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藥王殿小說
藥王殿小說

藥王殿小說神探肥膘

標籤: 奇幻玄幻 張若瑾 陳越
十年前,陳越離開藥王殿,他隱姓埋名,在機緣巧合下成了張家的上門贅婿
三年前,岳父身患重病,每個月需要高額的手術費
妻子聽聞藥王殿的名號,決定去求藥王殿出手相救
為了心愛的女人,陳越破戒運用所學醫術,藥王殿傳人出山,舉世震動……...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南方省,花城,花城第一醫院。
陳越接到老婆張若瑾的電話,匆匆來到了急救室。
他剛到急救室門口,就看到了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職業裝的張若瑾。
陳越的目光落在張若瑾的臉上,發現張若瑾同樣在看着自己。
他發現,在妻子的眼神之中滿是失望與失落。
他不由自主地心中一痛。
他張了張嘴,想要辯解。
但是話到嘴邊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候,一直站在張若瑾身邊的岳母李鳳就開口了:「陳越!
你可真有本事啊,天天不知道跑哪裡去。
連若瑾她爸快要不行了都不管了?
這幾年來,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們張家有什麼虧待你?」
陳越臉色一變再變,雙拳捏緊,整個人甚至開始微微發抖。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外面東奔西跑,身兼五職,還不是為了給岳父籌醫藥費?
「媽,我,我是去給岳父大人籌錢了。」
李鳳冷哼了一聲:「籌錢?
呵呵,我就想看看你這些日子籌了多少錢回來。」
陳越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張若瑾:「若瑾,這裏面有二十萬......」李鳳失聲冷嘲:「才二十萬?
你知道老張每個月的治療費是多少嗎?
八十萬!
你這二十萬有什麼用?」
張若瑾看了母親一眼,微微皺眉,然後長嘆了一口氣:「媽,算了。
陳越也儘力了。」
李鳳眼眶一紅,瞪了陳越一眼:「要是這傢伙有本事一些......老張,老張他就不用這樣了。
這幾年,我們家的存款都沒了。
老張這個月都已經進了三次急救室了。
醫生都說他撐不下去了!
瑾兒你讓我能怎麼辦?」
說到張天的病情,李鳳也有點崩潰。
三年,張天已經整整昏迷了三年。
一個月八十萬的治療費,已經讓他們家的存款見底。
在張天昏迷之後,張家主家就再也沒有給過他們家半分錢了!
醫生已經勸過張若瑾她們無數次,讓她們放棄。
但是張若瑾卻拒絕了。
她無法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父親就這樣死去。
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
聽完母親的話,張若瑾看向了陳越,目光變得溫柔了幾分。
說實話這幾年來,陳越對她是沒話說的。
只是陳越......要是當年,自己答應了孔家少爺的求婚,現在是不是就不一樣了呢?
陳越看着張若瑾手中的卡片往她的手中推了推:「若瑾,不管如何,你都收下這些錢吧。
其餘的,我,我一定會再想辦法的。」
「你有什麼本事想辦法?
你要是能想到辦法,我們家會變成這樣嗎?」
李鳳忍不住又哭着罵了一句。
張若瑾:「媽,你別說了。
我前幾天聽到了一個消息。
說京都藥王殿其中一系會在花城舉行拍賣會。
我去找大伯父......求他幫忙!
他肯定有辦法弄到拍賣會的邀請函!」
現在可以救張天的就只有藥王殿的靈藥又或者是藥王殿的神奇醫術了。
李鳳拉住了張若瑾的手臂:「瑾兒,你可別去。
當年......你父親就是為了與你大伯搶那家主之位才變成現在這樣的。
他們兄弟的關係鬧得這麼僵,他不會幫你的!」
李鳳與張若瑾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陳越在聽到「藥王殿」這三個字的時候整個人晃了晃神,連手中的銀行卡都握不緊了,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還沒有等陳越回過神來,張若瑾已經從陳越的身邊越過:「我現在就去找伯父!」
張若瑾下定了決心,李鳳連拉都拉不住。
她一跺腳,然後看了陳越一眼:「陳越你給我好好在這裡盯着,老張他有什麼情況馬上給我電話!」
說完之後,她就快步追上了張若瑾。
等陳越回過神的時候,張若瑾母女已經走遠了。
「藥王殿」這三個字依然在他的腦中縈繞不散,有多少年沒有聽說過這幾個字了?
