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美人若卿小說
美人若卿小說

美人若卿小說秦月明

標籤: 其他小說 秦月明 花時顏
花時顏頷首應下
進了沐浴室,澡盆里早已倒滿了熱水,水裡還灑滿了紅艷艷的玫瑰花瓣,讓人舒心
宮女帶笑的目光落在花時顏臉上,有點驚艷,不自主地就誇讚了一句:「娘娘,您生得可真好看,就像……就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怪不得皇上如此寵愛您
」花時顏勾唇笑了一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月明垂眸。
只見花時顏表情認真,動作小心,臉上還帶着一種複雜的表情。
她的睫毛很長很卷,讓他想起了自己在後花園看見過的蝴蝶,很是好看。
熟悉的感覺,讓秦月明想起了自己在軍營中見到的她。
眸光再一瞥,又望見了她背後的傷口。
就像是一副美麗的畫。
心中一顫,不自覺的,秦月明的大手緩緩放了上去。
溫暖的觸覺,有點發麻,自背後傳遍她的全身。
花時顏身子一抖,擦藥的手也抖了一下,刮到了他的傷口。
「對不起,皇上。」
花時顏嚇得臉色微變。
「無妨。」
秦月明表情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可這一切,卻讓花時顏心底更加慌亂了起來。
她知道,秦月明已經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快速給秦月明上好葯,花時顏直接跪在了地上,又是驚又是俱,表情惴惴:「皇上,之前的事情是臣妾不對,臣妾不應該代哥哥出征,但臣妾向皇上發誓,花家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朝廷,絕無二心!」
說罷,她抬眸,對上秦月明的目光。
他的神色很冷很淡,像是陽光下平靜的湖面。
微風輕輕吹過,也波瀾不起。
這讓花時顏心中更驚。
這件事情被秦月明知道,可是欺君大罪。
秦月明該不會會藉著這個原因,給花家降罪吧?
思及此,花時顏心中愈發亂了起來,額頭也沁出了絲絲的汗水,緊張不安地開口:「還請皇上息怒,花家做這些並無惡意。
若是皇上想要治罪,治臣妾的罪就好了,這些和爹爹還有哥哥都沒關係。」
她心亂如麻,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
秦月明眼中是她看不懂的清冷神色。
花時顏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神色平靜了下來,神色之間也多了幾分不可多得的認真:「皇上,就請您看在臣妾立了這麼多軍功的份上,饒了花家吧!」
而秦月明的神色,還是那般變化莫測。
花時顏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起來。」
秦月明神色冰冷,這是花時顏從未見過的。
花時顏從地上起來,身子站得筆直,清澈的目光帶了些可憐,如同受驚的小鹿一般,開口:「皇上大恩大德,還請皇上放過我們!」
說了這麼多話,卻沒一句是關於自己和她的。
句句不離花家,句句都是為了她的家人。
秦月明心中多了幾分涼意。
難道自己和她的情感,在她眼中,什麼都不算嗎?
思及此,秦月明直接拂袖離開,一個眼神都沒留下。
花時顏站在原地許久,不知所措。
「什麼!?」
杯子落在地上,滿地的碎片零零散散。
蘇沐沐聲音有幾分尖銳,面色也有些扭曲:「現在是什麼狐狸媚子都能進宮來嗎?
憑什麼她入宮第一天皇上就能去她的房裡?
她到底給皇上下了什麼葯?」
宮女跪在一旁,瑟瑟發抖,生怕蘇沐沐降罪於自己。
蘇沐沐冷笑一聲,目光掃向宮女:「你說,那個花時顏是不是個狐狸精?
她哪一點比我好?」
宮女只能顫顫巍巍開口:「回……回娘娘,沒有人能比得上您,皇上最寵愛的還是您。」
臉上浮現一抹狠意,蘇沐沐眼神毒辣:「看來,得找個機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個花時顏了。」
宮女只能語無倫次地附和着她的話。
冷哼一聲,蘇沐沐的神色也逐漸凝重了起來。
花時顏進宮,不僅會動搖自己在後宮中的地位,還對自己父親的宰相地位造成了不小的威脅。
自己的父親雖說是宰相,但在朝廷上,卻總是被花將軍給壓了一截。
若是花時顏得到了皇上的寵愛,父親只會更難。
想到這裡,蘇沐沐便派自己的心腹秘密出宮,想把自己今日得到的消息盡數都告訴蘇辰。
而另一邊,宰相府早已因為秦月明大肆封妃的舉動展開了討論。
「皇上與這花時顏壓根就不相識,這次突然大肆封妃,想必都是平衡朝廷上的關係,演給我們看的!」
蘇辰捋了捋自己的鬍子,一雙精明的眼中寫滿了警惕。
在這種關頭,秦月明的一舉一動都非常重要。
一旁的人也點了點頭,臉上存有擔憂:「這花戎剛剛從戰場上立功回來,皇上就大肆冊封他的妹妹,看來……他是有意想要拉攏花家啊!
