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孟寧和傅延修
孟寧和傅延修

孟寧和傅延修傅延修

標籤: 傅延修 其他小說 孟寧
孟寧並沒有注意到,就在不遠處,一輛勞斯萊斯車裡,從A市回來的傅延修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孟寧的背影單薄,彷彿一陣風都能吹跑,卻又那樣堅毅,再大的風雨也壓不垮她的脊背,傘被吹飛了,她頓時渾身濕透,護着箱子低着頭往前面小區走
她就是這城市裡最底層的小人物,風雨都得自己扛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收攤回家,除了多了一張結婚證,她的生活跟平日里沒什麼區別。
以至於,接下來幾天,孟寧早出晚歸的忙碌,壓根就把有老公這事也忘記了。
這天晚上,她忙到十二點才收攤,天下起了雨,車子在家門口拋錨了。
孟寧撐着傘下車檢修車子,這輛二手車,已經不是第一次出問題了。
大毛病沒有,小毛病倒是不少。
孟寧又捨不得買新的,一輛二手車,也得要她大半年的收入,每次只能修修,又繼續用着。
孟寧初步檢查了一下,想到又得送去修車廠,又得幾百塊,頓時有點肉疼。
距離小區還有一百多米,雨越下越大,又是深夜,孟寧只能先把車子停在路邊,撐着傘去後車搬東西。
她得把沒賣完的首飾都搬回去,有一些還需要加工,也有客人送來讓她修的首飾,也得今晚趕出來。
風太大了,孟寧撐着雨傘,又抱着個大箱子,很是吃力,雨水已經濕透了她半個身子,十分狼狽。
孟寧並沒有注意到,就在不遠處,一輛勞斯萊斯車裡,從A市回來的傅延修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孟寧的背影單薄,彷彿一陣風都能吹跑,卻又那樣堅毅,再大的風雨也壓不垮她的脊背,傘被吹飛了,她頓時渾身濕透,護着箱子低着頭往前面小區走。
她就是這城市裡最底層的小人物,風雨都得自己扛。
傅延修心底觸動,拿了一把傘,對主駕駛的人說了句:「開回老宅。」
之後,下車大步走向孟。」
孟寧着實抱不動大箱子了,手有些脫力,就在箱子要掉地上時,忽然有一雙手托起了箱子,頭頂響起一道醇厚的嗓音。
「我來。」
孟寧抬頭,眼前的男人將手裡的傘塞給她,接過她手裡的大箱子,抱着往前面小區走。
孟寧愣了幾秒,回過神,趕緊快步追上,給男人撐傘。
傅延修調查過孟寧,自然知道她的住處,輕車熟路的將東西搬到她所住的單元樓里,放在電梯門口。
「謝謝先生。」
孟寧連聲感謝:「真不知道怎麼謝謝你,不然我這些貨都得被水泡了,要不我給你錢吧,或者我請你吃頓飯。」
孟寧臉盲又近視,今天她忘了戴隱形眼鏡,眼鏡剛剛又落車裡,她真沒認出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結婚幾天的丈夫。
仔細算來,他們上次見面前後也不過就一個小時。
這幾天,兩人也沒有發信息聯繫。
她真的很感激男人的幫忙,不然這些貨掉地上進了水,損失就大了。
傅延修意味深長地凝視着孟寧,說:「不用給我錢,也不用請吃飯,請我上樓坐坐喝口水就行。」
大半夜的,陌生男人要求進家裡坐坐,這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孟寧立即滿眼戒備的盯着男人,對男人的好感瞬間沒了:「我、我有老公。」
傅延修一笑:「看來還算沒忘乾淨,知道自己有老公。」
他湊近,說:「那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你老公。」
當那張英俊的臉近在咫尺時,孟寧驚詫得瞪大了眼睛:「傅、傅……」她忘記名字了。
他無奈地說:「傅延修。」
她有點不好意思:「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出差回來。」
傅延修站直了神身子,解釋道:「這幾天忙,才沒有聯繫你。」
「沒、沒關係的。」
他點頭:「嗯,看出來了。」
有沒有他,確實都沒關係的。
這女人怕是現在還沒適應有老公一事,壓根就把他忘記了。
孟寧尷尬解釋:「我臉盲,有點近視,忘記戴眼鏡了,剛才天黑,才沒認出你,我不是故意的。」
孟寧衣服濕透了,衣服貼着肌膚,將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來,五官精緻,明眸皓齒,出水芙蓉,若隱若現,特別是胸前春光,勾人得很。
傅延修眉梢微微一壓,將外套脫下,披在她身上:「快回去換身衣服,小心着涼。」
孟寧低頭一看,羞得臉頰頓時紅了。
「謝、謝!」
孟寧窘迫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問:「你衣服也**,要不上樓換一下吧。」
問出口,孟寧就後悔了,傅延修會不會誤會她有別的意思?
