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面具
面具

面具江文山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曉文 江文山
「當然可以
」江文山回著,視線依舊落在張曉文身上
張曉文被看得有些心慌,避開目光問:「小叔什麼時候回來的?」「今天
」江文山隨意的說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假的。」
江文山的話在張曉文心裏扔下了希望,可沒等她鬆口氣。
就聽他又說:「你是不是希望我這麼說?」
一顆心因為他的話上下搖晃,張曉文覺得自己就像被他隨意擺弄的玩具。
她生氣,可更多的是暗戀終結的苦澀。
「小叔誤會了,我只是想問婚禮定得哪天,到時候我好過去當……伴娘。」
張曉文將那兩個字從嗓子眼裡逼出來,又攥緊了拳努力讓自己看上去若無其事。
曾經,她也憧憬過和江文山的婚禮,盛大潔白,莊重神聖……可惜,成不了真了。
能當伴娘,站在同樣的婚禮台上,也算畫個圓滿的句號吧。
張曉文想着,心裏卻如刀割的疼。
但江文山卻打碎了她最後的幻想。
「你不用來。」
短短四個字,割的張曉文心臟似乎都在流血:「為什麼?」
江文山沒回,眼裡的防備卻已給出了答案。
他是害怕自己去了他的婚禮會搗亂?
自己在他心裏就是這樣的人?
張曉文張了張唇瓣,那個「好」字怎麼也說不出口。
寂靜蔓延。
江文山看了眼腕錶:「我還有事,你早點回去。」
說完,他便走向一旁的黑色邁巴赫,開門上車,疾馳而去。
張曉文下意識追上前兩步,卻也只能怔怔目送着車影消失……入夜,月色酒吧。
五彩斑斕的燈光絢爛,晃得人眼迷醉。
「什麼?
你是說江文山回來了?」
閨蜜林巧巧的聲音響起,張曉文點了點頭。
「他要結婚了。」
張曉文自嘲的笑了笑,「就連婚禮都不願意讓我參加。」
林巧巧看着眼前張曉文這副模樣,滿眼心疼。
張曉文對江文山的感情她看在眼裡,也知道他消失這兩年,她是怎麼熬過來的。
本來以為時間還長,總有一天張曉文會放下。
可沒想到江文山回來的這麼突然,現在還要結婚!
林巧巧不知如何勸說,也想不明白:「曉文,你到底喜歡他什麼?」
張曉文一愣,好像想起了什麼。
但只是一瞬,她就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然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就在這時,原本喧嚷的酒吧一瞬寂靜。
張曉文沒在意,卻聽林巧巧問:「曉文,那個是不是你小叔?」
她一愣,霎時轉頭看去,就見酒吧門口那道亮眼的身影。
江文山攬着那天在酒店裡見過的女人,正往酒吧里走來。
許是張曉文目光直白,江文山似有所感看來。
瞧見她,江文山卻只是淡淡一眼,就擁着懷中女人朝二樓包廂走去。
那眼神,好像兩人只是陌生人般。
酒吧內燈光搖曳,酒精上頭,在血液里灼燒。
張曉文壓不下那股酸脹,朝林巧巧擺了擺手:「我去一趟洗手間。」
就起身踉踉蹌蹌朝二樓走去。
張曉文最後還是沒有去洗手間,反而攔下服務員問清了江文山所在包廂,尋了過去。
走廊里安靜。
張曉文看着門上的號碼,一把推開了包廂門:「江文山!」
霎時,屋內視線都看了過來。
張曉文徑直走到江文山面前,沒有理會其他人詫異的目光,一把抓住他衣領。
「兩年前,你為什麼要逃?!」
霎時,包廂內一片寂靜。
在場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張曉文的手上。
好友顧延看戲似的揶揄:「逃?
文山,我倒是第一次聽見有人用這個詞形容你。」
江文山冷冷的瞥了一眼他,拽下張曉文的手,將人帶出了酒吧。
室外的晚風透着微涼。
江文山鬆開手:「兩年不見長本事了,還會耍酒瘋?」
「兩年不見,小叔還是只會逃!」
張曉文固執頂撞。
江文山掩在金絲眼鏡後的眼神凜冽:「張曉文,現在乖乖回家,我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他語氣教條,像在訓誡小輩。
可張曉文不想當他的小輩。
「什麼叫什麼事都沒發生?!
