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雲夢風雲
雲夢風雲

雲夢風雲阿雲

標籤: 阿雲 阿風
  序   歷史的年輪永不停息的轉動着,雲夢大陸的戰爭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經過千百年的戰爭,逐近形成了以夢幻大陸的鳳凰王朝,太陽帝國,西斯帝國,冰雪王國,烏蘭聯邦,東南商盟以及雲之大陸的雅蘭王國,巴倫王朝,諾基聯盟,羅斯帝國為主的十大強國和一些在狹縫中生存的小國
鳳凰歷一三九七年,羅斯帝國軍隊在大將軍桂季猛的統帥下越過青天山脈突襲鳳凰王朝的南方重鎮南天城,南方軍團軍團長張仁豪的率領南方軍團奮勇抵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三章 何去何從


  當凌風他們趕到丹碧城後城門的時候,西斯帝國的士兵們正向那裡守軍發動猛烈的攻擊,快要攻到後城門邊了,同時城外的西斯帝國軍也配合著向城門發動進攻,箭矢,長槍不斷的飛舞着,鮮血遍地,兩方不斷的有人倒地。雖然那裡的人數在不斷減少,但後城門口處戰爭卻沒有絲毫減弱,兩方的士兵都更加奮勇的廝殺着,一方想儘快攻下城門,另一方卻怎麼都要死守住城門,城門一破他們就更加沒有什麼機會了。突擊隊隊員沒有任何的猶豫地投入了這場激烈的廝殺中,他們從西斯帝國軍的後方殺了過去,那些西斯帝國士兵沒有想到一千多人還沒能把他們三百多人截住,陣形被突擊隊員們沖得一亂,不過反應過來的西斯帝國士兵們很快就穩住了陣形,他們再次分出一部分人阻攔他們,其餘的人仍然繼續向後城門口處攻了過去。

  突擊營隊隊員們仍然是以錐形陣向西斯帝國士兵發動衝擊,不知什麼時候,凌風,飛雲,如山三人都從弓箭隊中跑到了最前面的長槍隊。他們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桿長槍,大概是自先前的廝殺中順手撿來的吧。他們正好可以補充一下隊伍陣形,剛才那陣廝殺中長槍隊快犧牲了三分之一,陣形都快要展不開了,不少長劍大刀隊的隊員補了上來。

  一時間,丹碧城後城門口頓時殺聲震天,血肉橫飛,突擊營隊隊員們越來越艱難的前進着,四周的敵人向他們不斷的攻擊着,原來他們已經快殺到了西斯帝國軍陣形正中央,難怪他們會感到壓力越來越大。這時西斯帝國軍已經快要攻到城門了,畢竟後城門總共才不到一萬的鳳凰王朝守軍,而他們還在毫無防備之下被敵人從後面突襲,損失了一些,更重要的是他們現在還不明白這些敵人怎麼會從城裏面攻來了,而且還穿着鳳凰王朝平民的衣服。很多人都以為前城門已經被攻破了,這就使得這些守軍士氣全無。還要分出一部分人來抵擋城外面的敵人的進攻,當然會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突擊營隊隊員們仍然奮力向前衝著,希望能趕到西斯帝國士兵前面到達城門前,阻止城門被西斯帝國軍攻破,城門一破,外面的幾萬名西斯帝國士兵一定會一涌而入,到時候不要說丹碧城是破定了,恐怕全城的鳳凰王朝士兵沒有幾個人能活着出丹碧城了。當然投降的除外就在突擊隊還只有十幾步就可以到達城門前,只聽見「噶扎」一聲響,城門已經被城裡的西斯帝國士兵打開了,原來守城軍已被擊潰了,西斯帝國軍已經攻到了城門邊了。突擊隊隊員每個人都感到心裏一震,完了,城破了。這場攻守之戰即將以丹碧城的陷落作為最終的結局,那他們現在該怎麼辦了?死戰到底?就憑他們這點人是不可能阻擋住城外士兵的進攻,就算他們每個人功夫再好,那又能怎麼樣呢?面對的可是幾萬西斯帝國軍隊啊,就算是只有城裡的那些西斯帝國士兵,恐怕他們也是擋不住。

  這時城外的西斯帝國軍士兵們已經開始向城裏面衝進來,要是等到西斯帝國軍都衝進來了,恐怕踩都能把他們都踩死。就在這關鍵的時候,有着豐富戰爭經驗的突擊營隊隊長易水寒大聲喊道「大家沖啊,衝出城門才是唯一的活路。」易水寒帶頭向前面衝去,畢竟大勢已去,他們留下來對戰局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了。不如先保命離去,以後再重新找機會。