應該有十年了吧?
十年前,他離開藥王殿,發誓不再提及藥王殿的名字,不再提及藥王殿的一切,不再使用藥王殿的醫術與武術。
這十年來,他獨自從中州來到花城,隱姓埋名,在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張家的女婿。
他差點都忘記了自己是藥王殿的人了。
他撿起了地上的銀行卡,然後慢慢站起來。
與此同時,急救室的門被推開。
一名醫生率先走出來,他看到了陳越,開口問道:「你是張天的家人嗎?」
陳越點了點頭:「我是他的女婿。」
醫生:「你通知其他家人吧,張天應該撐不了多久了。
他身上的神經已經被毒素入侵,可以撐這麼久,已經是奇蹟了。
你們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陳越聞言臉色微變他看了張天一眼,只見張天臉色發白,嘴唇發青,雙目緊閉,奄奄一息。
但是,陳越卻知道張天還有救!
陳越可以救!
陳越很清楚地記得。
十年前的那一個雷雨夜。
那個晚上,他跪在母親的靈柩之前,對天發誓。
「我陳越發誓。
假若陳家不將我母親之靈位請入陳家主家。
那陳塘再也不是我的父親!
藥王殿陳家再也不是我的家!
藥王殿的一切,再也與我無關!
我不會再提及藥王殿,不會再使用的藥王殿的醫術,武術!
否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當年的誓言,猶在耳邊。
他默然地跟隨着幾個護士回到了張天專屬的病房。
那兩個護士幫張天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打上了點滴之後就離開了。
病房裏面,就剩下陳岳與張天。
陳越看着張天,眼神清澈而又堅定,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
「岳父大人,這五年來。
我承蒙你們的照顧。
無論是您也好,老爺子也好,還有瑾兒也好。
你們對我都很好。」
「曾經在母親的靈柩前發過毒誓,說我此再也不會使用藥王殿的醫術。
我明明是有能力治好你的......就因為這個誓言,我一直都沒有出手。」
「我對不起你,我也對不起瑾兒。」
「但是今天,我不想再看到瑾兒失望,我不想再見到瑾兒傷心流淚,我不想瑾兒在張家人面前低聲下氣,答應他們的無理要求......」說到這裡,陳越從腰間拿出了一個錦囊。
錦囊鋪開在病床邊上鋪開,上面放着的是十二根長短不一的銀針。
十年了,雖然陳越沒再使用藥王殿的醫術,但是藥王銀針卻一直沒有離身。
這是十年前母親在他十六歲生日時特意為他打造的禮物。
他伸手摸向了銀針。
他的手,微微有點顫抖。
「母親,對不起。」
「今日為了瑾兒,為了對老爺子的承諾,我不得不違背誓言。」
「等我救下岳父之後,我會親自去見你,在你面前親自向你道歉賠罪。」
陳越此時,已經心存死志。
一邊是他十年的誓言,一邊是他對張若瑾的承諾。
陳越不能違背當年的誓言,也不願張若瑾受委屈。
他下定了決心,等救下了張天之後,就一死謝罪!
為了張若瑾,他願意犧牲自己!
當陳越下定決心之時,他的手不抖了,心也靜了下來。
他手一揚,四枚銀針同時被他抓在了手上,銀針之上隱隱有真氣流動。
藥王殿不傳之術,以氣御針。
藥王殿共有四系,陳家這一系就是以醫術與武術結合見長的。
轉眼之間,四枚銀針同時刺在了張天的兩邊額頭與脖子兩邊。
陳越順勢把張天扶起來,雙手開始在張天的後背拍打起來。
隨着陳越雙手的拍打,真氣開始從背後進入張天的身體,整個過程陳越必須要控制好自己的力度。
張天在病床上躺了三年,身體早已經十分虛弱,要是陳越用力過猛的話,反而會傷到了張天。
十年過去了,陳越的手法卻依然沒有生疏。
真氣在陳越的控制下一點一點地把滲入張天神經內的毒素打散。
陳越催動真氣,那四根刺在張天的身上的銀針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銀針上縈繞着白蒙蒙的真氣。
沒多久,一絲一絲的黑氣就從銀針的針頭開始滲透出來。
二十分鐘之後,張天覺得覺得自己的腦袋有點脹鼓鼓的,腦袋昏昏沉沉,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
他艱難地睜開眼睛,隱隱看到自己的面前有一道模糊的身影。
這,是怎麼回事?
