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帝王寵後千千歲
帝王寵後千千歲

帝王寵後千千歲星月灣

標籤: 容凡 鄔禾茗
只要讓我逆了這天,毀了這些虛偽的假面
且看重生嫡女攜復仇之焰,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改天換地,逍遙自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5章 受刺激


她拍了拍阿碧的手示意她安心。

桃兒請了容琛進來。容琛踏入宮殿,看着眼前身着水紅色衣裳的人,滿臉笑意的行了禮,「臣拜見皇后娘娘,恭喜皇后娘娘,祝皇后娘娘與皇上百年好合,永不離棄,子孫滿堂。」

他嘴角帶笑,刺痛了她的眼。

「攝政王多禮,快快請起。」鄔禾茗站在他的前方,竟然有些緊張不安,幸而阿碧扶着,錦秋又站在身側,讓她有了依靠的感覺。

鄔禾茗一揮手,後面跟隨的侍從便是抬着盒子上前,將盒子打開讓鄔禾茗看。鄔禾茗看盒子里安安靜靜躺着一塊青綠玉佩以及青玉簪子,睫毛微閃,又抬眼笑着看了一眼侍從,「攝政王這是……?」

這個侍從她認得,但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容琛笑看鄔禾茗,「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望娘娘笑納。」他一雙眼眸含笑,但卻透着絲絲縷縷的銳利寒氣,似要將她看穿。

鄔禾茗笑着微微頷首,「既然是攝政王的賀禮,錦秋,收下吧。」她極力的隱藏着平靜下的波濤洶湧。

他忽而上前一步,但手在即將觸及鄔禾茗臉頰時,她微微偏斜身子退後了一步,「請攝政王自重。」

容琛見她閃躲,便是放下手,一雙眼睛審視着鄔禾茗,「娘娘可當真無情,現在這般的疏離可真叫人傷感。」

鄔禾茗眸子平靜的看着容琛,「攝政王自重,你我本就不曾親近,何來疏離?」阿碧見容琛不但言語曖昧,還對小姐動手動腳,便憤憤不平道,「攝政王可要記得,我家小姐已不止是鄔家大小姐,更是這離國的皇后。」

容琛抬眼望着鄔禾茗,「自那日聽說你為我而赴死……」他一副真誠的模樣,卻被錦秋冷冷的打斷了。

「攝政王,時候不早了,鳳鸞宮沒有多備飯菜,就不留攝政王了。」

容琛故作沉重的嘆了一口氣,一副擔憂的模樣叮囑道,「那我走了,娘娘珍重。」說著,便是不舍的轉身走了。

鄔禾茗看着他,只覺得嘲諷極了。他怕是想不到她會入宮吧?他是否少了她這顆棋子,陰謀無法進行了?她若不是經歷了前世那些事,說不定又要傻傻的淪為他的棋子。

「娘娘,這……」錦秋手中還抱着盒子,等待鄔禾茗吩咐。

「找個地方放起來吧,不要讓我看見它。」鄔禾茗站在大殿中,看着院里跪着的兩人以及她們各自的一名貼身宮女,便是叫阿碧倒了兩杯水朝二人走去。

鄔禾茗親自將水遞給二人,還蹲下身子替林雲捋了耳邊的髮絲,道,「兩位婕妤想必累了吧,喝口水吧。本宮也很想讓兩位歇歇,可本宮方才說的是跪到黃昏,本宮乃一國皇后,又不能說話不算數不是嗎?」

方萍的丫鬟便是哭着道,「娘娘,我們小主也是侍奉皇上的,您看這大太陽照到我們小主身上,灼傷了皮膚如何侍奉皇上,還會給娘娘落了個好妒的名聲。」

她聞言便是輕笑了一聲,先是吩咐了雪雁下去休息,笑道,「可這是兩位婕妤的心愿,本宮哪怕是落人口舌也要滿足兩位婕妤。」

「朕看誰敢!」容凡從外走來,便是將鄔禾茗大手一攬摟入懷中,居高臨下的望着底下四人,「皇后娘娘賢良淑德、善解人意,誰敢擅傳流鼻血姬直流言,一律按照以下犯上詆毀主子處置。」

