個個心底都是一陣發寒。

「走,快走,反正沒外人看到,你不說,我不說,誰也不知道。」

「回去就說我們誰也沒追上陳狗子。」

「快點下山。」

李家眾兄弟趕忙下山,一個個心神不寧的樣子。

特別是李二蛋,腦海中更是不斷浮現出來陳狗子滿臉是血,張開血口要撕開自己喉嚨的場面······

「我不甘心。」

「老爹不知所蹤,我若是再死了,我母親以後可怎麼活啊。」

「賊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

「我不甘心啊。」

陳狗子感覺自己身體在快速下墜,大口大口冰涼的湖水進入自己的口腔,衝進自己的肺。

意識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昏沉,死亡的感覺越來越近。

不甘啊。

自己努力了那麼久,一心要過上好日子,可命運為什麼卻一直這麼喜歡捉弄自己?

「我乃陳家老祖,太玄醫仙,你乃我後人,我傳你太玄真經和太玄葯田,希望你以後懸壺濟世,救人救己,不可作惡······」

陳狗子感覺原本冰涼的身體,一陣暖流流過。

渾身輕鬆了不少,隨後,突然一股龐大的信息進入了自己的腦海。

修真法訣,玄妙醫術,武道功法,藥草種植術······

陳狗子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要炸了,信息太多,一時間有些消化不了。

「老祖啊,這湖水沒淹死我,你這是要害死我啊。」

陳狗子痛苦的慘叫一聲,心中升起強烈的求生欲。

只覺胸口一道暖流穿過。

猛地睜開眼睛。

只見周圍煙霞散彩,日月搖光,琪花瑤草,氤氳交織。

霧氣藹藹,宛若實質。

深吸一口氣,原本的頭昏腦漲一掃而光,只感覺神清氣爽,腦袋空靈。

身上的疼痛感都少了許多。

不由得心中又驚又喜,感覺只是身在這裡,隨意呼吸一下,就能延年益壽。

「難道這就是太玄葯田?」陳狗子興奮地心想。

抬眼望去,遠處一座小山丘,一條石路通山頂。

無數花草長在石路兩旁,山頂上的霧靄更加濃厚。

如夢似幻,猶如仙境。

強忍着身體上的疼痛,陳狗子咬牙順着石路向著那座小山丘走去。

小山丘上一座古樸大方的茅草屋。

繞過茅草屋,一片一畝見方的葯田出現在陳狗子眼前。

嬰兒胳膊粗的人蔘。

華蓋一般的靈芝。

一人多高的石魁。

還有不少陳狗子叫不上名字的藥草,長滿了整片葯田。

陳狗子······

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耳光。

疼的陳狗子直翻白眼。

「哈哈,卧槽,不是做夢,我要發了啊,哈哈。」陳狗子興奮地渾身哆嗦,喜極而泣。

想到之前因為二十萬,被李家那般羞辱,淚如雨下。

這葯田裡的隨意一株藥草被自己帶出去,都要價值上千萬了。

「現在你對我愛答不理,他日我必定讓你高攀不起。」陳狗子咬了咬牙,握拳大吼。

想到李家人的嘴臉,陳狗子心中越想越氣。

「等我出去,將二十萬甩在他們臉上,大搖大擺的帶走李秀秀,哈哈,一定很爽。」陳狗子又是一陣開心。

只是一陣大笑,牽扯的身上傷口疼的厲害,趕忙閉上了嘴巴。

越過葯田,一處小水潭出現在陳狗子面前。

水潭上面霧氣藹藹,比起來周圍更加濃郁。

水潭中的水清澈見底,探頭看去,倒影清晰可見。

「身體有二十處淤傷,出血兩處,顱內出血,有死亡危險。」

陳狗子很快給自己下了診斷。

心中無比憤怒。

王八蛋,李二蛋這是真的把自己往死里打啊。

伸手從水潭之中捧起一捧水,送到嘴邊,仰頭喝掉。

頓時一股暖流傳遍全身。

傷口處傳來一陣陣**,猶如無數螞蟻在體內攀爬的感覺,難受的要命。

不過陳狗子都強行忍了下來。

等到**的感覺消失,陳狗子身上的傷口修復的差不多了。

看到這個效果,陳狗子興奮地直接蹦了起來。

「太玄葯田之中最寶貴的原來是這個水潭。」陳狗子興奮地說道。

搓了搓手,陳狗子又沉下心來,將腦海里的武道功法,醫術秘籍一一翻閱。

本來陳狗子就是醫藥大學畢業,很快就沉浸在了這些醫術秘籍,武道功法之中。

餓了就喝口太玄葯田之中的潭水,餓了就去葯田采一些藥草充饑。

這天,陳狗子感覺到自己丹田中升起一股熱流,隨着自己的呼吸穿遍全身,然後歸於丹田,化作一團金色的氣團。

「真氣,這就是太玄真經中所說的真氣么?沒想到這麼快就修鍊出來了真氣。」陳狗子睜開雙眸,眼中精芒閃過,吐氣如箭,聲音郎朗,臉上滿是興奮。

不過當看到即將要乾枯的水潭,還有被自己吃的所剩無幾的葯田,臉上的興奮瞬間少了不少。

錢啊,自己吃的可都是錢啊。

不過,想來,若是沒有這麼多藥草的供給,自己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能煉出來真氣。

算了算時間,自己在太玄葯田裡已經快十天了。

自己太久沒回家,母親一定非常擔心,而且不知道李二蛋他們又會惹出來什麼是非。

家裡只有母親一個人,怕是不好受。

忽然,陳狗子鼻中聞到一股惡臭,掀開衣服一看,自己身上滿是猶如污泥一般的東西。

皺了皺眉頭,這裡也沒有洗澡的地方,只能等離開這裡再去洗一下身上了。

「我怎麼才能從這個太玄葯田出去?葯田裏面的藥草我又如何才能帶出去?」陳狗子皺了皺眉頭。

伸手在自己的胸口找了找父親陳九龍留給自己的葫蘆玉佩,原本隱入血肉的葫蘆玉佩再次出現。

輕輕一捏。

陳狗子頓時感覺到一陣冰涼刺骨,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還在卧龍湖的湖底。

嚇得急忙四肢拚命向上游。

如狗一般游到岸邊,心裏還在鬱悶自己沒來得及帶上一株半棵的藥草。

就聽到岸上傳來一陣女人的哭泣聲。

不等陳狗子搞明白怎麼回事兒,就看到一道嬌嬈的身影從岸邊一躍而起。

向著卧龍湖跳了下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很純很曖昧:魚人二代的神作,多少人為此文操碎了心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仗劍高歌:我覺得這是我看過最暢快的主角,北河MM的其他小說都不如這本這麼肆無忌憚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動畫世界大冒險:主角到了動畫世界,剛開始一副不屌的樣子可以理解,後來發現了世界的詭異居然還做三做四地作死,沒有一點的敬畏和慎重,顯得過於輕浮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