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鄉村小酒神
鄉村小酒神

鄉村小酒神鄉村小酒神

標籤: 李翠蘭 林軍
輟學在家的林軍偶然間習得釀酒秘方,從此開酒窖,造酒廠! 什麼?釀酒就了不起? 什麼?瞧不起我們酒神村? 修路,造房,開啟酒神文化第一人! 順便調戲下高冷美女上司,和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研究一下人生或者生人,嘿嘿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你先把褲子脫了


林家的酒坊佔了個好位置,在村東頭的山腳,可以直接使用山裡的清泉,那泉水釀出來的酒滋味最好。

林清遠關了酒坊之後,也不知道多少人惦記着呢,但林清遠就是不賣,他這可是祖上傳下來的酒坊,自己可以不釀酒,但卻不能給賣了。

這現成的酒坊正好便宜了林軍,他來到酒坊之後就開始收拾,常年不用,酒坊裏面積了厚厚的一層土,清掃起來也很費勁。

林軍找到了目標,干起活來也不感覺到累,晌午的時候隨便吃了兩個餅,就接着開始收拾。

「爸,你怎麼來了?」到了晚上,林清遠忽然過來了,他身上的衣服沾滿木屑,臉上透着疲憊。

「我來看看,這可是咱祖上傳下來的酒坊,你這毛手毛腳的,一會再給弄塌了。」林清遠依舊沒個好臉色,說話間就幫忙收拾起來。

「放心吧,爸,這酒坊在我手裡,只會發揚光大。」林軍嘿嘿一笑,同時心生感動。

林清遠這明顯是剛做木工回來,還沒顧得上休息呢,就過來幫忙,不過這是頭犟驢,就算是疼兒子,也不會說句好聽的。

幸好林軍也了解這些,兩人才沒有再次爭吵。

俗話說上陣父子兵,在林清遠的幫助下,偌大的酒坊很快就打掃完畢,父子兩這才往回家趕去。

「你明天先別急着釀酒,把你李大爺找來,要先敬酒神,然後才能開始釀酒。」走在路上,林清遠絮絮叨叨的說道。

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林軍肯定會嗤之以鼻,這都什麼年代了,誰還信神啊?

可現在不一樣了,林軍就算不信其他神明,也會相信酒神,因為他自身就得到了酒神的好處。

李大爺名叫李連山,是村裡有名的老師傅,村裡的酒坊不管是開坊釀酒,還是開壇賣酒,都要請他過去敬酒神。

想到要去請李連山,林軍就有些頭大,不是他和李連山有什麼梁子,而是李連山的孫女就是李翠蘭。

他昨天稀里糊塗的佔了李翠蘭的便宜,還想一直躲着呢,卻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相見了。

「你咋了?」林清遠看齣兒子的臉色有些不對,頓時開口問道。

「沒事啊。」林軍趕緊搖頭,林清遠是個暴脾氣,但內心裏卻極其正直,要是讓他知道,林軍佔了李翠蘭的便宜,還不得打人啊。

「沒事就好,我交代你的事情不要忘了,這都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怎麼也不能廢了。」林清遠也沒有多想,再次開始嘮叨起來。

林軍也沒有覺着煩,一路不斷點頭,兩人很快回到家裡,趙秀琴早就收拾好了飯菜,兩人剛進門,就招呼道:「快點洗手吃飯吧。」

飯桌上,趙秀琴不斷給林軍夾菜,生怕餓着了兒子,林軍心生感動,心中暗暗發誓,等到日後發達了,一定要讓父母過上好日子。

晚上,林軍繼續修鍊口訣,第二天吃過飯,他便提着兩斤豬肉出了門。

農村人找人辦事沒那麼多規矩,也不用非要送禮,林軍覺得面兒上過不去,所以便提了兩斤豬肉。

「喲,小軍,這是給誰家送禮啊?」林軍行走在村子,遇到那些圍在一起做針線活的媳婦們,有人笑着打招呼道。

「看這一眨眼的功夫,小軍都長這麼大了,是不是看上誰家姑娘了,想要去攀關係啊?」這些都是林軍的嬸子,關係也不錯,說這話就開始打趣了。

「嬸子們聊着吶,我去李大爺家。」林軍笑呵呵的回應。

「呀,你是看上李家的閨女了吧,那姑娘可漂亮的緊,你要是看上了,得趕緊下手呢。」王家的嬸子笑着說道,引得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頓時說開了。

