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鸞蕭延宴
雲鸞蕭延宴

雲鸞蕭延宴蕭延宴

標籤: 雲鸞 現代言情 蕭延宴
動車檢票之前她接到了霍言旭的電話
「小夏,你人呢?」雲鸞一邊從檢票口匆匆進去,一邊說,「霍總,我臨時有急事,不能陪你參加宴會了,對不起
」「出什麼事了?需要幫忙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那晚『宋宜萱』言之鑿鑿讓自己以後都叫她『夏夏』的時候,分明說的是家裡人都這麼叫她。
宋父露出一臉茫然神色,「誰是小夏?
什麼小夏?」
此時台下議論紛紛,眾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蕭延宴側目看了宋宜萱一眼,只問了一句話,「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什麼時候?」
宋宜萱面色緊繃,一雙眼睛根本不敢看蕭延宴,十分勉強的扯着嘴角保持笑容,「夜冥,你怎麼了?
突然問這個。」
看到這樣的反應,蕭延宴什麼都明白了。
她不是救了自己的那個人,也不是自己真正要訂婚的人,這麼久的相處以來,他總覺得和自己相處的那個人,時而舒適時而怪異,完全就是因為,她們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
難怪。
難怪『宋宜萱』一個千金大小姐卻在普通居民區租房子,難怪她前腳刷十幾萬買包,後腳卻為了一條不值錢的項鏈驚慌失措,難怪她有時倨傲的讓人不適,又有時候天真單純可愛。
難怪她說自己還有個弟弟叫寧寧。
想到這兒,蕭延宴的心涼了半截,這麼久以來,他都幹了些什麼?
他二話不說徑直越過宋家父女,直接往宴會廳門口走去。
「夜冥,你去哪兒?」
宋宜萱臉色大變。
蕭延宴頭都沒回,疾步離開的樣子彷彿是有什麼天大的事情一般,背影匆匆,喊都喊不住。
現場一片嘩然。
已是中午,雲鸞連禮服都沒來得及換,買了最近的一班動車票趕回臨市。
動車檢票之前她接到了霍言旭的電話。
「小夏,你人呢?」
雲鸞一邊從檢票口匆匆進去,一邊說,「霍總,我臨時有急事,不能陪你參加宴會了,對不起。」
「出什麼事了?
需要幫忙嗎?」
「不用,」雲鸞咬咬牙。
對方是什麼人她還不清楚,可是一旦讓對方知道自己把這件事泄露出去了的話,他們撕票的可能性都有。
電話那頭,是紫峰酒店的宴會廳。
宴會突然中止,蕭延宴也沒給出任何一句解釋,好在霍家的老管家身經百戰,直接以一句酒店今天發生了危險,顧及到賓客的人身安全問題,將訂婚宴暫時取消了。
可訂婚宴照常舉行也是霍家說的,取消又是霍家說的,到底是怎麼個情況,議論紛紛。
賓客們陸續離場,霍言旭站在二樓俯瞰樓下的一角,對着電話道,「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給我打電話。」
掛斷電話,他握着手機,看向樓下的目光越發的意味深長。
看來他猜得沒錯,蕭延宴認錯人了,而且從宋家大小姐的這個反應來看,她顯然是知道些什麼的。
他跟蕭延宴從小一起長大,從來沒見過他為了一個人或者一件事這麼衝動的樣子。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傍晚時分,雲鸞終於抵達了臨市。
她家住在鎮子上,距離臨市的市區還需要坐三個小時的大巴車,可從臨市去餘杭鎮的大巴每天只有兩班車,最後一班車就在她抵達之前半個小時走了。
站在火車站出站口,雲鸞臉色蒼白,因為走路太多的緣故,腳都在打顫。
想到綁匪的吩咐,雲鸞拿出手機開機,目光卻有些渙散,無助極了。
手機鈴聲響起的那一剎那,她臉色蒼白,嚇得一個激靈,連看都沒看是誰,直接按下了接聽鍵,「喂?」
「夏夏,是我,」那頭傳來熟悉的男聲。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雲鸞忽然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哽咽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夏夏,」聽出雲鸞聲音的不對勁,蕭延宴問,「你怎麼了?
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我在臨市的火車站,」雲鸞急的說話都語無倫次了,「沒有車了,我回不了家,也救不了寧寧。」
「你在臨市?」
蕭延宴語氣錯愕,「寧寧怎麼了?」
他打了雲鸞無數個電話,一直都打不通。
雲鸞再也顧不得其他,哇的一下哭出聲來,「寧寧被綁架了……」電話那頭語氣一頓,半晌傳來男人沉着冷靜的聲音,「夏夏,你先別哭,別慌,給我你的位置,我立刻趕過去,別怕。」
「你怎麼過來啊,」雲鸞一邊擦眼淚一邊往路邊走,高跟鞋踩在柏油馬路上,走的踉踉蹌蹌,「連高鐵都沒了。」
「這你不用管,我保證,兩個小時之內我會趕到。」
坐高鐵都需要三個小時才能到的地方,蕭延宴怎麼可能兩個小時就趕到,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雲鸞這會兒卻願意相信他,莫名的相信這個男人說的話,思維混亂的應了一聲,「好,我把地址發給你。」
「我收到了,夏夏,你聽我說,現在你把手機掛了,保持電量,找個安全的地方待着,我會找到你。」
「好。」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降臨諸天:書荒可看,中期開始越來越水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級狩魔人:第一章就勸退,又是這種從小缺愛內心空虛的主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九州牧雲錄:文青,就是那種一上來就告訴你是悲劇,最後還是悲劇,而且一路鬱悶的小說,最後還太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