這日後,朝廷只會更亂!」
蘇辰神色更加不好看。
本以為讓自己的女兒嫁入皇室,能為秦月明誕下個一兒半女,但是現在卻是半點消息都沒有。
這可愁壞了他。
得讓自己的女兒加快速度了。
……秦月明上位幾年,宮中卻一直沒立皇后。
雖然宮中各臣每天都在為他提議,但秦月明卻對這些事情一點都不關心,每次都拒絕這些朝臣的意思,眾人也都摸不清楚他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這樣也挺好,自己也不用去向誰請安了。
但花時顏沒想到,事情這麼快就會落在自己頭上。
「嫻妃娘娘,蘇貴妃邀請您前往參加花宴。」
「本宮這兩天身體有點不適,還是不去了罷。」
花時顏想都沒想,就找了借口拒絕了這個花宴。
她都還沒適應自己的身份,就給自己整這麼一出,她總覺得這次宴會不是那麼簡單。
前來邀請的宮女顯然已經猜透了她的心思,頷首微微一下,語氣中多了幾分堅持:「貴妃娘娘說了,屆時皇上後宮的幾位娘娘都會參加,也算是讓娘娘您認識一下,還請娘娘一定要準時參加。」
看來這是推脫不了了。
花時顏露出一抹笑:「好,我知道了。」
那名宮女一走,花時顏身邊的宮女就站不住了,她神色有些擔憂,猶豫半天還是朝花時顏開了口:「娘娘,您這次前往,可要小心一些。
皇上一直沒立皇后娘娘,所以這蘇貴妃是宮中地位最高的娘娘了。」
花時顏皺眉,問她:「這有什麼講究?」
宮女往周圍看了看,確定沒有其他人之後,才再次小心開口:「皇上後宮本就沒有幾位娘娘,娘娘您又是皇上大肆冊封的。
且皇上這麼些年很少步入後宮,昨日剛冊封您,就來了寢宮,這是多少娘娘都盼不到的。」
聽她這樣說,花時顏才明白了其中的說法。
秦月明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收下心中的這些憂慮,花時顏收拾了一番,前往花宴。
剛到,一個身穿雲紋色曳地長袍的女子就踱步前來,臉上帶着淺淺的笑意:「嫻妃娘娘,您可終於來了,讓我們姐妹好等啊,快快來和姐妹們一起坐下喝茶吃點心賞花吧。」
她衣着華麗,面容精緻,身上散發著貴氣。
和周圍這些妃子一比,花時顏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她也微微頷首,臉上是謙卑的笑:「多謝蘇貴妃。」
春光明媚,御花園的花開得正好,很是好看。
花時顏一入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蘇沐沐對她格外親切,緊緊地拉住她的手,宛若一對情深姐妹花,語氣中也儘是喜悅:「早就聽聞妹妹花容月貌,今日一見,果真是不同凡響啊。
這細膩的皮膚,精緻的五官,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天仙下凡呢,怪不得皇上如此重視。」
話語一落,周圍的幾個妃子神色都變了。
花時顏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醋意與敵意。
一時間,竟然覺得有點頭大。
皇帝書房裡。
秦月明表情複雜,看着桌面上的奏摺,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滿腦子都是昨天花時顏說過的話。
堂堂花將軍,為何要讓女兒代替哥哥去出征?
思來想去覺得不對勁,還是讓手下的人去查探一番。
雖說花將軍平日里行事小心謹慎,但若是細細查,還是能查出一些東西來的。
秦月明拿着手中的財務單,眉頭皺得更緊。
他們的花銷大部分都用在了各種藥材上,秦月明還是察覺不對勁,讓太醫過來查看了一下這些藥材,才知道,這些藥材都是解毒用的。
花家為什麼會需要這種解藥?
難不成,花家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秦月明覺得,自己還是得好好探一下這件事情了。
另一邊。
在這些妃子之間,花時顏心裏總有着些說不出的感覺,總覺着哪裡怪怪的,她們的目光總帶着些敵意,讓她都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
還不如讓她在軍營里和那些士兵們喝酒聊天。
花時顏本想安安靜靜地賞着花,但蘇沐沐卻是偏偏要將她拉入眾人的視線中,笑吟吟開口:「嫻妃宮中最近有沒有缺些什麼物品的?