  易水寒大發神威,手中的長槍威不可擋,每一槍出去都會有西斯帝國士兵受傷或斃命,大大鼓舞的突擊營隊隊員們的士氣,每個人都奮起餘威,緊緊地跟在易水寒後面,向後城門口殺了過去。他們很快就跟正從城門口衝進來的西斯帝國軍相遇在城門口。俗話說狹路相逢勇者勝,而西斯帝國軍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突然從城裡殺了出來,既然城門已經打開,城裏面的西斯帝國士兵應該已經控制了城門。被突擊營隊隊員們殺了個措手不及,不過西斯帝國士兵實在是太多,凌風他們沒衝出幾步就被西斯帝國士兵給擋住了。

  易水寒只感到手中的長槍越來越重,當然不是他殺得手軟了。畢竟他們已經殺了這麼久,中間沒有經過任何的休息,還一直是向比自己多幾倍的敵人發起進攻。人可不是鐵做的,可以不吃飯不休息。不光是易水寒,事實突擊營隊的每個隊員都快感到有些力不從心,看着城門口處黑壓壓的一大片都是敵人,他們真沒有幾個人還有信心能夠順利的衝出去的。突然易水寒感到壓力一輕,三支長槍突然從後面現了出來,猛地向敵人捲去,正是凌風,飛雲,如山三人從後面沖了上來。

  「兄弟們,加把勁,我們馬上就可以衝出城門了。」凌風手中長槍毫不留情敵人捲去,一槍挑飛了一名西斯帝國士兵,一邊大聲的喊道。

  凌風,飛雲,如山三人全力展開『旋風槍法』向城門口衝殺過去,突擊營隊隊員們彷彿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樹枝般,再次振作起精神來,向後城門口衝殺過去。

  西斯帝國士兵在凌風,飛雲,如山三人的槍下紛紛倒地,一些西斯帝國士兵開始向兩旁退開去。很快他們就到了城門口了,就在這時,一名西斯帝國大隊長沖了上來,提起手中的長槍向凌風攻了過去,加上周圍的士兵相助,一時之間倒是抵擋住了凌風凌厲的進攻,旁邊的飛雲見勢突然抽出身來,向那名西斯帝國大隊長刺出一槍,凌風在那名隊長閃身躲開的時候,順勢一拖槍首,在那名隊長右臂上拖出了一條一尺來長的傷口。那名大隊長忙提槍退了開去。

  「不要和他糾纏了,突圍要緊。」飛雲在旁提醒道。

  「好了,知道了。」凌風笑着答道他們三人繼續向殺前去,突擊營隊隊員們跟在他們後面,為他們護住了兩側和後方。他們出了城門後,轉而向西殺去,西面不足兩里處就是深山林了。只要到了山林里就會好多了,至少不用擔心被敵兵四面圍攻了。敵人沒想到他們一直向前沖,現在卻突然轉向西面殺去。所以西面的防守的士兵不是很多,不一會他們就順利的進入西邊的山林,可情況並不是他們想像的那麼好。那些西斯士兵也沒有像他們想像的那樣放棄追殺他們,而是有一大隊(五千人)士兵向他們追了過來,那名大隊長正是被凌風刺傷的那名西斯帝國大隊長。居然被不到三百人從城裡突圍二處,而自己還被一名小士兵(凌風身上沒有任何隊長的標誌)刺傷,真是怎麼樣都咽不下這口氣。

  那名西斯帝國大隊長叫段升,一向極為自負,為人剛愎自用。這次受傷被他視為奇恥大辱。心裏暗暗發誓怎麼都要把這支只剩下兩百人左右的隊伍全部消滅,不然怎能消去他心中之恨。因此他帶着自己的大隊,緊緊地向突擊隊追去。剛追到山林邊,突然一陣箭雨從樹林里射了出來,頓時有幾十人受傷,西斯帝國士兵忙停了下來,不敢貿然向樹林中衝去。

  段升命士兵們保持陣形,前面的隊員持大盾在前面開路,慢慢的向樹林中逼過去,等他們進了樹林,可把他們氣瘋了,居然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看來突擊營隊隊員在射完那陣箭雨之後,就快速離去,現在恐怕已走了好遠了。

  前面兩里處,突擊營隊隊員都強提精神快速向前趕路,希望可以擺脫後面敵人的追蹤,可是他們都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二百多人(經過城門之戰後,突擊隊原只剩下二百零八人,但是這已經出乎易水寒意料,原來認為有一百五十人,也就是一半人能活着出丹碧城就很不錯了,凌風三人的出色表現是重要的原因)雖然不是很多,但是要想在山林中完全不留下絲毫痕迹,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要西斯帝國軍中有略懂追蹤本領的人,那他們就不大容易擺脫敵人的追蹤,除非能擊潰敵人,可是就憑他們兩百多人,要想擊潰一隊五千人的隊伍,就是在他們狀態好的時候,也是不可能,何況他們現在都筋疲力盡,而還十分飢餓。畢竟他們都大半天沒吃過飯了,現在他們想的就是能快點天黑,那時恐怕敵人也不敢在黑夜裡追逐,他們就可以停下來歇歇,順便打些野獸來充饑,不然要是一直這麼下去,不用等敵人來追殺他們,他們也會餓死,或者累死。

