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蜜寵成癮:總裁老公請接招
蜜寵成癮:總裁老公請接招

蜜寵成癮:總裁老公請接招折耳兔子

標籤: 林如棠 陸鳴飛
一段被人精心策劃的布局,讓林如棠失去了一直誤以為純美的戀情,卻也收穫了這個邪魅的男人
言湛挑眉看看跟前發獃的女人:「在想我么?」 「真是霸道 ,發獃也要想你么?」林如棠羞紅了臉,方才……真的是呢
「我的霸道,只對你
」深情的雙眸撞入清水一般的美目
外面陽光正好……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章 演技真好


壓抑的客廳中,時不時從外面傳來幾聲雷聲。

雨越下越大,就像林如棠的眼淚不停地流。

陸鳴飛的唇間溢出一絲鮮血,時刻關注他的林娜立刻大呼小叫起來。

「鳴飛!你……你吐血了?被棠棠氣的吐血了嗎?」

林如棠心一痛,下意識想要去看,只是被林娜的話又止住了。

「鳴飛,鳴飛!雨這麼大,明天再走吧?等等,我給你拿傘……」

凌亂的腳步聲伴隨着沉重的關門聲,逐漸遠去。偌大的客廳就剩下林爸爸,後媽和林如棠。

林爸爸一言不發,扶着樓梯獨自上了樓。

他步履緩慢,全不似往常矯健的模樣。

「你們……如願以償了?」

林如棠的眼神落在了後媽的身上,冷冷地說道。

後媽有點被她的目光怵到,然後強詞奪理:「是你自己不檢點,怪這怪那的,真是丟人現眼!」

「呵。」林如棠一步一步走近她,後媽不由自主退後幾步,嘴裏虛張聲勢地叫罵。

「你幹什麼!林如棠!」

回來的林娜一巴掌拍向了林如棠,狠狠瞪着她。

「林娜,你演技真好。」

林如棠看着她不再掩飾的得意,由衷的感嘆,說罷,自顧上了樓,「嘭」的一聲關上了卧室的門。

她撲在床上,腦海里全都是陸鳴飛蒼白的臉。

眼淚再一次染**枕頭,疲憊的她就這麼睡了過去。

客廳里,林娜的聲音很是不滿:「媽,你怕她幹什麼!好歹名義上你是她媽,不管怎麼教訓她都是應該的!」

「我……我這不是……」

後媽哪裡能說自己上位不正,對丈夫亡妻的女兒打心底里有一絲自己都沒察覺出的惶恐。

「好了好了。我累了,休息吧。」

……

清晨,溫暖的陽光透過整扇落地窗,灑在了凌亂的大床上。

言湛坐起身,薄被滑下,露出了小腹的八塊腹肌。

視線在房間掃了一圈,最後回到床上。

那個女人,跑了?

言湛下了床,床單上一抹鮮紅**裸的昭示昨夜一個女孩變成了女人。

「噠噠噠」

隨着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陸文月似旋風一樣衝進總統套房,剛好看到言湛穿上浴袍的瞬間。

他後背上的抓痕清晰的映在了她的眼中,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歐石楠味道。

陸文月在一瞬間,已經想好了怎麼教訓那個爬床的賤/人,讓她生不如此!讓她知道她睡了不該睡的人!

「言哥哥……你為什麼……」

不找我?

對上他冰冷漠然洞悉一切的目光,陸文月那三個字怎麼也問不出口。

「最後一次。」

直到言湛穿好衣服,附在她耳邊吐出這句話後,隨後不再理會陸文月,修長的雙腿邁着大步走出了房間。

陸文月臉色一點一點變得慘白,雙手緊緊地絞在一起,目光直直地盯着大床上刺目的紅色。

言哥哥知道是她下的葯了?

昨晚凱撒的宴會,她找到機會給言湛下了葯,還告訴了言湛她的房間號。

然後她在房間里左等右等,沒等到言湛的人,也沒等到言湛的電話,等她想要親自去言湛的房間時,外邊卻站着兩個黑衣保鏢,二話不說攔住她,給她又重新丟進房間。

直到早上,兩個門神才消失。

言哥哥的話彷彿在說她做的事她都知道,但就是不配合。

不過她不會輕易放棄!

