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冕贅婿
無冕贅婿

無冕贅婿顏陽

標籤: 沈秋怡 蘇澤 都市小說
他,消失三年,重回沈家
「你這贅婿怎麼回來了,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哎呀,這不是那個廢物嗎,消失三年,還以為他死了呢!」 「這下有好戲看了,今天可是他的老婆,沈秋怡被人求婚的日子,這贅婿歸來,只會讓沈家更加的尷尬!」 面對沈家的咄咄逼人,以及譏諷嘲笑,蘇澤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看着熟悉的環境,他欣慰的笑了 「沒想到三年了,還是什麼都沒變,這些人還是那副醜陋的嘴臉依舊讓我不舒服,這一磚一瓦都還是那樣~不知道她是不是還是那樣~」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二章飛機相救


下午時分,蘇澤一個人便來到燕京機場,三年的變化讓他感嘆。

「沒想到這三年鎮壓萬族讓我與這個世界脫軌這麼多,這機場可真大,也很宏偉呀!」

蘇澤一路跟着指示牌朝登機口走去,很快蘇澤就找到他的登機口,突然蘇澤輕咦一聲。

「嗯?這老者的身體可不適合坐飛機呀,渾身心臟手術做了不下七八次,如果飛機起飛的氣壓稍稍大一點的話,他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出於好心,蘇澤來到老人跟前,搭訕道

「老人家,你也是坐這趟飛機嗎?」

韓清風一愣,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遇到別人搭訕,出於禮貌韓清風微微一笑回道

「是啊,現在交通便利,坐飛機時間最短,老朽身體不好,坐不了時間長的運輸工具,也就這飛機還能勉強坐一下!」

「嗯,的確現在飛機飛國內兩三個小時就能到達任何地方,比起別的交通工具要便利很多。」

韓清風看着蘇澤年輕的臉龐,十分帥氣的五官,還有蘇澤身上散發的氣息讓他莫名的就很看好面前的年輕人。

於是有了興緻與蘇澤交談。

「小友也是飛陽城的?」

「嗯,老人家,我也是陽城的。」

「哈哈,那真是緣分,老朽也是陽城的,小友不用稱呼我老人家,叫我韓老就行,我姓韓,韓清風就是我。」

蘇澤禮貌回道「韓老,叫我蘇澤即可」

隨即蘇澤臉色異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勸說韓清風不要坐飛機。而這也被韓清風剛好看到,韓清風還以為蘇澤有什麼事情,便問道

「蘇小友是否有什麼事情想和老朽說啊,你不用這般為難,老朽要是能幫忙,一定不會拒絕。」

蘇澤便不再猶豫的問道「韓老是否做過七八次心臟手術?」

韓清風瞳孔一縮,不敢置信的道「小友怎麼知道的,老朽是做過八次手術,其中心臟搭橋就做了三次。」

「我通過觀察發現的,以韓老的臉色來看,韓老恐怕時常會胸悶,氣短,這就是心臟出現問題,再加上你做了心臟搭橋手術,這一趟飛機,我不推薦你坐,如果不是很急的話我比較推薦坐動車,雖然慢點,但是不會太傷害你的身體。」

蘇澤一番話下來,韓老就呆了。

「這年輕人恐怕是哪位醫學大家的後人或者徒弟,中醫講究望聞問切,他僅僅通過望,就能看出我的病情,實力不容小覷啊!」

老謀深算的韓老心中大大的肯定了蘇澤的能力,可是他仔細回想也沒想到在炎國有哪位大家姓蘇。

正當他們二人聊着的時候,一位少女端着一杯水走了過來。」

少女芳齡二十齣頭,穿着超短褲,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穿着清爽,讓人一看就會不自覺的被吸引,除開穿着少女身材更是凹凸有致,所以以至於蘇澤都有些失神。

「這丫頭長得真不錯!」蘇澤心中感嘆,一道身影緩緩從他心底浮現,不過那人的氣質同樣出眾,與面前的少女不分秋色。

「三年了,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她,指的正是蘇澤的老婆,沈家大小姐,沈秋怡。

蘇澤的失神讓韓瀟瀟心中就是一陣反感「哼,臭男人都這樣,要不是頭等艙沒了,爺爺又倔強的很我才不坐經濟艙呢。」

心裏罵完蘇澤,韓瀟瀟就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端着水來到韓清風面前,直接無視了蘇澤關心問道「爺爺,你胸口還悶嗎,不然咱們換下一班飛機吧!」

韓清風擺手給了韓瀟瀟一個慈祥的微笑道「瀟瀟啊,不要那麼麻煩,爺爺的身體爺爺知道,沒事的就兩三個小時而已,馬上就要登機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蘇澤蘇小友,也是咱們陽城的人。」

礙於韓清風的面子,韓瀟瀟一臉不情願的道「韓瀟瀟,很高興認識你!」

蘇澤莞爾一笑,「蘇澤!」

面對莫名的怒氣,蘇澤也不跟小姑娘計較,反而開口道「韓瀟瀟,你爺爺身體不是很好,如果真的要坐這一趟飛機,我建議你讓他先吃一點鎮定劑,準備一個隨身呼吸器,不然恐怕會出現意外。」

韓瀟瀟以為蘇澤想以此來吸引她的注意力,瞬間就像一個小辣椒一樣。

「哼,你不懷好意,我爺爺身體好着呢,飛機也是經常坐,也沒出什麼問題,怎麼你以為他年紀大就好忽悠嗎?」

蘇澤無語,也不想和她糾纏,丟下一句「你愛信不信」

便直接起身朝登機口走去。

此時檢票也進行到了最後關頭,韓老看着自己孫女的樣子就是一笑,他心中太清楚這丫頭了,什麼都好,就是討厭男人。

心裏也對蘇澤生出一點抱歉之意,畢竟別人好心提醒最後被自己孫女說了一頓。

很快飛機就起飛了,韓老坐在飛機上在飛機起飛的瞬間,就感覺到胸口又在發悶,起先他還以為是短暫的胸悶,便強忍着,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臉色漸漸難看。