  天終於暗下來了,有些突擊隊員已經支持不住了。他們其中有不少人身上都帶着傷,那就更加受不了。

  「兄弟們停下來歇息一會吧,相信敵人暫時不會追來了。」易水寒停了下來說,確實很累了,他也感到有點支持不下去了。「受了傷和那些確實快動不了的兄弟留下來休息,其餘的跟我一起去打些野獸來充饑。」

  他們不愧都是高手,雖然都已精疲力竭。但是打獵對他們來說還不是什麼大問題,不大一會,他們就打回了不少獵物,應該夠他們好好的吃一頓了。他們各自架起火來,烤起他們的晚餐來,不少人邊吃邊睡著了,看來他們實在是太困了。吃過後,易水寒從突擊隊員中找出了十來個沒有受重傷,精神還算好的突擊營隊隊員輪流守着,以防萬一敵人趁夜來襲,凌風三人都有幸被點種,可慘透了,不能好好休息了。夜晚很快就過去了。

  第二天,天色還沒有亮,他們匆匆吃過,感覺比昨天差遠了(昨天實在是太餓了,也太累了),由於沒有鹽,昨天又出了大量大汗水,感覺烤肉很難下口。但卻沒有也什麼辦法,只好帶了些吃剩下的烤肉和山泉水,又開始了他們的大逃亡。

  一個時辰後,段升就帶着他的大隊追到了突擊營的歇息處,看到突擊營隊宿營留下的痕迹。「我們快追,相信他們就在前面不遠,我們加把勁就可以趕上了。」段升看着突擊隊員留下的痕迹高興的說。「把他們殺光後,我們就可以回丹碧城去向大將軍領功去了,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用露宿樹林了。」

  士兵們都精神起來,跟着大隊長向前猛追而去,一路上都可以看見突擊營路過留下的種種痕迹,可是直到中午他們也沒有追上突擊隊隊員,休息了一會後,他們繼續追去。

  前面突擊營隊經過的路上,兩旁都是茂密的樹林,就算有幾千人藏在裏面,也不會擔心被人發現,要是突擊隊員都躲在兩旁的樹林中,等他們通過的時候,突然襲擊一定可以給他們以重創。一名士兵看他們的大隊長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雖然知道長官不喜歡有人指手畫腳的,教他怎麼行動,也只好大着膽子說:「段大人,敵人有可能躲在林子里?我們要小心點。

  不然會被他們偷襲的。「

  「這還要你說,難道我連這個都不知道嗎?」段生瞪了那名士兵一眼,不高興的說,其實他一心忙着追趕突擊隊員,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也不相信憑几百人敢留下來送死,就算偷襲,也不可能把他們五千人都殺掉,能殺死一千就是很大的成功了。他看看那樹林,還是先派了一個小隊(一百人)先過去試試。

  那一百名士兵拿着盾牌,小心翼翼的護住上身要害,兩眼不時望向兩旁的密林,好像隨時有可能有人衝出來偷襲一樣。

  那一小隊士兵慢慢的向對面移過去,在一旁註意他們的好幾千人也跟着緊張起來,幾百米遠的路程,居然用了一盞茶還多的時間,那一百人才走了過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看來他們剛才算是白白緊張了一陣,他們又去兩邊樹林里察看,還是什麼也沒有發現。於是通知後面的大部隊,讓他們過去。

  段升又瞪了剛才那名士兵一眼,心裏想:要不是你自作聰明,恐怕我們都追上敵人了。

  然後領着士兵們走過那片密林,繼續向前追去。一直到天黑他們也沒有追上突擊隊隊員,只好停下來休息,追了了一天了,都有點累了,而黑暗中更容易被敵人偷襲。雖然段升不相信突擊隊敢來偷襲他們,可他卻不能不休息啊。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就把手下都叫起來,準備繼續追擊,他在心裏發誓:今天一定要追上,可不能再自己嚇自己,他可不想整天過這樣的追逐生活,雖然是自己追別人,可也不是件快樂的事。這種事越早結束的越好。

  不到兩個時辰,他們又發現了突擊營隊昨晚休息的地方。這時可來勁了,畢竟沒有追錯,而目標就在前面,不會很遠,段升沖在最前面,領着士兵向前追去。

  快到中午時,他們來到了一處山谷前,追蹤的痕迹從兩個山頭之間穿了過去,似乎過去不是很久,山頭不是很高,但是坡度很陡。中間通道卻很窄,大概只能有四五個人並行那麼寬。

  段升很興奮,看來不用一會,他們就可以追上了敵人了,於是他帶着手下的士兵毫不停留的向痕迹指的方向追過去。手下有不少士兵想提醒他小心埋伏,可是一想到昨天的事。只好都乖乖的閉了口,跟在大隊長後面向前行去。

