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微明所至
微明所至

微明所至見尋

標籤: 奇幻玄幻 江淮 顧桐
一場進行了長達七年之久的實驗,使得世上出現了血梟——一種由人類變成的吸血怪物
他們彷彿有金剛不壞的身軀,人類不敵,只好轉向地下逃難,從而發展成為了地下城
顧桐帶領的一小隊成員在與血梟對抗的磨礪中逐漸成長……
狀態:連載中 時間:08-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8章 野心下的陰謀


人類轉居到地下的第10年。

地下城發展的十分迅速,整個城內被劃分為了多個分地,每五年在總區克隆出來的克隆人兩兩一組被送往各個分地。

地下城的**處則是軍方的總管理區。

「戚望,鑒於這些年來多次上地面時帶隊立功,現總部予以你總隊長一職。」顧桐將手中代表總隊長身份的徽章當著台下眾人的面轉交給身前的男子。

男子早已不見了初次入隊的稚嫩,稜角分明的面龐上布滿了經歷戰爭的痕迹,烏黑深邃的眼眸里深藏着銳利的寒光,身軀如標杆般直挺地立在台上,整個人都散發著成熟穩重的氣息。

戚望鄭重地接過徽章,向顧桐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台下的唐瑾小心翼翼地撫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看着戚望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滿滿的愛意。

人群中一個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戚望,久久都不肯轉上一轉,面無表情地為戚望鼓掌。

「祁燁前輩,還請您能作為副隊長協助我。」戚望看向那人說道。

男人意識到了眾人投來的目光,立刻露出了笑容,慢悠悠地離開座位走到了台上,也向四周簡單地行了軍禮。

退到暗處的顧桐皺着眉頭,抱着雙臂上下打量着他。

戚望作為總隊長確實具有授予隊內人員職權的權利,這個祁燁也確實有作為副隊長的能力,但是在她的印象中,這個人眼中好像只有殺戮。他殺死血梟的數量確實比戚望多得多,但從他們個人帶領的小隊情況來看,祁燁只知道一味沉溺於殺戮的快感中,戚望卻比他沉穩理智,知道進攻防守的時機,儘可能地規避損失。

這正是首長和各組織共同商議決定把總隊長的職務交給戚望的原因。

「我名為戚望,就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到了儀式的尾聲,台下響起了如雷般的掌聲。

「唐唐,小心一點。」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戚望匆匆下台上前扶住要從座位上起身的唐瑾,卻不小心絆了一個踉蹌,唐瑾噗呲輕笑出了聲。

「我才懷5個月,瞧你那樣。」雖是責備的話,戚望聽了只是淡淡地一笑,還是認真地攙扶提醒着唐瑾一步一步地慢慢走。

顧桐雙手交叉抱頭跟在兩人的身後離開了議廳,一邊漫無目的地踱步走着,腦中一邊思量着以後要幹什麼。

沒了總隊長的職位,她以後也就三、四個月才輪到一次上地面搜集物資,不用再像以前那般無論是哪個小隊,每次上地面都要她隨同。

長長的走廊里,微弱的燈光維持着僅有的一點光亮。顧桐駐足在一塊巨大的玻璃板前,玻璃板的另一邊是一群待哺的新生,她們在溫室里睡得很安穩,不知不覺竟然又走到了這裡。

「這裡務必要保證絕對的安全。」站在一邊的凌楊微側過頭,對身後的人說道。

如今地下城的女性與男性的比例接近1:6,所以在地下城不斷的發展與擴建中,女性無形中變成了可以販賣和交換的對象。雖然城規明確規定了女性擁有與男性平等的地位,但這種惡劣的現象還是滋生蔓延,畢竟總有人會為了達到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

「來了這麼多次,真的沒有進去看看的想法?」凌楊悄無聲息地走到還在對着玻璃窗內發獃的顧桐的身側,突然開口道。

凌楊的聲音嚇了顧桐一跳,她獃滯地應聲點了點頭,凌楊臉上微微露出了得逞後的笑意。顧桐與凌楊一同進入育嬰室,凌楊踱來踱去,面無表情地掃視着嬰兒們稚氣滿滿的面龐。

「發什麼呆呢?」凌楊招手示意還在發愣的顧桐到她身邊,說話時沒有意識到要刻意發出低聲,因此鬧醒了一些孩子。

「給你看,她們的編號都在脖頸後面。」凌楊徑自走向一個靠的最近的孩子旁邊,撥開擋着編號的衣服想向顧桐展示,隨意的動作弄醒了嬰兒,接着整個育嬰室里幾乎都是嬰兒的啼哭聲。

面對整個育嬰室的吵鬧聲,凌楊不禁蹙了蹙眉頭,和顧桐說了一聲就獨自出去了。顧桐看向那個被凌楊弄醒的小傢伙,小傢伙睜着大眼睛,停止了啼哭,看着她咯咯笑了起來。

顧桐於是伸出手試探性地伸向她的脖頸,編號是B07。小傢伙在空中揮舞的小手順勢抓住了她的一根手指,一臉天真的看着她。

顧桐愣了一下,在指尖觸碰到小傢伙的一剎那,她的心開始隱隱作痛起來。

從出生開始,所有人都把她們當做物品看待,連首長也是這種心理。

她都在懷疑,答應他們做克隆實驗是否是正確的選擇。

————

平靜地過去了兩個月,唐瑾的肚子也日益變大,她聽戚望的話乖乖地待在房間里少走動,默默地等着他從地面上再一次安全回來。

地上早無半點綠意,烏鴉和老鼠似乎永遠是個不滅的種族。烏鴉嘶啞的聲音盤旋在上空,老鼠三兩隻地聚集在一起,窸窸窣窣地嗅着空氣中乾燥又腐朽的味道,它們的身下散着零落的骨頭,那是人骨。