下個月十八歲成人禮後,她和言湛的就會正式訂婚,這是上一輩定下的婚約,言夫人的位置只會是她陸文月的!

腦中是言湛猶如神袛一般的俊美容顏,陸文月眼中神色逐漸痴迷。

只是當她的目光掃過床單時,滿心的憤恨就再也忍不住,上前將床上的床單枕頭全部掀落在地,高跟鞋尖細的鞋跟狠狠地踩在那抹紅色上,似乎把床單當成被言哥哥寵幸的女人。

發泄過後,陸文月吐出一口氣,把門摔得震天響揚長而去。

……

一場大雨將道路沖刷的格外乾淨。空氣中都是泥土的氣味。

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路邊,車頂上是被風打落的樹葉,鋪了厚厚一層。

在駕駛座的車窗外,是一地的煙頭,有的已經浸滿了積水,有的還亮着火星。

而駕駛座上的人,目光直直盯着對面的那棟白色的別墅,久久沒有動作。

……

林如棠是被踹門聲生生弄醒的。睜開眼睛,就見林娜怒氣沖沖地走進來,噼里啪啦一頓責罵:「你昨天跟哪個野男人睡了?我不是讓你去1008嗎!你知不知道人家等了你一晚上!」

該死的!一大清早,手機就被《清宮傳》的副導演劉生狂轟濫炸,她這才知道林如棠根本沒去劉副導的房間。

可是她凌晨回來時那副樣子,分明是已經讓人破了身!

可恨!

林娜雖說踏入娛樂圈兩三年,但屬於不溫不火的地位,正巧今年一部重頭戲《清宮轉》開拍,林娜當即動了心。

如果能在這部戲裏客串一個戲份不低的配角,那她肯定能大紅大紫!

為此,她專門去打聽了一番,這部戲的副導演劉生成了突破口。

有兩個小宮女的角色就是他給了主動獻身的嫩模。

林娜自恃身份,覺得未來一定會嫁給豪門公子陸鳴飛,怎麼可能讓年逾五十的糟老頭碰她,於是就想了個點子,把林如棠誆騙去。

一石二鳥,正好也讓陸鳴飛解除婚約。

等那劉副導睡了林如棠,那還何愁沒有好角色!

哪知道居然出了岔子!

林娜如何不氣。

她這番話讓林如棠渾身一冷,只覺得自己似乎從沒有認識過林娜一樣。

「你……這麼恨我?」

恨到用這種方式毀了她。

林娜目光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誰讓你霸着鳴飛的!憑你也配做他未婚妻?」

親情的假象被林娜無情的撕裂,露出**裸的算計。

林如棠只覺心肺冷成北極的冰山,感受不到一絲的溫暖。

她的目光逐漸變冷,眼中最後的溫情也隨之消失:「你更不配。」

「你胡說什麼!這世上只有我才是陸鳴飛最合適的妻子!」

林娜被她的話惹怒了,上來就揚起了手,只是巴掌沒打下去,就被林如棠抓住了手腕,反手一巴掌打了回去。

迎着林娜不可置信的目光,林如棠彈彈手上莫須有的灰塵,冷徹入骨的眼神一時間嚇住了林娜,讓她沒有第一時間報復回來。

「你……你敢打我?」

緩過勁的她怨憤地捂着臉,尖銳地聲音刺的林如棠皺起眉。

「我更想殺了你。」

林如棠面無表情,只是眼底的恨意讓林娜打了個冷顫,她銳氣全消,丟下一句「你等着!」就衝出了門。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遊戲降臨異世界:以前看過,現在終於找到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能看見經驗值:這作者有意思,上架前幾章給作品喂毒,簡直和錢過不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塵埃之花:女主像野草一樣被人踐踏掙扎求存,現實向西幻文。從小被她爹暴打虐待,一步一踩坑,每一章都很憋屈。我想起幾年前看過的一篇野草式女主文,那作者真把我噁心壞了,看到這文本來就不爽,女主人設更讓我生理性反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