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了妖孽世子
嫁給了妖孽世子

嫁給了妖孽世子江暮

標籤: 德妃 現代言情 童麗清
前世,姜家被滿門抄斬時,童麗清才知道,自己並不是丞相的親生女兒
她的親生父親是當朝皇帝,母親是已死的貴妃娘娘
一朝重生歸來,童麗清步步為營,先是與皇帝相認,替自己的生母報仇,然後又嫁給了妖孽世子姬無染
...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涼夜如水,刺骨的寒風自灰白的牆壁,鑽入陰暗潮濕的大牢中,打在人臉上生疼,蜷縮在牢獄一角。
一身白色的死囚長衫,被牢獄裏的塵土染成灰褐色,如綢緞的墨發散落在她,環着雙腿的手臂上。
蒼白無血色的臉頰埋在臂彎之間,遠遠得望去都覺得凄涼這幅落魄樣貌,無疑的是讓親着痛,愁着快的最好寫照。
「童麗清,沒想到吧!
你也會有今天的下場。」
尖銳諷刺滿含嘲弄的聲音,隔着冰冷,破舊散發著鐵鏽味的監獄欄杆,傳到監獄內。
蜷縮在監獄角落裡的童麗清,淡淡地勾唇,繼續在體內運功,不打算理會外面那條瘋,狗。
青國的氣候與她們洲國不同,馬上就要立春了,可在這裡依舊是寒風未消,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薄。
她可不能死在這裡,讓外面的那些人看笑話,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若是在重蹈覆轍,那就太丟人了,到閻王哪裡都會覺得沒面子。
在一個地方跌倒一次,可以說她善良,識人不清,能自己原諒一下。
要是在一個地方,絆倒兩次,她就是笨,笨的對不起,師父為了救她,浪費在她身上的丹藥,也對不起,讓她重生的閻王爺。
「平時不是很伶牙俐齒的嗎?
我的皇后娘娘,今日都是怎麼了,難不成是妖術用盡了,連話都說出來了。」
站在門口一身錦衣宮裝,額頭上珠翠被風吹的叮叮咚咚響,那趾高氣揚的神色,和鬥雞當真沒兩樣的女人嘲弄地說道。
體內的真氣運行一周後,童麗清緩緩地收功,稍稍地活動一下自己的手腳,『稀里嘩啦』的鎖鏈聲,比外面的珠翠碰撞聲還要響亮,童麗清睜開眼,平靜冷淡地掃了一眼大牢門口的鬥雞。
「真是沒有想到,你們青國的大牢,竟然是這麼受歡迎的地方,當朝的公主,新皇的寵妃,朝中的大臣,竟然輪番的,不分晝夜的往我這大牢里跑。」
說話的時候童麗清盤腿坐好,整理一下自己身上髒的看不出顏色的衣服,藉著破舊木桌上,被風吹得搖曳不定的煤油燈,望着門口,臉色變青的鬥雞,淡淡地說道。
「死到臨頭了你還嘴硬,童麗清你在宮中用巫蠱之術,觸犯律法,你已經沒有幾日好活的了。」
臉色發青的鬥雞,有些猙獰地盯着獄內神色自若的童麗清,惡狠狠地說道。
「以往我只覺得德妃娘娘你是蛇蠍心腸,看來我是錯怪你,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冒着寒風來給我通風報信,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
和外面的德妃娘娘比起來,坐在大牢里的童麗清,到更像是探監的那一個,雲淡風輕的口吻,與端坐在朝陽宮的人毫無差別。
見德妃的神色越來越猙獰,童麗清撇開了視線,看向她身後伺候的奴才,淡然地吩咐了一句。
「身後伺候的,出門之後,可要替你們家娘娘遮了好風,免得外面風大閃了她的舌,頭。」
這話一出險些讓門口的德妃跳腳,瞪着童麗清的眼睛都快要裂開了。
「死到臨頭了你還這麼刻薄,來人!」
站在外面的德妃望着大牢里的童麗清,惡狠狠地對着身後人喊了一句。
以往嘴上討不得便宜,也不敢拿裏面的賤人怎麼樣,當初她是世子妃,後來她是皇后,但是現在,自己是皇上最寵愛的德妃,而她只是一個階下囚,還是一個要死的階下囚。
就算在這裡殺了她,她也沒有反抗的餘地,想到這裡德妃臉上露出猙獰,得意的笑容,讓那張本是很清秀的臉都變得扭曲。
坐在牆邊的童麗清,望着德妃扭曲的五官,心底有些無奈地搖頭,都說相由心生,今日一見當真沒錯,這女人一旦心狠起來,長的在漂亮也會變成,讓人敬而遠之的蛇蠍。
「娘娘!」
德妃一聲冷斥,站在她身後的兩個小太監,趕緊上前,低垂着頭等着他們這位,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吩咐。
「進去給我張嘴,打到她再也不能在胡說八道為止。」
德妃眯起眼睛,陰冷的目光落到童麗清的身上,恨不得扒掉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裏面的童麗清聽完德妃的話,險些笑出來,她還以為這個女人有多厲害,多大的本事呢!
比起她那個庶出妹妹姜悅來,眼前這個德妃簡直就是個白痴,這樣的人放在姬無染的身邊,到也能讓他放心。
她可記得姬無染送她到大牢的時候,說過,『留你在身邊,當真是很危險的事,若是你能在笨一些,就和香兒她們一樣,該多好的啊!
』而姬無染口中的香兒,就是眼前這位,準備用最明顯的暴力行為,為自己出氣的女人,想起姬無染的話,在看一眼在她跟前拼了命,證明姬無染話的德妃,童麗清忍不住嗤笑一聲。
「當真是夫唱婦隨啊!
德妃娘娘不虧是皇上的寵妃。」
這話絕對是童麗清有感而發,站在外面的人卻覺得童麗清在諷刺她,她現在貴為德妃,明面上的確是皇上最為寵愛的一個人。
可實際上,無論是做世子側妃的時候,還是做德妃的時候,皇上都不曾碰過她。
反而經常留宿在童麗清的院內,不,不是經常,是自從童麗清這位和親公主嫁過來之後,姬無染就從未離開過她的院子。
哪怕她被關到了大牢里,姬無染每晚不是夜宿在乾清宮,就是到童麗清的,朝陽宮,從不會留宿在別人宮中,這才把德妃氣的出宮,到這麼骯髒的地方來,拿眼前的童麗清出氣。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快開門!」
被氣的七竅生煙的德妃,掃了一眼站在外面哆里哆嗦的獄卒,冷斥了一聲,嚇的獄卒手中的鑰匙都落到地上了。
「娘娘饒命,裏面的這個人……這個人……」這個人可是大將軍要保的,要是今晚上被德妃娘娘給打了,明日柳大將軍來看人的時候,他們要如何交待啊!
跪在地上的獄卒,左右為難的不知如何是好。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獄卒顫抖的身子向篩子一樣,想着要怎麼說,才能不得罪眼前這個位主子,又能保住裏面的人,別讓大將軍一句話砍了自己人頭的時候。
此時守在外面的小太監,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走的太急,以至於腦袋上的帽子差點掉下來,跪在德妃身後的獄卒趕緊給身後放風的小太監,讓出一個位置來,好方便他給德妃通風報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至尊仙朝:打臉情節太快太多了,中間夾雜些正常修鍊,正常交往,正常尋寶探險,文章會更有意思。不停打臉手也疼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之海洋:綠帽帝。女人被幾個小兵當**還不去報復。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西班牙1492:作者態度還不錯,三星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