在小隊原路返回的路上,戚望站在隊前,儘可能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避開腳下所有能發出聲音的東西。在戚望的視野範圍之內,有九隻血梟在火堆旁抱團閉目休息。

戚望做了一個繞開的手勢,這次隨同外出的人並不多,他們的目的只是搜集物資。

小隊內卻突然鳴起了一聲槍響,飛行的子彈瞬間貫穿了一隻血梟的心臟,被射中的血梟倒地撞擊地面的聲音震耳欲聾。霎時間巨大的聲響吵醒了所有的血梟,看到同伴的屍體,他們咆哮着沖向不遠處的小隊。

火堆里的火花仍在迸濺,但此刻渺小的火光彷彿也能將隊里的所有人盡數吞噬。

戚望皺緊了眉頭回首看向還未放下槍的祁燁,卻也只能大聲喊道:「所有人,應戰!」

槍聲、慘叫聲不絕於耳,風沙很快覆蓋上了一具具屍體和殘軀,也將空氣中瀰漫著的血腥味捲走。

一場腥風血雨後,小隊里只單單活下來5個人。

場上只剩下一個母血梟,在她的羽翼庇護之下還有一個瑟瑟發抖的小血梟,她的背部與羽翼的相連處還在汩汩地向外滲出青紅色的血液。

看着漸漸逼近的人類,他們已經殺紅了雙眼,母血梟顫抖地跪在地上為懷裡的孩子爭取着那渺茫的希望,竟然開口說起了人話:「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

戚望驚愕地愣在原地,血梟怎麼還會說人話,他們難不成還有人的意識?他半豎起了手臂,示意剩下來的人先不要輕舉妄動。

他的視線與母血梟的視線相交,心中升起了一股強烈的直覺——放過他們。

「我們走。」戚望緩緩放下了槍。

「真是活久見啊,怪物說人話。」祁燁不屑地從鼻間哼出了聲,不顧戚望的命令,連射幾槍,眼睛不眨一下地將母血梟懷中的小血梟擊斃。

母血梟剛心懷感激地向著他們的方向叩首跪謝,此刻卻張大了嘴不敢置信地爬向倒地的小血梟,顫抖地抱起小血梟逐漸冰冷的身軀向天哀嚎,羽翼的末端突然乍起了如針尖般的翎羽,站起身直直地沖向祁燁。

「危險!」戚望奮力撲向在他近處的祁燁,將他推至一旁,自己的右手手臂卻被血梟死死地咬住。

鮮血飛濺,戚望的手臂硬生生地被血梟撕咬下來,斷口處的鮮血止不住的噴涌,但他還是忍着劇痛擋在祁燁的身前。

祁燁死死地盯着血梟,嘴角微微上揚,手中卻沒有什麼動作。

小隊僅剩下的三個人聚集了火力,胡亂一通想要逼退已經發狂的血梟。看到隊員們都有了行動,祁燁這才一槍射中了血梟的心口,血梟終於應聲倒下。

戚望的面部蒼白,腦中不斷地襲來陣陣暈眩感,精神恍惚間看見他們打死了血梟,這才放心地暈厥過去。

「沒想到我也被嚇着了。」祁燁開了口道,卻一副輕鬆自在的語氣,目光落在那三四個人上,他們自然知道祁燁是想要他們回去閉嘴。

隊員們避開他的目光,去抬起戚望的身體,將還在不斷流血的傷口處用衣服撕扯下來的布條緊緊包紮住。

到了地下城的通道入口處,在此等候已久的祁家人開啟檢測程序,確認他們並沒有被血梟感染後,才打開星環讓他們進入。

「怎麼會這樣?」凌楊瞧着歸來的只有五個人,帶回來的物資還不足以前的四分之一,戚望也還仍處在昏迷中,急急忙忙地差遣人將戚望送去醫治。

祁燁卻留在原地不肯離去。

「回首長,我們歸來途中遇見了血梟,其中一隻血梟狡詐竟然習得了人語向我們求饒。戚隊長心軟下令讓我們停止攻擊,這才……」祁燁假意不再多言,接下來想必也不用他多說。

他隱瞞了自己激怒血梟的事情,在事實的原有基礎上添油加醋,話語中卻又不像是在抹黑戚望。

凌楊瞥向那三人,祁燁知曉凌楊心有顧慮,耐心地候在一旁。

得到了三人肯定的答覆後,凌楊深吸了一口氣,閉目深思。

她一直知道祁燁的野心,可在事實與各位在場的組織人員面前,她拿不定主意。

按軍規中所寫,凡包庇或者放過血梟的人,應當被放逐到地上,任其自生自滅。

「還是等戚隊長自己醒了,我親自去問問他吧,我相信戚隊長一定會和我如實告知的。」凌楊背着手道。

其餘人也紛紛同意凌楊的決策,點了點頭。

祁燁還是沉默不語,腦中卻萌生出了一個念頭。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只是個不用奮鬥的小白臉:看書娛樂,那麼較真兒你看新聞去呀。個人仙草,文風歡樂。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天火大道:好毒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小戰士:稀有的低魔奇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