我,我的身體怎麼動不了?
這個人,在救我?
他是誰?
他勉力張開眼睛。
在一瞬間看清楚了眼前那個人的模樣。
是陳越?
怎麼會是他?
他會醫術?
下一刻,他就支撐不住,合上了眼睛,再次昏睡了過去。
另一邊,花城,荔灣水岸別墅區。
張家家主張地就是住在這個小區的大宅臨湖大宅之中。
張家在一周之前,就已經得到了藥王殿要在花城舉辦拍賣會的消息。
今天,張地叫來了張家所有的族老,目的就是商談關於藥王殿拍賣會的事。
張家是嶺南十大家族之一,旗下管理着花城葯業,屬於南方省這一片區域內的葯業龍頭家族之一。
藥王殿是大夏有名的隱世家族,傳說中,藥王殿掌握了大夏各處的天材地寶。
這一次拍賣會,恐怕是預示着藥王殿即將出世。
在張地看來,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參與這一次的拍賣會。
能不能拍到什麼天材地寶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要與藥王殿建立起關係。
所以,無論如何他們張家都要爭取這一次拍賣會的資格。
「這一次,我決定動用三億的家族資金,無論如何都要獲得參與這一次拍賣會的資格」張地坐在大廳的主席位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身材筆挺,不怒自威。
他這句話一出口,所有族老同時點頭附議。
沒有人敢拒絕!
就在這時候,屋外隱隱傳來一個聲音:「大伯,我是若瑾!
我有事情找你!」
聽到張若瑾的聲音,幾位族老同時看向了張地。
張天與張地二人的恩怨,全花城無人不知。
據說,張天中毒昏迷住院,就是張地下的毒手。
只是沒有人能找到證據而已。
張地眯了眯眼睛,淡淡地對身邊的管家說道:「讓她進來。」
不多時,張若瑾母女就一同走了進來。
「瑾兒,這麼久不見了。
怎麼今天忽然想起來看看我這個大伯?」
張地微微側身,看向了張若瑾。
張若瑾微微被張地的氣勢給壓住,微微退了半步。
而她身邊的李鳳則是緊張地拉住了她的衣服。
「大伯,今天我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的。」
張若瑾抿了抿嘴,吸了一口氣說道。
「嗯?
什麼事?」
張地淡笑着問道。
張若瑾:「大伯,我知道下周藥王殿會在花城這裡開拍賣會,我知道伯父您肯定會得到拍賣會的邀請。
到時候我想跟你一起去!」
張若瑾話音剛落,站在張地身邊的張楓就憋不住了:「別說現在藥王殿的邀請函還沒有發出來,即便是我們買下來的藥王殿的邀請函,憑什麼是你跟我爸一起去?」
張楓是張地的兒子,張若瑾的堂兄,他早就收到了風聲,說這一次拍賣會的邀請函極為稀缺,而且一張邀請函只能讓兩個人參與。
怎麼可能把這個機會讓給張若瑾呢?
張楓開口之後,本來想要開口的張地則是臉帶笑意地看着張若瑾。
他的立場很明確了。
就是撐自己的兒子。
張若瑾用力咬了咬牙,然後開口說道:「我父親他......不行了。
只有找到藥王殿的前輩高人,才有希望可以治好他。」
張楓挑了挑眼眉問道:「所以,你這是來求我爸的?
這是求人的態度?」
張楓說罷,看了管家一眼:「去倒杯茶來,作為兄長我就替我爸做主,給個機會她代替她那廢物老爸,向我父親道歉。」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意逍遙:主角那種溶於自然,和諧相處的感覺很棒,比起熱血打鬥,這又是另一番風味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要做首輔:呵呵, 首輔要是這智商 早被政敵殺全家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狂蟒之災:沒出地球前能看,小瑕疵可以忽略影響不大,重生一條蛇,進化,報復社會的故事,出地球後直接變玄幻,開頭過後不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