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落吻
不落吻

不落吻不吃胡蘿蔔的兔老大

標籤: 沈若若 現代言情 童雀
童雀是一個苦命的女孩子,她從小跟着母親生活,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親
這些年,母親將她視為一個拖油瓶,為了上學,童雀只能去別人家做小工來賺取學費
畢業後,母親便將她賣給了諶洲這個豪門總裁,本以為自己是去諶家做小工,可沒想到諶洲這個大尾巴狼竟然想要將她吃干抹凈
...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江城,秋夜。
派出所,拘留室。
警員打開鐵門,站在門口叉腰喊:「童雀出來,保釋你的人來了。」
鎖在角落困得打瞌睡的童雀聞言一個激靈,立刻站來往外走。
「跟我走吧,今晚上不用在這受凍了。」
警員將鐵門鎖好,帶她上樓。
「這是去哪呀,不是放我走嗎?」
童雀睜着圓溜溜的大眼,仰頭看着警員,眼神里有點懼意。
她個子很小,身材清瘦,但臉胖乎乎的,仰頭看人時顯得幼稚可愛。
「我也不清楚,上頭交代的。」
警員聳肩。
童雀點點頭,心道沈若若真不愧是她的好閨蜜,為了救她,連家底都搬出來了。
她在511門前停下腳,警員敲門後示意她進去。
她道謝,推門而入,沒看見沈若若,只看見一個背着她坐的男人。
砰。
身後門關上,她一驚,總覺得這架勢不像是放她走,更像是大難臨頭。
所長看見她,立刻陪笑:「諶總,小姑娘帶來了。」
諶總?
童雀看向老闆椅上那人,他掐掉手中的煙,轉過來。
西裝革履,上好的羊絨大衣,條紋領帶,再往上——一雙黑眸正上下打量她,眼角一顆淚痣,點睛之筆。
「諶先生?」
她嚅囁兩秒,驚訝地開口。
來保釋她的不是沈若若么,怎麼忽然變成諶洲了?
童雀目光閃了閃。
「打架?」
諶洲開口,吐出兩個字。
她心虛地低下頭,劉海擋了半張臉。
尋釁滋事,聚眾鬧事。
她不過一時衝動,卻沒想到差點真的嘗到了蹲監獄的滋味。
「諶總,您看小姑娘也帶來了,這案子……」「核銷記錄,人我帶走。」
諶洲站起身,理了理大衣領口。
所長立刻跟着站起來:「人您絕對可以帶走,但是這個報案記錄,還需要向報案人確認,這個流程它不能……」「代為核銷,行么?」
諶洲偏頭看他一眼,所長背後汗毛直立。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那這事就到此為止,小姑娘還小,要引以為戒。」
他怎麼敢說不可以。
撇開諶洲的身份不說,那報案人諶燁然,可是他諶洲的親侄子。
童雀砸了他的生日宴,卻被人親叔叔提走,就是本人來了,也不敢多說一個不字。
諶洲看她一眼,她低頭站着,看不清表情。
「走吧。」
他開口,童雀抬頭看他,又看看所長,跟在他身後離開。
他的車停在院子里,外面滂沱的大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空氣里夾雜着泥土味。
「諶先生,你要帶我去哪?
沈若若呢?
我不是給她打的電話嗎?」
童雀停下腳,遲疑地看着他。
一連三個問句,諶洲眉心緊了緊:「燁然報的案,沈家能解決?」
童雀聽到燁然兩個字,心一涼。
燁然,諶燁然。
今晚的一切,都拜他所賜。
諶洲看着她的神情變化,抿唇:「怎麼,還喜歡他?」
童雀搖頭:「不了,他玩弄感情。」
這話聽上去有些孩子氣,只有孩子才會以善惡分人,輕易說出喜歡與不喜歡,何況是在當事人親叔叔面前。
但她當真惱羞成怒。
今晚諶燁然在酒吧大擺生日宴,她第一次受邀。
那是她情竇初開就暗戀的人,卻聽人打趣說他這生日宴辦的土嗨,像個沒素質的暴發戶。
她生氣,和人爭執了兩句,對方喝了酒,矛盾升級。
諶燁然聞訊過來勸架,看見一地狼藉反手給了她一巴掌。
「你算什麼東西!
一個舔狗,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我的生日宴砸了,你有錢賠嗎!」
她恍然驚醒,面對周圍的嘲笑和譏諷,又氣又惱。
不僅為諶燁然的惡,還為她的眼光,竟然看不出他真是個沒素質的暴發戶。
她喜歡他三年,在他眼裡,她不過是一條狗。
而她為這麼個渣男,衝動之下,被他本人親自報案抓進了派出所。
可悲又可笑。
諶洲輕扯唇角,滿意她的表現。
早該看透那小子的一張假面,清醒些。
童雀沒留意自己踏進了圈套,偷偷拿手機給沈若若發消息,對方未讀。
她跟着他走到車邊,抬頭看他一眼:「諶先生,我可以自己回。」
「回哪?」
他挑眉,伸手抵在車門上,有意無意地,將她圈在了懷中。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反轉人生[互穿]:男主外表酷酷的樣子,大哥范兒,但面對女主家人的關心卻總是一副彆扭的樣子,感覺挺有意思的,通過男主給女主爸爸買衣服等等行為可以感覺到他內心還是很柔軟的,他的家人給他的關愛太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九鼎記:國術加穿越,3W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復興之路:關於國企中最好的網文,值得慢慢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