鄔禾茗看着他菱角分明的側臉,忽而腳下一空惹得她險些驚呼一聲。容凡將她攔腰抱起,「皇后,太陽灼熱,莫要在這逗留。」

鄔禾茗連連點頭,笑容燦爛。容凡心生愉悅,便是揚着笑將她抱入了宮殿里,留下林雲等人嫉妒生恨。

林雲暗暗的捏了一下手帕,緊緊地咬着牙關:「真是晦氣。」

錦秋冷冷的站在她們邊上:「兩位婕妤還是自行安好便可,奴婢在這宮中待了數十年,自然見多了這宮中的無奈,請兩位婕妤好自珍重。」

錦秋雖然是第一次伺候皇后娘娘,但她的果敢與堅強完全感染了皇后,皇后娘娘的善良溫柔也感染了她。

錦秋當然不允許有人在她面前詆毀皇后娘娘。

方萍趕緊推了推林云:「姐姐,我們現在畢竟在鳳鸞宮,況且皇上也在這裡。」

林雲狠狠地瞪了一眼錦秋才接着跪着。

旁邊的奴婢又趕緊請求:「錦秋姑姑,能不能請您放我們一馬,皇后娘娘和皇上已經進入了殿內,您便放我們回去吧,我們娘娘絕對不會忘記您的恩德。」

錦秋如高傲的冰山一般:「兩位婕妤真的是折煞奴婢了,皇后娘娘下過的命令,奴婢又怎敢輕易改變。娘娘,還是聽從皇后娘娘的,跪到太陽落山吧。」

待錦秋走了之後,林雲狠狠地錘了一下地:「狗仗人勢的玩意兒,那樣一個女子,皇上又怎會這樣寵愛她?」

方萍笑了笑:「其實按妹妹來說,她的長相本就是無可挑剔,也難怪皇上對她一直念念不忘。」

聽到方萍竟然這樣評價她,林雲氣更是不打一處來:「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一點兒姿色嘛,就把皇上迷成這般,一個禍國殃民的狐狸精有什麼好的?」

方萍竟開口解釋道:「姐姐話說的太快了,妹妹還沒有說完呢。以色侍君,又有幾個妃子能夠長久,況且後宮最不缺的就是美貌與才情,皆為上乘的女子,姐姐且看着吧,過不了多久也會失寵的。」

林雲這才心情好了一點,旁邊兩位的奴婢也是一臉無辜,若不是現在大殿上空無一人,她們才不敢這般。

自己的這兩位娘娘,明明長得很一般,但奈何心裏想的一個比一個美。

「娘娘,天氣太過炎熱,你們還是安靜一點吧。」阿碧握着一把團扇走過來,邊走邊扇着。

「你敢教訓我?」林雲冷冷的眼神睥睨着她,一副我是主子,你是奴才的高傲模樣。

阿碧當時也沒有生氣,反而笑了一下:「奴婢不過是好心提醒罷了,請兩位娘娘,千萬不要誤解了奴婢的意思。」

此刻,另一邊的走廊上,兩個人兒正在相互依偎,從背影看着甚是喜人。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港島王炸:為了寫個力王副本就不要邏輯了?喪屍扒開了作者的頭,都得失望的搖頭走開吧?而且安排的是什麼腦癱劇情?嫌訂閱多是了吧?關訂閱,棄書走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鵰之大元國師:穿越後立馬叛國叛族當了漢奸奴隸,各種跪舔呼逼裂,圍剿南宋武林,作者屁股這麼歪的也是第一次見到 ,長見識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冒牌願望店:還行,但是那個世家出來幹啥的,看得我很無奈,然後他們邀請他們口中的妖魔當門客,然後主角很開心的答應了,近乎起死回生的藥水也是隨意賣……反正感覺不對勁,【坐標二十三章】 三星吧,我覺得後期要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