傅延修似笑非笑地凝視着她,將她細微的表情變化都看在眼裡。
這女人,很容易臉紅。
孟寧與他平日里接觸的那些名媛千金完全不同,她就像是長在懸崖上不知名的野花,迎風而長,雖然渺小,卻經得起風雨。
又不失小女人的嬌羞。
她不是溫室里的花朵,她的身上,有着一種叫『堅毅』的東西。
見他遲遲不說話,孟寧正要開口補充點什麼,卻聽他說:「不了。」
被拒絕了,孟寧臉上有些掛不住。
洞悉她的心思,他又說:「太晚了,第一次見家長,不能太隨便了,改日我備上禮物,再正式登門拜訪。」
孟寧也反應過來,剛才的提議,確實不妥。
電梯已經開了,傅延修幫忙把大箱子搬到電梯裏面:「早點休息,也準備準備。」
孟寧下意識問:「準備什麼?」
見她獃獃的樣子,他笑:「你我現在是合法夫妻,你是不是應該搬到我那裡住?」
孟寧真忘記這茬了。
合法夫妻是要住一起的。
她領證那時,還沒想到這一點,就想着領個證就行。
住在一起,那是要睡一張床上?
孟寧的表情有點豐富,傅延修的提議,她好像不能拒絕。
領證時那麼爽快,這個時候總不能掉鏈子。
「…好。」
回到家裡,孟母已經睡了,孟寧輕手輕腳的,生怕吵醒了母親。
這天晚上,孟寧失眠了,快天亮了才睡着。
孟寧的生物鐘很準時,哪怕睡得晚,早上七點就會醒來。
她起來給母親做好早餐就出門了,得把車子送去修車廠,晚上出攤還要用呢。
孟寧將車子送去修車廠後,想到還要去市場進貨,需要用車,只得給閨蜜打個電話。
打完電話,孟寧就在修車廠路邊等。
大約半個小時,一輛紅色的寶馬車在孟寧身邊停下來,閨蜜秦歡招手:「孟寧,上車。」
孟寧笑着上車,繫上安全帶,秦歡知道她的目的地,直接開往市場。
秦歡說:「你那輛破二手車早該淘汰了,你還修它做什麼,聽我的,換一輛。」
「說得容易,換車不需要錢啊。」
孟寧笑說:「沒事,修修還能用。」
她和秦歡從高中就認識,十來年的交情了。
秦歡自己經營着一家美容店,生意不錯,日子過得也是風生水起,這些年,她沒少麻煩秦歡,心裏非常感激。
「孟寧,你何必這麼辛苦,以你的才華,在夜市擺攤太委屈了,當年你可是咱班的學霸校花,若不是那件事,你……」秦歡驚覺回神,差點就說漏嘴了,她看了眼孟寧的反應,笑着轉移話題:「你現在還年輕,我給你介紹對象也不要,還真要當老尼姑啊,都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放下顧長明呢,聽說他回國了,開了一家律所,我打聽了,還是單身,你要真放不下,姐妹我幫你追。」
聽到顧長明三個字,孟寧心底划過一抹不痛不癢的感覺,一些回憶自動浮現在腦海里,很快又變得模糊。
原來,時間久了,真的會淡忘。
孟寧搖頭:「歡歡,我知道你為我好,不用了,我其實早就放下了。」
「放下了那你還不找男朋友?
我可聽阿姨說,給你介紹了好幾個對象,你都不同意……」秦歡的嘴就像是機關槍,一開口就停不下來。
孟寧輕聲打斷她的話:「歡歡,我結婚了。」
「結婚又怎麼了,我說你就應該邁出這一步……」秦歡忽然反應過來,驚訝地看着孟寧:「你剛才說什麼?