可以找姐妹們要,姐妹們都在宮中待了這麼久,也都是心善的。」
她面上一直帶着笑,看不出什麼惡意。
可花時顏總覺得哪裡是怪怪的。
她只能彎眉笑笑:「多謝蘇貴妃。」
「既然妹妹無事,那便和我一起去賞個花吧。」
說完,蘇沐沐便把花時顏拉到了一旁的花叢旁。
她望向這些花,眼中不自覺流露出一分溫情,溫溫婉婉開口:「還記得我zhú lù和皇上初相見的時候,也是在這個天氣,那時我受人圍堵,幸虧皇上出現得及時。
就是那次皇上以命救我,我和皇上才兩情相悅,才有了後面的故事。」
說完,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和這春色融為一體。
秦月明也以命救過她?
聽到這些,花時顏臉上的笑容瞬間就淡了不少。
之前自己和秦月明那次遇刺,他也是拿性命救了自己。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多想了,在秦月明的心中,自己和其他人是並無區別的。
還有那次的親吻,都是假的……自古帝王多薄情,果真如此。
察覺到花時顏神色的黯淡,蘇沐沐在她人看不見的角度,嘴角猛然勾起一抹譏笑:和自己斗?
你花時顏算什麼?
可偏偏蘇沐沐還繼續狀似無意開口:「我和皇上認識得早,這麼些年,為了我,皇上的後宮才寥寥無幾,我一直都明白皇上的心思,能在這深宮中有這樣的情誼,我真的很感動。」
說完,拿手帕擦了擦眼角那莫須有的淚水。
花時顏心中翻湧着某種說不出來的情緒。
見蘇沐沐望向自己,花時顏嘴角勉強扯出一抹笑意:「姐姐和皇上能有這樣的情誼,自然是妹妹羨慕不來的,希望姐姐和皇上能夠一直如此。」
蘇沐沐勾唇:「那是必然,多謝妹妹關心。」
花時顏卻怎麼都笑不出來。
腦海中,蘇沐沐的話就好像一根鋼針,深深地扎在花時顏的心中,讓她提不起任何的力氣。
秦月明的臉不停浮現在她眼前,那天秦月明的神情,以及自己的擔憂,就好像利刃一般,刀刀扎心。
「娘娘小心。」
小落擔憂地看着自家主子。
一聲驚呼驚醒了花時顏,利落的一個飛身,繞過了石頭,站穩了身形。
蘇沐沐站在花時顏的身後,看着花時顏的舉動,以及隨着花時顏的舉動露出的雪白的胳膊。
那一道明顯的傷痕,讓蘇沐沐心驚,差點喊叫出聲,卻死死地抓着宮女的胳膊,忍住沒有喊出來。
花時顏沒有心思和蘇沐沐糾纏,站穩之後便直接離開了,腳步匆匆,卻有些慌亂。
蘇沐沐看着花時顏的背影,喃喃自語,「剛才……剛才那身上是傷疤?」
「一個女孩子,怎麼會有傷疤?」
蘇沐沐驚疑不定,想到一個可能,瞪大了眼睛。
「去把那個宮女給本宮叫過來。」
蘇沐沐對着自己的宮女說道。
眼神中閃爍着嫉妒和惡毒,這一次,花時顏翻不了身。
「奴婢參見貴妃娘娘。」
小落看着眼前的蘇沐沐,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蘇沐沐笑着,卻讓人不寒而慄,「你叫小落是吧,是剛分給嫻妃的人?」
「是,奴婢是剛剛分給嫻妃宮裡的宮女。」
小落說道,蘇沐沐看着小落被嚇到的樣子,就知道這個人肯定是自己計劃成功的一個關鍵的地方。
「那你可以知道,這後宮到底是誰說了算的?」
蘇沐沐盯着小落,眼神有些冷,小落完全不敢對視,甚至不敢說話。
「說話啊,你覺得你家主子能逍遙多久?」
蘇沐沐緊追不捨,小落害怕的搖搖頭。
「小落啊,本宮也不想追究你,只是本宮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蘇沐沐看着小落,小落這膽怯的樣子,真的是很好玩。
她從來都喜歡看見這些人怯懦的樣子,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才是這個皇宮最尊貴的人。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超神空間:北冥神功腦補的不錯,可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不重來:書里的物價還有工資也太高了吧,98年農村人進廠打工能一月2K?作者怕不是搞笑哦。還有作者說他初中同學98年進廠一個月2K多,作者麻煩你自己查一下98年的平均工資可以嗎,感覺沒一點常識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系統之鄉土懶人:這種廢物也配當主角,去尼瑪隔壁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