韓瀟瀟見狀也是慌了「爺爺,你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

韓清風雖然聽到了韓瀟瀟的話,可是劇烈的壓迫感讓他說不出話來,眉頭緊鎖,疼的嘴巴都有一絲鮮血流出了,此時韓瀟瀟才回想起來登機前蘇澤的話。

她很後悔沒有聽蘇澤的話,無助之中,她驚慌呼叫空姐「快來人啊,我爺爺暈過去了。」

「爺爺!你醒醒……你不能睡呀!」

空姐上前各種急救方式都用上了可是韓清風還是不見清醒,空姐之中一人喊道

「可有醫生在本次航班的,這裡有位老先生情況十分緊急,誰能出手幫一下忙!」

圍觀的人紛紛不敢上前,便在這時一位青年穿着西裝站了起來。

青年帶着一副眼鏡,雖然長相一般,但是穿着十分得體,引的大家朝他看去。

「我是陽城第一醫院的主治醫生,我叫郝仁,你們讓開我來,韓老是心臟出現問題,需要馬上急救,否則他恐怕下不了這趟飛機!」

郝仁嚴肅的說道。

韓瀟瀟彷彿拉到救命稻草一樣,求着郝仁道「郝醫生,只要你救回我爺爺,我保證我們韓家會給你足夠的好處!」

郝仁其實原本也不想插手的,可是就在他扭頭的瞬間他看到了韓清風的臉,這才知道原來暈的是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韓家韓老。

韓老又是他們醫院的最大捐贈客戶,包括所有的心臟手術都是在他們醫院做的,如果他能救回韓老,回去之後保不齊能晉陞副院長,甚至是院長。

越想郝仁越激動,「你放心吧,韓小姐,我一定會盡全力搶救韓老的。」

郝仁在韓老身上一陣觀察,翻開瞳孔一看,郝仁額頭已經有了密密的汗珠。

「完了,韓老爺子已經瞳孔渙散了,心臟也驟停了,一定要實施心臟復蘇急救!不然就真的沒救了!」

正當他要按向韓老胸口的時候一道青年聲音響起。

「你想給他做心臟復蘇,我奉勸你停手,否則你這一按下去,他恐怕就直接歸西了!」

開口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澤,蘇澤本來打算出手,可是見郝仁挺身而出也就坐了下來。

眼見郝仁觀察半天也沒個辦法,最後居然想着按壓胸口做心臟復蘇,蘇澤選擇出手阻止。

郝仁眼神冰冷道「你是什麼人,沒看到我在救韓老嗎?」

韓瀟瀟看到來人也是氣憤「你出來幹什麼,都是因為你詛咒我爺爺,不然我爺爺也不會出事!」

蘇澤臉色陰沉冷哼一聲「哼,沒腦子的女人,不聽我的,出了事責任全推給別人,還有你庸醫誤人,韓老做了心臟搭橋手術,你這一按他的心臟能承受的住嗎?說你是庸醫都是對庸醫的侮辱!」

蘇澤的話擲地有聲,彷彿重鎚直擊郝仁胸口,郝仁這才醒悟,心中也是後怕不已。

「還好剛剛沒按下去,否則韓老要是屍檢,那麼死因肯定是心臟搭橋的零件破損,造成心臟無法正常工作最後休克而死,而自己也就成為了韓家的出氣孔,這一輩子恐怕就真的毀了!」

郝仁獃滯,不知所措的結巴問道「那……那該怎麼辦!」

「你還不滾開,難道要讓我請你讓開嗎?」

蘇澤一聲呵斥,郝仁趕忙讓開,心中也對蘇澤的態度大為不滿。

「臭小子,讓我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你等着,若是你治不好韓老,老子要讓你牢底坐穿!」

蘇澤完全不在意這種小蝦米,而是朝空姐問道「給我取一副銀針來,要快!」

空姐反應很迅速,說了一句「您稍等,我這就去找!」便朝休息室走去。

很快短短十秒鐘左右,空姐拿着一包銀針走了過來。

「給你,這是銀針消過毒的!」

蘇澤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在空姐還沒反應過來,手中銀針已經根根出鞘。

「這……好厲害,他是醫道傳人!」

有見識的人看出蘇澤的本事,直接大呼。

「陰陽九針!這是中醫絕學針法,調陰陽,轉乾坤,活死人,肉白骨的陰陽九針!」

一位中醫學生目光獃滯的看着只有書中才看到的傳說針法,只見蘇澤快速施展針法,一根根銀針飛舞之中落入韓老胸口,頭部的各種穴位。

只是剎那,韓老停止的心跳再次跳動,紫色的臉緩緩有了血色。眼皮微動,韓老睜開了眼睛。

「嘿,快看,這老者活過來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魔裝:這本書,沒有太多毒點,情節上屬於可看,主角智商和配角智商普通,不算小白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美漫之超人:不跟着原著走而是另開支線算是好事,但是這寫得也太白太無聊了吧。二戰是這麼兒戲的事情嗎?男主在刺殺墨索里尼的路上居然還有閑心收情婦... 白開水一樣又白又無聊,毒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旅法師流浪記:挺有意思的,迥異於一般網絡升級流,一個原則至上的無敵存在派分身遊歷異界的故事,讓人忍俊不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