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道驍龍
醫道驍龍

醫道驍龍王浩

標籤: 洛璃 王浩 現代言情
一次意外,讓王浩擁有了透視能力
從此稱霸醫學界,一手銀針妙手回春,成為當今醫學界聖手
坐擁億萬財富
什麼極品御姐、清甜蘿莉、美艷總裁,統統推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4章 請喝酒?


時間悄逝,一轉眼,夜幕降臨。
一家高級西餐廳內,陳思思與張主任相顧而坐。
「思思,你沒事吧?臉色咋這麼難看?」張主任看着陳思思嘟着嘴,怒容滿面。
「哼!」陳思思冷哼了聲,直勾勾地盯着張主任,喝聲問道:「張德平!你不是答應過我,要把王浩給趕出醫院的嗎?」
「這......」張德平怔住,今天在醫院,他險些釀成大禍,這要是洛老爺子真出了意外,那後果不堪設想。
見張德平不見言應,陳思思的臉色變得更為難看,氣鼓鼓地說道:「反正我不管,再給你最後兩天時間,要是你沒能力趕走王浩的話,我想我只能換個人了!」
話音落下,陳思思便怒氣沖沖地起身離開開。
「哎!」張德平無奈地嘆了口氣。
今天醫院的事,要不是王浩妙手回春,這大鍋他可背不動。
除此外,王浩也沒追究與他的打賭之事,這讓張德平多少對王浩心生了些敬佩。
其實他心裏也明白,陳思思一點也不喜歡他,只是借故除掉王浩。
「呼……」長嘆了口氣,張德平不再去想。
就在這時,兜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嗯?」
張德平掏出手機,眉眼不由一沉,不自覺地嘀咕了句:「老爺子怎麼打電話來了?」
也沒多想,張德平按下接聽鍵,只是,讓張德平怎麼都沒想到的是,這電話接通後,張老爺子對他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臭罵!
這好一番喝罵後,張老爺子直接把電話給掛掉了。
「咯咯!」張德平本來心裏就不爽,再被這麼一罵,怒意更勝。
「老爺子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張德平暗自嘀咕,眉宇間滿是疑惑。
在他看來,今天發生在醫院的事,就是個小插曲,畢竟到最後人也救了回來,應該還沒有到驚動張家老爺子的地步。
就在張德平思慮之際,不遠處突有一道身影朝着他走了過來。
來人是個老頭兒,帶着一副老花鏡。
「何老?」張德平連忙說道。
老頭兒名叫何思邈,正是他們醫院的正院長。
還不等張德平緩過神,何思邈人已來到了張德平的跟前。
「張主任!」何思邈笑望了望張德平。
張德平順勢站起身來,一臉客氣地回應道:「何老,您不是不喜歡吃西餐嗎?」
「哦,呵呵,路過看到你在這,進來跟你說點事。」何思邈一笑,說道。
「嗯?」張德平微皺眉頭,輕聲問道:「怎麼了何老,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嗎?」
何思邈沒有着急回答,在其對面落座下來後,這才開口道:「張主任,今天在醫院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張德平一臉驚愕,院長一向兩耳不聞窗外事,而且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那就肯定是有人告了密,
何思邈點了點頭,道:「王浩這次瞎貓碰了死耗子,如果真出了意外,洛家那邊也不會善罷甘休!這對我們醫院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話至此處,何思邈無奈地嘆了嘆氣,感慨道:「而且據我所掌握的消息,洛家想要聘請王浩做家醫。」
張德平瞬間明白了院長話中意思,連忙道:「嗯,真像這樣,醫院每年的收入將會大打折扣。」
見狀,何思邈輕掀了掀嘴角,表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來,接着,他斂了斂心神,再道:「而且話若是傳出去,一個實習醫生成為了洛家的家醫,難道是我們醫院人都無能?」
「你身為張家人,應該權衡其中利弊,張家持有醫院近半的股份,若是這樣,損失的可不僅僅只有我!」
「王浩!」
啪!
張德平臉頰漲紅一片,猛地就是一巴掌拍擊在餐桌上,他這般舉止,頓時招惹來了餐廳內不少人的側目。
「張主任,你也別生氣,牽動了肝火,以你在張家的地位,想要除掉王浩,應該也是輕而易舉吧!」
說到這裡,何思邈抿了口茶,補充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王浩啊王浩,不是我不想除掉你,事已至此,我沒別的選擇了!」憤憤了幾句,張德平沒有再滯留,起身付錢離開。
與此同時,一處筒子樓里,王浩已回到了家中。
「爸,你稍等一下,飯菜已經在鍋里了,很快就能吃了!」
王浩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王占元,這來到杭城後,父子兩人便一直租住在這筒子樓內,雖然但金卻很便宜,但環境真的一言難盡。
王占元也沒回答王浩,只淡漠地點了下頭。
潦草的吃完晚飯,王浩躺在沙發上,思索着白天發生的事情。
這時,茶几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發出嗡嗡的聲響。
「嗯?」王浩緩過神來,拿過手機一看。
「他怎麼打電話來了?」看見來電顯示,王浩不由生疑。
這打來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醫院的張主任,張德平。
稍以遲疑,王浩接通了電話。
「有事?」王浩漠然問道。
聞言,電話那頭的張德平連忙回應:「王浩啊,你現在有時間嗎?」
「幹嘛?」王浩反問,他對張德平可生不出絲毫的好感。
「阿浩,今天在醫院多虧了你出手,這才避免了一場事故的發生!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想請你喝個酒,到時候再給你請個小姐,怎麼樣?」
「我不喝酒。」王浩言應了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只是,他剛把電話掛掉,張德平立馬又打來了回來。
王浩本想着不接的,可架不住張德平一直打。
無奈之餘,他只好再次接通,略顯憤怒地說道:「有病吧,大半夜的,掛了。」
「別別別!」
電話那頭,張德平連連出聲:「阿浩,你別誤會,我真的只是想要感謝感謝你而已,這樣好了,你現在過來,我在水岸花都,天府包廂等你!對了,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嗯?」
聽完張德平這話,王浩不由皺眉,追問了句:「什麼重要的事?電話里說就好了。」
「這件事還是當面說的好,你趕緊過來吧!」
王浩凝沉着眉頭,總覺得事情很是蹊蹺,張德平和他交際不深,還偏偏這個時候請他喝酒。
「難道,他在耍什麼壞心思?」
這麼晚了,原本他是不打算去的,可轉念想了想後,還是改變了主意,打算去水岸花都一趟,看看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事。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官場風流:老書,現在看就帶毒糧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修道全真錄:是真干,文筆也是真差,三章扔。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數據廢土:這書推得像黑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