明明是你先對我好的,是你隨意釋放溫暖讓我靠近,讓我愛上你,憑什麼到最後弄得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錯?」
張曉文揪住他衣袖,忍着喉間梗塞,「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哪怕一點點呢?」
江文山山邃雙眸之中染上了些許不耐。
「我對你好是我的錯?
佛還愛世人呢,你拜佛的時候也指望佛能搭理你?」
他眼底冷意更濃,垂眸掃了眼被張曉文抓着的衣袖,「你不是問我兩年前為什麼要走嗎?」
問題再被提起,張曉文慢半拍才反應過來。
然後就聽江文山再度開口,語調殘忍:「因為我不想被你胡攪蠻纏。」
「就像現在這樣。」
話音落地,張曉文身子顫了顫。
江文山的話語像是扼住了她的喉嚨,幾乎窒息。
捏着他衣袖的手無力垂落回身側,張曉文自嘲想,也對,江文山怎麼會逃呢?
這兩年來不敢聽見江文山這三個字的人是她,想要逃的膽小鬼也是她。
「對不起,我喝醉了。」
張曉文只能將今晚的一切放肆歸為醉酒,狼狽想逃。
她剛邁開步子,身後響起了江文山的聲音。
「連裝醉都不會,你以為能騙過誰?」
張曉文腳步一頓,江文山的拆穿讓她無地自容,渾身像是火燒。
她不敢回頭,怕瞧見他眼裡的譏諷嘲弄。
只能加快腳步,倉促逃離。
江文山看着她慌亂的背影,心中煩悶不已。
卻沒瞧見不遠處角落裡也跟着離去的一道身影。
與此同時,一道戲謔男聲在背後響起。
「聊什麼了?」
顧延走上前,手搭在江文山肩上,好奇發問。
想到剛才場景,江文山腦海之中又浮現了張曉文泛紅的眼,煩躁更甚。
他一把將顧延的手打落:「你很閑?
管那麼多!」
顧延心中腹誹江文山這隨時隨地爆發的暴脾氣,卻也知道他不想再聊下去。
「行了行了,回去喝酒!」
另一邊。
直到確定已經逃離了江文山的視線,張曉文的腳步才慢下來。
前路漆黑。
剛剛那一幕幕浮現腦海。
張曉文明白,自己的一切行為在江文山眼中,不過就是小孩子的拙劣把戲。
她不由得鼻頭一酸,淚意翻湧。
就在這時,背後傳來道喊聲:「張曉文。」
張曉文回頭,就瞧見方才江文山摟着的那個女人走上前來!
女人嫵媚一笑,一身紅色弔帶短裙,棕色的**浪長發披在胸前。
那股風塵氣,讓張曉文不禁皺起了眉。
女人朝她伸出手:「說起來我們這是第二次見面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許婉韻,是文山的未婚妻。」
未婚妻?
張曉文腦海空白了瞬。
許婉韻見她沒有反應,將手收回放在了小腹上,笑意盈盈:「另外再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懷孕了。」
短短四個字,就讓張曉文站在許婉韻的面前,血液似乎都被凍結。
所以江文山才會回國,才會這麼急着結婚……這一刻,張曉文只覺得心口像破了個大洞,冷風灌進來,凍得她不住發抖。
張曉文不知道此刻還能說什麼,最後只能強裝不在意:「這不關我的事。」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便走。
許婉韻的聲音在背後再度響起:「張小姐,這件事文山還不知道,我打算給他一個驚喜,還請你保密。」
張曉文腳步一頓,隨即繼續往前走。
她只覺得心臟像是被人開了一槍,血流不止。
從江文山回來後每一次見面的場景湧上腦海,她一次比一次狼狽。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張曉文把自己關進了卧室里。
整個人摔進柔軟床榻那一刻,指甲也緊緊的摳進了手心。
房間黑暗,一片死寂。
張曉文沉寂了很久,才藉著昏暗的月光拉開了抽屜。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樹冠之城:末日,變異樹種附體。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帝國大亨:我的仙草,今年最大的驚喜。連續3天看書到3點。主角的第一桶金寫得極好,各種突發事件的處理也能看出主角到底是個有生活經驗的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崛起一萬年:第一章的前500字令人感到驚艷。敘事凝練,文筆老到。 然後我就沒有繼續看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