林軍只感覺一陣頭大,這群女人站在一起,說起來就是個沒完沒了,他趕緊說道:「我是去找李大爺的,嬸子們忙着,我先過去。」

打了個哈哈,林軍落荒而逃,而身後不斷傳來女人們的笑聲,她們所圍繞的話題,正是林軍和李翠蘭。

好不容易到了李連山家,林軍正打算進去呢,卻看到李翠蘭正在院里洗衣服呢,而李連山卻不見人影。

他正愁怎麼面對李翠蘭呢,卻沒想到現在不見也沒辦法了,只能硬着頭皮走進去,滿臉尷尬的問道:「翠蘭,洗衣服吶。」

「你來幹什麼?給我出去。」看到林軍,李翠蘭冷着臉問道。

她不由就想到了前天的事情,小臉上一陣羞紅,心裏更是氣的牙痒痒,林軍太混蛋了,竟然奪走了她的初吻。

林軍撓撓頭,強裝着笑道:「我是來找李大爺的。」

「我爺爺不在,你走吧。」李翠蘭拉着臉,說話的功夫,她端起洗完衣服的盆子,順手就把髒水潑了過來。

看到李翠蘭朝自己潑水,林軍趕緊躲避,可是那水潑在地上,依舊濺了他一身泥點。

「翠蘭,我……」知道李翠蘭心裏不舒服,林軍也沒有生氣,開口就想要解釋,但卻被李翠蘭給打斷了,她怒聲道:「你什麼你?趕緊給我出去。」

「翠蘭,是誰來了啊?」就在林軍為難的時候,李連山從屋裡走了出來,他正好看到林軍,笑呵呵的道:「小軍來了啊,快進來坐,你小子可是好久沒來了。」

林軍和李翠蘭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可沒少來李家玩,所以李連山看到林軍也很親切。

「李大爺,正好我有事找你呢。」林軍順桿就往上爬,趕緊就要走進屋子,但卻被李翠蘭給攔住了,她嬌蠻的道:「你不準進去。」

「翠蘭,你這是做什麼?哪有把客人擋在門外的?」李連山臉色一沉,他是過來人,看兩人的態勢,大概就猜到了些什麼。

「爺爺……」李翠蘭氣的直跺腳,但她也知道李連山的脾氣,乾脆不再多說,轉身跑了。

李連山這才拉着林軍走進屋子,邊走邊低聲的說道:「翠蘭那丫頭就這脾氣,你別往心裏去,你們年輕人處對象,難免磕磕絆絆的,多哄哄就好了。」

林軍一陣頭大,他沒想到李連山竟然會想到那方面去,不過這事還真沒法解釋,總不能說我強吻了您孫女吧?

他乾脆不再這事上糾纏,直接說道:「李大爺,我要重開我家的酒坊,想請您去敬酒神。」

「你要重開酒坊?」乍一聽這個消息,李連山也很吃驚,林家的酒坊他也知道,閑置在那確實可惜了,可讓林軍去開,未免也有點太兒戲了吧?