結、結婚了?
你男朋友都沒有,上哪結婚,大馬路隨便拉一個啊。」
太玄幻了。
聽到孟寧結婚的消息,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讓人震驚。
孟寧被秦歡的反應逗笑了,說:「嗯,結婚了,也不是大馬路隨便拉一個,是我媽在相親網站給我找的,已經領證結婚了。」
「你搞閃婚啊。」
秦歡一腳剎車,將車子停在路邊,這麼勁爆的消息,她必須好好盤問。
秦歡將孟寧拉到附近一家飲品店裡,一副審問的架勢:「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快說說怎麼回事,那個男人是誰。」
孟寧哭笑不得,說:「他叫傅延修,在晟宇集團上班,本地人,今年三十歲,無父無母……」她大致說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消息。
見孟寧說的有鼻子有眼的,秦歡不得不信了。
「傅延修?」
秦歡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有點熟悉。
秦家也只是小門小戶,還夠不着上流社會圈子裡的人物。
不是一個圈子裡的,消息也是不通的,身為晟宇集團的總裁,傅延修平時也很低調,從不接受任何採訪,也不上電視。
秦歡也就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熟悉,並沒有深想。
孟寧說:「嗯,有空帶來讓你見見。」
「見肯定是要見的,他把我最好的閨蜜娶了,肯定得見。」
秦歡說:「現在最重要的是,他有房子嗎?
收入多少?
婚後上交工資嗎?
你們什麼時候辦婚禮?
彩禮給多少……」秦歡又是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都是非常實際又現實的問題。
孟寧搖頭:「我沒問過他收入,無房有車,我有收入,能養活自己,不需要他上交工資,至於婚禮,也只是形式,沒必要的,我們就是搭夥過日子,說好了以後都AA制。」
秦歡震驚:「孟寧,你腦子進水了,什麼都不要,就把自己嫁了,房子都沒有,那你以後更辛苦了,孩子教育,沒有房子怎麼行,車子能值幾個錢啊,還AA制,生活上能AA,生孩子能AA嗎?」
孟寧真沒想過那麼長遠的問題,怕秦歡誤會,解釋道:「這些都是我提出來的,我不想占人家便宜,我們閃婚,能走多遠還是未知數,這些都不重要。」
孩子教育問題,那就更長遠了。
秦歡十分無語地盯着孟寧看了很久,她還是了解孟寧的,現在卻做出驚世之舉,讓她着實驚訝。
「孟寧,那下周五同學聚會,你還去不去了,聽說顧長明會去,地點都訂好了,就在明月樓,顧長明現在混得很不錯,不僅開了律師事務所。」
秦歡又說:「我還聽說還在南山那一塊買了別墅,京市南山,那可是有名的別墅區,一套就要上千萬呢,你要真跟顧長明和好了,以後也不用辛苦。」
相親的總覺得不靠譜,秦歡還想撮合一下兩人。
孟寧會意,笑着搖頭:「我就不去了。」
她現在結婚了,就算與傅延修沒有感情,兩人也是法律上的夫妻,她也應該做到忠誠。
傅延修不負她,她也會試着跟他好好生活,不會做對不起他的事。
顧長明過得怎麼樣,是富是窮,也都跟她沒有關係了。
秦歡還想再說什麼,孟寧的手機響了,她一看來電顯示,頓時有點緊張。
電話是傅延修打來的。
孟寧接通,傅延修溫厚的嗓音從聽筒傳來:「你在哪裡?
我過來找你。」
「我跟朋友在外面。」
孟寧問:「有什麼事嗎?」
不會是着急讓她搬過去吧?
「有事。」
傅延修言簡意賅:「你忙完了發個位置過來,我過來接你。」
孟寧看了眼秦歡,秦歡壓低聲音問:「你新婚老公?」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鳴鳳天下:沒有萌點的變身系主角 要命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恐怖幽靈船:主角姓氏是毒點,其他還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刻之痕:智障劇情,一國太子經營妓院,唐唐傳奇騎士給妓院守門,很好很牛逼!妓院的女生還是來源與附近的院校的學生!哪個智障想出這麼智障的劇情的?你當是日軍侵華來搶女學生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