  就在段升快要出那段陡峭的山坡時,異變突然發生,山坡上滾下來無數的大石頭,彷彿有好幾千人在一起向下扔石頭一般,其中更有幾千斤的大石頭從山坡上面滾了下來,一時間慘叫聲四起,山坡下頓時變成了煉獄。被石頭砸死的,自相踐踏而死的……不計其數,除了後面的一千來人,見勢不對退了出來外,餘下的幾千人都被埋葬在山坡下了。

  突擊營隊的隊員們的身影從山頭現了出來。凌風有些吃驚的望着山坡下,那裡可是瞬息之間,就有幾千人被埋葬在裏面,雖然彼此之間是敵人,可他還是感到有些慘然。

  「凌兄弟,幸虧了你,不然我們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些敵人的追蹤。」易水寒走了過來說,他知道凌風在想些什麼,畢竟凌風才是剛剛參加戰爭「戰爭就是這樣殘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原來昨天經過那片密林時,易水寒原打算在那裡設伏,給敵人以重創,好叫敵人不敢再繼續追他們,至少不敢追得太緊。畢竟被人緊緊追在身後,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可凌風認為敵人不會輕易上當,而從密林撤走又不太方便,他認為以後一定會有更好的機會,在他的堅持下,易水寒被他說動了。終於被他們碰到這處好地形。凌風建議易水寒就在這兒,藉助這裡的地勢山形設伏。雖然這處也很明顯,敵人也不容易輕易上當,可是在這設伏,就算不能重創敵人,也可以阻擋住敵人。那時他們也可以輕易撤走。他們在兩邊山頭邊事先擺好石頭,那些大的石頭都是他們幾個人抬來擺好了,到時候只要一推就可以順坡滾下去,就算敵人不中埋伏,只要他們把石頭推下去,就可以堵住通道,然後順利撤走,他們不會有什麼損失。

  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這麼合作,也不派人察看,一下子就鑽進他們設好的鼠籠。真是有些出乎凌風意料之外。

  剩下的那千來名西斯帝國士兵,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災禍嚇破了膽子。雖然剩下的人還比突擊營隊隊員多了好幾倍,可是再也沒有勇氣繼續追蹤了,自己向來路迅速退了回去。大概打算由原路退回丹碧城,因為丹碧城這時候一定已在西斯帝國軍的控制之中,他們追來時丹碧城就大勢以定。不會這麼快就又發生了什麼變化。

  終於沒有了後面那支討厭的尾巴,突擊營隊隊員們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這三天來他們可沒有好好休息過,又一直在逃亡中。體力可真是嚴重透支,易水寒派了幾名隊員去打聽一下外面的戰爭到底怎麼樣了。其餘隊員就在原地休息,除非有特殊情況,不打算馬上離開,以免打聽消息的隊員回來找不到隊伍。要是有特殊情況,他們也會在樹上留下信號告訴那幾名隊員,他們向哪個方向走了。

  三天後,打探消息的隊員回來了,可是卻沒有什麼好消息。原來當日丹碧城就被攻破,南方軍團的軍團長張仁豪當場戰死,四萬多南方軍團士兵被俘,南方軍團可謂全軍覆沒。而西斯帝國大將軍桂季猛卻沒有做絲毫停留,第二天再接再厲,繼續向鳳凰王朝的城池發動迅如閃電的進攻。三天之中連下兩城,丹碧城東面的玉城,北面的許州城。在沒有南方軍團的支援下,僅憑三四萬守軍怎麼可能擋得住西斯帝國大軍呢。

  突擊營隊的隊員們聽到這個消息後都呆住了,他們沒有想到情況居然這麼遭。比他們想像中還要糟得多。他們該怎麼辦呢?要是回鳳凰王朝,他們可是要經過許州城啊,就算順利通過西斯帝國的封鎖,回去了又該怎麼辦?南方軍團已經沒有了,他們該去哪裡,說不定還會被別人視為逃兵處置。可是他們不回去又能上哪兒呢?真是天下雖大,卻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他們該何去何從呢?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道:開頭看起來狗血但不算小白,可以一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等你長大:後宮文可以當快餐吃,言情文可以當零食吃,想要言情結果寫成了後宮又不敢種馬,一般來說這屬於當了**又想立牌坊,後宮就痛快地撩,言情就專心地喜歡,你這手上撩着妹子,嘴裏喊着真愛,實在是噁心。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速效救星:乾糧 ,文筆好,流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