不過這事林清遠都答應了,他也不會多說什麼,笑呵呵的應道:「沒問題,我晚上就過去,年輕人確實應該找點事做。」

「謝謝你,李大爺,我這就回去收拾。」林軍頓時高興起來,轉身就要回去收拾東西,但卻被李連山給喊住了。「站住,把你這玩意帶走。」

李連山指着桌上的豬肉,臉色很是難看,怒聲道:「你們這群孩子,不學點好的,溜須拍馬倒是學的很快,給我帶回去,不然以後別找我辦事。」

「李大爺,你說什麼呢?我這不是給你送禮。」林軍一愣,但很快就明白過來,李連山很是樂於助人,但卻是個直脾氣,從來不收別人的好處。

不過林軍已經帶來了,也不好這麼帶回去,他靈機一動,有些尷尬的小聲說道:「我這不是惹翠蘭生氣了嗎?帶這個過來,就是想讓她消消氣。」

「你這孩子……」李連山真是哭笑不得,被林軍這麼一說,他還真沒法拒絕,索性也就收下了。

林軍這才高興的離開,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往酒坊走去,李連山答應晚上過來敬酒神,他得趕緊去準備一下。

心裏有了目標,林軍做起事來也得勁,回到酒坊就開始忙活起來。

「救命啊,救命……」林軍正忙活着,隱約間聽到有人呼喊,他好奇之下,趕緊跑去查看。

循着聲音走過去,卻看見泉水池裏面,李翠蘭滿臉驚慌,雙手高舉,拚命的呼喊。

說起來李翠蘭也是倒霉,她剛才跑出家裡,閑着沒事就來到後山玩,看到結冰的泉水,忍不住就走了上去。

可是現在已經開春,氣溫有所回升,冰面很薄,她剛才上去,就掉了下去,更悲催的是,她好賴不賴的,恰好卡在了冰縫裡,這才着急的呼喊救命。

林軍看到這個場面,着急的跑上前去,敲碎旁邊的冰塊,將李翠蘭給拽了出來。

「冷,我好冷。」剛脫離危險,李翠蘭就顫抖着說道。

她的打底褲都被泉水給浸**,此刻再被風一吹,那刺骨的冰冷,讓她不斷發抖,原本白嫩的小臉,更是凍得慘白。

看着李翠蘭的樣子,林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脫下身上的棉衣,裹在李翠蘭身上,抱着她就進了酒坊。

「你先把褲子脫了,小心留下什麼病根。」剛進酒坊,林軍就着急的說道。

李翠蘭滿臉為難,和一個男人共處一室,還要脫褲子,這事怎麼想怎麼膩歪,可想到自己的身體,她只能低着頭,羞澀的說道:「你,你轉過身去。」

林軍這才意識到,自己站在李翠蘭面前,讓她脫褲子呢,老臉一紅,趕緊轉過身去。

李翠蘭這才放心了不少,不過想起前天的事情,她有些怯懦的說道:「你可不準偷看。」

「我不看……」林軍無奈的搖搖頭,故意把話音拉的很長。

很快,身後就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聲音,伴隨着還有李翠蘭輕微的哼聲。

這可是要了林軍的命了,他正直青春期,還沒接觸過女人,此刻面對這種場景,不由就有些呼吸急促,身體更是有了反應。

「好了,我換好了。」李翠蘭的聲音再次響起,林軍這才回過頭去,只見李翠蘭已經脫掉了褲子,將那打底褲晾在火爐邊上,腿上則蓋着林軍的外套。

雖然遮住了春光,但露出來的兩條白嫩小腿,不斷吸引着林軍的目光。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嘿,魔法師:洗地也不能這麼洗,敢於評論毒草的哪個沒被毒到過?你的意思是被屎噁心到了以後為了評價這坨屎難吃還得把屎再吃一遍?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制演繹:一開始看的是改版,後來看了原版。(黑暗文吧,沒什麼看不起,你在看主角牛逼的時候想想如果主角所承擔的風險賺錢快的都在刑法里這句話你沒點逼數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文壇救世主:我要吐了…實在啃不下去,套路不是不行,可您老這:抄書-銷量一般-打臉銷量暴增-抄書,也玩的tm太直接了,咱委婉點行不?抄一本書前奏水他10來萬字,**200字完事再抄別的,真讓人無語……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