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凰女難求
凰女難求

凰女難求琛琛

標籤: 夙蘊嬈 蘊嬈
她,前世無辜慘死,重生之後,身世成謎
卻被前世無情人,今生寵在手心
果然男人就得愛搭不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6章 她,變了


不顧身後墨陵承清冷的目光,夙蘊饒欲推門而出。就在墨陵承下定決心出去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頓的時候,夙蘊饒忽然勾起唇角,緩緩退了回來。

墨陵承盯着她,一對如耀石般黑的眸子亮晶晶的,縱使是夙蘊饒這般恨他,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她帶着幾分挑釁的意味,手裡晃動着摺扇,一步一步走向墨陵承。

「我其實特別好奇,」她走到他面前,抄着扇子輕輕抵起了他的下巴,「你來這兒是幹什麼?四皇子還有什麼不知道的,非得來這兒查閱?」

墨陵承心中升騰起怒意,這女人,欺人太甚!可之前的她……墨陵承雙眉微皺,夙蘊饒忽然變了個人,這樣冷若冰霜的眼神,這樣嘲諷不屑的模樣,他以前從來沒見過。「你先放開我。」

「你說完我再放。」夙蘊饒挑起雙眉,饒有興緻地看着他,順便不慌不忙地用扇子輕敲他的臉頰。

墨陵承撇過臉,似乎並不願意告知她這次來的目的。

畢竟,墨陵承的眼眸暗了暗,是關於她的……

見墨陵承不願意說,夙蘊饒挑了挑雙眉,「既然不告訴我……」她緩緩收下手中的摺扇,揚着肆意的尾音:「那你就好好待着吧~」說罷,轉身拿起幾卷古書繼續翻看,密密麻麻的文字讓人頭有些發昏。

這兒的資料大多都是記載史實的東西了,而且也並沒有什麼關於如今的皇朝墨家的,就連夙蘊饒也只是來這兒碰碰運氣,誰想到遇到了墨陵承,他來這兒還能找什麼呢?

而此時的墨陵承心裏五味雜陳。誰想到,大名鼎鼎的墨陵承今日居然會被一個女人這樣戲弄!更何況,先前的夙蘊饒將愛意在自己面前展現得一覽無遺,可如今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墨陵承越想越覺得奇怪,他不由自主地往夙蘊饒的方向看去,發現她仍舊在急切地翻找着什麼東西,曼妙的腰姿勾勒出一條輕麗的弧線,淺紫色的絲綢在她身上別有一番韻味。

「你在找什麼?我可以幫你。」墨陵承忽然開口,磁性的男聲在空氣中瀰漫到了夙蘊饒的耳膜中。

其實他手中的人力物力都要比夙蘊饒多出不止一點,至於尋找什麼資料,什麼人,也比她自己干找容易多了。更何況,他也樂意幫她。

想到這兒,墨陵承眼底浮現幾分柔情,本來挑選好日子就要成婚,而現在……

可夙蘊饒心裏卻不是這麼想的。

你幫我?你得了吧你!上一世誰把我整死的我還沒忘呢。

夙蘊饒翻了個白眼,不去理會墨陵承。她邊翻查資料,心裏邊惡狠狠地想,有機會一定要讓這個傢伙嘗嘗手腳都被抽筋的滋味!

感受到她周身散發的恨意,墨陵承不禁打了個寒顫,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濃了,究竟是什麼讓她忽然對自己的態度轉變那麼大?

他眼底閃過一抹黯淡,轉而又像是忽然想起來了什麼,開口道:「你是在找關於夙家的資料嗎?」

夙蘊饒的背影忽然頓了一下,她轉過身,脫口而出:「你知道什麼?」隨即,她捂了捂唇,暗罵自己蠢,怎麼說話也不過過腦子……這下憑墨陵承那般聰明,一定也察覺到了什麼吧。

墨陵承見她反應如此激烈,便知道自己猜對了,他注視着夙蘊饒,嘴角掛着若隱若現的笑意,卻什麼都沒說。

看來,她一定是知道了有關於夙家的消息,所以才會轉變這麼大吧?

空氣又沉寂了起來,夙蘊饒咬了咬牙,反正在這兒找來找去也什麼都找不到,還不如從墨陵承口中套出點兒有用的信息呢。

雖然……這個人目前來看還不可信,但是寧可錯聽,也不可漏聽。

於是,夙蘊饒定了定神,卻依舊不能遮蓋眼底那淡淡的恨意,她看向墨陵承,「喂,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都知道些什麼?」

墨陵承收斂了那幾縷笑意,「你不把我放開?」

「放開你打我怎麼辦?」夙蘊饒警惕地看着他,說著,還退後了幾步,眸里風波蕩漾,卻儘是憂懼,倒顯得有些可憐兮兮的。

「君子動口不動手。」墨陵承認真道,溫潤在他的眉眼中蕩漾着,別有風情。

上一世你也沒動口不動手啊。

夙蘊饒又翻了個白眼,卻看到他一臉認真,還是舉起扇子,然後狠狠地敲向墨陵承。

「嘶——」墨色的瞳孔微縮,墨陵承忍了痛瞪向夙蘊饒。

夙蘊饒心虛地退了幾步,她發力的確是……用了幾分力氣的,但是一個大男人,也不至於吧?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夙蘊饒轉了轉眼睛,不給他追究的機會。

緘默間,墨陵承上前一步,手臂一攬,將夙蘊饒緊緊貼到了牆上。

「你最近到底怎麼了?」墨陵承望着她深邃的眼眸,忍不住開口問道。

夙蘊饒被他實實在在地禁錮住了,她試圖抽身出去,可墨陵承的力道控制得很好,既沒有讓自己感到絲毫不適與疼痛,也讓她無法逃脫。氣憤與焦急交雜着,夙蘊饒咬牙切齒道:「喂!你幹什麼!」

墨陵承靜靜地看着她,清亮的雙眸在她俏麗的臉上掃過,透着幾縷留戀。夙蘊饒注意到了墨陵承眼眸里的風情,心裏閃過一絲疑慮,可又想到前世他的所作所為,便認定了他在做戲,於是,夙蘊饒惡狠狠地回瞪過去,紅唇如櫻桃一般嬌嫩,此時微微嘟起,有些可愛。

「欲擒故縱好玩嗎?」他淡淡開口,夙蘊饒氣得發抖,無奈之下,她心生一計,趁墨陵承看得有些出神之時,毫不猶豫地咬上了他的胳膊。

她使了狠勁,以至於墨陵承甩開手,她還差點踉蹌跌倒。

「既然你是來搗亂的,那你回去吧。」夙蘊饒惱怒道。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末世大反派:實在看不下去,低於常人的智商加上滿腦子的本能,大概這就是beast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史上最強瑪麗蘇,不服來辯:233很有意思的短篇,歷史新編這種類型 感覺就是貴圈真亂,哈哈哈,沒錯現實永遠比你想像中更離奇。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自我主義者的女裝修養:嗯、作者你真棒,被懟成這樣了,還有勇氣罵讀者萌豚(具體看書評區,還有請假一下那個章節),新ID他已經註冊好了,要下個ID見。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你沒有問題,舉報會有用?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